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3|55.57.56.60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83|55.57.56.60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贾珍暗中冷吸一口气,重新铺一张宣纸写。

    那边晏良还听宋婆子讲述。

    “听说好像是琏二爷调戏了她,被薛姨妈的丫撞个正着,而今正闹着寻死。”

    贾珍不知怎么,总觉得这件事听着有点儿熟。

    “又寻死。”晏良嗤笑。

    贾珍被老爷这句话顿然点醒了,上次玄月被薛蟠调/戏的事,跟这次贾琏的好像十分类似。

    待贾珍回过神儿来,低头一看,笔上滴下的墨又弄花了宣纸。贾珍懊恼地咬了下唇,再重新换一张纸。这次他下定决心不管他们讲什么,绝不会分心。

    宋婆子道:“难道老爷也觉得这丫鬟有问题?”

    晏良眨了下眼睛,算是默认了宋婆子的问题。其实他早料到有今日。玄月是在年后的时候被伢子送到宁府,尤氏见她长得出挑,便选中她留下。观察了几日,尤氏看她勤快嘴儿甜,便就留她院里干些传话打杂的活计。之后,尤氏便经常派她来福禄堂传话,有一次玄月就被晏良瞧个正着。

    晏良当时就从玄月身上看出些端倪,但他并不知其真正目的,便就打算先留她一段时间,慢慢观察。这之后,晏良就发现玄月经常找一些借口在荣禧堂逗留,还有意无意的总是和他偶遇。晏良越发嫌她碍眼。再后来,尤氏诓骗于他,出逃欲和贾珍私奔。晏良便以玄月为惩罚,和尤氏约定,等贾珍人回来,便将玄月配给贾珍做姨娘。

    晏良深知玄月并不本分,他如此安排有三:一警告尤氏犯错必有代价,二消了玄月打福禄堂的心思,三待贾珍回来后对其也会有个教训。

    但晏良怎么也没想到,玄月会这般心急,借机利用了薛蟠。她是宁府大爷内定的姨娘,被人发现薛蟠对她上手,自然是名节不保。搁在一般人家,兄弟二人因一名下贱丫鬟闹出矛盾,必是极大的丑闻。为了两厢日后好见面,被处理走得必然是身份最卑贱的丫鬟。

    而京城之内如荣府宁府一般的大户人家,必定不会苛待下人,更何况这丫鬟看起来是受害的一方,又是补偿又是体恤,还有封口钱,一般都会舍出去几百银子。

    可晏良并没有让她如愿,把她直接舍给了薛蟠。这回她大概是有些心急,这么快就下手了。

    “你去和薛家人说,人留着,暂时不要处置。”晏良道。

    宋婆子应承,虽然这会子天晚了,理不应该打扰,但未免薛姨妈把人处置了,等到明天就晚了,宋婆子决计这就去知会。

    薛姨妈得知这消息还觉得纳闷,不解为何宁府让留人。还是宝钗思虑周全,觉得其中必有缘故,特意叫人看紧了玄月。

    贾琏而今是抬不起头来,他竟然蠢笨的去调戏了人家薛兄弟的女人,真该死。这两日他除了被父亲骂,便是想着法子去给薛蟠赔罪。

    薛蟠当初为了玄月,他跟贾珍闹僵,一直心怀愧疚。这次因贾琏的事儿,他的确是受了刺激,倍感愤怒。但当他听母亲妹妹说他这是报应的时候,薛蟠方醒悟过来,他现在所承受的正是当初贾珍所受。

    薛蟠便觉得自己没资格去责怪贾琏,这一切都怪他自己好色,自作自受,活该遭报应。

    贾琏见薛蟠不责怪自己,内心反而更加愧疚。薛蟠怪他自己好色遭了报应,那他何尝不好色?这么说来自己这性儿,早晚也会有报应。

    兄弟二人忽然惺惺相惜,各自反省悔悟起来,十分难得。

    隔日,晏良派人传话给薛家,可以放人了。薛姨妈依照之前的想法,赔了二百两银子给玄月,欲招呼其家人领她回去。

    “我一个孤儿,没什么家人。夫人放心,我一个人走便可,出去后不该说的话,我一个字儿都不会说。”

    薛姨妈感谢地点点头,便叫人弄顶轿子送她走。岂料人走了不过一盏茶的功夫,送她离开的人就回来回话了。

    “怎会这样快?”薛姨妈问传话的婆子。

    “回太太,轿夫说出了宁荣街,那丫头就自己下轿子走了,不用他们送。”

