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2|64.65.68.60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72|64.65.68.60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有理。”薛姨妈笑哈哈,扭头看向薛蟠。这孩子不高兴了,拉长一张脸,泪眼汪汪的看着自己。

    “行了,别看了,你别指望妈能心软。”薛宝钗掩嘴笑道。

    薛蟠凑上前来,跪在薛姨妈跟前,可怜兮兮地求着,“您瞧瞧我现在这副可怜样,再这么折腾下去,只怕会身体累得不支,不小心病倒了。您忍心看您唯一的儿子就这么去么?”

    “闭嘴,那种晦气话也是随便说得出口得?小心我缝了你这张嘴!”薛姨妈急得拍拍大腿,胸脯起起伏伏,气得不轻。

    宝钗一把拉过薛蟠,一边骂他大哥乱言,一边安慰薛姨妈莫气。

    薛姨妈缓和了片刻之后,见儿子那样便有些心软。宝钗忙岔开话,叫薛蟠去卖些广源楼的点心哄母亲。薛蟠应了,这便出了门。宝钗随即劝慰薛姨妈要往长远着想。

    薛姨妈到底狠不下心来,却也不能忽视宝钗的意见。遂将此事说与她姐姐王夫人,求她拿主意。王夫人因想到贾政这几天来的嘱咐,再思及他们二房岌岌可危的地位,万不好再去得罪宁府那位。她便紧拉着薛姨妈的手,劝慰她一定要镇静。

    “别怪我做姐姐的说话狠,忠言逆耳,我是真心为你好。慈母多败儿,在孩子的管教上,咱们都不能太心软,惯着他们的毛病。”王夫人道。

    薛姨妈想想的确是这个道理。其实该懂得道理她都懂,她就是狠不下那份儿心。既然现今大家都这么说,她便没有第二种选择了。

    薛蟠接连数日都表现地十分乖巧孝顺,就为在薛姨妈跟前求个准话,从宁府的‘牢笼’里逃出来。结果,他却落败而归。薛蟠不甘心,从第二天开始就装病,故意不去宁府。倒也奇了,宁府那边接连三日都没有消息。这可乐疯了他,以为敬老爷不过是一时兴起,已经想不起他了,这件事就算这么过去了。

    他赶紧把自己拾掇得一身富贵,然后带着一叠银票,大摇大摆地出门寻花问柳。

    科举后的半月内,正是考官判卷最紧要的时期。偏偏就在这时候,闹出了一桩丑闻。作为本次秋试副考之一的刘怀邨,被人举证与考生苏瑜协同作弊,以至于本次科举考题辗转泄露给包括苏瑜在内的十四名考生。

    参本这件事的人正是徐冲。

    晏良对此并不意外,以一副旁观者的表情倾听。

    刘怀邨表现得果然跟晏良所预料得一样,他反咬徐冲,奈何没有证据,根本没有人信。徐冲当然也没有给他机会,罗列许多证据,更有刘怀邨亲笔书写的考题为证,接着便是那十四名考生的证词,他们都承认从刘怀邨的贴身侍从那里得到过考题消息。而刘怀邨的侍从的证词,则全指向了刘怀邨,彻底坐实了他是主谋的事实。

    而对于刘怀邨的反咬,徐冲镇静自若,一派正义凌然的样子。他主动跪地,恳请皇帝剥夺他儿子徐文的科举资格,以自证清白。皇帝当然不会因为一位忠臣的纳谏,反而去惩罚他的家人。自是十分相信徐冲提供的证据,命人即刻将刘怀邨拖入大牢,仔细审问。

    这时候康王段高宇站了出来,主动请命要审理此案。

    “既然事关考题泄露,理该由本次科举的主考贾侍郎负责。”齐绅高出声道。

    “正是因为他是本次科举的主考,有——”

    不及段高宇说完,晏良直接拱手对皇帝道:“臣愿意避嫌。”

    齐绅高惊讶看晏良。这事儿明显是他们要拉晏良下水,此事晏良若再不插手,只怕真的会摊上污名。齐绅高的确没料到康王爷和徐冲这次为了扳倒晏良,会冒这么大的风险。当然了,兵家对峙上讲究出其不意,杀敌人一个措手不及,此举的确符合段高宇的个性。齐绅高这时候也的确被段高宇他们的行径惊到了。

    他一个在朝廷身经百战的人都有些慌了,何况是才入朝没多久的晏良。考虑到他们构陷刘怀邨的时候,肯定是做了万全的准备。齐绅高此时此刻,是真的为晏良将来的安危担心。

    皇帝很满意晏良的表现,“好,那此案便全权交由康王处理。”

    ……

    下了朝,齐绅高就叫住晏良理论。

    “这件事若查证坐实,你便有监管不力,玩忽职守之嫌,同样要领罚。你为何要把机会让给别人?你到底怎么想到得?”

    “看他们恶事做尽。”晏良冷言道。

    “做尽恶事又如何?你若没证据,照样吃瘪。”齐绅高默默盯他半晌,见他一副气定神闲的模样,又气又替他着急。

    “御史台参了徐冲多日,折子却被康王爷硬压了下来。”晏良陈述道。

    “你还知道这件事儿啊!那你不急?”齐绅高指了指晏良,无奈叹道,“我怎么会认识你这样的人!”

