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8|59.57.56.60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68|59.57.56.60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韩娱之秘密讯息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薛蟠紧抿着嘴角,真想暴揍一顿吴秋茂。

    高兴你个脑袋!

    “呦,薛大爷不愿意?那您可得赶紧回绝了我们老爷才是。”吴秋茂故意刺激薛蟠。

    提起这个,薛蟠就更气。本来同贾蓉读书的事儿回绝起来挺容易,但现在闹出贾玕这么一桩丑事来,他哪还有脸再去找敬老爷说什么。现在在所有人眼中,敬老爷能让他继续陪贾蓉念书,那就是对他莫大的恩惠和宽容,他就得感激不尽的受着。他要是在这个时候不识好歹,坚决回绝,定然会被千夫所指,连带着他母亲和妹妹都会跟着抬不起头来。

    薛蟠再傻,这点简单的道理还是懂得。

    “行了行了,我知道了,明天我会准时到。”薛蟠敷衍了吴秋茂,便装着一肚子气回了梨香院。

    薛姨妈和宝钗早等候多时,见人回来,立即迎上来询问经过。

    薛姨妈听说没大事,而且敬老爷还肯给薛蟠改过的机会,念了好几声阿弥陀佛。

    薛宝钗忖度了会儿,不禁叹道:“这位敬老爷倒不像姨母说的那般狠毒无情。”

    “那是你尚不知道他的厉害,我看这人阴着呢!”薛蟠愤愤道。

    宝钗好奇,“因何这样说他?”

    “别胡说!”薛姨妈嗔怪薛蟠。

    薛蟠讪讪地闭嘴,滞留片刻后,便在薛姨妈的敦促下先行回房了。

    “母亲,我听姨母说,舅舅的案子当初就因是得罪了他才……咱们放大哥去宁府,该不会有什么危险吧?我这心里总是难安。”

    “唉,你这孩子才这么大点,就如此懂事了,你大哥若及你一半,我也不会如此操心。”薛姨妈说着便想起他们孤儿寡母的酸楚来,抹起眼泪。

    宝钗忙蹲在薛姨妈跟前,双手搭在膝盖,接着把脸贴了上去,眼泪自然也是止不住的往下落。父亲早早就没了,哥哥又是个没指望的,“只恨我是女儿身,不能为母分忧,科举出仕,不然我定会好好读书给您争一口气。”

    “好孩子,你有这份儿心我就知足了。其实咱们家这样也挺好,怕就怕以后,没了靠山,便不好独……”薛姨妈破涕为笑,擦了擦眼泪,“瞧我,跟你说这些干嘛。”

    宝钗还把脑袋贴在母亲的大腿上,嘴上笑着,其实心里很清楚母亲那未说完的半句话是什么。

    “至于你大哥的事,你勿需担心。”薛姨妈一边说,一边垂首温柔地理着宝钗鬓角的落发,“其实你姨母之前在信里中所说,是片面之词。她当时受惊,情绪激动,言语自是有夸张,或也有不属实的情形。今儿个白天,你姨母已经把你舅舅当初犯事的经过仔细给我讲清楚了。的确是他自己行事不端,被朝上得罪的人参了本,跟东府老爷没关系。当初赶上这么个巧宗儿,你姨母、姨丈正和他因家事怄气,之后你舅舅就出事了,他们便误地以为是敬老爷做得手脚。实则都是自家亲戚,他哪里会动真格的。而今也就解除了这档子误会。”

    “竟是这样。”

    宝钗再无异议了。当下也就只有宁府那位德高望重的老爷,尚能镇得住她大哥。只要敬老爷为人是好的,不会害了他大哥,任他如何严厉管教她大哥,她都不会计较的,且万般愿意,还会对他心存感谢。

    薛姨妈与宝钗想法无二。母女俩聊着聊着,竟然都觉得薛蟠去了宁府之后,将来说不准还有希望……真是天大的好事儿!

    王夫人安抚完薛姨妈,刚回房不久,便听说薛蟠回来了。

    不大会儿,打发去问情况的婆子来回话,说事情解决了,宁府那边还肯留下薛蟠读书。王夫人这才安了心。

    夜色渐浓,王夫人伺候贾政更衣完毕,俩人便打算歇下。王夫人辗转反侧了好几回,闹得贾政睡不好觉。

    贾政无奈的叹口气,睁眼问她,“心里有事?”

    “老爷,我大哥的事你真没唬我?那件事真的是我们误会了?”王夫人怀疑的质问贾政。

    贾政闭上眼,翻身背对着王夫人,浅浅的“嗯”了一声,似乎不太喜欢她一直追着一个问题唠叨。

    王夫人还要说,听见贾政放缓的呼吸声,以为他太累睡着了,便忍住不在问了。不过这件事她还是计较在心里,以女人的直觉,他还是更愿意相信当初是贾敬害大哥的事实。但她丈夫的话说得如此确定,她也不该怀疑……

    次日宝玉来请安,没精神的回禀王夫人他要去宁府读书的事。

    王夫人大惊,“什么?去宁府?谁让你去得?”

