84|55.57.56.60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84|55.57.56.60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权力巅峰我真是大明星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夜深帐寒,梦难成,泪眼焦灼,终不怨……”

    宝玉写着写着便落下泪,看着纸上被自己的泪水打湿的墨字,他慌了,忙用袖口去擦拭,岂料反把字弄得更污。

    宝玉负气地把纸搓成一团,随手扔到窗外。

    啪一声,接着又啪一声。

    宝玉正奇怪怎么会有两下声音,余光便瞟见窗外有一抹青色。宝玉转头一看,正好和晏良四目相对。

    宝玉顿然吓得魂飞魄散,赶忙起身和晏良行礼。屋内其他学生闻声都望过来,便都起身见礼。

    晏良冲先生摆摆手,示意他不必过来,一切照旧便是。学生们遂坐会原位,继续默写刚刚所背的文章。

    宝玉看了眼晏良,又看向屋内众人,选择随大众坐了回去。此时此刻他才忽然反应过来,刚刚他扔纸团儿的那两声响……难道是头一下扔到了敬大伯身上?

    这可要命了!

    宝玉忙要再给敬大伯赔错,转头一看,敬大伯正弯腰拾起他刚才扔掉的纸团儿。

    宝玉全身绷紧了神经,微微颤抖着下唇,十分紧张的望着晏良。当晏良他侧首看他的时候,宝玉缓缓地起身,然后飞快的跑了出来,跟晏良深鞠躬。

    ”回去好好上课。”晏良语调低浅,带着磁性,声音极其好听。不知道的人听了这句,还以为只是一种长辈对小辈儿的关爱嘱咐。

    宝玉见他拿着那团纸走了,心狠狠地哆嗦了一下。他紧张的手心冒汗,脑子里想象出各种可能,单单只敬老爷教训他,已经够他受得了,如果那团纸再被交到他父亲的手上,宝玉好怕好怕,甚至没心思上课。好容易等下了学,他得机会赶紧去宁府求请,岂料被告知敬大伯又出门了,不在府上。

    宝玉忐忑了一夜,第二日来贾政处问安。他暗观父亲神色如常,才松了口气,大大方方地行礼。

    贾政则一直盯着宝玉,一声不吭。

    “父亲,儿子一会儿还要去学堂,便先告退了。”宝玉鞠一躬,便转身要离开。

    “你给我站住!”贾政忽然站起身,厉声喊道。

    宝玉吓得一哆嗦,惊恐的转身,头低得恨不得把下巴□□胸口。

    “敬老爷来了。”

    宝玉听这声传话,更是吓得激出一身冷汗,他最最担心的事情真的发生了。

    晏良进门时,看见宝玉蔫蔫的缩在门口,看向贾政。

    贾政恨恨地瞪一眼宝玉,转而改换口气对晏良道:“我没说什么,只叫他别走。”

    “瞧把孩子吓得。”晏良笑了笑,在贾政身边坐下来,招来宝玉道自己跟前。

    宝玉战战兢兢,走路两脚发软,有失仪态。

    “瞧瞧你成什么样子,好好走路。”贾政忍不住又骂宝玉。

    宝玉又哆嗦,额头的冷汗已经结成西珠儿,眼看就要流下来。

    “别听你父亲的,大伯没有别的恶意,来送你好东西。”晏良冲吴秋茂点了下头。

    吴秋茂便把锦盒端了上来。

    宝玉看眼贾政,见其并不阻拦,才懦懦地接过来。

    “带着它去上学,”晏良好脾气的嘱咐完,看一眼贾政,然后再次宝玉道,“时候不早了,快去吧。”

    宝玉如临大赦,捧着个锦盒就匆匆告退。

    贾政见状,气得一手拨翻了茶碗。他从袖子里掏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拍在桌子上,冲晏良道:“小小年纪便学会了写情诗,对女人生出许多污浊之念。这样的混账,你为何不叫我好好上家法收拾他?”

    晏良:“棍棒对一些人好用,对另一些人则没用。你儿子便属于后者,不然这些年他早被你管教妥当了,何至于会像今天这般。”

    贾政自觉羞愧,叹口气,没脸再说话。

    “这孩子本性不坏,只因在内帷被宠坏了。你想想,他自小就跟着女人们混,自然是觉得女子好,做人就该如女孩儿那般过生活。殊不知那后宅的平静,是多少男人再外努力回来得,也不知那后宅内一切的井井有条,是多少管家女人用心打理出来得。便如吃饭一般,只觉得饭香好吃,殊不知粒粒皆为老农辛苦所得。”

    贾政听着觉得在理,这是他第一次对于晏良的话出自真心的服气。嫡子而今他只剩下宝玉这一个了,贾政自然是巴不得他能学好,为贾家光宗耀祖。便迫不及待地问晏良,可有什么有效地办法。

    “说着简单,做起来难,看你这位做父亲的是否有耐心了。一句话。慢慢引导,令其顿悟。”晏良道。

    贾政听完蹙着眉头琢磨了许久,看着晏良:“那具体该怎么做?”

