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2|55.57.56.60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82|55.57.56.60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超品相师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乌敏赶紧拦着,挡下晏良的胳膊,“真不行,我刚跟人定好今晚去那里吃饭。”

    “那要劳烦乌大人改地方了,广源楼可收不下您这尊佛。不怕,您人缘好,总来会有很多去处。”晏良不客气道。

    乌敏急了,哭着一张脸,转头给齐绅高使眼色,让他求一求。

    齐绅高一抹嘴,“看我干什么,我还愁我自己呢。”

    “林大人总有办法。”乌敏笑对林如海道。

    林如海摇了摇头,捻着胡子斯文的笑道,“兄长素来说一不二,我识趣儿,不掺和。好在只有三月,三月后还可以去。”

    齐绅高哈哈笑,对林如海竖大拇指。

    乌敏叹口气,不满地瞄眼晏良,和他们摆摆手,先上车去了。

    晏良望着乌敏的马车,斜眸对随从道:“买些东街的桂花糕。”

    侍卫会意,骑马而去。

    “敬兄弟真疼女儿,下了朝就惦记着给小女儿买最爱吃的桂花糕。自愧不如,自愧不如啊!”林如海拱了拱手,以示佩服晏良。而后便自己兀自琢磨着,他该反省,以真该多关心女儿才是。

    林如海随即也乘车离去了。

    晏良踩上踏脚,也要走,反被齐绅高抢先,他率先钻进了自己的马车。

    晏良蹙眉,回头看了看他比自己豪华数倍的马车,皱眉问:“舒服够了,想体会寒苦?便走着回去,更好些。”

    “回府,你们走前头!”齐绅高不理会晏良的讥讽,隔窗吩咐落九。

    落九领命,一跃蹦到马车前头坐着,高声喊:“大人要回府!”

    马车立刻驰骋而去。

    晏良也上了车,冷脸坐在齐绅高身边。

    “别以为我没看出来,你派去的人根本不是去买桂花糕。”

    “然后?”晏良问。

    齐绅高惊讶,“你原本就没有打算瞒我,对不对?”

    晏良默认。

    齐绅高不明白,“乌敏他好好地,怎么得罪你了?难不成就是因为他刚刚在朝上的无心之失?”

    “那不是无心之失。”晏良眉头微微紧蹙。

    齐绅高看他这般表情,料知他是认真的。乌敏这人平时八面玲珑,十分讨人喜欢。他虽有点儿小毛病,爱抢风头,但无伤大雅。晏良向来是不争抢这些东西的人,他不可能跟乌敏有私人过节。最大的可能便是乌敏暗中谋划了什么,被晏良发现而心生防备。

    “他做了什么坏事?”齐绅高问

    晏良摇头,“不知道,只是心下疑惑罢了。这段日子吏部并不太平,总感觉似乎有人暗中查什么,只怕不日就会出事。这种时候我自然不能离开京城。不然若真出事,我人在千里之外,连辩驳的余地都没有。”

    “你是说他在算计你?为什么,他跟你好像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

    “哈,齐大人时候天真起来了?谁说害人,就一定要有仇恨。当然在朝廷身经百战,连防人之心不可无道理都不懂吗?我倒忘了,你向来器重乌敏。”

    晏良叫停马车,让齐绅高下去。

    齐绅高:“你这人未免也太小气了。一言不合就要赶人?我马车可跑在前头,叫不回来了。”

    “怕就怕早有人暗中盯着我们的一举一动,所以这种时候我去齐大人府上并不合适。还有今日的话,齐大人若不信,也别告诉别人。凡事留些余地,既能防人,也可救己。”晏良嘱咐道。

    齐绅高不以为意道:“几一个乌敏,瞧给你怕得,回头叫人查查他便是。至于我们俩的谈话,我当然不会乱说。不管对错,我知道你是好意,为我好。”

    其实论交情,他跟乌敏的情义可比跟晏良得深很多,毕竟俩人同朝为官近十年。乌敏打从跟着他起,就一直是个孩子样儿,嘴儿甜得要命,偶尔有些小脾气,但闹归闹,他都很知分寸,懂深浅。

    晏良见齐绅高那样儿,便猜出七八。等人走了,他便乘车去了广源楼。正好月末,苟掌柜以为老爷又来查账,他主动带着账本进得门。

    晏良粗略翻了翻,而今广源楼客源稳定,每月的收入大概有数,也不必太过细查。

    晏良仔细问苟掌柜近来广源楼接待贵客的情况,“可否有令你印象深刻,疑惑着觉得异常特别的人。”

    “除了平时常来的几位老客,最近吏部的官员来过很多次,三五人凑在一起那种,每次都跟小的提起您呢。”苟掌柜继续回忆,“对了,乌敏大人也来过几次。却也怪,以前乌大人爱热闹,身边总是会带几位朋友。最近这三回,他是有一个人来的,总说心情不好,就一个人独酌。”