    薛姨妈这确定其中必有蹊跷,难怪宁府那边特意嘱咐她该如何处理、何时放了这丫鬟,估计是早有怀疑。

    如此薛姨妈便不急了,静候那边的消息。

    当日下午,吴秋茂便在城东一户小宅子里捉到到玄月、伢子和另外三男六女。晏良大概扫了这些人两眼,一句话未听他们讲,便抬手就叫人报官。

    案件牵连甚广,且受害的多是京中贵族,京畿府林如海便亲自接管此案。

    三日严审之后,这些人的作案手法已然明了。伢子负责往大户人家送这些漂亮姑娘。姑娘们则凭本是被选中,然后想法子勾引两名贵族子弟,设计好圈套,找可靠人证,证实一切都是府中子弟们轻浮所致,她们不过是被逼的受害。由此诓骗钱财,屡试不爽。至于余下的那三名男子,则负责搜集消息,调查背景,以及接应这些行骗的姑娘们离府。

    “先贱卖身,和伢子约定一定要送她到大户人家去,而后勾搭两个子弟主动争抢她,得了巨额赔偿,被打发出府,顺便还了自由身。下次再换一家,如法炮制。如此来来回回几次,他们赚出千两来都有可能。可真是一个空手套白狼,干赚钱的好法子。”林如海查清案情经过之后,叹为观止,忍不住和晏良感叹。顺便也好奇,晏良是如何从一个小小的丫鬟身上,看出这么多端倪。

    晏良:“起初不过是看她举止轻浮,心术不正,谁知越查越令人心惊。”

    “珍儿而今如何?还在因此事,和薛蟠闹别扭?”林如海笑问。

    晏良想起贾珍那样儿,禁不住嗤笑,“他得知自己幸运逃过‘绿帽’一劫,高兴都来不及,巴不得感谢薛蟠替他挡了麻烦。薛蟠这次倒是窘迫了,闷在家里不敢见人。以前他为了给珍儿道歉,可是追着跑着找珍儿。现在俩人反过来了。”

    “我听大哥说,琏儿近来也羞愧的很,一直闭门不出。”林如海念着胡子叹道。

    晏良看他:“他二人会如此,全怪你。”

    林如海不解,“为何?”

    “此案是开堂公审,围观百姓颇多。因牵涉贵族子弟过多,而且有些真是高门大户,架子大,挪不动步。便只能让他俩出头,出面作证。沦落为全京城的百姓谈资,你说他们会脸上有光?”

    林如海正喝茶,忽听这话,咳嗽起来,险些呛了自己。

    “如此也好,倒省得这两个人混账出去惹事,叫人不安心。”林如海叹道。

    “薛蟠不会无聊了,他特意求了我,要蓉哥儿的先生给他加课。这孩子现在不知道哪根筋不对了,说色字头上一把刀,要学好,把刀给弄走。”晏良用食指轻轻敲了敲桌面,“故而我让先生多加两倍的课业给他。便是弄不走那把刀,也要他学得昏天暗地,再没精力想那种事。”

    林如海哈哈笑,佩服地对晏良竖起大拇指。

    “能把那呆霸王教导好的,天下也就只有你一人了。”

    晏良辞别林如海,便去了广源楼,询问苟掌柜最近乌敏的情况。

    “从上次老爷来之后,乌大人就只来一次广源楼,还是和几个同僚一块儿来得。小的特意叫人看着他,席间一直聊得闲话,到最后人走了,也没什么异样。天字二号房也一直没人。”苟掌柜道。

    晏良蹙眉,指了指苟掌柜,“你呀!”

    苟掌柜一惊,忙下跪先请罪,然后才试探地问晏良自己到底错在哪里。

    “你何必叫人特意看他,咱们店里的伙计什么样,能逃得过他的法眼?乌敏这人想来机灵,只怕他察觉出异样,便是不能确认,为了安全起见,日后也定不会在此处做什么了。”晏良摆摆手,叫苟掌柜不必再计较此事,就此作罢。

    现在的一切晏良还只是捕风捉影,抓不到实证。如此小心翼翼行事,叫人抓不到把柄,这本身就预示着会有一件大事发生。晏良从乌敏的身上能预感得到,这是一件很大的事,但是不管他如何隐秘行动,扫清痕迹,他果报都没有变,必承恶果。

    目前看来,晏良也不用急什么,静观其变便是。不过他也不能掉以轻心,很多事情瞬息万变,结果未必一定是注定的。他得每天都观察乌敏,确认一次才行。

    从广源楼出来,晏良驱车去了族中学堂。从去年秋试开始,到而今已经春末了,晏良一直忙于朝事,无暇兼顾学堂这边的情况。

    今日得空,他便顺便来看看。

    马车刚刚在学堂墙外停下,晏良便听到了里面传来朗朗读书声。读得正是四书里的《孔子》。晏良下了马车,走进院,抬头朝东看去,正见坐在窗边的宝玉执笔写字。

    晏良便安静地踱步过去,看看他到底在写什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