    “先除去他这些不□□头的根源,让他从老太太身边搬离出来,再给他身边配几个性子端方,知好强上进的孩子。跟上进的人混久了,他自然会耳濡目染,也跟着上进。”晏良道。

    “对对对,大哥说得极有道理。可巧我府上有几名门客的孩子,正值念书的年纪,我叫他们——”

    晏良抬手立刻制止,“别怪我多嘴,你那几位门客除了会用漂亮的话拍拍马屁,还真没什么出息。不然一大把年纪了,怎么会混到还要靠咬文嚼字瞧人眼色吃饭。瓜生瓜,那些人教导出来的孩子,只怕上进的不多。”

    贾政闷闷地垂头,觉得脸热,不敢作声。他虽然心里对于晏良的直言颇有不满,但不得不承认,他说话是实话。他自己在官场上本就混得没什么出息,名下养得清客才德自然也高不到哪里去。

    只不过贾政虽然心里清楚,但他一直好面子,也没人戳破这件事,而且他也心存着爱听人奉承的缘故,便一直乐得留那些人。而今被晏良狠狠地揭露出真相,他回头定要把这些人打发干净了才是。

    “学堂里,有不少贾家子弟知道上进。我列了几个合适的人,你可以从中挑选。这些孩子都是贾家嫡派出身,住得都离学堂远,家里的日子也不好过。你若是肯叫他们住在荣府,和宝玉同吃同住,他们的父母想必会对你十分感恩戴德。”晏良说罢,就将一张叠好的纸条递给贾政。

    贾政展开来看,对几个名儿还算有印象。家族祭祀的时候,隐约记得是有这么几个孩子,行为举止都很乖巧,该是如颜良所言,都是品行不错的人。

    “做父亲的要心细,我提议你看中谁,再叫人重新核查一遍,我没意见。”晏良拍拍袍子,起身告辞。

    贾政连连对其致谢,亲自送到门口。

    “只有一事,我不明白。敬大哥为何如此对宝玉费心?毕竟前段日子,我们一家子都犯糊涂,给敬大哥添了许多麻烦。”

    晏良:“担心我害你们?”

    贾政忙摆手说否认,“弟虽愚笨,但是否真心,好与坏还分得清。大哥这次真心为弟着想,弟感激涕零。”

    晏良笑,“罢了,你就别说好话了,我听不惯。能我是好意,就说明你还没有糊涂彻底,你现在知道改,尚还来得及。至于宝玉,你忘了我是谁,贾家族长。我便是再嫌弃你,你家的孩子也是贾氏族的人,作为族长,我自是希望咱们贾家能昌盛延绵,繁荣不倒。多一个人有出息,便多一分荣耀。”

    贾政深鞠躬对晏良作揖,“敬大哥之风度,令人叹服,非我等常人所及。以前是弟粗鄙小气,真心请敬大哥原谅。”

    贾政再拜了拜,此时此刻连他自己都没有想到,他今天会对晏良做出这样诚心道歉的举动。一直到昨天晚上,贾政还依旧一想到晏良,就会在心里窝火憋气。别瞧他前段日子像是归顺了晏良,实则不过是畏惧于晏良而今的权势地位,不得不卧薪尝胆,趋炎附势罢了。

    昨天黄昏的时候,贾政收到晏良递来的一团纸,上面是一首没有写完的情诗,很明显是宝玉的笔迹。贾政当时气得真相拿棒子立刻去把宝玉打死,奈何当时晏良还传话嘱咐他,暂时不可对宝玉透露,一切要等尽早他二人汇合时再说。贾珍因此,才忍到今天。但就在刚刚,晏良那一片诚意,费心为宝玉将来谋划的种种表现,令作为父亲的他自叹不如,而且更觉得羞愧。他为父失责,为人更失败。今日境况调换过来,他得势,晏良失势,他绝对不会对晏良的儿子做出这种好事,只怕还会巴不得他们一家早点落个凄惨下场,以解他当初的心头之恨。

    君子知义不知利,成人不成己。

    这便是他的气度,也便是君子与小人之分。

    贾政至此才终于看出来,他与贾政的分别。几十年来,他一直自傲以君子自居,今日一见晏良种种,对比方知,他才是彻彻底底的小人,又或者说他不过就是个假正经的伪君子罢了。

    这些年他都白活了。

    待晏良离去,幡然顿悟的贾政,湿了眼角。他无力地坐在窗前,决心要彻底反思自己的过往。

    ……

    再说宝玉,捧着锦盒到了学堂,方打开来看,见里面只是文房四宝,方安下心来。

    等上了课,宝玉就取出砚台来,这一拿才发现砚台后面有凹凸,似乎是刻了什么东西。他反过来一看,竟是一首藏头诗。句首连在一起一读,“玄月是扬州瘦马”。

    宝玉虽然年纪不大,但扬州瘦马是什么,他还是很清楚的。他瞪大眼愣了愣,便大叫,嫌弃的把哪块砚台丢到了地上。

    众人正觉得奇怪,便见宝玉自抽嘴巴,疯了一般喊着:“我对不起你,对不起你……”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