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1|60.61.59.58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61|60.61.59.58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晏良冲皇帝微微行一礼,看似是答应了,却又没有在口头上答应。

    皇帝笑了两声,晓得晏良这是不愿意别人管他的家事。这种事他很感同身受,所以当御史台那些人还要出言紧逼晏良的时候,皇帝岔开话,直接下朝了。

    齐绅高笑眯眯的走向晏良,“怎么样,要不要我帮你?御史台的那帮人可不好对付。”

    “是吗?”晏良扫向那两名御史大夫,俩人正笑着聊什么,看到晏良往这边望,还立刻做出一副得意的表情。

    乌敏踱步过来,冷笑:“瞧他们那副得意的样子!清水衙门出傲骨,那些人平时除了啃书抠字眼,就只讲什么循律守礼,都是油盐不进的硬茬儿,你能有什么办法?”

    “朝里的官,就没有真干净的。”晏良的目光在那两名御史身上睃巡后,抬脚快步往前走。

    齐绅高立刻追上去否认晏良的话,“你这话说得可不对啊,我就挺干净。”

    齐绅高说罢,挺直胸脯,大有他行的正坐得端的意思。

    乌敏摇了摇头,略有无奈的说:“你可不能一杆子打死一群人啊,这不公平。”

    “我没有。”晏良顿住脚,转头很正经的看着乌敏,否认了他的答案。

    乌敏愣了下,认真盯着晏良的眼睛,“那以你的意思我是坏人了?”

    晏良微微一笑,没有否认。

    乌敏顿时做捶胸状,喊冤:“天地良心,你说我对谁不好?”

    自以为跟所有人处好关系的乌敏,听到晏良的话颇有些受伤。他也很坦然的露出一脸受伤的表情。

    乌敏的好人缘在朝廷里是第二,那就没有人称第一了。

    齐绅高忍不住大笑,拍拍乌敏的肩膀,以示安慰:“没关系,还有我陪你,我在他眼里定然还不如你呢。”

    “不,都是不干净的,唯独除了你。”晏良没表情的看一眼齐绅高。

    乌敏一脸惊讶。

    齐绅高也很吃惊,但是在面上并没有表现出来,不过他对晏良识人的能耐又有了新的认识。在外人的眼里,可有很多人认为他是奸臣!朝廷里这些人,嘴上虽然没有说,但他们一个个心里怎么想他,齐绅高其实很清楚。

    难得能有人拨开云雾,识出他的本真,齐绅高觉得晏良这个人值得交。

    乌敏眼盯着齐绅高的表情流露出喜悦,识趣儿地哎呀叹气,跟这俩人告辞。

    齐绅高:“你去哪?一块喝酒去?”

    “得了,我啊,还是浊本自浊去吧!”

    晏良一把捉住乌敏的胳膊,“乌大人,你忘了问我,其实我也是个不干净的。”

    乌敏又一次愣了,接着哈哈大笑起来。随即点点头,表示是愿意和他二人同行。

    开席前,晏良交代袁汉宰帮他去查两件事。席间,晏良便心系此事,话并不多,多数是听齐绅高和乌敏的谈话。

    广源楼的所有雅间都必备文房四宝,桌案临床而设,上摆着一盆来得正好的兰花。

    饭毕时,正赶上袁汉宰打发的人来回话。晏良转而便提笔在桌案上哗哗写着,此举引来齐绅高和乌敏的好奇,俩人都前来围观。二人这才看清他写的是奏折,那两名御史大夫的名字赫然醒目。晏良分别在他们的名字后面详细注明,一个是嫖暗娼,另一个则是刻薄寡恩,谋夺了长兄遗孤的家产。

    比起晏良的不续弦,硬扯什么“长女无教戒”的小事儿,这俩人的行径才是真腌臜!

    “你这是?”齐绅高换了句问,“你说人家的这些,是真的么?”

    “呈报圣人的奏折,岂会儿戏。”晏良停笔,将字晾干之后,合上,命人递传到宫里去。

    齐绅高担心晏良冲动,“你确定查清楚了?不如再等等,把证据坐实了再……如果你实在着急,这奏折叫别人去呈也好。”齐绅高让别人替代的意思,是想避免晏良惹上麻烦。

    “趁热打铁!就今天,而且一定要我写才最好。”晏良解释道。

    齐绅高和乌敏都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再细问晏良他也不肯说。两人都当他故意卖关子,都颇有兴致的表示他们会保持耐心等待答案。

    隔日,皇帝大发雷霆,立即下旨撤了两名御史大夫的职。

    照理说这两名御史的过错,还不至于丢官。奈何皇上这些年早就受够了他们桥枉过正的管束,只是苦于一直想抓把柄却没抓到,没有正当的理由处置的他们,这次好容易有机会,他自然不会放过。正好也给御史台的其他人提个醒,杀鸡儆猴。

    当初皇帝立妃生子的事儿他们掺和一脚也就罢了,但连鸡毛蒜皮的小事都要扯到国家社稷,着实叫人恼怒。皇帝一直苦于御史台是太/祖皇帝明言下旨设立和保护的,因一直顾及帝王佳名,没法随便撤消老祖宗立下的东西。但这次借着晏良的事儿,还别说他真真是出了一口恶气。看着御史台剩下那几个人一脸受惊乖顺的表情,皇帝心里倍感爽快。

    因为事发突然,因由不明,此事在百官中传得很快,众官都好奇,细打听之下自然就打听到这是晏良的“报复”行为。

    太奇了!竟然有人上午受御史大夫的气,下午就能揭了那两名御史大夫的短,这仇报得又快又狠,打个措手不及。何等厉害!也可见晏良这等人得罪不得!

