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55.57.56.60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78|55.57.56.60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韩娱之秘密讯息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本来刚回来那天说老爷忙,贾珍见不到他,还暗暗松了一口气。尤氏在他第一天回来的时候,除了冷淡点,贾珍还不觉得反常。所以当他听说老爷给他安排了一个姨娘的时候,深以为老爷是因他在寺庙乖巧的表现而奖励他,他特别高兴了。结果他笑声未尽,就被告知那姨娘被薛蟠抢走了。

    贾珍还没来得及泄火,就听说薛蟠、宝玉他们来看自己,他自然要对薛蟠狠狠地甩脸色。这之后,贾珍又从许多人口里听说那丫鬟长得十分的漂亮,还知书达理,是个难得的可人儿。贾珍就更加不服气了,很想找父亲问清楚,为什么不把人就给他,反而让给了薛蟠那个混帐!

    贾珍越是急迫想见到晏良,就发现自己越见不到。来来回回地次数多,他想要评理的念头都淡了,开始自我怀疑,是不是自己做得太错,惹得老爷对他彻底无视。

    贾珍现在才发现,他以前能被老爷教训、打骂,竟是一件很难能可贵的事情。

    贾珍别无他求,只求自己父亲能理会自己一下,让他把日夜悬着的心彻底放下。

    今天傍晚,贾珍算准了时辰,在晏良用过晚饭后最悠闲的时候,过来请安,但终究还是吃了闭门羹。

    贾珍不甘心,在门外苦等了好久,直至夜深了,才被吴秋茂硬拉回去。

    第二日,一夜未睡的贾珍,特意赶早来见晏良,却被告知老爷已经出门上早朝去了。

    “今天怎会这么早?这太阳才刚刚出来。”

    宋婆子:“老奴不知道,不过老爷在上朝前先见哪一位大员也并不奇怪。”

    贾珍没话说,失魂落魄地往回走。忽听有丫鬟说“大奶奶起了”,贾珍打了个激灵,连忙快步去找尤氏。

    丫鬟们拦不住贾珍,只得给尤氏赔罪。

    尤氏正在梳头,本来心情不错的,透过铜镜看着身后的贾珍,便立刻阴沉脸下来,不爽地放下手里的木梳。

    贾珍看了看屋内待命的十几个丫鬟,明显感觉出这些人都在防着她。贾珍忽然转头冲她们吼:“看什么看,我又不能吃了你们大奶奶,都给我滚出去!”

    丫鬟们犹豫片刻,望向尤氏。尤氏点点头,这些吓得花容失色的丫鬟们方退下。

    贾珍愣了下,惊讶地转头瞪着尤氏。怪不得他从回来后,就一直觉得尤氏变了,府里的下人对他的态度也变了。原来这些人都没瞧得起他,根本没有把他当宁府的大爷!

    “你怎么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都胆儿肥了,连本大爷的话都敢不听!”

    尤氏拿起木梳,继续对着镜子梳头,只不过脸是冷着的。

    贾珍暴怒不已,上去就拽住尤氏的头发,然后捏着她的下巴狠狠道:“你丈夫跟你说话呢,听到没,嗯?”

    尤氏挣扎了几下,奈何她被贾珍捏得死死地,无法挣脱。

    “好啊,你就干脆掐死我!死了好,眼不见心不烦,便免得瞧见自个儿丈夫去勾搭狐狸精。”尤氏咬着牙发狠道。

    贾珍松了手,缓了缓情绪,看着尤氏:“难道你是因为我跟薛蟠计较玄月的事儿,吃我的醋?”

    “呵呵。”尤氏冷笑两声,流下两行泪来。

    “好媳妇儿,你倒是说话啊,别这样哭。”

    贾珍心疼地用袖子给尤氏擦眼泪,尤氏不领情,倔强地别过头去。

    “我逃跑去找你的事儿老爷知道了。”尤氏道。

    “原来他真的……”这些日子的不对头,贾珍终于找到了原因,“那他说什么没有?有没有为难你?”

    尤氏摇头,“托你平日混账的福,老爷认定这次的事儿是你一手挑唆的,我不过是听命于你罢了。老爷说我能幡然醒悟,回到这个家,他就不计较。但对于你,老爷说、说……”

    “说什么?”贾珍迫切的问。

    尤氏惨白着脸,缓缓地吐出四个字:“绝、不、放、过。”

    贾珍倒没有被这四个字吓到,只略微想了想,便劝尤氏不必担心,“这件事忍些日子,等老爷气性不那么大了,自然就过去。虎毒还不食子呢!再说他要是真记恨我,不要我了,之前又怎会给我安排姨娘。”

    “事到如今,大爷还没懂?薛大爷那档子事儿,你真以为是个事儿?那玄月是老爷年后相中的,放在我身边,说等大爷将来要从庙里回来便抬为姨娘。老爷决计不认大爷后,便就打算把玄月另派它处。薛大爷当时只是运气好,才正好赶上了。”

    贾珍恍如被一道巨雷劈中,他冷冷地盯着尤氏半晌,摇了摇头,嘴里念叨着:“我不信,不信,我可是老爷唯一的嫡子!”

