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59.58.56.57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60|59.58.56.57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天字号保镖宝瞳我真是大明星韩娱之秘密讯息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晏良仔细琢磨了下,叫人再一次细查出题官员们的背景,以确保万无一失。自从他接管科举的事儿后,晏良总觉得有双眼睛在盯着他,所以这次的事儿他必要十二分的小心。

    距离上次刺杀已经有些日子了,晏良决计去京畿府问问,看看林如海查到什么没有。

    林如海亲自接待晏良到后堂,命人沏最上好的茶招待。

    “今日怎么想起来到这了?”

    “好些日子不见,来瞧瞧你。案子查的怎么样了?可有头绪?”

    “我也正急此事,前两天京郊以南发生命案,一夜之间村子里五户二十三人全死忘,引得圣人闻之惊骇。皇上要我们京畿府一月之内破此案,又提起了你遇刺的案子,也催得紧。我现在啊,忙得脚不沾地。没做之前就知道这京畿府尹不好做,做了之后方知道是甚是不好做。”

    “命案的事儿我也听说了,骇人听闻,不知可有嫌疑人?”晏良问。

    “倒是有几个,苦于无证,是非难断,皆是有可能也无可能。”林如海发愁道。

    “案子若实在没有进展,我倒是可以帮你看一看。”晏良道。

    林如海愣了愣,这才想起晏良的能耐来,他相面的技能可谓一绝。就是找那深山里的修行七八十年的老道,都没有晏良这份能耐。他可是忙糊涂了,有这么厉害的高人在眼前,竟忘了用。

    林如海看晏良杯子里的茶快干了,忙笑眯眯地为他斟茶,道:“这件事儿就麻烦你了,只要能锁定嫌犯,追本溯源,得以使罪证周全,便万事妥矣。”

    “好,我试试。不过,前提是你真能招来那真凶到我眼前。人宁多不少,以免错过。”晏良也笑着回应林如海。

    林如海连连应承,甚至起身要给晏良行礼作揖以表感谢,最后被晏良给及时拦住了。

    “说说刺杀案。”晏良复而坐定道。

    “一直顺着咱们当初商量好的想法去查的,有点儿眉目了,这两日就在查爱吃的饭菜点心,还特意叫了两个说书的前来助兴。

    饭毕,晏良和林如海闲聊一阵,提起黛玉,便问及她身体如何,得知一切安好,晏良也便放心了。“前儿个家里媳妇还说呢,燕窝用不了,明个打发人再送些来。这孩子的病虽然好了,但还是该仔细养着些。”

    “是这个道理,那孩子身子虚,从吃你送来的极品燕窝,便精神得很呢!只是我们可不能再欠你的,可巧这儿有一对……”

    “切莫外道!”晏良立刻打断林如海的话,“以后我有的时候求你到时候只盼着你念着这份好,不嫌我!”

    林如海点点头,表示一定会帮忙。而且他相信晏良的人品,不会让他做什么坏事。

    晏良离开林府的时候,天色已经渐黑。晏良所乘的马车边依旧跟着皇帝御赐的十二名侍卫,个个衣着锦衣,腰挎一把大刀,骑着高头大马发出铛铛铛的声音,行走起来相当气派。

    晏良回府的动静自然很大。

    马车行驶到宁府大门前的时候,就听见外头有人喊什么。晏良下了马车,那人近身,晏良方听出来那人说什么。来传话的是周瑞,代贾母叫他去荣府。

    吴秋茂眼尖手快,第一个蹿出去拦着周瑞。

    晏良只作未听见,撩着袍子上台阶。

    “老爷您今日不理小的,小的就明日来,你明日不理小的,小的就后日来。”

    吴秋茂气的大喊:“周瑞,你放肆,怎么对尚书大人说话呢!”

