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0| 58.59.56.60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70| 58.59.56.60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宝瞳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韩娱之秘密讯息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贾侍郎,有日子没见,你可越来越精神了。”康王段高宇背着手在堂前瞎转悠,随口聊道。

    “王爷谬赞。若下官没记错的话,距离上次见王爷的日子也只有两天而已。”晏良礼毕,嘴角含笑,一副谈笑风生的样子,就好似他是王爷多年的挚友一般。

    徐冲因此都愣住了,他没料到晏良竟然对于他和王爷的突然造访,没有丝毫地慌乱。徐冲本来还以为今天这一行,可以杀他一个下马威。他真真是小看晏良了。

    徐冲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只怕今天的事情不会顺利。

    片刻后,康王和徐冲被晏良请进了福禄堂。

    茶毕,康王盯着高几那边的大花瓶不放。

    “本王听说齐绅高把御赐的一对花瓶转送给你了,就这对?未免也太普通了吧。”

    “齐大人送得东西贵重,不敢怠慢,自然要小心收藏。”晏良解释道。

    “呦,贾侍郎堂堂勋爵出身的人,还讲就那些?快别藏私了,叫徐大人见识见识,他刚刚跟我念叨了一路呢。”段高宇便说边观察晏良的神态,从她镇定自若无懈可击的脸上,终于找到了那么一丢丢瑕疵。

    段高宇笑了,眨了下眼睛,非常自得自己能发现晏良神态的微妙变化。

    “那东西笨重易碎,还被搁在了库房深处,实在是不好挪动,还请王爷和徐大人见谅。”晏良微微拱手作礼,他片刻说话的工夫,脸又冷了几分。

    徐冲看到晏良神态终于有变,兴奋地递眼色给康王爷段高宇。

    段高宇拿一副“我早就识破他”的聪明深情,背着手,扬着下巴,就往外走。

    晏良静静地看着他。

    徐冲也高兴得跟着去,走到门口,拽出一副了不起的申请来,伸手示意晏良,“走吧,贾侍郎,你不会脸王爷的面子都敢驳吧?”

    “不敢。”晏良不卑不亢一句,跟着踱步过去。

    段高宇这时候突然停下脚步,口气忽然变软了,态度也笑眯眯的,仿佛要引诱猎物上钩。他对晏良道:“本王是在战场上吃过苦的人,不管你那库房多腌臜,碍不着本王什么的,提前说好,本王绝不会因此怪罪你。正好徐大人好奇,本王也有雅兴,咱们就一起去鉴赏鉴赏。”

    “下官遵命。”晏良冷言道。

    “诶,贾大人,我看你怎么好像不开心啊,该不会是你把齐大人转送给你的御赐之物给弄坏了吧?”徐冲故作玩笑,却满眼认真地盯着晏良。

    “徐大人玩笑了。”晏良勾起唇角,口气淡淡地,不过面色在他人看来的确不好。

    “说起来汝窑大器我见过的还真不多。”徐冲摩挲着下巴,开始尽数汝窑用器的厉害之处,他非常明显的想说明,他很精于鉴别这个,一般的假货是不可能过得了他的那双眼。

    晏良带着他们七拐八歪走了一段路。

    这拖得时间越久,段高宇脸上的笑意就愈发明显。因为这恰恰证明他得到的消息是对的,贾晏良的儿子果然把那对瓶子给弄碎了。虽说是那瓶子是转赠,但毕竟是御赐之物,是上报宫廷准许过得。晏良给弄坏了,一样是掉脑袋的大事儿。

    段高宇观察晏良此刻虽然是一副宁静之态,但他这种表象之下一定是万般忐忑难安的心。命都要没了,还端着样子,真不愧是被齐绅高另眼相待的人。不过人嘛,都有一样的本性,面对危险的时候,他们都喜欢紧紧抓住眼前的一线生机。

    现在正是他把救命稻草丢给晏良的最好时机。

    “贾晏良,你可知道徐大人之子徐文?”

    “有些耳闻。”晏良特意没有讲徐文曾和他儿子贾珍交友的事情。

    “此人才高八斗,明经擢秀,是个不可多得的良才。今秋他也会参加秋闱,他可就算是你的门生了。那将来无论他在朝堂上有多大的建树,都得恭恭敬敬的称你一声尊师。”段高宇竭力游说道。

    “下官不敢。”晏良只是徐徐回了这四个字,尽显冷淡,却又要段高宇和徐冲无可奈何。俩人都有些生气,眼神互相交流起来。

    晏良则有他自己的思量。

    又是徐文!

