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7|55.57.56.60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77|55.57.56.60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超品相师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薛宝钗和薛姨妈双双看向薛蟠,目光中满是期盼。母亲从小对他便是溺爱,从来没有真正逼他过什么,更没有期待他担起过什么责任。

    薛蟠心情很复杂,照理说他该发狂、满心不愿才对,而事实上他确实恐惧天天抄书的日子,他也非常畏怕去面对敬老爷。但这些坏情绪的背后,竟有一丝奇怪的感觉在涌动,隐隐暗示着他自我改变。这是一种骄傲感,让他长这么大以来头一次觉得自己有用,被人仰仗着。

    薛蟠决心试一试,便勉为其难地答应了薛姨妈母女,回房开抄四书。日夜兼程,虽有牢骚埋怨,但最终还是身边人的鼓励下,一点点坚持王城。

    薛蟠对于四书上的内容是不大懂的,但写多了,有些简单地话他就能背下来,渐渐便就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三月初,阳春正好。薛蟠换了身新做的青色单衣,他知道敬大老爷喜欢素净简单的,便干脆连金银之类的俗物也不戴了,只挑了块嵌着珍珠的发带束头,腰间就坠着一块羊脂玉便罢。

    他打扮妥当,便带着二十份手抄的四书去宁府拜访。薛蟠特意选择了敬大老爷休沐之日上门,就怕平日太忙,贸然上门会惊扰到人家的休息。当然,也有一方面原因是他怕被拒绝,所以尽量找敬老爷心情好的时候上门。

    距离小厮叫门大概有一炷香的时间,宁府的人终于回话了,开门迎他进府。

    薛蟠大大的松口气,连带着看一直未变的宁府景致都觉得比以前漂亮多了。

    薛蟠被请到西侧堂等候,丫鬟上了茶,便安静的立在一边陪侍。

    薛蟠有点紧张,因掌心微微有些出汗,便一直搓手。等了会儿,人还没见到,他先喝干了一碗茶。

    丫鬟忙替换新茶上来,声音纤纤地提醒薛蟠:“薛大爷请慢用。”

    薛蟠被这声音震得身体酥了一下,他方正眼看这丫鬟,长得真真周正。肤白细皮,一双杏仁眼,天然多情风流。薛蟠见状心更酥了,笑问她叫什么名字。那丫鬟也胆大,微微颔首一笑,便转眸和他对视,脸颊渐渐绯红起来。

    “奴婢玄月。”丫鬟短短一句话里,带足了娇嗔。教薛蟠听得耳根子麻了,他忙伸手欢喜地要去捉她。

    玄月咯咯笑起来,灵巧地转身,躲开了。薛蟠扑了个空,但狠狠吸一口,便可闻得到玄月留下的体香。

    “好妹妹,”薛蟠嘿嘿笑,猛地一下,趁玄月不注意,就一把捉住了她的手。

    薛蟠一边联系的抚摸,一边啧啧称叹,“真漂亮,瞧瞧你这双手,纤细白嫩,哪里该是干粗活的,怪可惜的。”

    “大爷好眼光,我原就不是干粗活的命,因家道中落才会落得此境地。”玄月说罢,就瞄向桌上薛蟠放着的手抄四书。

    她拿起一张,一板一眼的读起来。

    “原来你真是大户人家出身的,还识字!读得真好听。我要是抄书的时候,身边有你这样美貌的丫鬟伺候着,我死也甘愿!”薛蟠欢喜不已,紧紧地拉着玄月的手,哄她入怀,“要不你从了我?”

    “薛大爷,快放手!”玄月突然叫起来,她声音柔和,也不算大,听着倒像是撒娇一般。

    薛蟠还以为她在欲拒还迎,就是乐呵的一把抱住她不撒手。

    “薛大爷,别……别啊,救命啊!”

    “薛大爷,你这是在做什么?”宋婆子进门,看见这光景气得瞪大眼。

    接着陆续有几个丫鬟进了门,见状都害臊地低下头。

    薛蟠立刻撒手,慌张的看一眼玄月,转而急忙的对宋婆子解释:“是她……”

    “玄月是我们老爷看中的人,薛大爷好大的胆子。”宋婆子厉害道。

    薛蟠听这话真慌了,“我只是想逗逗她,开玩笑而已,绝没有存什么别的心思。你说她是你们老爷看中的人,是什么意思?”

    这女人难道是敬大老爷的小妾?不应该啊,既然他是老爷的姨娘。又怎会干下人的活计。再说瞧敬老爷的性子,也不其是个好色之人,怎会要这么骚气的丫鬟,莫不是这些人耍什么把戏,诓骗他?

    “他是我们敬老爷给珍大爷选的姨娘,真大爷在庙里清修也有好几月了,我们老爷犒劳他也是应当的。这事儿就等着珍大爷回来看好了人,就拍板定下。”宋婆子解释完,斜眼甩脸子给薛蟠,“这解释薛大爷可还满意?”

    原来是给贾珍的姨娘,这倒合理了。可自己现在明显有调戏珍大哥小妾之嫌……

    薛蟠彻底慌乱了,口不择言的解释:“不不不,你别误会,我没有怀疑的意思。”

    他说完话就后悔,真真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宋婆子只冷笑一声,心里明镜似得,很有气度地不和薛蟠争辩。

    “等老爷来了,一切自有定夺。”

    “可别,宋嬷嬷,我求求你,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就帮我这一回忙,你说你要什么,只要我有的都愿意给你。”薛蟠动了动眼珠子,拉着宋婆子到一边竖起两根伸手指,小声说道,“给你这个数如何?”

