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55.57.56.60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79|55.57.56.60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我真是大明星权力巅峰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你怎么就想不明白!你到底是老爷的骨血,他唯一嫡亲儿子。大爷若非次次闹事,阳奉阴违,令他失望至极,他怎会那样忍心对你。错了就是错了,大爷真心悔过,好好地跟大老爷赔罪,老爷岂会狠心抛弃你?”

    “悔过?”贾珍一下推开尤氏,“现在想断绝父子关系的人是他,有罪的是他,不是我!”

    “哈哈,哈哈哈……”尤氏跌坐在地上,满面泪痕地望着贾珍,“大爷宁愿去死,也不肯正视自己。我又好说什么!”

    尤氏说罢,抬手擦了眼泪,起身便走。

    “你别走!”贾珍伸手扑了个空,头朝下跌到床下,“你别走……”

    贾珍声泪俱下。

    尤氏驻足却未回头,他身形僵硬,背对贾珍。

    贾珍耍赖起来,像个孩子趴在地上蹬腿,嘴里不停地喊着尤氏的小名儿。

    尤氏吸口气,回头看他。贾珍仿佛看到了希望,突然破涕微笑,看着她。尤氏不知怎地从袖子里拿出匕首,快步走向贾珍,噗通一声跪在他跟前。

    贾珍吓得喊救命,双臂环绕胸前,护着自己的身体。

    尤氏把匕首抵在自己的脖颈上,“大爷叫我回来,是要我和您一块死么?”

    贾珍紧张的看着尤氏,蹬了瞪腿,身体紧靠着床沿,“你别吓我,快把刀放下。”

    “爷在怕什么呢?正好您也要死,我便陪你去了。这些年,爷就从没惦念过我,我便是活着,也如死了一般。放心,咱俩若去了,别人也不会如何伤心。最多三两日的难受,人家便如故过日子。再好些,也不过是每年忌日哀叹两声,悼念一二,便罢了。”

    贾珍跪爬到尤氏面前,抓着她的手,真诚央求:“我知道这些年我亏待了你,我不死,不死了好不好,我什么都改,以后一定对你好好地。算我求你了,放下刀!”

    尤氏笑,泪水刚好滑进她微微张开的嘴。淡淡的咸味儿在口里蔓延开,让她忽觉得畅快,手一松,刀啪地打在地面。

    贾珍和尤氏抱头痛哭。

    ……

    晏良刚回府。吴秋茂后脚就跟过来,简单述了贾珍那边的情况。

    晏良顿住脚,微微侧首看吴秋茂,“都哭了?”

    吴秋茂躬身道:“是。”

    晏良迈大步走进福禄堂,坐下来,端着丫鬟刚上的新茶。

    “珍大奶奶刚捎话来,说他这回真心悔过,想见您。”

    晏良未语,喝了大半杯茶,方道:“这段日子忙着春闱,实在乏了,让他们明早再来。”

    吴秋茂应承,转头要小厮去传话。

    “老爷,薛大爷求见。”

    晏良对吴秋茂道:“你亲自去。”

    “是。”吴秋茂应承,即刻前往贾珍那里。

    薛蟠带着一阵杂乱脚步声进院。刚好碰见吴秋茂,便和气的和他招呼。

    吴秋茂看着他身后跟着二十小厮,每人手里都提着两个食盒,便心知他的来意,特意嘱咐薛蟠切勿造次,他们老爷今天真的很乏累。

    薛蟠忙拱手谢过,他进堂后,就跪下给晏良请安。

    “你不必行此大礼,起吧。”晏良打量薛蟠两眼,才移开目光。

    薛蟠笑嘻嘻地把他这两日誊写的《孝敬》,呈给晏良看。

    晏良大概扫了两眼,放在一边,“你要明白一点,读书是你自己的事,于我并无益处。”

    “晚辈懂。”薛蟠忙连连点头,“大伯,我听说这些日子您忙着春闱的事儿,特别累,遂叫厨房准备了一些滋补安神的饭菜,给您送过来。都热乎着呢,刚出锅,大伯尝尝?”

    “你来送饭?”晏良好笑地看着薛蟠。

    薛蟠再点头。

    “好,那我要尝尝你家厨子的手艺,是否赶得上广源楼。”晏良传人去取皇上御赐的葡萄酒,打算和薛蟠共饮。

    薛蟠受宠若惊,本来还有些拘谨的他此刻放松许多,嘴巴也麻利了,挨样对自己的菜解说。

    “这厨子手艺了得,做的菜不仅好吃,还特别滋补身子。您瞧我长得多壮实,就是从小吃他的菜才如此。对了,还有我妹妹,她能长得那么胖乎乎地富贵,也多亏这厨子的调理。”

    晏良夹了一样番瓜咸蛋黄,尝了尝,点点头。“味道不错,这番瓜去了皮似乎用鲜鸡汤煮过,既然是食补菜肴,想来其中还会加些红枣参片之类的滋补药材,但药味不浓,鲜香地正好。这的确与普通做法有所不同。”

