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1|55.57.56.60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81|55.57.56.60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宝瞳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韩娱之秘密讯息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贾珍还没有来得及为老爷认可自己欢喜雀跃,就被老爷后一句话化作的巨雷劈在了脑袋上。

    贾珍不敢相信地扣了扣耳朵,傻呆呆地看着晏良:“父亲您刚说你要续弦?”

    “是。”晏良干脆道。

    贾珍肚子里五味掺杂,本来他曾帮父亲张罗过续弦的事儿,他不抵触有个小娘。但那时候和现在不一样,老爷掐在这样的时机跟他说,分明是有弃掉他这个儿子的打算。贾珍怎能不害怕,整个身体都沉浸在满满的危机之中。

    此时此刻,贾珍不好说什么,也不能说什么。他故作欢喜的恭喜父亲,还勉强说了几句吉利话。之后他便在难以坚持下去,窘迫的告辞。

    晏良看着贾珍离去的背影,神色越渐严肃。

    隔日清晨。

    奶妈领着新笑嘻嘻的惜春来晏良请早安。晏良见了她,便笑着伸手抱起她。

    惜春奶声奶气的嘱咐晏良,“爹爹早点回家,陪我玩”。

    晏良笑得开怀,伸手和惜春拉钩,并且嘱咐惜春要找个复杂点的玩法难倒她。

    惜春很认真的点头,一双乌溜溜的眼珠自信地看着晏良,得意道:“我前几日刚从林姐姐那里学了一招妙棋,哼,等着看,我一定能够难倒爹爹。”

    “好怕。”晏良笑得眼睛眯成一条缝儿,他摸了摸惜春的脸颊,祝福她,一定要好好听奶娘的话,方依依不舍的将惜春从怀里放下来。

    贾珍和尤氏夫妻也来了,而且是惜春一同来的,但却让惜春先进的门。夫妻二人见晏良逗弄惜春开怀,谁也不曾出声,进屋后边悄悄的站在一边等候。看惜春这头完事了,二人才上前给晏良下跪问安。

    晏良免了他二人的礼,冷峻的目光从贾珍一直滑到尤氏身上,并且驻足许久。

    贾珍感受到不对,用余光安慰尤氏,莫要慌张。

    奶妈得到晏良的授意,忙将惜春领走。

    “你们夫妻俩倒真应该感谢我。一个是纨绔浪子,终于有心思要回头了,知道你是不是出自真心,还要慢慢考量。另一个则是……”晏良冷笑着,目光至此方从尤氏的身上离开,“本该胆小如鼠,却做了冒天下之大不违的事情。她倒也没白费心思,至少现在她终得了真心。”

    尤氏被晏良说得愧疚落泪,什么也没有多言,只默默地给晏良磕头陪错。

    贾珍见尤氏这般可怜,心如刀绞一般疼。他看眼晏良,二话不说,哐哐用脑袋撞地,狠狠地磕头,连带着尤氏那一份。

    晏良微微蹙起眉头,冷眼看着贾珍一会儿,便喊停了,冷漠的起身去了吏部。

    近来皇上对吏部的察查十分严苛,似乎是受了什么人的谏言,对吏部内务之事起了疑心。便是晏良这里,也没能逃过。每日他到吏部,便能发现他昨日临走时放置的案卷会有所移动。抽屉里的一些信件,也被人翻动过。

    而且最近这半月,乌敏越发勤快地出现在吏部。他人缘儿好,到哪儿都讨喜,而且要是个平常十分爱串门子的人。所以大家都很欢迎他,而且没有半点怀疑,但除了晏良。

    因果之间的关系,有的时候会随着新发生的事件而发生变化。

    就比如乌敏,他之前所背负的人命恶因,是要等下半下辈子才能得报得。但前提是,他之后不会再犯下什么恶事,又或者他非常幸运的犯下的恶事,都会在下辈子受报,这辈子便就有可能得以圆满终老。

    晏良以前曾见过几个这样幸运的人,但真的不算多。这次,很显然乌敏的运气没那么好。他动了恶念,而这份恶念随着着他一次次来往吏部而加深,每一次加深,他所承担的恶果都变得越加严重。

    乌敏很快就会遭报应了。晏良不需要多动手,但前提是他必须保证自己不会被他牵连到事件中。

    两日后,早朝。

    皇帝就山东知府陈至路是否徇私枉法、贪污一案,甚是忧虑。乌敏适时出列,提出让皇帝封一名钦差大臣,前往山东府彻查的办法。

    皇帝觉得甚好,对于人选,自然要征求众位大臣的意见。

    “这当官的事儿,本来就归吏部官,再说,咱们朝里正有一位‘火眼金睛’,可辩是非曲直人心好坏。这位人选……”

