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1|60.58.59.56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71|60.58.59.56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超品相师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那对瓶儿是难得的宝贝,齐绅高犹豫很久,才痛下决心割爱赠与晏良。要说那花瓶在晏良家,被个毛手毛脚的人弄碎了,他最多惋惜一阵儿,不会像现在这样生气。花瓶是在送回的路上碎的,显然贾晏良是不稀罕他送的东西,驳他面子!

    齐绅高怎能不气,冲传话的人撒火,“活该在路上碎了,他该担的责,说与我有什么用!”

    负责传话的小厮吓得差点儿缩成一团,好歹还算记着老爷的嘱咐,他哆哆嗦嗦的伸手,将一封信递了上来。

    齐绅高脾气上来了,不想接,却还是伸手拿了过来。他不耐烦地打开信,雪白的宣纸上就写了两个字。齐绅高的脸色瞬间乌云散尽,勾起嘴角,愉悦起来。

    在一旁规避,看尽齐绅高脸色的齐家兄弟们,见状都纷纷松了口气,跟着附和地笑起来。

    “来人,在碧春亭另摆一桌给他们。”齐绅高转而对他们拱手,“诸位兄弟,你们有什么需要,尽管和管家提。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就不奉陪了。”

    齐家兄弟们连忙应和,个个姿态恭敬地目送齐绅高。

    晏良到了齐府,便在正堂见到了齐绅高。齐绅高尽管休沐在家,衣着就是十分讲究。衣料光华有彩,显然是宫里头的御赐之物,单单衣襟上的蝠纹都是用金线和银线相间刺绣而成,异常精巧。

    齐绅高在正堂一坐,便是一副高高在上的凌人之气。他见晏良来了,哼了一声,挑眉示意他随便坐。

    “是谁?”齐绅高开口就问。

    晏良看他,面色毫无波澜,也没有张嘴回答的意思。

    齐绅高吸口气,换了个姿势面冲晏良,“我问你是谁了把花瓶子弄碎的?”

    “真想知道?”晏良问。

    齐绅高瞪他一眼,“废话!”

    “康王爷和徐冲刚过国宁府。”晏良陈述道。

    “明白了。”齐绅高皱起眉头,这俩人可不好对付。不过凡事都有因,故而又问晏良事情经过到底为何。

    “徐文想要考题,我这不成,他们必定会找别人。”

    “徐文?康王爷的心思……”齐绅高顿了顿,委婉措辞,“太令人难以捉摸了。”

    “怕只怕最后他们得了便宜,还能落井下石,把你陷害进去。”齐绅高故意袒露出一副看热闹的样子,嗤笑问,“你有什么应对办法?”

    “那对花瓶还是先寄放在你这儿,比较安全。”晏良话音刚落,就见齐绅高面露不悦,“别多想,回头我还是要拿回去的。”

    齐绅高愣了下,无奈的笑着摇头,骂晏良是“人精”。东西放在他这里,自然是没人敢动。一则是有他权臣的身份震慑;二则东西并非晏良保存,就算碎了也赖不到他身上去。所以那些贼人,根本没必要再动手了。

    齐绅高很叹服晏良的睿智。“你说你到底准备了多少个赝品?哄儿子一回,哄王爷一回,次次都能达成目的,你可够厉害的。”

    “那花瓶是我花二十两一个买的。”晏良解释道。

    “呦,二十两还嫌贵了!”齐绅高讥讽。

    晏良懒得理会他的冷嘲热讽,说正事:“康王摆明是真下决心去犯事。我查了下本次秋试考官的情况,刘怀邨的可能性最大,不过未免疏漏,还是要麻烦齐大人多出点人,全部监视。”

    齐绅高点点头。

    “三日后就是科举了,我会很忙。”晏良道。

    齐绅高斜眼看他,“你有话就直说!”

    “刚才砸瓶子那几个人,已全部捉拿,还要劳烦齐大人帮忙审讯了。估计最多就能查到徐冲那里,但这事儿挺小的,交给御史台,方能以小见大。”

    “我凭什么要帮你?”齐绅高不爽道。

    “早点儿把徐冲解决了,康王爷就少一条腿,以后再对付起来会更容易些。别跟我说你不想扳倒他,就算你不想,你背后的那位主子……也会想吧。”

    齐绅高肃穆看他,“小心你的嘴!”

    “那告辞。”晏良简单行了个告别礼,便转身利落离去。

    齐绅高收了那些碎花瓶的贼人,命手下严加审问,果然如晏良所料,因为事出紧急,疏漏颇多,此事乃是徐冲贴身随从一力操办。齐绅高顺着追查,连夜就诓了那徐府随从出门,缉拿审问。到了第二日,供证齐全,便直接送到了御史台熟人的手里。

    徐冲这边当日黄昏就得了消息,知道昨日派去砸花瓶的人都没回来,便连忙告知了康王。

    段高宇不以为意,笑哈哈道:“我当多大的事儿,几个流氓罢了,就说他们自己贪财,被抓了就乱咬人泼脏水,跟你根本没关系,谁能耐你何?”

