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4|54.67.68.60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64|54.67.68.60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天字号保镖宝瞳我真是大明星韩娱之秘密讯息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晏良坦然直视贾政的眼睛,表情淡淡地,唯有嘴角挂着一抹轻浅的微笑,叫人觉得充满了挑衅意味。贾政被对方如此自信坦率的样子弄心虚了,转移目光,移向贾赦。

    贾赦是有点慌,急急地解释自己的清白。贾政当然不信。

    “敬兄弟,你快帮我解释啊,这件事我真不知情!”贾赦央求晏良道。

    晏良冷笑:“解释了,他就会信?我看他只信他想信的。吃了多少教训,至今日,还是照样活不明白。”

    “你说什么?”贾政不服气反问,甚至上前两步,有打晏良的冲动。这厮凭势力陷害他算计他,他都可以忍,但要暗讽他本人蠢笨,他不接受!

    “贾存周,你嫡长子之死于你来说,算什么?仅仅是丧子之痛而已么?”晏良泰然坐在上首之位,目光如扫落叶的秋风一般地犀利地落在他的身上。

    贾政被盯得忽然整个人拘谨了,他不解,更疑惑问:“不然你要我怎么样?难道儿子死了,老子伤透心,还不够?”

    “啊,原来你不记得我跟你说过的话了。”晏良当即露出一抹无奈地微笑,好像刚刚和他对话的是个傻瓜,且对方的回应都在预料之中,而他也实在是没必要和个傻瓜辩清楚是非。

    贾政被被晏良这种态度激怒了,更觉得收到侮辱,他三两步冲向晏良,却被一名近卫忽然出刀挡住了前路。虽然刀还在鞘中,但侍卫反应速度之快,就是眨眼工夫的事情,冰凉的道歉抵在他温热的脖颈,还带着一阵冷风来,着实把贾政吓了一个大哆嗦。

    贾政本能闪躲,朝后仰,身躯自然失衡了,差点摔了个倒栽葱,得幸贾赦伸手接了一下。

    “奉圣命保护侍郎大人,如遇奸匪,格杀勿论!”

    “你的意思是说……我是奸匪?”贾政满脸不可思议的表情,反手指着自己。

    侍卫硬冷着脸,木然盯着前方,不吭声,但他的右手一直紧紧地抓着腰间的挎刀。

    “老二!”贾赦忙拽贾政,小声劝他别冲动,“你疯了!那可是禁卫,皇帝身边的,奉了圣命的人物。”

    贾政咬牙缓了会儿,方拱手解释:“您误会了,在下只是和敬兄长偶然拌几句嘴罢了,我乃斯文人,岂会做出伤人身体之事。”

    侍卫依旧木着脸,未吭一声,只是安静地退到一边。他就站在半丈高的青瓷花瓶边,静得无声无息,像一尊雕像一般。若不特别注意的话,的确容易叫人忽略。贾政也是因为刚才的事儿,才注意到有侍卫在。

    他心扑通扑通仍在狂跳,禁不住感慨眼前的光景变化之大。谁会料到三年前还在破庙里烧香炼丹的破道士,能卷土重来,荣归朝堂,风光无两。

    晏良看贾政一眼,吩咐:“来人,看茶,要浓些。”

    片刻之后,两杯茶就放在了贾政和贾赦跟前。

    贾政余惊未定,有些紧张,却还死要面子撑着。他见了茶,跟遇到救星一样,忙端起来饮,以掩饰自己内心不安的状况。

    他猛喝一大口,一股厚重的涩苦在嗓子眼里翻腾起来。他本能地抗拒,差点吐出来,碍于礼节,才强忍着咽下去。再看茶汤,深绿到有些发黑。这茶得浓成什么程度,竟苦成这个样子!

    浓茶……

    贾政这才反应过来,晏良早就看穿他了,故才会特意嘱咐人泡浓茶给他。

    真气人!贾政窘迫至极。

    晏良打发那名侍卫出去。

    贾政当晏良还留了点面子给他,稍缓了缓情绪。

    “聪明懂得做聪明的选择,老太太醒悟的不算晚,勉强算是个聪明人。贾存周,你呢?”晏良挑眉,问贾政。

    “不懂你什么意思!”贾政蹙眉起身,往门的方向去,他片刻都不要在这个鬼地方逗留。

    晏良便由着他去了。贾赦踌躇站在原地,不知该走该留。

    晏良看他,“你二弟最近在家怎么样?”

