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58章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宝瞳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韩娱之秘密讯息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贾珍:“所以这事儿咱们必把它搅和黄了!”

    “大爷,这可是南安太妃和那府老太太张罗的事儿,咱们拦着不太好吧?”尤氏犹疑道。

    “对你也好,你愿意上头有个婆婆天天伺候着?”

    尤氏打个精神,忙摇头。

    贾珍连忙推搡着尤氏出门,要她和自己一起去打发那婆子。俩人是有心搅和这事儿,不过到了福禄堂前都觉得心里发怵,踌躇好一会儿才抓了个人问。得知老爷还没来得及去见那婆子,贾珍顿时来劲儿了,撩起袍子,跨着大步就进去了,边走还边小声交代院内的丫鬟们,不必去打扰老爷。

    尤氏紧跟其后,见了那在厅内等候的婆子。尤氏仔细观察她,真不愧是南安太妃身边的人,听人说她等了足有一个多时辰了,这会儿见了他们态度仍旧是谦卑有度,不见有一点情绪。

    尤氏忙扶着她坐,叫人备上好茶伺候。

    贾珍冷脸打量她,没给好脸色。

    “这?”陈婆子不安地看向尤氏。

    尤氏唱白脸,问陈婆子:“听闻是南安太妃叫您来的?瞧我才知道消息赶过来,竟怠慢了你。”

    “珍大奶奶说笑了,是奴婢贸然打扰,没个规矩,却也是受太妃之命不得不如此,不知道你家老爷此刻回没回来?”陈婆子伸头往外探。

    “回来了,奈何公事忙,说不得空见你。”尤氏用抱歉的口气说完,贾珍就冷冷的哼一声。

    陈婆子心下明白了,便起身告辞,说改日再来。

    “不怕告诉你,我们老爷早就没有续弦的心思,不然我这个做儿子的早想着帮他张罗了。”贾珍故意把话说绝了。

    陈婆子愣了下,忙道误会,解释说她今日来不过是代南安太妃来问候敬老爷而已,绝没有插手管别人家家事的道理。

    “太妃是看着敬老爷长大的,今日她老人家到荣府听史太君提及,才有此惦念,既然大老爷公事繁忙,老奴绝不叨扰。”

    陈婆子说罢起身就走,不论尤氏如何挽留,走得决绝。

    尤氏送了人,回来就盯着贾珍不放。

    “你瞪我干什么?”

    “大爷,你刚说得话鲁莽了,本来是她们管闲事,他们的错,而今却落得我们不是了。”尤氏埋怨道。

    “我哪知道那老婆子油嘴滑舌。”贾珍气急败坏道。

    “会不会因此把人得罪了?太妃那边计较怎么办?”尤氏有些怕。

    宋婆子进门,传晏良的话,引贾珍去书房。尤氏因此更忐忑了。

    不大会儿,宋婆子回来,“老爷让大奶奶近几日不要和荣府、南安郡王府走动。”

    尤氏正琢磨怎么去道歉挽救刚才的局面,听这话有点蒙了。见宋婆子字字清楚,眼巴巴盯着自己,尤氏忽然有些清明了。

    让他们不和荣府走动,老爷定然不喜南安太妃她们多管闲事,而她和大爷的做法刚好合了老爷的心思……

    尤氏突然有点后怕起来,老爷这是算好了她和大爷有此一举?还好这次她和大爷的自作主张是遂了老爷的心思,若不是,他们夫妻俩有得苦难受了。

    书房内,贾珍缩脖子站在桌案前,静悄悄地等着他父亲写完字。

    晏良着一身石青色宁绸直裰,笔直地身躯微微前倾,落笔潇洒。光线透过纸窗打在他半垂的眼眸上,竟将浓密的睫毛映出影来,邃人的眸子再配以挺拔的鼻、精致的眉,好看至极。

    贾珍心中不禁暗叹父亲果真品貌非凡,自己是个男人都快有嫁给他的心思了。但父亲的好看不是那些油头粉面的英俊后生的稚嫩,是其浑身散发的成熟且雅致的气派,叫人禁不住心生敬仰亲近之意。偏偏他面冷心冷,又犹若远在天顶的寒月,让人无法靠太近。

    所谓吃不到碰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他父亲就是这类,绝对是他那般年纪的男人们纪少有的。

    贾珍有这样派头的父亲,他自然骄傲。只是他就纳闷了,前几年他怎就不见父亲有这般气派,明明样貌未变……

    “我说的话你听见没有?”晏良放下笔,抬头看贾珍竟是一脸茫然的看自己,微微蹙眉,“博学约取,方能厚积薄发。读书做学生,不论你多大年纪,也没人笑话,为父是为你好。”

    贾珍乖乖点头。

    “以后切莫装病逃课了,今日念你有功,便不罚你了。”

    贾珍打个激灵,赶忙给晏良赔罪。看来他以后不能在老爷眼皮子底下有小动作,老爷那眼睛跟孙猴子有一拼。

    出了门,贾珍和尤氏汇合,夫妻俩都后怕一通。

    晏良对贾珍这个儿子是有诸多无奈的,大了定性太久,要一一改掉他的臭毛病实属比登天还难,好在他还算晓得做表面功夫,目前只要他不惹事便是好事。至于其它的,只能慢慢来吧。

