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2|61.62.63.64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62|61.62.63.64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宝瞳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韩娱之秘密讯息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宝玉满面春风的笑意刚刚浮现就僵在嘴角。他的笑还没来得及收回,一双含情目里就饱满了惊讶,看向贾母。

    贾母愣了下,眨眨眼睛,尴尬地笑起来,对贾敏道:“小孩子头疼能有多大的事儿,让他玩去,保不准跟姊妹们乐呵乐呵就能把这毛病驱走。”

    “对对对,姑母安心,我这头疼是小毛病,不碍什么的。”宝玉直点头,笑嘻嘻的附和贾母。

    贾敏抿着嘴角微笑,一副端坐姿态,俨然是娴雅贵妇,口上却不饶宝玉。

    “若说是小毛病,如何何不在学堂学习?你这孩子,别为了陪客人,反倒把自己的身子骨儿伤了。你呀,我和你林妹妹常住京城,你大可不必如此外道。”

    “我……”宝玉想解释,张口动了动嘴唇,才意识到自己根本不知道该用什么话回应贾敏。

    “你多虑了,不要紧的。”贾母乐呵呵地拍了拍贾敏的手,心里头忽然闪过一个念头,有些怀疑地打量她跟前的这个宝贝女儿。

    “母亲,这哪是玩笑的!小孩子生病,最是要仔细养着,要是别的什么我定然依他。可这身子骨儿的问题是大事儿,切莫粗心,若落下什么病根便就难治了。我养着黛玉,心里最清楚这些。再说,二嫂子刚失了长子,就剩下他这棵独苗了。我们对这孩子照看的更仔细些,方是正理。”贾敏认真地解释道。

    贾母见真的是贾敏一副紧张的样子,心料自己是多想了。贾敏是她的女儿,最是会体谅她的心情。她今天这么阻拦宝玉,并非是不愿意让宝玉和黛玉相处,而是因为她爱屋及乌,过于心疼担心宝玉。

    贾母颇感欣慰,自然不好拂了女儿的好意,便就点点头,打发李嬷嬷带着宝玉回房歇着,最好再请个大夫好好给他瞧瞧。

    宝玉一脸欲言又止却又无从开口的样子,整个人从听到贾母驱赶的话时,就开始蔫蔫地没有生机。

    贾母生怕宝玉不听话闹起来,忙道:“你姑母真心对你好,还不领情致谢?以后的日子长着呢,有的是时间和你妹妹相处,不急这一时半刻的。”

    宝玉听到这话才算安分了些,讪讪的行礼离去。

    一个时辰后,林如海和晏良议谈完毕,便来拜见贾母,顺便同妻子一道回府。

    宝玉以为黛玉也在,便凑过来要一道送别,里外打量一圈,伸长脖子往林如海身后看,仍旧是不见林妹妹的身影。后来听说林妹妹从宁府那边走,心里就闷闷地,怅然若失。忍到林姑母和姑父一走,宝玉便哭着扑到贾母怀里。

    “您说今儿个能见着她,没想到真就只见了一眼。我连仔细看的工夫都没有,更别说玩儿了。”

    “好了好了,”贾母耐心地拍着宝玉后背,哄他,“我看你日日惦记着你林妹妹,今儿有机会立刻就告诉你,怎么说也是解了你思念之苦。你反倒怪我不成?”

    宝玉扑进贾母怀里,“我不管,下次见到林妹妹,我一定要和她好好聊两个时辰,不,最短要一天一夜。”

    “好好好,都依你。”贾母笑得眉眼开花。

    ……

    林府。

    林如海夫妻下了车,便叫奶妈王嬷嬷等领黛玉回房歇息。

    见他们主仆走远了,林如海方敛住脸,对贾敏道:“你可信你那敬兄弟的相面之术?”

    贾敏见林如海一副凛然之态,面色也认真起来,摇了摇头,“我不清楚。他出家都是我嫁人以后的事儿了,我如何了解。不过他年少的时候,可是做事最认真,循规守矩的了,但就是有些……”

    “有些什么?”林如海追问。

    贾敏垂眸仔细斟酌,“似乎有些冷情冷性儿,面上一派斯文,老老实实地,其实里子有些无情。连待在他身边伺候了十几年的随从,是说不要就不要,一点不念旧情。其实后来我们成婚,我听母亲在信中偶尔提及他的时候,也觉得他是个无情之人,不然怎会撇下儿孙家业不要,一心出家为道呢。”

    “可他现在又回来了,足以说明他并非是个冷性情的人。”林如海捻着胡子琢磨道。

    “嗯,现在是有些不一样。像是把以前的他反了过来,表面上看着像是个无情冰冷的人,实则内里火热,对子孙,对宁府,甚至对整个贾家他都担起了责任。”