    “能怎么样,打从你使绊子叫他没法上衙后,整天闲出屁来。在家还四处咬文嚼字,跟他的那些清客们谈天说地,装作一副心系苍生的模样,瞧着我就犯恶心。”贾赦做出一副歪鼻子咧嘴的嫌弃样。

    “正经些,以后不管说什么,姿态要周正。”晏良用扇柄指了指贾赦的脸。

    贾赦立刻收起刚才的态度,端正五官。

    “我这有几个人,我带你先熟络一下,也方便你为他引荐。”次日,晏良便打发吴秋茂去下帖。

    叫来的都是五六品的官儿,聚在广源楼热闹。晏良捡了紧要一点嘱咐贾赦,要他只管和这些人聊自己便可。好话少说,怪癖多说,坏话可适当说一说。

    说晏良坏话的机会可不多,贾赦乐呵应下这活儿,再说他也愿意跟朝廷这些官交往交往。回头了出门,显摆他交友广,脸上也有面子。

    不过,贾赦可不愿意把他认识的这些新朋友介绍给贾政。到时候贾政跟他们臭味相投,再说点他的坏话,他贼长面子的好事儿就没了。

    贾赦拖了几日,奈何晏良最后警告他,再不去就扫猪圈了。贾赦只好很不情愿地去拖着更不情愿的贾政,同去广源楼。

    贾政之所以不愿去,是因为他根本就不相信贾赦会结交到什么好人。岂料见了之后,竟没想到,都是一些他平日里想交往的人物,这些人在品级上跟他差不多,学识也都很好。朝廷六部的人都有,且能彼此敞开心胸,随意谈天说地。而且时不时地还会有人分析说朝内的动向,揣度一下圣人的心思。这些都对他今后的为官之路都大有裨益,这可比他在家里跟那些坐井观天的乏味清客们聊天有趣多了。

    贾政越渐热衷于这类应酬,闲来无事就往广源楼跑,有时候一顿饭都不曾在家里吃。而今广源楼经过多次的扩张,已将临近的茶铺客栈并入。常有文人雅士在那里把酒言欢,聊得酣畅,便就彻夜不归了。贾政也是如此,有时候一去,三天不回来,竟比贾赦以前痴迷逛青楼的时候还严重。

    贾赦本来还不服气,想和贾政比一比谁交得朋友更多,奈何他被晏良派的人给劝退了。

    而这两日晏良刚巧在确定最终的秋试考题,谁都不见。贾赦为此憋了好几日,就差憋出一口老血出来。

    今天,贾赦听说秋试的考题总算确定完毕了,贾赦赶忙第一时间奔进了宁府。远远地,贾赦瞧见晏良那熟悉的清俊挺拔的身影,竟莫名的激动起来。贾赦抽了抽鼻子,眼泪含眼圈,作势就要扑上去。

    “站住。”晏良的声音有些沙哑,夹杂着些许疲惫,却依旧不该他原本的薄凉之气。

    贾赦感觉自己忽然被一阵秋风扫过,打了个激灵,便下意识停下了脚步。

    贾赦激动地眨巴眼睛,打量晏良的脸色,的确很疲倦。

    “熬夜了?要不你先休息,我回头……”

    “有事就快说。”晏良截断他的话。

    “嗯,那个,其实也没什么大事,我就是看不惯老二那厮那么嚣张。自从我介绍那些官员跟他们认识,他就天天跟那些人混,快不着家了都。你不是叫人拦着不让我去么,我就想亲自问问现在我能不能……”贾赦说着说着嘿嘿笑起来。

    “几个五六品的小官,便就迷了你的眼?”晏良特意用一副瞧不上的眼光打量他。

    “呃……没,没!怎么会呢,我才不会那么没见识呢。”贾赦坚决摇头,死不认,“我就是看不惯老二那么嚣张罢了。再说我也不明白,你为什么突然对老二那么好,干嘛要我介绍那些人给他!”

    “听你的意思,你二弟跟那些人混得很熟了?”

    “嘿嘿,还成吧,没有我熟。他们几次邀请我去,就因为你叫人拦着我才没去,可见我才是最受欢迎的。”贾赦骄傲地自夸道。

    晏良笑了笑,看眼贾赦,并不戳破事实。

    “今有些乏了,明天带你弟弟来见我。没事了,你去吧。”晏良揉了揉额头,低声道。

    “好咧!”贾赦答应完,乖乖的转身要走,忽然反应过来不对劲儿,纳闷的回头想问晏良为什么。可见晏良一脸疲惫之色,又不忍心再叨扰他了,遂决定将疑惑先存在心里,回头再说。

    晏良抬头看他,“还有事?”

    “啊,对了,差点忘了说,你弄考题这几日,薛家的人来了。就是我那没出息弟媳的守寡妹妹,同一双儿女一通过来的,听说物什之类的带了许多,似乎是有长住京城的打算。而今老太太暂且留他们在荣府住下了,就住梨香院,老太爷以前修养的那间院子,你知道的。”

    晏良:“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