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57章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齐绅高好笑的看着晏良:“我?我怎么了?”

    “你既然因谨慎要怀疑我,我如何不能同样谨慎怀疑你?”晏良反过来问。

    “哈哈哈,好啊,那你看我像吗?”齐绅高作势展开双臂,大大方方地示意晏良好好看他。

    晏良唇间浮起一丝轻笑,凉薄的气息悉数淤于眉宇间,好似在应付一个无理取闹的孩子,所以他看都没看齐绅高一眼。

    齐绅高见晏良此状,无奈笑道:“不过……是与不是,如何能肉眼所辨,便不难为你了。”

    “我倒是很相信自己的眼睛。”

    齐绅高微妙地挑起他左边的眉毛,本以为对方是玩笑的,但瞧晏良那一脸认真的模样,又觉得他似乎是十分认真的。

    齐绅高的脸色便有些不好看了。

    俩人到底因为一个问题,最后闹得不欢而散。

    齐绅高坐在马车上,等着晏良的车先去了,方命人调转车头。

    齐绅高的随侍落九探头进来,问自家主子:“老爷,他若真不干净,定会留下蛛丝马迹,不如让小的前去他家里探一探。”

    “五年前的事了,他又不傻,早已查不出什么了。”

    “老爷,那咱回府?”落九伸长脖子接着问。

    齐绅高蹙眉合眼,不语。

    落九马上憋住嘴,缩着脖子静悄悄的,大气不敢出。

    “当年顺王被软禁前,我曾安插了两个眼线在他的府里。”齐绅高突然道。

    “啊?”落九一惊,看着齐绅高。

    齐绅高缓缓地张开眸子,目光冷冷地盯着前方,却再没有张口。

    五年前的事了,他本不该计较什么,早应放下。

    当初顺王爷临危受难前,他安插的耳目曾打听到一件令他很介意的事。只可惜他安插的细作身份太低,只探其皮毛,并未深入。后来不论他如何费力探查,却查不出所以然来,又隔了这般许久时候,他也便搁置了。然再遇贾晏良,思其这几年的种种,特别是他忽然出家忽然归来的种种,他便忽然有了怀疑。

    但也仅仅是怀疑罢了,那件事还需细查,寻佐证才可。不过,眼下看贾晏良是个甚为有才之人,尚可用之。

    晏良端坐在马车之中,双眸一直平视前方,直到车停,吴秋茂叫了声“老爷,到了”,他方转动眼眸,躬身下车。

    晏良跨进府门走了大概七八丈远,缓缓停下脚步,转身对吴秋茂道:“弄两个可靠的人,跟住落九。”

    “落九?”吴秋茂有点发懵,想了想问,“是齐大人身边的那个……”

    “嗯。”晏良答完话,撩起袍子就快步往福禄堂去。

    晏良进了院,便打算去书房,却见院内本蹲在廊下的三名丫鬟急忙迎过来,你一言我一句的说着家里来的人如何,荣府老太太之类的话,晏良都没有细听。最后扯到了什么媒婆,晏良抬起的脚僵了下,方落地,他转头朝福禄堂的正厅望去,就听身边的丫鬟甜甜的说:“奴婢们都不敢轻易做主,那婆子就在那里等着呢!”

    晏良眼里闪出一抹厉光,转过头去,好似什么都没有听到一般,径直快步走进了书房。吴秋茂忙要跟着进,那厢有嬷嬷赶过来,说了今日来信的事。

    吴秋茂接了信便打发走人,转身要进书房,却见院里的丫鬟对他比划手。

    吴秋茂会意,晓得她们说的是媒婆的事,皱眉对她们摇摇头。

    吴秋茂进屋将信递给了老爷,“金陵的信来了。”

    晏良看过之后,点了点头,便执笔在宣纸上认真对着一本旧的道经誊抄。

    吴秋茂看了后有些讶异,毕竟老爷从道观回来之后,一直表现出对官场的热忱。而今怎么突然临摹起道经来了,难道老爷又心生隐退之意?

    吴秋茂想问又不敢问,上了茶之后,便默默退下。

    “见了珍儿,引他去他媳妇那。”晏良突然道。

    吴秋茂心里谨记老爷刚才的所有交代,出门就开始先掂量着人选去跟着那个落九。急急往贾珍院方向去,刚好半路碰见他,赶紧笑着行礼。

    “这般猴急做什么去?不伺候老爷了?”贾珍问。

    吴秋茂:“刚在书房服侍,这会儿领命出去办件事。”

    “什么事?”贾珍贼好奇问。

    吴秋茂不说。

    贾珍不耐烦的摆摆手,心里暗骂他是条忠狗,不愧是老爷看上的。“对了,我听说那对被赶走的祖孙俩,还写信来了?”

