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7|74.67.68.60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67|74.67.68.60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超品相师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薛蟠再来拜见晏良的时候,还稀里糊涂,尚不知道自己来陪读的背后还有个大坑等着自己。

    晏良早换了一身官服,立在福禄堂前的石矶之上,似乎是急着出门。

    薛蟠刚要问,就见对方板着一张冷脸望天。

    “迟了些,今儿是第一天,便不计较了。蓉儿正在西厢房等你,去吧。”晏良说罢,两袖一拂,带着一阵冷风而去。

    薛蟠满脸懵呆地应声,有点没缓过劲儿来。

    吴秋茂今日特意被留下来处置薛蟠之事,和颜悦色的笑着跟薛蟠解释,“我们老爷平日待人的确和善,但真做起事儿来,比谁都认真。别怪我多嘴,薛大爷既然答应老爷会做蓉哥儿的陪读,那该您做到的您就必须得做到,不然……”

    薛蟠眼睛渐渐睁大,“你是说我要天天这样早起陪着蓉哥儿去上学?”

    吴秋茂:“绝不能像今天这样。“

    薛蟠听吴秋茂说完这句话,立刻松了口气。

    “麻烦薛大爷以后起得再早一些。”吴秋茂笑眯眯的跟客气道。

    “什么?”薛蟠本来还有些睡意,被吴秋茂这一句话惊得彻底精神了。他缓了缓神儿,终于意识到自己好像掉进坑里了。想想昨天敬大老爷对自己的亲切,便感觉像被骗了一样,有些愤愤,张着膀子狠瞪吴秋茂。

    吴秋茂哪会怕薛蟠这副唬人样儿,脸色一转,声音也冷了,“薛大爷要是不愿意,就等回头我们老爷回来了,您再去禀明清楚!”

    说罢,吴秋茂便带着薛蟠去西厢房,为其引荐贾蓉。

    贾蓉虽等的有些久了,倒是懂礼乖巧,并没抱怨什么。跟薛蟠见礼之后,便笑着带他一同去贾家学堂。而今主管学堂的是举人出身的高白锦,其为人端正,且诗书满腹,又因为参加过数年科举,故而深谙科举答题之道。

    高白锦为贾家子弟们引荐了薛蟠之后,便嘱咐其好生学习,切莫辜负敬大老爷的厚望。

    薛蟠一听读书几就有些厌厌,寻思混弄过去便罢。胡乱应下之后,归了座位,也没心思读书,四处乱瞟。可巧有个模样生的十分俊美的子弟,皮肤白白嫩嫩的,倒比女儿家还有味道。薛蟠瞧了他之后,便起了别样的心思。

    得空歇息,薛蟠便阔绰出手,打发随行小厮去弄了些茶点吃食恩惠大家,很快这些子弟都愿意和薛蟠熟络。那个模样漂亮的,也对薛蟠印象不错,和他说了几句话。等下学时,贾蓉要薛蟠同它一道回宁府。薛蟠却不肯,随便托词打发了贾蓉,便兀自去追美人儿……

    天快黑时,宁国府府内便闹了起来,女人从进宁府开始,便哭声震天,荣国府这边隔着墙都能听清楚。

    不过哭声很快就没了,估计是被宁府的人喝止住了。但这样,反而更加叫人好奇这突如其来的哭声的起因。

    大声哭闹的人正是贾家子弟贾玕的母亲黄氏。而贾玕正是今天在学堂薛蟠看上的那位漂亮的‘美人儿’。贾玕祖上正是宁国公的庶出,几辈人一直都是靠着宁府过日子,到贾玕这辈就剩下一人。但也奇了,贾玕的父母虽然长相一般,但偏偏他会长,模样是挑着父母好看的地方像,故而模样十分俊俏出挑,且脑子也十分灵光。黄氏因此贾玕格外看重,甚至寄予厚望。贾玕而今能去上学堂,便是她几番跪地,在尤氏跟前求来的。

    今日,贾玕忽然遭到荣府外戚薛蟠的调戏,以至于贾玕归家意欲自尽。黄氏自然要闹上门,求敬大老爷做主,讨个说话。

    不多时,消息就传到了荣国府。

    薛姨妈听闻此事,吓得半个魂儿都没了,急忙来求姐姐王夫人帮忙调和。王夫人而紧跟宁府的关系可不好,对这事儿也是有心无力,但还是找了贾政商量。

    贾政这两日正琢磨着怎么好好表现,铲除掉他曾经和晏良产生的隔阂。没料到办法还没想到,他的大外甥就给他惹了这么大的事儿。贾政此时此刻对薛蟠,真真是恨透了。但也没办法,他只得放软话,央求贾赦帮忙,然后硬着头皮登门宁府。至于罪魁祸首薛蟠,当然要被拎了过去,好好赔错。

    薛蟠觉得冤屈,要辩解,奈何母亲、姐姐、姨母……统统都不听他的解释,认定错就在他身上。是,他的确对那个贾玕起了歪心思,但他只是稍微表明心迹,抓了对方手一下。他若不愿意,薛蟠也没那个胆子逼他怎么样。