    宋婆子嗤笑:“哼,二百两就想收买我?”

    薛蟠心一横,“两千两,两千两总可以吧?”

    宋婆子又笑,转头示意薛蟠好好看看屋里其她人,“那她们呢?”

    “你——”薛蟠这才知道宋婆子在耍自己,他恨恨地指着送婆子,刚要开口,就听外头闹着说晏良来了。

    薛蟠抖了抖嘴唇,还未思考自己该如何说辞解释的时候,晏良已经进门了。

    宋婆子嘴儿快,三两句就把经过总结完毕,告知了老爷。

    晏良看一眼满脸窘迫地薛蟠,又看向玄月。

    “你怎么在这?”

    玄月颤颤巍巍的跪地,哭着跟晏良解释:“老爷,奴婢刚刚为大奶奶传话,半路遇见春喜闹了肚子,才帮她的忙过来上茶。奴婢……真的没想到会遇到薛大爷,更没想到他会这样对待奴婢。奴婢该死,奴婢未能守身,让薛大爷占了便宜。呜呜……”玄月说罢,就捂着眼睛要去撞墙,自然是被其她人拦了下来。

    “老爷,奴婢没脸活了,求求您,让奴婢去死!只求老爷能在我死后,赏几个钱给我的家人。”玄月哭得稀里哗啦,几乎无力地瘫在地上。就这样,她还要挣扎起身,还要去撞墙。

    晏良刚刚坐定,就被这丫鬟作得脑仁儿疼,摆摆手示意人赶紧给她轰出去。

    玄月还哭得梨花带雨,她不明白老爷怎么没发火,怎么没给她做主……前两天老爷可是刚做主把她配给珍大爷做姨娘的,便是小妾,也该受敬重才是。

    玄月觉得可能是自己哭得还不够,越发卖力地嚎,出了门,宋婆子就一巴掌打在玄月脸上,让她闭嘴。玄月不解自己为何有如何待遇,觉得冤屈,就呜呜地啜泣。宋婆子干脆脱了鞋,塞进玄月的嘴里。

    屋内,薛蟠尴尬地垂首站在原地,等候训斥。刚刚和玄月的事儿是他主动,那丫鬟挺无辜的,还被那般处置了,只怕自己更加没好果子吃。

    铛的一声。

    薛蟠立马腿软跪下了,给贾敬磕头赔不是。

    “刚刚是她勾引我在先……”薛蟠话没说完,就听见到几不可闻的冷笑声,忙改口道,“我也有问题,不该受人蛊惑,色胆包天。我错了,我错了,错了……”

    薛蟠不停地磕头。

    晏良放下茶杯,转手接过小厮呈送上来的四书,一张张大概翻看下来,确认上面的字迹都是出自薛蟠之手。

    “好歹你比他强,是个听话的。这个玄月你若喜欢,便领回去。一个贱婢罢了,倒没什么。但有一点你要记清楚,喜欢的东西要正大光明的取。这类事情不能再有下次。”晏良的口气很轻缓,像是跟薛蟠打商量一样。

    薛蟠自己也有这种错觉,但当他偷偷抬眼不下心和敬老爷对视的一刹那,那种阴冷地眼神儿,好似被他看得就是个死人。

    这段日子薛姨妈为了镇住薛蟠,让他听话。没少夸张地给薛蟠描述宁府老爷的可怕之处,说白了,薛姨妈所作所为就跟很多父母亲一样,通过吓”不听话的小孩子,来唬住他,让他听话。薛蟠年纪大些了,薛姨妈形容故事的时候自然更为夸张,也听起来更加合理。所以薛蟠现在是深信不疑,敬大老爷是个万万不能得罪,十分心狠手辣的权臣。

    “我我我我保证!”薛蟠举手发誓,两腿发抖,差点把尿吓出来。回去他就戒色,至少在外他得白自己的色心收一收,行为端正起来,不然丢命都是小事儿了,要再被敬老爷打发到西北去养猪,他就真被折磨得生不如死了。

    薛蟠就这样,内心忐忑的得到了敬老爷的原谅,而且还得到了“奖赏”玄月,领着回去了。

    薛姨妈得知经过,直骂他蠢,“你竟真得敢要人,我看你敬大伯是要把你往死里整!”

    薛蟠当时还不懂薛姨妈为什么要这样说。

    两日后,贾珍回来了。

    薛蟠跟着宝玉、以及贾家几个兄弟一同去找贾珍吃酒。贾珍一句话都没和他说,就算是薛蟠主动,贾珍也当他不存在一般,一概不理会,当众让他下不来台。至此他才明白,母亲那天话里的意思。

    再说贾珍,自打得知晏良要接自己回去的消息,就一直又高兴又忐忑不安。他归家之后,见到尤氏安好,真真是送了一大口气。奈何不知什么缘由,尤氏甩了冷眼给他,见了面只知道抽泣,什么多余的话也不说。贾珍如此折腾几次,便就不大敢去招惹尤氏。至于老爷那边,就更奇怪了,他每次要去给老爷请安,总是被吴秋茂以各种理由打发了。

    他从回府到现在足足五天了,愣是没见着老爷一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