    “敬大伯要喜欢,晚辈天天给您送。”薛蟠乐呵呵道

    “倒不必如此麻烦,你家那厨子了不得。不知他是否愿意,得空若能去广源楼走走,和我那里的厨子切磋一二,想必能弄出更多新花样来。”

    虽然晏良总是让广源楼的厨子每月都琢磨一道新菜,但广源楼的招牌菜几乎还是一成不变。倒不是客人认老口味,而是新菜不够好。

    薛蟠今儿个的马屁算是拍个正着,十分高兴附和:“肯定愿意去,广源楼可是名满京城,他算个什么东西,让他去是他的荣幸。”

    “你这说话无礼的毛病要改。”晏良又吃了几样,便放下筷子,揉了揉脑袋。

    薛蟠张大眼,关切问:“怎么了,大伯?您是不是最今天忙,太累了?那我早点回去,便不打扰大伯歇息。”

    晏良:“累倒其次,反而是家中事叫人烦心。”

    薛蟠转了转眼珠子,想想这段日子他和贾蓉、贾蔷等小辈表现的都很好,便不可能是他们,那就只有贾珍了。

    薛蟠随即想起他误打误撞抢了贾珍姨娘的事儿,干巴巴瘪嘴,此时此刻他什么都不敢说。他要是早知道贾珍那样看重玄月,他当初怎么都不敢要这丫鬟。再说这个叫玄月,去了他那里便添麻烦。薛蟠也不知他母亲和妹妹是因什么缘故,二人都十分讨厌玄月。薛蟠念着温柔乡里的情意绵绵,便禁不住维护玄月两句,搞得母亲和妹妹到现在都跟他闹别扭。

    薛蟠默默饮尽杯里的酒,此时此刻他只能选择沉默。

    “以后见了你珍大哥,躲着走就是。勿需理会那厮,他混账惯了,你别吃亏。”晏良嘱咐道。

    薛蟠点点头,谨记此话。

    再说贾珍,刚见吴秋茂亲自来替老爷传话,终于有几分安心。毕竟老爷虽然今晚不见他,但已经答应了明天,又让身边第一得用亲信来传话,便还是看重他。

    贾珍原地打转了几圈,绷紧地神经渐渐放松。他搓搓手,忽然笑了下,又严肃,又忽然笑。

    尤氏见他这样,骂他:“疯了?”

    贾珍欢喜地冲到尤氏跟前,“你说得对,老爷根本不可能那么狠心。我刚刚仔细想了想事情的前因后果,有个大胆地猜测,我觉得老爷就是为了让我改过,故意吓唬我,设计冷漠我。他怎么可能抛弃我这个唯一的儿子?”

    尤氏嘴微微张开,又赶紧闭上,瞪着贾珍。

    贾珍背着手又在屋里转了两圈,忽然转身指着尤氏,“你该不会是和他合起伙儿来,一起骗我?”

    尤氏白贾珍一眼,转身坐下来喝茶。

    贾珍看她逃避自己的问题,追上去问:“是不是?”

    尤氏瞪他:“我就说了,尚有可能让你怀疑,可老爷……你当老爷三岁小孩,有工夫和你玩骗人把戏?”

    贾珍愣了下,讪讪低头,“我也觉得不可能,就瞎想想。”

    宝珠端着两碗银耳莲子羹进门,一边往桌上放,一边说:“厨房的张大娘说老爷今晚的饭不用了,让我问大奶奶,那些参汤该如何处置?”

    “为什么不用?老爷身子不舒服?”贾珍问。

    “薛大爷来了,带了许多饭食。老爷高兴,还把御赐的葡萄酒拿了出来,和薛大爷一同在前院吃。”宝珠回道。

    贾珍顿时黑了脸。他父亲刚说乏累不见他,却愿意去见一个根本没有血缘关系的荣府外戚。

    尤氏对宝珠道:“参汤端过来就是,其余饭菜你们便自行处置。”

    宝珠高兴应承,连忙快步告退。因老爷进来忙春闱之事,过于劳累。珍大奶奶特意嘱咐厨房备下精致饭菜。今儿个她们可有口福了,还要谢谢薛大爷来访。

    尤氏再看贾珍,他赤红着脸几乎无法遏制怒火。尤氏才稍稍安心,故作冷笑道:“此刻,大爷还觉得是我们诓你么?”

    “他宁肯跟薛蟠那个外人吃饭喝酒,却不肯见我这个亲儿子!”

    “薛大爷从改过归正之后,便一直表现乖顺,老爷自然愿意对着他。大爷可不同,您不是一直都在怨恨自个儿的父亲么?”尤氏直勾勾的盯着贾珍,意在向贾珍传达,一切都是他咎由自取。

    贾珍回看尤氏,恨得握拳砸桌子。“好,我也改!”

    “大爷可想好了,装样子可不行。咱们老爷有一双慧眼,能辨人心好坏。大爷若是做不到,倒不如自个儿收拾东西离开荣府。倘若被老爷发现你诓骗他,以老爷性子,只会更加厌弃你。”

    “我、知、道、了!”贾珍拍桌,冲尤氏大喊。

    ……

    次日,天未亮。

    荣禧堂石阶前,窝着一团黑影。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