    “齐大人应该感到幸运才是。”晏良冲齐绅高行了浅礼,作别告辞。

    齐绅高愣了愣,望着晏良远去的背影,被无奈地气笑了。他当初眼睛一定有病,才会看上这么个怪人。罢了,管不了就不管了,随他去!

    最终,刘怀邨在审问中屈打成招,一切全照着徐冲所言供认画押。

    皇帝见了供状之后,大怒,连夜召见晏良进宫,叱责其失职之处,欲拟旨贬黜晏良,并赐刘怀邨等人死罪。

    “臣有不服。”晏良突然道。

    皇帝早前在朝堂上见晏良不慌不忙地让康王主审案子,便觉得他留有后手,便立刻问他何意。

    “既然刘怀邨的侍从早前透露了考题与苏瑜等十四名考生,那想必这十四人的答卷必定精彩绝伦,如此也不枉他们貌似舞弊一场。圣上何不先将它们的卷子调来一阅,毫无纰漏的坐实了这件事,再行处罚臣等。”晏良建议道。

    皇帝点点头,招手叫人将这十四人的考卷呈上来。皇帝先打开第一份儿,瞧两眼,便丢弃;接着第二份,第三份……不到一盏茶的功夫,皇帝便把这十四人的考卷全部丢弃。

    “文不对题,不知所谓。”皇帝嫌弃道,“这就怪了,既然刘怀邨提前透露了考题给他们,他们如何会答成这副样子?”

    “很简单,刘怀邨透露的考题是假的。”晏良回道。

    皇帝一惊,张大眼盯着晏良,“贾爱卿,你的意思是刘爱卿是被冤枉的?”

    “不是。”晏良拱手请罪,“臣在当初准备考题的时候,未免出现而今这样的意外,便备了两份截然不同的考题。刘怀邨只知其中一份,殊不知在开考前一日,臣已经将所有考题替换成了第二份。之后审阅判卷之事,未免他泄露,一直未让他参与。”

    “你早就怀疑刘怀邨?为什么?”皇帝越听越惊讶。

    晏良跪下了。

    皇帝见状,站起身,“贾晏良,你这是什么意思?”

    晏良垂首,接着接着说道:“接下来的话臣若说出来,恐有大罪,先行认领。”

    “有什么话站起来说,朕赦你无罪。”皇帝有些急迫的指着晏良,命他快说。

    晏良遂把康王爷和徐冲在试前登门宁府的经过讲与了皇帝。至于康王等人是怎么诓骗、构陷刘怀邨和那十四名考生的,晏良不关心,也没必要查。他相信这件事只要皇帝对此事生了怀疑,有心彻查,一切皆可清明。

    敕封的王爷竟然在背地里到皇帝的宠臣家中拉帮结派,试图骗取考题,这是何等严重的罪过!

    康王毕竟是自己的儿子,皇帝听到这话除了震惊,更多的是心痛,他有时候真不想去信。故而又问一遍晏良,可确认是如此。

    晏良对上皇帝的眼,便垂下头道,“圣上若不想此事为真,便不是真的。”

    皇帝很清楚,晏良的话是在暗示提醒他,如果他想放过自己儿子一马,那他这个做臣子的自然会顺从自己的安排。

    皇帝觉得可笑,“朕该觉得欣慰,还是心痛?贾晏良你可知道你的指证若为假,便是构陷亲王的大罪,当诛九族!”

    “臣活了四十余载,岂会不懂这样简单地道理。君要臣死,臣便死,毫无怨言。”晏良难得如此表忠心,到叫皇帝突然感觉到一丝丝欣慰了。虽然又有一个儿子背叛了他,但至少他眼跟前还有个不顾性命的忠臣。

    “此事朕会细查。”

    “皇上还可调出徐冲之子徐文的考卷一阅。”至于御史台被压的折子,晏良故意没提。既然皇帝已经决定要去彻查康王和徐冲,那点事情定然会被发掘。皇帝自己查出来的,总要比别人告知更加可信。

    “徐文?你是说一切都为了徐文?”皇帝真有点不信。他的九儿子,堂堂王爷会为一个二品侍郎的儿子涉险?他徐文何德何能。

    “此事的确非常不合常理,以至于臣亲身经历此事,都还有些自我怀疑。许是王爷和这个叫徐文的合得来,又或者徐冲过于疼爱他这名在五台山出生的小儿子。”

    “你说徐文在五台山出生?”皇帝眯起眼,面色倒没有多大变化,“他今年多大?”

    “刚好十七。”晏良道。

    “你下去吧。”皇帝语调带着疲倦。打发走晏良,他立刻精神,起身,负手在金殿上徘徊许久……

    齐绅高在广源楼等候多时。

    齐绅高一直立在窗前,垂头看着接到。见晏良的马车终于来了,他下车步伐轻快,心料事情顺利。不过从他昨天知道那件事儿开始,他还真替晏良捏一把汗。

    二人在雅间坐定忽,齐绅高忍不住问:“你都说了?”

    “没有,只提了五台山。”

    “这件事可不是闹着玩的,还没查到实证,你确定是真得?”

    太后寿诞那天,从看到李淑妃开始他就确定。只是这件事不好跟齐绅高全部交代,故只以沉默应对。

    齐绅高被晏良这种性子磨得快没脾气了,哼哼两声,警告他下次切不可这般去赌,便不再说什么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