    “你亲眼看见屋里就他自己?”晏良问。

    “应该是,小二上酒菜的时候,房间里确实就乌大人一人。之后便就关门了,也看不到。”苟掌柜见老爷如此问,生怕有所遗漏,尽数详述,

    晏良默了默,“哪间房。”

    “就在天字一号房。”

    是上了二楼左拐直走再左拐最末的两间房。天字一号房和二号房位于二楼东侧廊,因廊上有石槽,种了翠竹,幽静雅致,又同称“竹居君子”房。从广源楼一楼大堂上了楼,东边廊上有纱幔垂吊,下有有翠竹遮挡。两间房会有什么动静,来往的伙计根本不会注意到。

    “他在的时候,天字二号是否有客人?”晏良又问。

    苟掌柜立刻答道:“这个月天字二号房被一位外地来的富贾包了。那位老爷来的时候,带着帽纱,一身绫罗绸缎,光腰上就挂了四块雕琢精致的羊脂玉。手上,除了拇指,个个都带着宝石戒指,身边有随从小心伺候。不过这位爷就月初来了一次,之后就只有他的小厮提着食盒来订饭菜,等菜的时候,那小厮就坐在二号房喝茶。那位老爷至今再没出现过。我想想,对,乌大人在的时候,正是饭点,那小厮都来过。”

    晏良:“小厮什么样?”

    “方脸,眉眼高耸,走路的时候带风,真有几分气势。来福伺候得他,还跟我嚼舌根子,说这小厮狗仗人势,来打个饭,装得跟大爷似得。”

    “这人和乌大人若再来,记得立刻派人通知我。”晏良道。

    苟掌柜忙应承,虽不明白也不多问。

    晏良这才离开广源楼。

    马车后的一团影子跟到了宁荣街口,便停下了,调头回了乌府。

    乌敏独自一人坐在桌边喝茶,听了回报后,摆了手,打发小厮去。半晌,桌北一丈远的玉屏风后响起了男声。

    “那地方,以后去不得。”

    乌敏笑眯眯地转头,往玉屏风处看,“无碍的,这个贾晏良,一到月末便会去那里查账。”

    “小心驶得万年船。”屏风后的人警告道。

    “这京城的酒楼之中就数广源楼的客源多,我也常去那里。若是突然不去了,或是随便换了一家,只怕才更惹人怀疑。而今宫里的密探监察的紧,事情已然到了关键时候,我们还是少见面为妙,一面横生枝节,毁了大计。”乌敏一张笑笑的脸突然收住,眼色阴翳,死死地攥着手里的茶杯。

    “好,主子们也是此意。”屏风后的人说完话,屋内便安静了。

    接着就听见窗户铺开的声音,一阵冷飕飕的夜风吹了进来。

    乌敏悠然地踱步走到窗边,笑着探头往外看了看,窗外除了茫茫夜色,什么也瞧不着。乌敏噗嗤一笑,把窗关上了。

    ……

    宁国府。

    贾蓉一字不落的背诵了三篇文章给祖父,便乖乖地向祖父和父亲请安告退。

    贾珍见晏良未有安歇之意,便笑呵呵的奉上书,表示他最近也苦学了几篇文章,要背一背。

    “写下来吧。”晏良指了指桌案那边,他则拿起一本书歪在罗汉榻上看起来。

    贾珍乐颠颠地应承,这就端端正正的坐在桌案后,书写起来。

    “读书不是囫囵吞枣,不能一直死记硬背,要理解其中含义,融汇贯通,这样等你想到用他的时候,自然而然就会在你脑子里浮现。”

    贾珍点头称是,他提笔刚写了一句话,应和完父亲后,就忘了下一句,毛笔悬空半天,才落下。

    这时,晏良又问:“宝玉近日如何?”

    “应该还好。”贾珍想了想,自己还真没怎么关注这孩子。

    晏良转头问宋婆子,“没课的时候,还跟蓉哥儿一块学习?”

    宋婆子笑着称是,“原是跟了一段时日,就想断了的。听说受了政老爷的训斥,便不敢不从,依旧日日来。他家老太太倒是和大奶奶埋怨过,说宝玉在她跟前玩耍的时候少了,但她老人家还是更欢喜宝玉肯上进。”

    晏良冷笑:“好歹要被人称一声‘史太君’的人,这是自然。”

    若贾母连这点浅显的道理都不懂,便真成傻子了。

    “再有一事,不知当不当讲。”宋婆子犹疑道。

    “说。”

    “便是老爷前些日子送给薛大爷的那丫鬟,玄月。”

    一直努力默写,告诉自己不要被他们的谈话分心的贾珍,闻得此言,一笔头戳在了宣纸上。

    完了,花了,白写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