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55.57.56.60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75|55.57.56.60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宝瞳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韩娱之秘密讯息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你是说我们私奔,就我们俩?”贾珍不可思议的望着尤氏,整个人都慌了。他从来都没想过这件事,真离开宁府,他该怎么活?可是老爷这一年来早就一直对他有怨言,恨不得杀了他这个儿子。而今他若是铁了心想赶他走,就把他圈禁在寺庙里,他一个做小辈的也是无可奈何。

    庙里的日子他肯定是受不了了,可他一直觉得自己怎么作都还能回去。而今他和尤氏如果真的逃跑,凭他爹那性情,肯定会暴怒之下,不认他们夫妻。保不齐还会弄个空棺,做一场丧事,直接对外宣称他们夫妻意外身亡了。到那时候,他就真的没有身份,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珍大爷这称呼他这辈子都没得想了。

    一想到自己要真的远离宁府,从此隐姓埋名的过日子,贾珍就很慌。他不知道自己离开宁府,还能做什么。

    尤氏一把拉住贾珍,很气的问:“大爷还在犹豫什么?再不快点,若被抓回去,我这命恐怕就……老爷怒极之后会怎么罚人,你该最清楚!”

    贾珍又问尤氏带了多少钱来。

    尤氏把她的包裹放到贾珍跟前,翻出银票递给贾珍。

    贾珍一张张倒腾,几下就完事了,“就这些?”

    尤氏不大好意思地挠头,“我手里的现银本来就不多,但还有一些金银首饰,能拿到我都拿了。杂七杂八的加一块儿,应该够我们俩过日子用了。”

    “对!”贾珍有气势的点点头,这回他要挺直腰板儿,绝不屈服于父亲的淫威之下。

    “虽然说这几千两银子,咱们府过个年就能花干净了。你但只要我们花得俭省一些,这些钱保准儿能过一辈子。平常人家一年的用度也就四五两银子,这些钱我们打理好了,过得必不差!”尤氏有信心道。

    贾珍恍然看着尤氏,他愣了一会儿,还是点了点头。

    “咱们逃命,住的地方可能不会很好。大爷不怕住草房吧?在没有安定下来之前,可能有时候还要自己劈柴烧水做饭。而且我不喜欢住在这样又小又潮的屋子里。没了身份地位,就没人不敬着咱们了,凡事都要亲力亲为,还要忍受冬天没有碳夏天没有冰的日子。不过等咱们安定下拉,选一个像样点儿找点儿的府邸,再买几个奴才伺候着,也会过得舒服。”尤氏充满向往地说道。

    贾珍慌了,他疯狂地摇头盯着尤氏,双眸里充满了惶恐,“什么劈柴烧水……我在庙里已经干够了这些,可不想一辈子都这样!”

    “没关系,大爷肯定一时半会儿难以接受,慢慢来,就能适应得了了。”尤氏紧紧地抓着贾珍的隔壁,她蹲在他的腿儿边,含笑仰望着他,好似他是神君一般。

    贾珍受不了尤氏的目光,他真的很想男人一把,很有气势地搂住眼前这个愿意和他同甘共苦的女人,然后高声坚定地对她说:“你放心,咱们以后一切有我呢。”

    可是他做不到,他没那么厉害,他除了花钱败家,寻花问柳,身上毫无一技之长。就是管家,他也不会。刚刚有事唠叨的那些话很深刻的提醒了他,他适应不了平常百姓的生活。就比如粗布衣裳,那种桑麻做出来的,他穿在身上会觉得全身发痒。还有那些吃食,若不能做得精致些,那跟吃猪食有什么分别。住的地方他就更挑了……

    贾珍继续疯狂地摇头,对尤氏道:“不行,我不行,我做不了。要说让我在庙里吃几个月的苦,想想以后还是富贵舒坦日子,我还能忍一忍。可是你要跟我说,我以后还要过比现在更差的日子,那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倒不如你拿着这把剪刀,一下捅死我算了!”

    贾珍说着就把桌上的剪刀拾起,塞进尤氏的手里。尤氏呆了呆,忽然吓了一跳,把手上的剪刀扔在了地上。

    “大爷?”