    林如海赞同的点头,“挨了不少骂和埋怨,却始终不改其志。论起这个,十个我都比不过他。”

    “老爷说笑呢,老爷有老爷的好,我最清楚。”贾敏随口应承,说罢见林如海目光灼灼地盯着自己,便红了脸,悄悄拉林如海衣袖一下。

    林如海笑,携妻往寝房走。

    路上,夫妻二人还讨论晏良续弦之事,各论好坏之处,你一句我一句,说得津津有味。唯一点二人都清楚,人家的家事背地说说便罢,切不可乱插手。

    安静两天之后,宝玉的心就开始不安稳了,常问贾母什么时候再请黛玉来。

    王夫人见贾母有些被宝玉磨得不耐烦了,便展出来训斥他:“人家也要过日子,谁能保准?或许明天闲着,便来了,或许忙就一直不来。不过你林姑父刚上任不久,估摸应酬的事儿不会少,你林妹妹身子骨儿又不好,保不准真一年半载不得空。”

    宝玉一听,闷闷不乐,泫然欲泣。

    贾母忙哄他:“别听你娘胡说,再忙,最多就到下个月,待我过生日的时候,她们母女总归会来。”

    宝玉这才好些,破涕为笑。

    “瞧你这出息。”王夫人又训他一嘴,转而对贾母笑道,“今儿我妹妹捎信来,说就这几日便能到京了。”

    贾母这才想起来,王夫人除了有个被贬黜远远的哥哥,还有个嫁给皇商守寡的妹妹在。“这是好事儿,既然来了,自然要好好招待他们。”

    王夫人笑着应承,忙跟贾母赞叹她着妹妹的贤惠,以及薛家雄厚的财力。贾母笑容越来越深,不时地点点头应和,也算给足了王夫人的面子。

    宝玉听说有个姿容端方才情极佳的姐姐要来,心情顿然好起来,从思念林妹妹的感伤中迅速抽离,急忙扑到王夫人跟前,追问起这位薛姐姐的情况。王夫人自然好一顿夸赞薛宝钗,“不仅冰雪聪明,为人极得人心,自小就十分懂事,因他父亲早亡,她小小年就早早地就帮她母亲打理家业,倒比他不务正业的哥哥强百倍。”

    宝玉听得又好奇几分,愈加期待见到她。

    贾母也被王夫人的高评赞所吸引,感叹道:“都说女儿不如男,若是有这样的好女儿,定要我见识见识才好。”

    “不急,过两日您定会见到呢。”王夫人笑道。

    贾母被哄得笑哈哈的,点点头。这时,丫鬟玻璃呈上来一封信给贾母。贾母瞟了两眼,头晕眼花的,就叫鸳鸯来读。

    因是南安太妃来得信,贾母猜得出内容一二,故而屏退了闲杂人等。到王夫人这,她想了想,还是将其留了下来。王夫人受宠若惊,当即挺直腰板,十分感恩且认真地听信中的内容。以防一会儿贾母求意见的时候,自己能提供有用之法。

    果然不出所料,南安太妃口气不佳的在信中表达了不满,说得正是前些日子她好心为晏良张罗的续弦之事。

    贾母喝茶叹气。

    “太妃这是故意让您夹在中间难做啊。”王夫人叹道。

    “谁说不是。”

    “据我所知,这续弦,好牵红绳的事儿可是太妃身边的那个老嬷嬷先提出来的,老太太不过是顺应附和,遂她们的意思罢了。”王夫人句句帮衬贾母,两句话就把其面子照顾周全了,责任也摘得一干二净。

    “真是这道理,而今反倒赖到我头上,什么好姐妹!”贾母气得摔了了茶碗。

    “母亲,宁府那位而今可得罪不起了,咱们不能硬碰硬,南安太妃那边也不好交代。”

    贾母眯起眼睛,“你有什么办法?”

    “何不做个二选一,总比都得罪了强。”王夫人动动眼珠子,忙为贾母献上一计。

    傍晚,贾政贾赦兄弟各自提着百年陈酿女儿红上门宁府。

    晏良正在书房删选考题,忽听这兄弟二人上门,正好觉得眼乏,透透气也好。晏良将考题封存加锁后,便出门迎这二人。

    “敬兄弟,可好久不见了。”贾赦张开双臂,直冲而来。

    “再往前一步,我派个扫猪圈的活儿给你。”

    晏良低沉的话音一落,贾赦顿时并拢双腿,放下胳膊,拱手作揖。

    “好兄弟,刚才得罪了,多有冒犯。”

    吏部的官儿果然得罪不起啊!

    贾赦嘴上软趴趴,心里愤愤然。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