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6|55.57.56.60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76|55.57.56.60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晏良“只有夫妻之名。”

    林如海内心万分惊讶,但未免让晏良觉得异样,他尽量表现出镇定的样子。“敬大哥,你的意思是……只做名义上的夫妻?”

    “会以诰命加身,保她后半生富贵无虞,也可以提携她娘家。相应地,她帮我管家教子。其它的,我很吝啬,不会给。这个条件务必要说清楚。”晏良见林如海眼已经掩饰不住惊讶了,自嘲笑道,“我知道我的要求很自私、很奇怪,故这件事须得劳烦我最信任的人,方能放心。”

    林如海定了定神儿,点点头。他默了会儿,自己斟酒,饮尽一杯,方壮着胆子道:“有句话我不知当不当问,这……”

    “就当我不忘旧人吧。”晏良先一步回答。

    林如海恍然点点头,“怕只怕这样说得太清楚,便把人吓跑了,恐找不到你可心之人。毕竟女人嘛,出嫁从夫,便是一辈子的选择。这种……冒风险,后半生没牢靠的事儿,鲜少会有人愿意。”

    “宁缺毋滥。”晏良又强调一遍这四个字。

    林如海无奈地叹口气,答应了。

    和晏良辞别后,他便立即去贾敏商量。

    贾敏听闻经过后,却没有林如海那般惊讶。女人在后宅呆久了,思量的事情自然和男人不同。她恰恰觉得晏良提出这些的要求,稳准狠,两方可以互惠互利,对于他目前的现况来说的确是个好出路。

    “作何解?”林如海追问。

    “娶个不知深浅,惹事儿的女人在后宅添麻烦,倒不如找一个得用省心的。况且以敬大哥那冷淡地性情,岂会随随便便喜欢上一个女人。与其去承诺他未必能做到的,倒不如讲清楚,愿者上钩。”

    林如海皱眉,“可是……他所要求的品性的女子,多半是骨里骄傲,又岂会愿意?”

    “这你便不懂了,他要得就是这份儿气量。若是她连承受这份儿压力的胆量都没有,那她嫁进宁府后,也必然没用处。你想想,这女人进去了,一没家世依仗,二没子女傍身,若自己再没个胆量,别人看轻她,她就泄了气,还如何服众?又如何束得住贾珍?管得了宁府上下?”

    林如海至此方被点透了,连连对妻子拱手,叹自己不如她聪慧。

    “老爷从不插手后宅事,不知道是自然地。所以说敬大哥才不容易,又当爹又当妈的,什么都要看透彻了,才能活得好些。”贾敏不仅对晏良心生同情,故而这次他托付自己的活儿,她一准儿要好好地帮他张罗好了。她定要帮他努力找个万里挑一的好女人,帮他分忧。

    其实对于男女感情之类的事,晏良不是不可以接受。而是他真的很清楚自己的挑剔,非他真心欣赏之人,他连敷衍之举都不愿做。所以说不确定的事情,便该把最坏的结果和人家讲清楚。

    年后府内外杂事颇多,晏良实在没法分心去顾及这件事,便一力交由贾敏去张罗。成与不成都随天意,他不强求。但林如海夫妻的情意他必要感谢,先谨记于心,待日后报答。

    过了年,便该要到春闱了。鉴于去年秋试舞弊一案是发突然,离奇异常,且还折损了一位王爷,闹得人心惶惶。众官闻之色变,互相推诿,皆不愿沾手。皇帝无奈之下便又想起了晏良,要他继续接手。

    人对未知事物总是会容易心生敬畏。晏良不同于其它官员,他知晓整件事情的经过,自然不觉得如何。而且春闱比秋试要更容易,先会试选拔百名,之后便由皇帝殿试亲自考校便可。晏良思量着也不会有太大的麻烦,便应承去办。只是前前后后差不多又要一个月时间忙碌,没太多精力去顾家里这边。

    再说薛蟠,从上次被薛姨妈狠骂教训之后,便不得不听劝去给晏良赔罪。他是打算趁着过年走亲戚的时候,带些厚礼去见晏良。所谓拿人家的手软,薛蟠就是想用钱来打动晏良,以图少受些训骂,把这件事给蒙混过去。奈何他大年初二登门时,吃了闭门羹。

    薛蟠忍了又忍,忍到正月十五的时候,把厚礼又加重了一份,托人先送了礼单过去,然后一本正经的在宁府门口等着。结果等了一天,帮他传话的小厮一直没回来。再后来,他才知道,敬老爷压根就不想见他,甚至都懒得派人回他以个消息。

    薛蟠郁闷而归,气得好一顿发脾气,可到头来还是被薛姨妈和宝钗给劝服了。从此,每天持之以恒地去宁府登门求原谅,以表现他真诚悔过之心。由此他一直熬到二月十三,仍旧是被敬老爷狠狠地甩了冷脸。

    吴秋茂无数次为薛蟠传话,也总结出些道理。老爷这次很显然对薛薛大爷格外用心,让他有些不明白,“老爷何不就收了那赔罪礼,顺水推舟,叫他滚了便是,何必被他日日骚扰?”