    “小的该死,但小的是奉老太太之命,也是没办法。老爷您一天不见我,我就会在这等一天,十天不见我,那就等十天。”周瑞一脸无奈,摆出一副苦瓜相。

    周瑞以为他这样的话会引起敬老爷的注意,不得不在无奈之下,选择跟自己回去连老太太。谁知道敬老爷是铁打的,油盐不进,根本就没打算搭理他。

    周瑞挫败而归,只能托媳妇在老太太跟前帮自己说几句好话。

    贾母不耐烦的打发走周瑞家的,眼看事情没有进展,甚至她连见晏良一面都很难,令她着实窝火。以前整个贾家,荣宁两府的晚辈们,哪个不是听她呼来唤去的。

    “做了尚书,就算再忙,眼里也该有长辈,几次三番拒绝我们,分明是没把老太太您看在眼里。”王夫人替贾母先道出了心里话。

    贾母气得哼两声,瞄眼王夫人,选择沉默不说。

    片刻后,王夫人告退之前,和贾母提起她妹妹薛姨妈进京之事。

    “也有些日子了,估摸不日便到。”王夫人笑说。

    “你们姊妹能团聚自然是好事。”贾母勉强笑了下,便在丫鬟的搀扶下,疲惫的告辞。

    王夫人半垂首,含蓄的跟着笑了下,再抬头见贾母起身走了,愣了愣,然后尴尬的转身离开。

    边走她的眼泪边就不争气的流了下来。想起当初他大哥风光无两的时候,她在贾家何曾受过这样的气。

    次日,南安太妃喜气洋洋的上门了。

    两厢寒暄之后,南安太妃也没有跟她的老妹妹客气,笑着就搬出几名他相中人选。

    贾母想起昨晚的事儿,摇头说管不了晏良,跟南安太妃提起被晏良无视的种种遭遇。

    “老姐姐,亏得你热心,这般帮我,奈何那人不识好歹,我们又何必去干这出力不讨好的事儿。”

    南安太妃呵呵笑,一点都不恼,“你侄子当了大官,公务繁忙,有点脾气是正常的。有时候,咱们可以不跟他计较,就当他是孩子。孩子总会有不听话的时候吧?但只要咱们做事真心为他好,我总有一天会明白我们的心意,感激不尽的。”

    贾母乐呵呵地点头,禁不住给她老人家竖拇指,“这般雍容的气度,老姐姐,当属第一。妹妹以后还真得多跟您学一学!”

    “瞧你这嘴儿甜的,我哪有你说的那般好。不过是老人家可怜,遇到的事儿多了,晓得自己宽心罢了。”南安太妃笑中略带苦涩,表情竟叫人忍不住的心疼。

    贾母连连劝慰南安太妃,许久方好。随后,她听太妃还是坚持要她去管教宁府的晏良,贾母赶紧摇头。

    “我一个老太太是拗不过尚书大人喽,可不敢管他。”

    “不立威了?对他的那口恶气不除了?”

    贾母:“好姐姐,我的心思你是懂得,可我现在这样,能怎么办?”

    “既然之前的办法被他无视,那我们就选择一个他不敢无视的办法。”南安太妃冲贾母神秘一笑,让她附耳过来,对其嘀咕几句。

    贾母惊讶的看她,面有欢喜也有疑惑,“老姐姐,别怪我说见外的话,您为什么会这么帮我?”

    “知道见外还说,咱们是好姐妹嘛。”南安太妃拍了拍贾母的手。

    贾母竟真以为如此,高兴的不得了。

    三日后,大朝日。

    各军国大事禀告完以后,林如海将杀人案的处理结果呈奏上去。

    皇帝月阅览案件经过之后,十分赞赏林如海,夸其破案神速,整个案件审查得清晰,且有理有据。

    “只是这案犯的杀人因由着实可笑,竟然只是因为他没体验过杀人的感觉?这样十恶不赦之人,理应即刻处以极刑,以儆效尤。”

    众人都道皇帝英明。

    正要下朝时,御史台其中的以为御史大夫出列突然有本要参。

    众大臣一听说御史台要参本,立刻人人自危,绷紧了神经。

    御史台每次参本前,总是要扯东扯西或是引经据典,拽些文词来铺垫,以图把罪名扣稳了。

    这次御史台先扯出“先修身齐家,方能治国”之类的言论,转而指出朝中某位大臣连基本齐家的能耐都没有,对子女疏于教诲等等。

    御史们你言我语,互相附和,言辞缜密。几乎把一个不娶妻不续弦的男人形容成了一名十恶不赦的罪人。最后,直到皇帝质问,他们才终于说出这人的身份——贾晏良。

    众大臣们都禁不住松口气,跟随着皇帝的目光,纷纷看向了晏良。

    御史台参本可是一参一个准,哪怕是朝中肱骨重臣,如三公九卿,都曾被这些御史弹劾过。而皇帝在日常生活中若表现不佳,也同样会被挑剔。

    御史台偏偏就是愣头青多,从上到下个个都是直心眼子。他们就是靠着□□皇帝的一道赦免圣旨撑腰,其所言参之事只要有所依据,合情合理,并非造谣,他们就什么人都敢参。

    所以这次晏良被御史台挑出毛病,早就被料定会毫无招架之力。

    皇帝虽看在眼里,感同身受,但他除了在心里表示那么一点稍稍同情之外,更多的是幸灾乐祸。

    “贾爱卿,看来你得续弦了。”皇帝含笑告诫道。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