    教诲贾珍的事儿,就按照老办法来,当下晏良还有更该关注的事要坐,便是今秋担任主考官一事。看起来是好事,有些权力,却也有树大招风的危险,多少人盯着,更有一些嫉妒不服气的等着看他笑话或是使绊子。所以,一切行事必要谨慎,而秋试最重中之重的自然是考题,切记要避免从这件上闹出丑事,不然他真会落得最大的笑柄。

    历年来礼部主管科举考试,有固定的出题流程,但这次出题官是晏良亲自在礼部和翰林院选拔,不同于往年的惯例。他担任此本非议颇多,加之此举,自然引来更多人的议论,更有甚者参本到皇帝跟前,说他不堪重任。

    皇帝也觉得晏良选人的方法草率,问他:“爱卿可有何解释?”

    晏良:“回皇上,没有。”

    “臣觉得此次科考还是该任用老人,熟能出巧,方能老练的选拔出适合朝廷的人才。毕竟这是科举大事,三年一次,由不得给人机会犯错,那些考生若被耽误了就要再等三年!这人可以等,但朝廷可等不了。耽误了国家大计,谁负得起责?”兵部侍郎徐冲站出来道。

    晏良侧首看一眼这个徐冲,便冷着脸转头看着前方。

    齐绅高等了会,观察完晏良的神色,才呵呵笑问徐冲:“我看徐大人见地深刻,该是有什么合适的人选举荐?”

    “是有一位,礼部侍郎马洲,乃是榜眼出身,饱腹诗书,又在礼部历练多年,深谙……”徐冲拽出一连串完美的词形容马洲。

    这个马洲晏良自然晓得,确如徐冲所言,有这本事,而且不止如此,他的母亲还和九皇子的生母是表姐妹。因挂了一层亲戚关系,他和九皇子更亲近一些,很受其信任。

    这便是他们的目的了

    “臣有不同意见……”乌敏突然站出来,替晏良说起了好话。显然,他此举是受齐绅高的授意。

    皇帝听两方态度僵持不下,中间还有穿插打诨举荐第三人的,越来越乱。皇帝烦了,让晏良表态。

    朝堂突然安静下来,各位大臣都看向这位最近特别幸运的新任吏部尚书,很好奇他会说什么。

    晏良出列,拱手作礼,只道一句:“皇上圣明,臣定不负所望。”

    “……”

    众人愣。

    不爱掺和事儿的李太傅此时捻起故意,微微上扬嘴角,竟然笑起来,他看晏良的目光别有不同。

    齐绅高观察到他的反应,缓了下,也突然出列,跟着晏良拱手喊了句“皇上圣明”。乌敏紧随其后。

    “好,非常好,哈哈哈……”皇帝开心大笑。

    其他大臣见状也跟着喊。徐冲、马洲等人有些慌,不明所以。马洲一直等到皇上用犀利的眼光打量自己,方明白贾晏良那句话的意思,带着徐冲等人一起叩首高喊“皇上圣明”。

    这事就这么过去了。

    下朝后,徐冲不明白,追着马洲问。

    “这个新任的吏部尚书可不好对付啊。”马洲憋嘴,斜眼看徐冲,“还不明白?我问你,是谁提拔他做吏部尚书的?”

    徐冲:“当然是皇上啊!”

    “所以人家一句皇上圣明就是轻松把我们打发了。我们此刻质疑贾晏良,就是在质疑皇上的眼光!你说皇上能高兴么?”马洲解释道。

    徐冲恍然大悟,拍了拍大腿,气道:“这厮巧舌如簧。”

    “看来下次要参他,得有真凭实据才行。”马洲蹙眉道。

    徐冲骂了两句泄火,和马洲告辞后就早早归家求个清净,偏不见妻子和儿子的身影。问了才知道,她们一同去了长媳的外祖母家串门子。

    等到了黄昏前,三人方归。

    冯氏对徐冲道:“老爷可知道今秋主考的宁府贾老爷么?”

    “怎么?”徐冲皱眉。

    “咱儿子科举总是不争气,多亏媳妇她外祖母帮忙操心,说是会请这位主考来帮忙指点咱儿子一二,这回老爷便不必怕文儿这次考不上了。”

    “胡闹!且不说此举实属偷鸡摸狗,非君子所为,就是我同意了,那个贾晏良十分狂傲,怎会买太妃的账?毕竟南安郡王是异性王。”

    “那可不一定,南安郡王府和贾家关系匪浅。她老人家和史太君更是亲如姐妹,她说有主意,自然有主意。”

    徐冲半信半疑,不过老太妃所能帮上忙,他也乐见其成,睡觉自己的儿子在仕途上这般不争气。

    ……

    晏良下朝后,便立刻命人去深查了几位出题官的背景,单单他眼看着因果干净的人选已然不行,和徐冲、马洲有干系的也要剔除掉。毕竟他只能看到人以前和当下所犯得恶因。若是好人后来变坏,便难以防备了,必要未雨绸缪。

    晏良这边刚安排完,那边荣府老太太就传消息来,说必要抱惜春到她那里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