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3|55.57.56.60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73|55.57.56.60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天字号保镖宝瞳我真是大明星韩娱之秘密讯息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事关皇家秘事,自然不会公然处理。皇帝暗派密探追根溯源,将所有可疑之处查了个底儿掉,彻底坐实了徐冲、徐文父子舞弊之嫌。考题一事,南安太妃也难逃其嫌,被夺了诰命之位,连带着她儿子南安郡王的爵位也被削了一级,由世袭罔替变成了只传三代。

    康王竭力求情,反触圣怒,被禁足于府中。

    又过半月,圣上突然下旨,以西南边境蛮夷作乱为由,远调康王去边戍镇守。据说康王爷去得那地方,是偏远中的偏远,贫瘠中的贫瘠。说是镇守,实则真正的权力都不如这边的侍卫队长大。

    所有人都知道这位王爷是犯了皇帝忌讳而被驱逐。多数人都以为是科举舞弊一案,圣上过于敏感,因此惩戒很重。

    又过了没多久,宫中传出李淑妃害了难症的消息,熬了七八日,人突然就去了。

    本来众官们还以为康王爷只是一时惹了圣怒,不过蛟龙搁浅,尚有翻身的机会。谁料才几天的功夫,他的母妃就病死在宫中。其中的蹊跷,明眼人稍作琢磨便可知晓。于是至此开始,康王的名讳便犹如先前那位被废的王爷一般,成了朝堂上的忌讳。

    齐绅高对于徐冲的身份到底为何,其生父是谁,终究不知道。他每次问晏良,皆无功而返,也只好捏死自己的好奇心,就此作罢。

    时隔一月,齐绅高再此想起这件事。他敲着桌子,实在想不明白。

    “真不懂康王爷怎么会这么傻,就因为念着那点骨血情,就把自己陷进去?换做别人,这等丑事唯恐避不及,只怕要杀人灭口才安心。”

    “听几名曾与他共赴战场的将士们说,他是极为重义气之人,何况是……亲兄弟。”晏良口气淡淡陈述道。

    “我也有所耳闻,他当年在泗水剿匪,为了救副将,差点把自己的命搭上。也就是因为他这重情义的性情,激得军中将士对他马首是瞻,但凡他领军打仗,必定势不可挡。圣人也因此极为赞赏他。可是这讲义气也要分场合啊,就是六岁的孩儿,都未必会有他这么……”齐绅高没有将“蠢”字说出口,叹气摇摇头。

    晏良不以为然,转头眼色镇静地盯着齐绅高,以至于齐绅高被他的情绪所感染,也冷静了下来。

    “凡事有因必有果,李淑妃的养育成就了他今日的性情,而他的性情又导致他有现在的果。”

    “行,还是你说得有理。”齐绅高点点头,“恐怕李淑妃之所以那样教他重视兄弟情,就是怕他有朝一日知道那事,不顾亲情灭口。而今好,一个不死,全遭殃,连她自己也搭进去了。”

    晏良不懂齐绅高为什么要分析这些。李淑妃与人通奸在前,段高宇仗势欺人、玩弄权术在后,他们得报理所应当。

    正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晏良想想也快过年了,没工夫和齐绅高闲扯,挥挥衣袖,带着随从去街上办年货了。

    齐绅高气得不行,“下人干的活儿,你去做什么!你是宁愿闲得放屁,也不爱和我说话是吧?”

    岂料他如何有意见也没用,此刻人已经下了楼,走远了。

    齐绅高发现,自己为官这么多年积攒下来的威严,在贾晏良跟前就从来没有好用过。

    ……

    这一日,晏良看着府上下为过年忙碌的身影们,忽然觉得自己太闲得慌,便检查起孩子们的功课来,遂将贾蓉、薛蟠和宝玉三人唤到跟前来。

    三人之中,贾蓉最镇定,虽然他一脸敬畏之态,但丝毫不害怕与他的对答。宝玉则蔫一些,有点站战战兢兢地。薛蟠最怕,闷着头站着,一眼都不敢看晏良。

    “先查你的。”晏良点名薛蟠道。

    薛蟠吓得一哆嗦,软着腿上前两步,颤着嗓音把他这两月的学习成果讲述一遍。

    晏良记得薛蟠的《礼记》在头一月没完成,还旷课了三日,后来他就罚他两月之内抄四书二十遍。算算这日子该到了,晏良便问他:“我吩咐你的课业可完成了?”

    “字……字太多了,还、还差五遍。”薛蟠伸出五个手指头。

    晏良端着茶杯吹了吹,他看都没看薛蟠一眼,便道:“滚吧。”

    薛蟠一愣。

    “竖子尚知富贵必从勤苦得,教你倒不如教那些五六岁的童仆。”晏良道。

    敬老爷在讽刺他连个仆人之子都不如。最丢脸的是,敬老爷还只拿五六岁的小孩子跟他比较。

    薛蟠的心被重击了一下,脸也火辣辣的。那些大字不识的粗人养出的小娃娃都知道的浅显道理,他已经十五岁了,说不懂,说不过去。说懂吧,他偏偏不做,更该害臊。

    这次他可在兄弟们跟前丢大脸了,本以为自己最多不过被骂几句,挨些手板,倒没觉得怎样。现在想想,就是他抱着这样的想法,才会有今日被羞辱的结果。

    薛蟠跪下辩解道:“老爷,晚辈没做完课业,是不对,但字数真的太多了,我累得手都肿了还是没写完,实在是时间不够……”

    晏良看眼吴秋茂。

    吴秋茂当即从袖子里拿出一个小本子,朗诵起来,“九月初七,酉时,薛大爷入百春楼,次日巳时方归。九月十二,午时,薛大爷入南风馆,隔日辰时方归;九月十六日,薛大爷……”

    “老爷啊,”薛蟠哭嚎跪地。

    宝玉插话问:“敬大伯,百春楼和南风馆是什么?”