    拉一下手就要死要活的,薛蟠真心不服气。

    王夫人见薛蟠不大情愿,皱眉警告他道:“这丑事要闹出去了,别说你,连你母亲和你妹妹都跟着没脸。你要还执拗不肯认错,就告诉我一声,省得你姨丈为了你还得低声下气去宁府求情。”

    薛姨妈忙哭着伸手去拉薛蟠,要他赶紧的服软,“别再任性胡闹了,那宁府的人可是你随便得罪得?真传出去,败了我们薛家的名声,叫你妹妹将来可怎么嫁人!早知有今日,早些时候我活该扯上几尺白绫,随你父亲去了好,尚能走得干净。”

    宝钗一听薛姨妈要死,也跟着哭起来,仅仅抓着薛姨妈的胳膊,“母亲,您切莫说这样的话。大哥,你就懂些事儿,成么?”

    “我——”薛蟠又气又憋屈,也红了眼眶。他被眼跟前这三个女人逼得没办法,只好跺跺脚,转身去找贾政。

    到了宁府,薛蟠还以为贾玕会在,打算好好跟他对峙一番,就算不能动手,也要用眼神杀了他!谁曾想福禄堂内空空如也,谁都没在。

    贾政让薛蟠自己先等着,他则跟着吴秋茂去找晏良,先说说。薛蟠点点头,就乖乖的坐在末位。

    等天大黑了,薛蟠屁股坐得发麻,仍未等到贾政回来。他转了几圈,是在等不耐烦,就叫人去找,奈何宁府的随从个个都跟死于木头一样,好似都没有听到他的话。薛蟠想回去,又怕薛姨妈再自尽,只得就这么干等着。

    又不知过了多久,脚步声传来。

    薛蟠忙站起身,却见晏良一人进门,其身后除了随从吴秋茂,并没有其他人,包括贾政。

    薛蟠见了礼,便解释刚才贾政去找晏良的情况。

    “哦,你姨丈?已经先回去了。”

    薛蟠慌神儿的睁大眼,“那……晚辈、晚辈……”

    “薛蟠,你可是瞧不起我们贾氏一族?是否觉得贾氏子弟都如你一般,轻浮、纨绔?”晏良忽然发问,句句逼仄。

    “不不不,晚辈绝不敢这样想。”薛蟠有些慌了,急忙摆手否认。

    “不敢?那你动手调戏贾玕?”晏良眯起眸子,目光冷冷地在薛蟠身上一扫,令其狠打了个哆嗦。

    “我……我没有要怎么样。”

    “呵,你还真打算怎么样?”晏良啪地摔了茶碗。

    薛蟠不由得害怕,噗通给晏良跪下,哭哭啼啼赔错,不停地喊着:“老爷我不敢了!”

    这敬老爷的威严劲儿,竟然比他过世的父亲还厉害十倍。

    “我们贾家子弟岂容你一个外姓人随意侮辱!”晏良又一个厉声,直接把薛蟠吓趴下了。男人调戏男人,对于像敬老爷那辈的人来说,可能的确是一桩天大的丑事。

    薛蟠这才意识到自己有危险,哆哆嗦嗦不停赔不是,眼泪早就下来了,此刻他就差尿裤子了。

    “念在你母亲和姨丈的面子,你年纪也不大,可以给你机会改过,但切记,别叫我发现你犯第二件蠢事,不然……”

    不然什么?

    薛蟠偷偷瞄着晏良。

    晏良顿了顿,抛了个冰冷的眼神儿给薛蟠,“问你姨丈就清楚了。”

    薛蟠心咕咚跳一下,接着开始狂跳。他就是一个外姓孩子,辈份又小,那里比得过政老爷体面。没想到敬大老爷连自家的堂兄弟都敢收拾,换成他一定会更惨。

    “去吧。”

    薛蟠听到这两字,如临大赦,连滚带爬出去了。

    吴秋茂好心搀扶薛蟠,将他送到荣府。薛蟠自然感激不尽。

    吴秋茂笑:“薛大爷不必客气,以后还要常见面的,自然该互相照应。”

    薛蟠脸色还未恢复,白着脸疑惑地看吴秋茂:“常见面?”

    “对啊,您可别忘了,明日还要赶早过来陪蓉哥儿一块上课呢。”

    “啊?还去?”薛蟠动动眼珠子,没想到这活儿还但在自己身上,“可是今天发生这样的事儿,恐怕你们老爷……”

    吴秋茂呵呵笑,“我们老爷仁善,会给人机会改过自新。”

    去你的改过自新!

    薛蟠扭曲的抽了抽嘴角,此刻真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是僵硬地对吴秋茂回以微笑。

    吴秋茂:“记住,明儿个可别再晚了。”

    “等等,不对啊,我记得明天学堂休息,不必去上课。”薛蟠忽然反应过来。

    “所以您明天整天都会在宁府,和蓉哥儿一起读《礼记》。”吴秋茂特意外头看薛蟠的眼睛,“薛大爷,高兴吧?”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