    “自然是老爷,他昨日派人嘱咐我两遍。”宝玉水灵的眼睛里闪烁着委屈,更夹杂着些许惧怕之意。

    王夫人蹙起眉头,狠狠地捻着手里的佛珠,“那你就去吧。”

    宝玉讪讪垂首,和王夫人行礼之后,依依不舍得告辞。

    到了宁府福禄堂,宝玉听说今天也是敬老爷的休沐之日,怕得额头渗出一层冷汗。这荣宁两府就只有两个男人他最怕,一个是他爹贾政,另一个人就是敬老爷。细论起来,他怕敬老爷比他爹更甚。他爹是会一直板着脸,嫌他不争气的人。敬老爷不一样,敬老爷发起威来,没有前兆,而且每次收拾他,要么叫他在众人跟前丢尽脸;要么就言语讽刺不带脏,却叫人越回味越恨的那种。

    宝玉这才移步到了西厢房,额头上已经渗出一层汗珠儿了。

    茗烟见了,忙用帕子擦拭,“宝二爷可是那里不舒服?”

    宝玉刚摇摇头,忽然反应过来,蹙眉难受道:“是有些难受,头晕乎乎的。”

    莫非着凉,害了伤风?

    茗烟忙用手试探宝玉的额头,觉得好像不热,又试了下自己的,确定不热。伺候宝玉这么久,宝二爷的心思他还是懂一些的,此刻他立马明白怎么回事儿了。

    茗烟故意大声道:“二爷,您没事儿吧?头好烫啊!”

    屋内贾蓉刚和薛蟠见了面,贾蓉正为薛蟠安排桌案。忽听外面说话,二人一前一后都出来了。

    贾蓉:“宝二叔,您不舒服?”

    薛蟠打量宝玉,“可出了不少汗,若难受就快歇会去吧。”

    宝玉点点头,“那敬大伯那边?”

    贾蓉和薛蟠互看了一眼,都不说话。宝玉转而看向宁府的下人们,倒有两个婆子在,看似是管事儿的。不过却都不搭话,个个垂首待命。

    “没关系的,你要是真病了,就去回了祖父,他不会为难你的。”贾蓉笑道。

    宝玉尴尬地点了点头,没想到在场的每一个人肯去帮他求情。而他自己……也不敢。

    “罢了,无碍的,喝点热茶就好了。”

    宝玉笑着进屋,打量书房内的布置,临窗摆了三张桌案,看来是特意为他们三人准备的。再看字画和书架上的书,逃不过四书五经之类,更有一些当世大儒的文章、字画,叫人看了不觉心烦。宝玉嫌弃扭过头去,想找一处清净地方瞧,尚找不到。

    不大会儿,老先生来了,开始教他们《礼记》。薛蟠底子薄了点,老先生也没有嫌弃,给宝玉和贾蓉布置了课业之后,就开始从头耐心教导薛蟠来。

    薛蟠却有些不耐烦,学得也不认真,最后搞得老先生也没办法,不愿理他。薛蟠倒乐得自在,拿起腰间的貔貅玉佩把玩起来。

    过了没多一会儿,薛蟠实在无聊,就拿玉佩敲敲打打在桌案上。后来,屋子里就变得十分安静,只有玉佩敲击桌子的声音了。薛蟠反而敲打的更狠了,觉得老先生很快就会忍不了他,将他赶走。

    忽然,一双修长的手伸了过来,直接夺走他的手里的玉佩,一下就摔到了地上,玉自然摔得粉碎。

    “你好大的胆子!你可知拿玉佩值多少钱?那是我父亲……”薛蟠回身撞见一张冷俊的脸,嘴巴顿时就闭上了。

    敬、敬老爷?他怎么会在这?

    薛蟠眼珠子瞪得老大。

    应该是他所在的桌案正好背对着门口,故而不知道什么时候,敬老爷进门了。

    晏良今天穿了一身藏蓝色的便服,趁地面目深邃,更为英俊。一双眼,冷中透着寒密,让人琢磨不透。

    他打量两眼已经吓坏的薛蟠,并没有发火,只是淡淡开口叫他写几个字给他。

    薛蟠悬着一颗心,不解地照做了。

    “你字不好,要炼,先生又说你书不通,也要读。想两者兼顾,抄书是最好的办法。现在我已经认了你的笔迹,便休想偷懒。回去每天把《礼记》抄写一遍,并在第二日让人交到宁府,就先坚持一月,看看效果。对了,学堂别忘去,更不要迟到,否则惩戒加重。”

    薛蟠眼睛瞪得巨大,都忘了眨,只是很不解地望着晏良。

    二人对视。

    几乎是眨眼的瞬间,薛蟠就告败了。最后连他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点了头,乖乖答应了。

    晏良随后又问了贾蓉和宝玉的情况。贾蓉忙和晏良道出宝玉身体不适的事实。

    晏良笑:“料到了。”转头,他就唤婆子将大夫请进门。

    宝玉惊呆地看着那个大夫。料到了?敬老爷竟然早看穿了他会装病这招。

    “宝二爷身体无碍,好得很。若实在担心,熬一些红糖姜水祛寒也可。”大夫道。

    宝玉臊红了脸,低着头,恨不得把脑袋埋到胸里面。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