    薛蟠更慌了,忙给晏良磕头,“晚辈知错了,晚辈给您磕头,您怎么罚晚辈都成,求求您留点面子给晚辈,不要让他再读了。”

    晏良:“回答我一个问题,整日只知道吃喝等死的,是什么?”

    薛蟠愣住,暗观敬老爷神色威严,十分可怕。他定在骂自己,薛蟠便干脆认了,“是我!”

    “错,你还嫖。快走吧!”晏良斜睨一眼薛蟠,转而看向宝玉,问他的课业如何。

    宝玉抛给薛蟠一个同情的眼神儿,便连忙正经回答敬老爷的话,生怕下一个遭罪被辱的就是自己。

    薛蟠跪在原地尴尬了会儿,观察敬老爷根本没有理会自己的打算。想想自己何必遭这份儿罪,遂起身退了出去。薛蟠在门外见到了吴秋茂,面色难堪的和他吱吾两句,却一句都没有说清。

    “薛大爷还是快回去吧,您不适合这里。”吴秋茂神色略带鄙夷地扫视薛蟠,口气里带着三分嘲讽。

    薛蟠立刻想到刚才敬老爷对自己说的话,说他连个童仆都赶不上!眼跟前,他就真被个下人给看扁了。薛蟠气得不行,指着吴秋茂的鼻尖道:“别以为你跟着敬老爷两天,就真当自己也是爷了。什么东西,还想笑话我!告诉你,别真把爷当傻子,惹急了我,捏死你很容易!”

    吴秋茂丝毫没有被薛蟠的话激怒,微微笑着对他道,“是是是,薛大爷不傻,那敢问薛大爷可明白我们老爷问话的意思?”

    吴秋茂等了会儿,见薛蟠只顾着瞪自己,便笑着自问自答了,“猪虽然混吃等死,可好歹有肉能卖钱。有些人呢,除了花钱败家,好色纨绔,除了只能给家人添麻烦了,还能留下什么?”

    薛蟠脸白了,扭头便气呼呼地迈着大步跑了。

    他当然明白敬老爷的意思,他讽刺自己不如猪。可这些大实话若真从一个下人口里轻蔑地说出来,他是真的生气。堂堂薛家大爷,竟然被个下人看扁讥讽,他就是脸皮再厚也觉得害臊、气愤、难受,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侮辱了。

    薛蟠回去的路上,眼泪便不争气的往下流。照理说,他这么大年纪的男孩,是不该哭的。可活了这么大他就没受过这样的委屈,从来都是被人捧在手心里哄着、骗着。就是家里那些下人,虽然可能暗地里骂他是个混账,可在明面上都是做足了功夫,可劲儿拍他马屁的。

    薛蟠越想越委屈,回家就躲在房里不出来。薛姨妈听说薛蟠的异常,亲自来看他。薛蟠见薛姨妈一脸关切的表情问候自己,鼻子不禁发酸,哇得哭出来。

    “好儿子,有什么不痛快就跟我说,娘帮你出气。”薛姨妈说着,便跟着抹起眼泪来。

    薛蟠就说起刚才自己的遭遇,求薛姨妈为自己做主。

    薛姨妈也气,“吴秋茂一个下人,怎能如此侮辱我儿。你等着,我这就叫你姨妈过来,让她帮我们评理去。”

    薛蟠点点头。

    王夫人得知经过之后,少不得安慰薛姨妈。但她可没胆量去处理宁府的小厮,只是为难地说这件事难办,但能不能办还要和贾政商量才好。

    第二日,薛姨妈母子等不及来催。见王夫人红着一双眼,面色十分疲惫,心料这件事不好解决,便不敢多问了。

    王夫人看眼薛蟠,要她先去外间候着,随即拉着而薛姨妈说起悄悄话来。

    不多时,薛蟠就看见薛姨妈阴着脸出来。

    回去的路上,薛蟠就等不及了,问母亲:“姨妈到底怎么说,不对,是姨父怎么说?”

    薛姨妈一脸难色,看着薛蟠欲言又止,不知道自己该不该说。

    薛蟠拽着母亲的衣袖,央求她别再卖关子了。

    “你姨父说这是经过他了解过了,是你的错。人家敬老爷身居要位,难得费心管教你,你却偷懒在先,不思进取、毫无悔过在后,说你……活该被个下人瞧不上!”

    薛蟠鼓着腮帮子,负气半天,握拳头握得指节发白。半晌,他终于咬牙道:“娘,我们搬回老宅去住吧。”

    “搬是可以,但这时候不行。若是此刻咱们走了,只怕关系会闹僵。而且东府那位老爷,权势滔天,且十分记仇。这件事咱们若不能跟他和解,咱们娘们就算搬了出去,只怕以后日子也不会好过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