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55.57.56.60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80|55.57.56.60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天字号保镖宝瞳我真是大明星韩娱之秘密讯息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福禄堂起得最早的是扫地丫鬟,她这会儿才迷迷糊糊的爬起床,边打着哈欠边端着盆出来舀水,却忽然见有个鬼影飘过来,吓得哇的大叫丢盆往屋里跑。院内其她人闻声,都披着衣服出来看情况。

    这时候东边放红,太阳微微露头儿。

    下人们依稀见衣着整齐的珍大爷,脸色惨白的傻愣愣的站在石阶上。他身子晃了晃,似乎有些站不稳。

    宋婆子见情势不对,忙穿好衣服,去搀扶贾珍。

    贾珍抓着宋婆子的手臂,双腿弯曲,又跪下了。

    “水,给我热水。”贾珍捂着肚子,虚脱的说道。

    宋婆子赶紧吩咐丫鬟去取,又让人去请大夫,她则努力把贾珍扶起来。

    贾珍摇了摇头,“我今日来给父亲陪错,父亲尚未见我,我不能走。”

    “珍大爷,瞧你这嘴唇都白了,身子还直冒冷汗,身上有病可不能硬挺着。”宋婆子心疼道。

    “没关系,怪我以前太娇纵,这副身子才不经折腾。我以后都改,一定改。”贾珍双手伏在台阶上,闷头撞了下地面。

    “老爷问外头出什么事了?”

    宋婆子忙去告知贾珍的事。

    小丫鬟转身去回报,不大会儿,就出来道:“老爷说,既然身子不舒服,便先回去请个大夫好好看看。”

    贾珍忙道:“不,我不回去。你去跟老爷说,我身子没事儿,我就在这里跪着等老爷召见。”

    小丫鬟看眼贾珍,有看眼宋婆子,宋婆子点了点头。小丫鬟又转身进屋去。

    不多时,福禄堂传饭了。

    贾珍闻着丫鬟端过自己身边的热乎乎香喷喷的饭菜,贾珍馋得差点流口水。他极力抿着自己被风吹干的嘴角,继续虔诚地下跪。

    贾珍昨夜翻来覆去睡不着,时不时地想起尤氏说薛蟠那些话来,始终不甘心。要说他跟宝玉、贾珠之类的比,不如他们,他也甘愿了。但对方是薛蟠,那个比他混账还蠢笨的家伙,老爷竟然把那厮看在眼里了,如何他就不能?便是为了跟薛蟠争这一口气,他也要把自家老爹给抢回来。

    贾珍想了很多办法,都是些小把戏。他太了解自己的父亲,就算是他能耍出很高深的计谋,也一定会被一眼看穿。诚如尤氏昨日的警告,他只有真心改过,才会有希望得到父亲的认可。思来想去,自己反正也睡不着了,他便拾掇一身保暖的衣裳,自寅时就在此处跪着。

    可他万万没料到,因跪得太久,寒气入体,他腹部胀气。肚子里像是有把剪刀绞着,令他疼得实在是有些难受。可跪这么久了,尚还没人发现,他再半途而废就太可惜,可继续下去他又因疼痛有些坚持不住。后来他听见有人出来,心下一喜,想要杯热水,结果被那丫鬟误认为是鬼。

    热水终究是没有喝到口里,这一阵又一阵诱人的菜香味儿却狠钻进他的鼻孔里。挨饿受冻许久的贾珍,越加渴望热腾腾的食物。

    大约一炷香后,丫鬟们陆续把饭菜端了出来。有的菜没动几筷子,还冒着热气。贾珍用余光瞄见的时候,偷偷地直言口水,手死死地扣着地砖,他生怕自己一不小心没忍住,就扑上去抢饭吃。

    晏良备好上朝的奏折,便准备出门。

    贾珍见状,忙向前跪爬几步,冲晏良磕头请安。

    晏良目光一直直视前方,并未正眼看贾珍。“身子既是不适,早些回去休息。”

    “是,父亲。”贾珍听到久违的父亲的声音,心跳加快,整个人都激奋起来,甚至连他刚刚腹痛的事儿都忘了。

    贾珍复而磕头,等晏良的脚步声尽了,他才晃晃悠悠地起身。

    宋婆子赶忙扶住他,叫人准备姜水,热水以及炖的烂烂地枸杞白米粥。

    贾珍终于躺回了榻上,松口气,接着对宋婆子感恩致谢。

    宋婆子真有些受宠若惊,忙哈腰对贾珍道:“珍大爷客气了,您是主子,老奴应尽伺候之责。”

    “呵,”贾珍漫长地叹息一声,“就怕过不了多久,你们的大爷就要换人了。”

    宋婆子笑:“大爷可别说笑了。”