    晏良轻轻一笑,道:“这个薛蟠是个‘可造之材’,于我有用。”

    吴秋茂听这话更糊涂了。不过既然老爷心有谋算,他便再不多言,依命办事。

    薛蟠这次隐忍到极限,怒了!他干脆放弃,自找快活去。

    他先到了百春楼,却被告知因某位贵人的警告,不许他入内。薛蟠气急要闹,反被百春楼的老鸨一顿苦求,软的不行,最后便叫齐了打手,直接把他轰了出去。薛蟠便又想起了南风馆,那里的出尘公子他一直仰慕而不可得,就去那里也成。结果,他遭到了和百春楼一样的遭遇。愤愤不平而反抗,被打得皮青脸肿,然后送了官。最后闹得薛姨妈求贾政出面,才摆平。

    梨香院因此又闹起来,薛姨妈哭得心肝乱颤。宝钗恨他大哥惹生非,也少不得一顿劝骂。薛蟠倒老实了,跪在薛姨妈跟前,顶着鼻青脸肿的面皮,像个木头似得任打任骂。

    “这样下去可不行,这是天子脚下,可不是金陵城,你横行霸道稍有行差踏错,我们一家子人的命便全都得赔进去。舅舅若是还如当年那般得势,倒还好说。可你瞧瞧咱们家现在,除了余下点金银土财,还有什么。别跟我说你指望着姨父如何,这次的事儿幸亏没闹大,捅到京畿府去。不然,连姨父都保不了你!”

    “哪有那么夸张,姨父的官位好歹是圣上恩典御赐的,再说他在京城这么多年,肯定私交甚广,有些面子的。”薛蟠牛哄哄的咬着脑袋,认死理。

    “母亲,大哥,此刻就别怪我话说的难听。我早前和宝兄弟玩的时候,听老太太和别人议论些事儿。具体什么我便不说了,总归听她们话里的意思,姨父就是个在工部的芝麻大的小官,而今之所以能留在那里,还多亏了敬老爷的‘开恩’。现今,林大人虽在京畿府,他们谁都插不上话了。”

    “老太太真这么说?”薛姨妈惊讶的看宝钗。

    宝钗沉稳的点了点头,转了下眼珠子,肯定道:“嘴上的话确实不是我刚才那样的说法,自然漂亮些,留给她们自己很多面子。但真正的意思,便就是我刚刚所言的,半点不掺假。”

    薛姨妈在荣府也住了很长一段时间,多少能感觉到其中的微妙,只是她大概不愿意真的去信,便自欺欺人地认定王夫人和贾政是一座能靠的山。说起来,年前她还拿了一万两银子给王夫人。听说她女儿元春在宫里过的艰难,薛姨妈便想着要出一份力。

    “林大人?”薛蟠琢磨了下,才反应过来,说得是荣府的姑爷林如海。听说他自打担任京畿府尹之后,便是个铁面无私,六亲不认的主儿。薛蟠还以为这些只是传言好听罢了,没想到他真连自个儿内兄的面子都不给。

    薛蟠瞅得咧嘴,“哎呦”一声,揉了揉自己红肿的嘴角。此时此刻,他总算是认清了些,他们薛家在京城什么狗屁都不是。

    “活得这么窝囊,那我们还留在这做什么,不如会金陵潇洒去!”薛蟠梗着脖子喊道。

    “你啊,什么时候能聪明些。”薛姨妈无奈地闭上眼,直叹气。

    宝钗瞪他:“说你傻你真傻了,你以为那金陵我们回去之后,咱们薛家还能如从前那般横行霸道?靠山没了,在哪儿都得窝囊着活!”

    薛蟠没面子的哼唧两声,偏过头去,不说话了。

    “所以说你身在福中不知福,那宁府老爷肯要你同他孙儿一块读书,便是看得起你。多少三四品官家的孩子,求都求不来这个呢。你和蓉哥儿出好了关系,将来他有出息,必定会念旧情照应你。你要是再聪明些,得了敬老爷的青眼,领个什么活儿做,便是你最大造化了,你父亲在九泉之下也能瞑目。”薛姨妈仔细跟薛蟠讲清道理。

    薛蟠闷闷地垂着脑袋,不愿意不服气。逼得薛姨妈突然大哭,坐在地上捶打他,薛蟠才知道害怕,连连应承他愿意。

    “你好妹妹惦记着你,帮你从宁府的珍大奶奶那里打听着了。敬老爷之所以不见你,便是瞧不上你满身的铜臭味,就知道送钱,他缺钱么。你可知道人家广源楼和各处铺子、庄子的一月收入是多少?少用那些俗的法子。”

    薛宝钗接着道,“唯一的办法就是抄书!敬老爷之前要你抄什么,你就在最短的时间内多写一倍给他,学堂也要天天上,让他知道你是真心改错。”

    “啊?”薛蟠猛然抬头瞪着宝钗,嘴巴张得如碗口一般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