    “王爷说得极是,估摸着那贾晏良也就是抓人出出气,毕竟御赐花瓶碎了,还是在送往齐府的路上。估摸这回是连齐大人一起得罪了,我听齐家人说,昨天齐绅高听到这个消息大发雷霆,把酒席的桌子都掀了。”

    徐冲谄媚附和的话,令段高宇越加坚信自己的判断是对的,遂再没过问此事。徐冲觉得自己有王爷做靠山,这点小事儿也没必要上心,遂也不管了,一心扑在给儿子张罗考题的事儿上。以至于他这日归家,听说自己的随侍仆从昨夜跑出去喝酒,至今未归,也不过骂他两句混账,并未往别的地方多想。

    农历初五,天高气爽。考场外,考生井然有序列队,依次进入考场。

    本轮秋试分三场进行。以初六、九、十二日为正场,考生需要在每次正场前一日入场,后一日出场。对于考生来说,三场考试下来,身心折磨,必然跟脱了层皮一般。而对于考官们来说,能安安稳稳把这场秋试办完,不出岔子,就是上天对他们最大的福气。因□□年间就在天子脚下闹出的王胡舞弊案开始,朝廷对于科举考试场规要求极其严格,,对试前后、场内外,皆严立禁令,以防止考生夹带。对于士子与员役协同作弊,受到包括死刑在内的严重处罚。当年的王胡舞弊一案,牵涉甚广,前前后后死了不下八十人。

    本来考场的风纪是由监临全权负责,晏良作为主考,大可以偶尔来视察一圈,便撒手不管。不过说到底,出了事,这最终责任还是跟他逃不了干系。所以科考这些日子,晏良几乎必在明远楼亲自督察。明远楼是考场内一处高耸的楼,可以将全闱内外的状况一览无余。

    三场考试下来,晏良把御赐的贡茶喝掉了大半,倒是不必担心会放坏了。

    等一切结束归家之时,许多人见了他,都禁不住说他清减了许多。不过人倒是更精神了,一双凤目闲淡时也会冷意十足,威势犹存。

    梨香院的薛姨妈从薛蟠口里听说此事,总心生出许多好奇来。毕竟东府那位大人的人生经历简直就像戏文里的故事一样,再加之自己亲儿子时不时地出言佐证,真叫人有种一睹其风采的心思。

    宝钗见母亲出神儿,推了薛姨妈一把,“母亲想什么呢?”

    薛姨妈笑着拉过宝钗丰腴的手臂,和她玩笑道:“我在想,要是我的宝贝女儿也能去参加科举便好了,一准儿瘦下来。”说罢,薛姨妈便欢喜的戳了下宝钗白嫩胖乎的小脸蛋。

    宝钗捂着脸闹,“好伤人心呐,母亲嫌弃我胖了?”

    “傻丫头,你现在这样正好,在母亲眼里你是最美的,就是天上的仙女也比不过你。一句玩笑罢了,你还当真呢?”

    宝钗噘嘴,冲薛姨妈故意哼一声,扭过头去。薛姨妈笑着推她一下,宝钗便憋不住了,咯咯笑着往母亲怀里钻。母女俩很快就笑做一团。

    薛蟠见她们娘俩这样,也憨憨地跟着笑。母亲今天心情不错,他觉得时机正好,便跟母亲商量,想办法回绝宁府老爷,他可不想再陪着贾蓉学习了。

    “您看我这手指头,到现在还肿着呢。贾家学堂的先生管教的严,本来就课业重,做完了,我还要格外多写一篇《礼记》,日日熬到后半夜才能睡。您再瞧瞧我这眼圈黑得,跟人打得似得。不行,不行,我受不了这个。”薛蟠带着极大地哭腔发牢骚,“您可不能只心疼妹妹,不心疼我啊!”

    薛姨妈打量薛蟠的手和眼睛,止住嘴角的笑,“其实你这半月来的辛苦我是亲眼看得到的,说不心疼是假话。假若是你亲姨丈,你要我怎么回绝都行。可东府那位,你娘一个妇道人家那里够得上嘴啊。要求,你就得去求你姨丈去,看他有没有办法。”

    提起古板的贾政,薛蟠就心里犯怵。别说他不敢找他,就是找了他,只怕凭他的能耐,也是没办法说得上话的。

    宝钗歪头打量大哥一圈,“我看你这么被管着挺好,娘,您瞧他这些日子如何?”

    “乖巧了,不惹事。”薛姨妈赞叹道。

    宝钗笑:“不止如此呢,他连说话都斯文了许多,昨儿个我听他吩咐下人,还带了两‘句之乎者也’呢。”

    “诶,你这么一说,我也发现了。”薛姨妈拍大腿恍然大悟道。

    薛蟠预感不妙,狠瞪宝钗。

    宝钗特意冲薛蟠挑了下眉毛,转而对薛姨妈道:“母亲不是总操心没人能管得好她么,自己有下不了狠心。而今真的有人能压着他,带他上正途,您该高兴才是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