    “工部侍郎乌大人,您可真说笑了。恐怕您不知道,吏部负责官员考课,升迁任免等事。这官员谋权贪污,并非吏部所管,乃是刑部之事。您让吏部越俎代庖,行刑部之责,置刑部与何地?至于分辨人心,还要多谢乌大人高看。但相术不过是我在道观修行时,随便玩得皮毛罢了。若用这个看些竖子小人,便有错处,也无伤大雅,碍不着什么。但您若让我单凭这种旁门左道,去断评朝廷一位三品大员的是非功过,实在不敢。”晏良转而冲皇帝行礼,“还请身上明断。”

    乌敏笑:“看来贾大人是想推辞此事了。”

    “并非推辞,实难以胜任。圣上,臣唯恐包庇一名奸臣,更唯恐错怪一名忠臣。”晏良不卑不亢道。

    齐绅高:“臣附议。”

    林如海:“臣也附议。”

    接着还有三名四品小官,跟着附议。

    皇帝沉默的看着晏良几眼,转而又看向乌敏。

    朝堂霎时安静地有些瘆人。

    就在林如海听到自己第十一声呼吸的时候,皇帝突然发话了,着命刑部侍郎孙志为钦差大臣,前往山东彻查此事。

    下了朝,乌敏笑眯眯地跑来派晏良的肩膀。“晏良兄,我刚刚在朝上不过是忽然想起你的才干来,忍不住为你举荐。本以为这去山东查案,是你手到擒来的事儿,回来立了功,当然会有丰厚的褒奖。我寻思这么好的事儿,叫你去了,我回头还能落一桌好酒好菜吃。但我真不知你不愿去,贸贸然说那些话,还请你切莫见怪。”

    乌敏不拿架子,立刻就跟晏良行礼道歉。他动作不夸张,不至于让其它行走的官员们觉得怪异。而且他说话欢快,眉梢上扬,像是真的没什么心机,只是真心为朋友好的‘善人’。

    但乌敏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晏良看得清清楚楚。晏良还非常清楚,乌敏根本不相信他的‘相术’,虽然他刚刚因晏良这个才华把他推出去。实际上,他应该是一点都不信,不然他这会儿又怎会在他在眼前这般放肆的虚伪。

    晏良如平常一般,勉强一笑,便警告乌敏,下次不要擅作主张。

    乌敏终究还是有些怀疑,一边暗暗观察晏良,一边问他因何不拦下那么好的活计。

    “别跟我说你是吏部的,不会相面之类。贾晏良,我深知你的才华,不止于此。”

    “最近家里有些事,不便离京。”晏良垂下眼眸,略作犹疑,其实是在想具体的理由。

    乌敏一眼看出晏良的破绽,他素来淡然镇定,会有此微微迟疑,便就是可以。“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儿,可否跟我讲讲,我若能帮上忙就……”

    “可行了吧,你能帮上忙的,还用得着你么,他自己就能解决,再不济,还有我们,轮不到你。”齐绅高同林如海说笑过来。

    乌敏故作不爽地撇撇嘴,“那可不一定,我人缘好,保不齐真有用呢。”

    “这事儿你还真帮不上。”林如海捻着胡子笑。

    乌敏惊讶的看着林如海,他知道林如海和贾敬有些亲戚关系,俩人又同在朝堂,肯定是相互扶持,关系不浅。遂凑到林如海身边,问他:“林大人知道什么事?”

    晏良看想林如海。

    林如海冲晏良神秘一笑,问他:“能说么?”

    晏良愣,想想自己也没有什么丑事被林如海知道,况且林如海素来为人君子,不会说话没有分寸,遂点了点头。

    林如海故作低声,赶紧冲乌敏和齐绅高二人道:“他要续弦,忙着相看。”

    “啊?”乌敏张大嘴,惊讶得看晏良,“你想娶妻?”

    晏良没料到林如海提这茬,他倒是差点忘了,遂无奈地笑着儿点点头。

    “我终于明白你刚才为何那般迟疑了,原是因这个。娶妻就娶妻,有什么丢人。你这也是正当壮年,又长得这副英俊模样,再说你官品这般高,有什么害臊的,都是你挑别人。”齐绅高不禁失笑叹道。

    乌敏一直眼巴巴的看着晏良,接着就哈哈乐起来,因在宫门附近,不好太过喧哗,他变捂着嘴,笑得脸有点红。

    “贾大人可真有意思,我们可算抓到你的软肋了。”

    齐绅高:“就是。”

    林如海也笑,竟有些后悔把□□说出去。不过,他能偶尔看下冰脸阎王被人调笑,也是难得的场面。

    晏良冷着一张脸,岿然不为这些人的嘲笑所动。

    他泰然踱步到马车旁,对正搬着踏脚的吴秋茂道:“回头记得通知广源楼掌柜,这三位三月内恕不接待。”

    齐绅高急了,“可不行——”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