    “可大爷别忘了,老爷已经有了嫡孙。他近来对蓉哥儿越发寄予厚望,不仅日日检查他课业,教他读书,还经常带他出门应酬,更说出‘宁府将来只靠蓉哥儿一人’的话来。昨儿个,我听宋婆子奶妈说,老爷正打算把蓉哥儿送到宫里,给十一皇子做伴读。”

    对于贵族子弟来说,做皇子伴读可谓是莫大地荣幸。便是以后出门到街上走,在地位上都会比其它子弟尊贵一等。更何况这十四皇子堪堪才七岁,母妃只是个宫女出身的,基本无缘于皇权争斗。所以蓉哥儿这个伴读做得只有荣耀,没有风险。

    贾珍想到此,竟十分嫉妒起自己的儿子来。当年宁公在时,宁府可谓是兴盛至极,他祖父才华卓然,被赞是神通,却都没得到伴读身份。再说他父亲,怎么说也是进士出身,年少时的才华也十分了得,可也没得过伴读。他那个混账儿子贾蓉,何德何能。

    “老爷而今竭力栽培蓉哥儿,便已说明一切。”尤氏生怕贾珍不信,特意补充,再捅一刀子在贾珍心口。

    贾珍看着尤氏,张了张嘴,谁不出话。

    尤氏:“今时不同往日,我念在往年咱们的夫妻情分上,才多嘴劝大爷。您今后在这府里,可要小心做事,夹着尾巴做人。恐怕大爷还没有发现,打从你回府那天起,老爷便派人死盯着大爷了。就等着从大爷身上纠出大错来,好禀告户部,消你在宁府的户籍,再从族谱里除你的名。”

    贾珍眼睛瞪得圆圆地,嘴巴张大到极限,“你在胡说什么,天下哪有父母会不认子女的。”

    尤氏冷笑:“这次还真是大爷见识少了。据说每年各地方都会几例上报到户部,大多是儿子有不孝之举,激怒父母,终被判罪杖责或徒刑,且一并将父子关系断了。”

    贾珍感觉有无数只蜂子在钻进他脑里,嗡嗡地,无法思考。他晃了晃身子,一下靠在妆奁上,打翻了上头地首饰、胭脂水粉等物。

    尤氏吓得躲到一边,冷眼盯着贾珍。

    贾珍又哭又笑,一会儿骂,一会儿嚎,冷静片刻后,就突然暴躁地踹东西、丢东西。

    “摔,你想早点挨板子坐牢去,就把这些东西都摔干净了才好!”尤氏哭骂道。

    贾珍停手了,攥着拳头的胳膊一直发抖,脖子青筋暴突,脸赤红赤红地。他完全湮没于被父亲抛弃的愤怒和不甘情绪中。他想干脆就放一把火,把宁府烧了,让大家都跟他陪葬。

    尤氏哭得半天,终于等到这瘟神自己走了,忙叫人收拾屋里的东西,她自己则洗把脸,躺在榻上歇着,并嘱咐人看紧了贾珍。

    贾珍怒气冲冲地回房收拾衣物,打算离开。他拾掇好要走之时,忽然想起了尤氏,又跑去找她,这次他真的打算跟尤氏私奔。奈何只换来尤氏一声冷笑,说再也不信他了。

    贾珍失魂落魄地回房,方发现自己身后真得跟着人。再观察屋子四周,总有异样的响动,说明外面也有人在盯着他。尤氏的话一遍又一遍的在他脑子里回荡。贾珍气得又开始踹东西,最终把脚提肿了,跌坐在地上才作罢。

    一整晚,他脑子里浮现出各种疯狂地想法,根本无法入睡。

    到了次日清晨,贾珍才合眼睡过去,直到中午才醒来。丫鬟早已经把饭菜摆放在桌上,除了中间那张被扶起的桌子,屋子里其它地方还保持着昨天被他弄乱的光景,而且屋内并没有下人待命。

    贾珍心灰意冷,看着床架子上挂着的帐幔,萌生了一个想法。

    ……

    一炷香后,昏迷的贾珍被尤氏的哭啼声吵醒。

    尤氏见到贾珍睁眼,紧抓着他的手,关切地问贾珍感觉如何,转头还拼命地叫大夫快来看看。

    贾珍看着尤氏哭肿的杏眼,也哭了,激动地抓着尤氏的手不放。

    待大夫检查完确保无性命之忧后,尤氏方松了口气,转头又对贾珍哭起来,“大爷,你怎么能这般死心眼,这条路走不通,还有另一条路,何必非要寻死!”

    贾珍希冀地看着尤氏,激动问:“什么路,你快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