    贾珍叹了声气,自觉没脸面对尤氏,他偏过头去,对着墙和尤氏说话。“你快回去吧,趁着老爷没发现。这次的事,是我对不起你,我会补偿你。”

    尤氏哽咽了,“大爷,这——”尤氏话卡在开头,稀里哗啦好一顿哭,胸脯起起伏伏,最终上气不接下气地,到底没有把话说完。

    贾珍硬着头皮,不去看尤氏。

    尤氏呜呜声渐渐变小,默默地转身,她用手捂着口鼻,低低地抽泣而去。

    贾珍攥紧拳头,咬白了唇,人生第一次真真正正地意识到自己的没用。他对于一切事情的无力感,让他异常愤恨自己的没出息。

    这之后两日,寺庙的生活依旧平静,唯一和以前不同的是,贾珍开始渐渐接受了主持给他安排的所有活计。或许在这里的苦,对他来说,是一种对尤氏愧疚的救赎。

    只是他心里真的没底,他不知道尤氏回去后,有没有被父亲发现。他想知道消息,又不想知道。他怕真来了消息,只怕尤氏遇到不幸。其实没有消息反而是好事,偏偏他因此整日惴惴不安。

    贾珍突然有些后悔了,尤氏走的时候,他应该留下一张银票,又或者一样值钱的物件、这样他若是逃过主持的监视,还可以有钱下山,雇一辆马车,偷偷回京看看。现在他一穷二白的,身边也什么人都没有,只能干着急。

    ……

    二月十二是花朝节,也同样是黛玉的生日。

    晏良不忘准备礼物,带着惜春登门祝贺。

    黛玉和惜春俩孩子再见,亲如姐妹,抱作一团玩耍。林如海便笑着引晏良去长碧亭饮酒。而今是早春天气,乍暖还寒,太阳虽好,天儿还很凉。长碧亭三面的雕镂格子糊了纸,唯有对着湖塘地东面开着。四角地上了火盆,石凳上扑了两层鸭绒蓄得软垫,停内暖融融,烫一壶酒,对着湖景□□吟叹两句,颇有趣味。

    晏良对于吟诗作赋这一套不是很喜欢,不过今日应景儿,也便随意说了两句,倒引得林如海异常赞叹。

    “随口胡诌罢了,我素日不爱这些,又不能当饭吃。”晏良笑叹一声,便斟酒自饮一杯。

    林如海早察觉晏良今日情绪有些不对劲儿,赶紧凑到他身边坐下来,问他怎么了,“可是年前科举舞弊一事闹得至今不安宁?莫不是圣人处置了九皇子后,便迁怒于你?”

    “是家事。”晏良想到贾珍和尤氏夫妻俩,便忍不住头疼,狠狠地皱眉,“就这么一个儿子,还不省心,有还不如没有。”

    “你那是生在福中不知福。”提到儿子,林如海心里跟扎根刺一样。

    晏良敏锐地发觉这一点,斜眸瞅他,“你家姑娘好歹懂事,把她身子养得壮些,继承香火之类的事儿,什么办法没有,不必如此发愁。”

    林如海打个激灵,“敬大哥的意思是?”

    “你家的事我不好多说,自己琢磨去。反正我觉得,家里多养那么多败家子儿,都撑不起门面的,倒不如养一个有用的好!”晏良喝得微醺,话也说得更直了。

    林如海愣了愣,慢慢琢磨晏良这话。

    晏良又开始自斟自饮起来。林如海怕他喝多了,忙劝住他。

    “有件事我想了大半年,最近琢磨着,是该拿出来办了。”

    林如海:“什么事?”

    “续弦。”晏良口气平淡且利落地吐出这两个字。

    林如海一惊,缓了缓,十分赞同的点头,“说起来你是该找一个,家业那么大,总要有个人帮你打理。珍儿是个贪玩的,你儿媳又撑不住场,惜春倒是伶俐,可惜是个小不点,帮不上你,再说她早晚要嫁人的。再有,当初御史台参你的缘故,也有些道理。女孩子丧母,家里必要有个女长辈教导方好,以后出嫁了,才不会被人嚼舌根子。”

    “嗯。”晏良抬起手里的酒杯,斜眼看林如海,“但这种事儿我自己不好张罗,所以还要麻烦敏妹妹帮忙给我张罗一个。”

    “别人我不放心。”晏良接着嘱咐道。

    林如海乐得揽下此活儿,笑着问晏良,“说说你喜欢什么样?”

    “诗书满腹,端方有礼,从容冷静,有些耐心。”

    林如海点点头,笑道:“这些事应该的。那最重要的家世、样貌、年龄呢?当然,以敬大哥而今的身份,就算是找继室,想一个大家闺秀进门也有可能。”

    “家世不需要,样貌普通便可,”晏良垂下眼眸,语调异常冷静,“我记得今年宫里会有一批二十年前因才德入选的侍女放出来,劳烦你们就从这里选,大概会有我想要的。若是没有,宁缺毋滥。”

    “啊?你要从那些人里选?”林如海不明白晏良为何有闺秀不要,偏偏去找老姑娘,“我听说这些人中,可有上了年纪三四十岁的。”

    “都可以,本来我年纪也不小了。”晏良忽然对上林如海的眼睛,“但有最重要的一点,如果这条不过,前面那些都可不必考虑。”

    “是什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