    吴秋茂知道他说的是贾代儒,点了点头,特意告知:“他们现今如我一般,给老爷办事。”

    “搞笑。”贾珍嘻哈笑两声,还要说话。

    吴秋茂忙转身表示要去通报老爷帮他。

    “别别别,你瞧我这副邋遢样,可不能见老爷。啊,对了,我想来我还要去上课,回见。”贾珍摆摆手,匆匆忙忙去了,走步的速度可比来的时候快三四倍,眨眼间就在吴秋茂跟前没了踪影。

    不过贾珍可没什么真心心思去上课学习,他刚装了肚子疼,他喝了一肚子热茶才憋得一头热汗蒙混过关,可不能白流。贾珍想了想,跑去他媳妇尤氏哪儿打诨。

    尤氏整查点记录老爷刚刚通知过来的田产事宜。见贾珍来了,她便忍不住高兴的和他说老爷在祖坟边上置田的事儿。

    “好好的,干什么那么做?”

    “怕是出事吧,未雨绸缪,日后荫蔽子孙。”

    “而今他在官场风头正盛呢,怕什么。八成是老爷心软,可怜那贾代儒祖孙呢,才给他们找事做。”贾珍歪着嘴道,“细想想,我若也能去金陵就好了,至少离得远,过得比现下自在。”

    “小心这话被老爷听见,打断你的腿!”尤氏掩嘴笑,半开玩笑道。

    贾珍动动眼珠子,正要不愤地骂尤氏,就见来了个婆子,问尤氏该如何处理福禄堂的媒婆。

    “什么媒婆?”贾珍疑惑地盯着尤氏。

    “不是媒婆,不过她做的事跟媒婆也差不多。”尤氏微微一笑,“有意给咱们老爷说亲。”

    “说亲?”贾珍惊呼,瞪大眼睛,破口就骂,“哪来的贱妇,敢打老爷的主意,想给我找继母?我呸!她也配么?又是谁让她进门的,快告诉我,老子非打死她!”

    “荣府老太太!”尤氏干脆回道。

    “啊?”贾珍一脸震惊。

    “不!还要算上南安太妃呢,你真去打?”尤氏问。

    贾珍更惊讶,“怎么会?”

    “今天幸蒙老太太引荐,太妃要召见我,就去得荣府拜见,她们却不知怎么说到老爷身上去了。转而莫名夸我贤惠端方,还说我做儿媳妇的理该孝顺,多为公公着想。”尤氏把手上的东西收好,上了锁,才抬眼望向贾珍,目光里自然流露出无奈。

    “这什么跟什么,荣府老太太唱的哪一出?南安郡太妃又是怎么掺和进来的?”贾珍有点急躁,他想想府里会突然多个女人做他继母,他就浑身不自在。

    “我一个小户人家出身的,哪里斗得过太妃,去了只得唯唯诺诺,还不是人家说什么是什么。话说回来,老太太操心也不足为过,南安太妃也是好意。而今两府数老太太她老人家是长辈,你妹妹是’丧妇长女’,今后若没个正经女人教导,将来说亲都不好说。”

    “两府毕竟是两家,她们就这么鲁莽派媒婆来便就是有失体度!无礼!管人家闲事!这是就是说到皇上跟前她们也没理去!”

    “说是媒婆,其实就是南安太妃身边的办事婆子罢了,因爱顺着老太妃的意思去牵红线,才多得了这样的名儿。这次估摸是太妃又好事儿了,就派过来问问情况。”尤氏见贾珍真的火了,不敢继续逗他,忙解释清楚。

    “到底不合适,他们这样不过是仗势地位高些,欺人!”贾珍怒道。

    尤氏垂头不说话,半晌,悄悄抬眼瞄贾珍一下。贾珍赤着耳朵在屋子里乱转,最终忍不了了,直奔福禄堂。他也不管老爷对他的禁令和教诲之类的,冲进正厅去见那个婆子,二话不说,就把那人打发走了。

    尤氏怕闹事,忙跟过来劝。

    那婆子本就等不耐烦,见贾珍如此待她更气,打狗也要看主人!婆子到底仗着是太妃身边的老奴,甩了狠话,气冲冲去了。

    “大爷是怎么了,你早前不是还存着要给老爷续弦的心思么?”

    贾珍:“你个妇人懂什么!以前就算我张罗,那也是弄个玩物给老爷罢了,算什么。再说就是续弦,当时的老爷只是小家碧玉就可了。而今老爷如何?风头正盛的吏部尚书!随便吼一声,多少官家女儿抢着往上扑!就算是续弦,必不会是个简单人家。她回头欺压在你我上头,咱们日子会好过?再如戏文里那般算计嫡长子□□,更是防不胜防!”

    家里有个老爷压头上管他就够了,再弄个继母,他非疯了不可!

    尤氏忽然用很崇拜的目光看贾珍,悄悄对其竖起大拇指,“大爷好厉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