    终于明白这些人的目的了。

    南安太妃的“好心”牵红线,御史台的故意逼迫,以及眼前这位康王爷的劝说,都离不开这位徐文。

    之前晏良对这个徐文没什么兴趣,不过是个爱吹爱显摆的年轻人罢了,虽然有时候办事过火,但也不算稀奇。

    若说这个徐文是个真有才华之人,康王爷为了帝业,礼贤下士,也可以解释。偏偏这个徐文除了有一张巧嘴儿,就是个草包,难堪重任。

    而且晏良看过徐文这人,还没做过什么大奸大恶之事,除了想知道他考题这件事比较有‘恶念’之外,倒看不出这孩子将来如何。不过,以他折腾的性子,将来估计是难有好下场。

    再说眼前这位康王爷,性子是冲了点,也使过一些权术手段害人,但他最严重的果报都不是来自于此。而是因为一个秘密,他败得惨,死得快。

    但这因为个秘密本身并不是在他身上发生的,所以晏良无法得知秘密的具体内容是什么。他只能了解到,段高宇因为知晓了一件他人的密事,动了大恶之念,最终走向恶果。

    看来这秘密最关键的联系,应该就是徐文,如此才能解释之前一切的不合理。

    “贾大人,咱们快走吧?”徐冲不客气的冲晏良喊,口气里得意万分。

    晏良转而打量徐冲,方脸,单眼皮,眉毛稀疏,笑起来习惯性的有几分谄媚之态。照理说徐冲的长相连普通都算不上,他偏偏有个样貌堂堂身材修长的英俊儿子。外人都说徐文长得像母亲,这话倒也合情合理。不过既然事情有蹊跷,那晏良就不得不往更多的可能上想。

    “你这么看我干嘛?搞得我像你仇人似的!”徐冲扭过头去,偷偷撇嘴笑。晏良快端不住了!

    “好,那就快些。”晏良快步走在前面,啊,为他们引路。

    康王和徐冲谈笑两句的工夫,便就到了库房的所在。

    开了们,在仆从的引领下,开了盛装那对花瓶的木盒,瓷瓶上的青釉当即就散发出柔美的光泽,敲一敲,声如磬,摸一下,比婴儿肌肤还要光滑。

    段高宇紧张地盯着那对儿瓶子,一边儿在心里感慨晏良找的赝品做得不错,一边儿看向徐文。

    徐文一验再验,最后面色难堪地冲段高宇点了点头。

    “是真品?”段高宇心直口快,一着急便脱口而出。

    “王爷是否多虑了?这瓶子虽是齐大人所赠,但终究是御赐之物,下官自该要好生存放才行。再说王爷要看的东西,下官岂有欺瞒之理,自然是真品。”晏良面色很明显的闪烁出不悦之意。

    段高宇一问露馅,自然心虚,打哈哈笑两声,只得容忍晏良的甩脸子。

    “贾侍郎你误会了,本王的话还没说完,本王是在感叹,汝窑真品果然惊为天人!”

    “王爷又说笑了,汝窑专供御用,王爷自小在宫中长大,处处得见汝窑用器,哪儿不是真品?”

    段高宇白了脸,紧紧闭着嘴。没料到他又失言了,好好地强调什么“真品”,好似他多没有见识一样,他可是堂堂王爷!

    气……气死了!

    段高宇说不过晏良,就突然落下脸来,故作生气,冷哼拂袖而去。

    徐冲刚才尴尬了好一会儿,这会儿冲上来指了指晏良,“你啊,竟敢跟王爷顶嘴,以下犯上!等着受罚吧你!”

    徐冲说罢,也冷哼一声,学着王爷的样子,甩着袖子走了。

    晏良冷冷望着这二人离去,跟了出去,冲着段高宇的背影平淡地吐出一句话,“下官恭送王爷。”

    “不必了!”段高宇头也没回,只是不耐烦的举手,示意晏良不要跟着。

    晏良静静冷笑两声,待段高宇走得稍微远却不是很远的时候,故意用他能听到的音量对身边的小厮道:“把那两个瓶子给齐大人送回去,告诉他,我这收不起。”

    晏良说罢,就另择小路去了。

    不远处的段高宇听到这话一愣,放缓了脚步。接着他有些心虚,看向徐冲,徐冲的额头上早已经冒出一层冷汗。

    “王爷,这事儿要闹得齐大人知道,可……”

    “知道。”段高宇皱眉,突然快速迈大步走,到了马车前,他忽然有了主意,对徐冲道,“找两个人,半路截住贾家随从,必要把那对花瓶给我弄碎了!”

    徐冲干脆点头,这就去照办。

    走了两步,他又折回来,犹豫问段高宇,“王爷,那文儿的事该怎么办?”

    “主考不行,还有副考,偏考,小考,总有门路可破,怕什么。这件事本王自能解决,你只管等着消息便是。”

    徐冲谄媚地行礼,转头就高兴地派人去砸瓶子。

    两个时辰后,齐绅高在府邸得到晏良的传信,他送他的那两个汝窑瓶子在归还的路上碎了。

    齐绅高正在后花园跟族中兄弟一起品酒赏菊,忽听这个消息,立刻起身,一手就掀翻了整张桌子。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