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6| 58.57.56.60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66| 58.57.56.60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超品相师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以前弟弟见识鄙陋,还望兄长莫怪。”贾政微微垂首,尾音有一点发抖。

    “前事莫提,看以后。”晏良徐徐起身,看眼贾政,便说尚有要务处理。

    贾政尴尬了下,脸色转白,忙拱手请让,“切莫耽误了兄长的公务,弟这便告辞。”

    晏良将贾政每一个细微的反应都观察在眼里,目前看来还算满意。晏良人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想起什么,回身对贾政道:“险些忘了告诉你,你外甥薛蟠今后会到这儿,跟蓉儿一块学习,你可反对?”

    薛蟠?贾政愣住,确定自己没有听错,才愣愣地点点头。因为他很不明白,薛蟠那个混账是怎么入了晏良的法眼。不过既然晏良愿意管,薛家母子那边也同意了,他没道理去插手管这种现实。

    “不反对,那孩子能得幸被您关照,是他八辈子修来的福分。”贾政讪讪笑道。

    “好。”

    晏良说罢,便拂袖而去。

    贾政原地缓了缓,坐下来把自己的那杯茶饮干净了,方拍拍袍子,起身告辞。

    贾政离开的时候,打算走西角门,还未到二仪门处,便听见外头传来男人爽朗的笑声。细听之下,可知此人就是贾政。他似乎在和什么人畅聊,情绪很愉悦。

    贾政板起面目来,捻着胡子往外走,前头自然有随从小厮开路。

    贾珍听小厮说碰见政老爷了,忙拉着自己的好友前去拜见。

    “政二叔,这是我好友徐文。”贾珍乐呵呵地拍了拍徐文的肩膀。

    贾政想了下,惊讶地问:“徐文?可是兵部徐大人之子?”

    徐文斯文的拱手拜见,“正是晚辈。”

    贾政见徐文果然如传言那般才兼文雅,捻着胡子颇为赞许道:“后生可畏啊,我可是早听说你的才名。珍儿能和你这样的有匪君子交朋友,是他的幸事。”

    “晚辈不才,让您谬赞了。”徐文忙谦虚地行一大礼,此般更加得到贾政的好印象。

    贾政冲贾珍勾勾手指,令其上前,小声对其嘱咐,一定要好生招待这位朋友,不可鲁莽失礼。贾珍也觉得自己能交到这样的朋友脸上很有面子,颇为骄傲地拍胸脯跟贾政保证。末了,贾珍还不忘跟贾政确认,“您说父亲若是知道了我交了个这么好的朋友,这么上进,会不会对我刮目相看?”

    “这是自然!”贾政十分肯定道。

    贾珍更加高兴了,忙和贾政告辞,带着朋友往正堂去。他已经迫不及待要从父亲的嘴里听到赞美之词了。

    贾珍带着徐文在福禄堂喝了小半个时辰的茶,还不见父亲来,便有些坐不住了。

    “这两天因为秋试的事,父亲忙的脚不沾地。估摸今天是又有事了,要不别等了,我带你去广源楼吃饭。”

    徐文本有些等的不耐烦,忽听贾珍这话,急了,“既然来了,哪有不见之理,回头若被你父亲误以为我乃是半途而废之人,岂不冤枉!”

    “嗯……”贾珍蹙眉思量了会儿,“好兄弟,你说得对,是我太没耐心了,真惭愧。”

    二人又等了片刻,终于有人来报说老爷来了。

    徐文赶忙起身,紧张的整理衣襟。

    贾珍则严肃很多,起身后,便是一副乖巧的谦恭之态。

    脚步声临近,徐文的心跳也跟着加快了。接着他就看到青袍的一角从他面前略过,是块好料子,不过已经穿得半旧了。

    徐文随即跟着贾珍拜见,听上首传来低沉发凉的男音,他方抬起头来,恭谨地回答:“晚辈见过大人!回大人的话,家父正是兵部侍郎徐冲。”

    晏良的样子让徐文一惊,他没想到朝廷新近叱咤风云的人物长得这样清俊。都说男人抗老,可徐文还没见过这般被岁月优待的中年男人。要不是贾珍和他说他父亲已经人到四十了,他真以为这个男人刚满三十。英姿清俊,一身成熟凛冽的气派,绝非是他们这些白嫩好看的年轻男人可比。

    徐文以前常听人赞叹晏良如何,真不服气,只当他是运气好,得到权臣齐绅高的帮助,再加之幸运地收到皇帝的重新而已。而今日一见,只一眼,此人便在他心里唯有“非同凡响”这个词儿可以形容了。

    晏良找个舒服的姿势坐着,一手托着下巴,眼神儿慵懒地打量徐文两眼,便笑了下。他笑得很轻,轻到徐文有一瞬间以为晏良的笑是冷笑。

    “嗯,你们玩去吧,我此刻没空。对了,若有什么想吃的玩的,尽管和吴秋茂说。”晏良对他们还算客气。

    徐文也是听了这话,才消除刚才对于“冷笑”的怀疑,高兴地应承,同贾珍下去了。

    吴秋茂跟着出去了会儿,转头便就回来了。

    “大爷说他们今晚要在广源楼住,小的已经叫人去安排了。”

    “见了人,我才想起来,前段时间我好像叫你查过徐冲徐文父子。”

    吴秋茂点点头,“小的正要跟您汇报此事。徐冲并没什么特别之处,但其子徐文就有些意思看,他在外负有才子盛名,但实则是个草包。”

    晏良眼睛一亮,疑惑问吴秋茂,“既然有意瞒着外人,你又如何查知?”