    “宋嬷嬷,你伺候父亲那么久,应该知道,他这段日子一直避着见我。该是厌弃了,不想认我这个儿子。老子不认儿子,儿子便没有道理可讲。说实话,我本来因这事儿气得发昏,连杀人的心思都有,后来我仔细想想,不怪老爷那般对我。想我这些年,就是打出生时算起,我除了给这个家添麻烦,花这个家的钱,便再没回报什么。”

    宋婆子见贾珍认真讲此事,面色严肃了,但作为下人多言多错。再说老爷的心思,从来都不是他们这些下人能揣摩。

    她只能简单地劝慰贾珍:“大爷是宁府的大爷,享福都是应该的事儿。”

    “不,靠祖宗荫蔽享福却无作为,便是败家混账,我真不配做大爷。”贾珍盯着宋婆子,一双眼注视地十分有力。

    宋婆子低下头,躲闪贾珍的目光。

    “嬷嬷不必觉得尴尬,我承认我是因为你在父亲身边伺候,才会特意对你说这番话。我只是没有其他的办法,急于想让父亲知道,我真的改过了。从明日起,我会复请先生回来授课给我。该学的东西我都学,我便是撑不起这个家,也会学做一个懂事儿不给家里添麻烦的爷。”贾珍垂着眼帘,懊恼地说着。

    宋婆子答应会转告,至于其它的,她不便表态。

    贾珍还要留宋婆子,求她告诉自己一件事。

    宋婆子自然不敢答应。

    “是你们珍大奶奶,可还记得她月前出过门一次?”贾珍试探问。

    宋婆子愣了下,笑着点头,“是有这么回事,大奶奶回娘家小住了两天。”

    “她回来之后,老爷可发火了?”贾珍估摸着父亲肯定不会单独教训尤氏,毕竟公公媳妇儿之间要有所避讳。便是训斥他,也会有其她婆子在场,而一直受父亲得用的宋婆子应该会在其中。

    宋婆子垂眸,摇了摇头。“求大爷别难为老奴了。”

    贾珍立刻从宋婆子的反应中推测出来,激动地问:“他发现了?说了什么话?大奶奶可曾受了委屈?”

    “大奶奶真是一位难得地温柔贤妻,大爷莫要辜负她才好。”宋婆子撂下这句话,便匆匆跟贾珍告辞。

    贾珍揣摩宋婆子话里的意思,无论如何都难安,他急急忙忙穿上鞋,就去找尤氏。

    尤氏刚起床,见贾珍忽然闯进来,捂着胸口吓了一跳。

    “你倒是跟我说啊,你从庙里回来后,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贾珍急急地冲到尤氏面前,死抓着他的手。他用心疼的目光上下打量尤氏,万分怜惜她。

    “能有什么事儿,便是我那点小心思被老爷发现了,臭骂一顿。没多大干系,我忍几日就过去,你瞧我而今不好好地?”尤氏大大地扯起嘴角,对贾珍笑。

    她越这样,贾珍越不信。当初尤氏可是冒着风险,带着钱,宁愿放弃富贵乡里的一切,跟他这个花心且从未真心带过他的没出息爷们私奔。他却舍不得一切富贵,不顾她如何,就把她推了回来。想想自己尚且是老爷的亲儿子,还要受这般多的罪。尤氏只是个续娶的外姓继室,毫无家世,她在老爷眼里算个什么。

    “对不起,对不起……”贾珍抓着尤氏的手不停地道歉。

    “大爷这是怎么了,睡了一觉,倒像是换了个人。昨日那个闹腾要死的人哪儿去了?”尤氏半开玩笑道。

    “死了,那人昨天就死了!”贾珍眼角划过泪,抓起尤氏的手,轻轻地吻着,“这些年,是我对不住你,从未给你妻子应有的敬重。从今以后我贾珍发誓,会一心一意待你,誓死不悔。”

    “大爷真实的,怎么突然说这种话。”尤氏觉得好笑,眼泪却也忍不住掉下来。

    贾珍伸手抱住尤氏。尤氏鼻子一酸,哇的大哭,扑进了贾珍怀里。

    傍晚,晏良回府,又在福禄堂前看见了贾珍。这回他不仅跪着,双手还高高举起,呈着一封信,信封中央笔力极地写着“悔过书”。

    晏良轻笑,拿过来拆开大概看一眼,然后侧目盯着贾珍。

    贾珍双臂微微有些发抖,他不敢直视父亲的目光,垂着眼眸,绷紧着脸,看起来十分紧张。

    “进来吧。”

    一道淡淡地男音,让贾珍几近崩裂的心终于得以稍稍平稳跳动。

    贾珍弓着身子进屋,见晏良坐定。他就赶紧接着跪下,他备好了千言万语,此时此刻却一个字都吐不出来。

    “所谓,浪子回头金不换。不知道你这次是真金,还是马粪。罢了,就再看一次。”晏良嘴角漾着浅笑,让他起身,接着告诉他一个更震惊的消息,“我打算续弦。”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