    更有传言说,晏良之所以准确的揪出那两名御史的短处,是因为他有识相之术,用双眼一看,让恶人所犯的恶事都无所遁形。

    众位大臣感慨晏良厉害的同时,心里也都犯嘀咕,自我警醒,以后绝不能得罪这位贾大尚书。而御史台余下的官员们早就闻风惧怕不已,绕着这位煞星走,断断不敢贸然再参他。

    至于晏良该不该续弦的问题,朝堂上再没人提及了。

    ……

    这一日,林如海打算亲自上门致谢晏良帮他破案。贾敏和黛玉也顺路同林如海一道来了。尤氏热情招待贾敏母女,也请惜春过来一块热闹。

    别看惜春小小年纪,倒和黛玉一样是个有脾气的。因姐俩许久不见,惜春早忘了黛玉,对其有所抵触。所以开始她俩互相冷眼相待,氛围有些尴尬,彼此也没什么好玩,但过了没多会,惜春见黛玉玩得鲁班锁,就凑上去,开始黏着黛玉。

    只可惜好景不长,惜春刚和她的林表姐混熟,荣府那边就传话来了。原来是贾母听说贾敏在宁府,九说想念,要她顺道去看望自己。

    母亲的要求,贾敏哪敢不应。她去必然就要带着黛玉去的,因想到宝玉,贾敏又有些不情愿。遂特意派人先去问清楚,宝玉可在家,回话说不在,贾敏这才赶到午饭前到了荣府。

    偏就奇了怪了,贾敏刚到不久,那厢就有人传话说宝玉回来了,说是因为头疼无法上课,贾母为此还好一顿慰问。

    “却也巧了,你这一头疼,倒是和你林妹妹有缘了,今儿个她正好在。”

    宝玉高兴点头,转而冲黛玉作揖,笑着问黛玉近来如何,读什么书,还说自己最近看了一本书十分有趣要推荐给黛玉。

    “这两日我身子虚,只顾着养病,并没有看什么特别的书,倒是读了些四书。”黛玉声音软糯的回答,说完她还乖顺地看一下贾敏。贾敏对女儿赞许的笑了笑,招手唤她到自己跟前来。

    黛玉乖乖去了。

    贾敏就搂着女儿,让黛玉跟宝玉说说她读的四书都有什么。贾母连连赞叹黛玉的聪慧,一边笑一边让宝玉多跟妹妹学学。

    宝玉听黛玉念四书便觉得头疼,忙托词离开了,他盘算着等会吃过饭,林妹妹肯定要睡午觉的。等那时候他就和老祖宗说,要她上自己的房里来,到时候自然会有诸多悄悄话可以和她说。

    饭毕,一切果然如宝玉算料,奶妈打算带着黛玉去午憩。宝玉在外间听到这句话,忙进门边请安边主动表示要照顾黛玉。

    “宁府的大姑娘来了!”传话喊道。

    “我们姑娘哭闹一晌午,就不肯吃饭,一直喊着要姐姐。奴婢等无能,实在哄不好她,便奉大奶奶的吩咐,带她来找林姑娘。”

    惜春奶妈解释完,忙和贾母等赔罪,贾母自然也不会跟一个孩子计较,便点头应允。不过她见到惜春这孩子,就想起这几天闹得给晏良续弦的事。她彻底挫败,是真丢脸!

    惜春被奶妈放了下来她,还走不太稳,却一本正经的迈着晃悠的步伐走到了贾母跟前。最后一下子,她突然站不住就摔了,被奶妈扶起来也不哭不闹,继续行礼。然后她就扑向黛玉,咿咿呀呀说着含糊不清的话。黛玉觉得她机灵聪明,牵着她的手,开心的和她聊天。

    惜春口里喊着:“写字……写字……”

    黛玉笑着应承,就带她下去,哄着她玩。

    宝玉最爱姊妹们热闹,高兴表示:“好妹妹们,我同你们一起写字!”

    贾敏忽然叫住她们。

    “玉儿,你妹妹穿的少,可别叫她着凉了,再说午饭也没吃,叫她在这边吃估摸也吃不顺当。我看你还是带着你妹妹先回宁府去,我跟你外祖母聊几句就过去。

    随后,贾敏也不忘了嘱咐宝玉,“你好意他们心领,但若头疼就好生歇着。”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