    吴秋茂嘿嘿笑,悄声对晏良解释:“小的舍了些钱,从徐文的贴身小厮那里套得话。”

    “有点本事。”晏良对吴秋茂赞许点头,令其可去账房领赏。

    吴秋茂嘿嘿笑,“多谢老爷,那小的就先攒着,等娶了媳妇儿就一遭领。”

    晏良笑着点头应允。

    “老爷,您看徐文那里要不要盯着?他而今这般接近珍大爷,会不会是另有目的?”

    “人都送上门了,便不用盯了。此事我心中有数。”晏良道。

    吴秋茂点点头,便真就不多言了,识趣儿的退下。

    次日,贾珍哼着小曲儿高高兴兴地从广源楼回来。他心情十分好,逢人就打招呼,显摆自己交到了高雅之士,甚至跟扫地的丫头都谈起了诗词歌赋。

    尤氏那里贾珍自然也不会放过,赶着早饭的时候和她一起吃,边吃便忍不住细细说他与徐文相处的经过。

    尤氏放下筷子,“食不言寝不语,老爷要知道你吃饭的时候这样絮叨,指不定要给你多不止多少功课呢。”

    “不会!老爷看我跟徐文做了朋友,夸我都来不及呢,那可能会罚我。”贾珍美滋滋又乐呵呵地说道。

    “瞧给你高兴的!”尤氏觉着贾珍有些过夸张头了,便掩嘴偷笑。

    贾珍以为她在为自己高兴,起身捧着尤氏的脸就狠狠亲一口。

    尤氏吓得失了颜色,捂着脸扭过身去。

    “大爷越来越不像话了!”尤氏害羞跺脚,埋怨贾珍。

    贾珍哈哈直乐,凑过身去正要亲近尤氏,那厢就有人传话来说老爷让大爷过去。

    “来了,老爷要夸我了!你可别羡慕噢。”贾珍急忙漱口净手,就去见晏良。

    晏良见他来了,不等他行礼就开口问:“你和徐文怎么认识的?”

    贾珍见父亲如此迫切,嘴角忍不住洋溢出更多的喜悦。

    “回父亲的话!说来也巧,我那日在街上偶然看见有两个流氓欺辱他,我带人上前为其抱不平,赶走了那两个混蛋。他为了答谢我,请我吃酒,一来二去就聊熟了。”

    “流氓欺辱?”晏良挑了下眉毛,好像听到了什么惊天的事情。

    “对啊,您瞧他长得那副文文弱弱的样子,被人欺负也实属正常。”

    “他那天穿的如何?”晏良接着追问。

    “穿得?和平时差不多,”贾珍仔细回忆了下。

    晏良:“一身锦缎?”

    贾珍:“对。”

    “你仔细想想,他和你聊天时,有特别关心什么事情么,或者对什么事特意重复提了几次。”晏良继续质问。

    贾珍望着老爷严肃的面容,这会儿终于反应过来不对劲儿了,“父亲,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您怀疑他?怀疑他什么?”

    “他是兵部侍郎的嫡子,出门上街,身边岂会没有随从?即便是贾赦他那天有特殊情况,但凭他那一身的富贵装扮,哪个流氓会傻到去动兵部侍郎的儿子?”

    “父亲,流氓哪里会知道他的身份。儿子觉得,您多疑了。”贾珍不服气道。

    “呵,别小看流氓,他们至少比你聪明!”晏良冷冷白一眼贾珍,恨其蠢笨。

    贾珍还是一脑子浆糊,不明不白。

    吴秋茂适时地站出来,跟贾珍解释:“大爷,这些常混在京的流氓,有一套他们自己的处世之道。京城乃是天子脚下,这可是出门五步远就能遇到皇亲国戚的地方,所以他们其实最忌讳在太岁头上动土。要想靠欺负人吃饭,就必须的先把皇亲国戚、达官贵人的脸给记清楚了。便是有脑子笨记不清的,凭衣识人的简单本事他们必须懂。毕竟在这京城地界,他们欺负错了人,命就没了。大爷,您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贾珍醍醐灌顶,心虚的转转眼珠子,偷瞄一眼晏良那边,见父亲脸色冰冷得骇人,他顿然怕的不行。他一屁股跪在地上,冲晏良磕头赔错。

    “父亲,都怪儿子蠢笨,被人利用。儿子错了,请您原谅则个,下次儿子一定谨记教训。”

    晏良:“从明日起闭门读书,至正月后,不许出门。”

    贾珍不甘,想求饶,“父亲……”

    “连识人交友这种简单的事都不会,还有脸求?滚回去好好反思!”

    晏良打发走贾政,思量片刻,便叫吴秋茂派人去调查京外方圆二十里内的寺庙。

    “要离京远一些,可以吃苦的地方。我看他是在宁府做惯了大爷,也被人捧惯了,所以连人好坏都分不清,得出去历练历练才行。再有,让他带些米粮过去,随着僧人去救助贫苦百姓,可积德行善。”

    虽说贾珍身上的恶因可能是除不干净了,但晏良也没法子眼睁睁就看他这样坏下去,毕竟是挂着儿子身份的人。

    吴秋茂一一应承,又问晏良徐文那边该怎么办。

    晏良:“先晾着。先是让南安太妃,然后是设计贾珍,可见有什么事儿让他急不可耐。再等等,只怕用不了几日,就该他父亲亲自出马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