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56章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超品相师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贾代儒本人素来拘谨严厉,加之中年丧子之痛,很少与贾瑞提及其父母当年的事情。这一次长途跋涉回金陵,他渐渐一路深入了解孙子的心境,贾代儒方才体会到自己孙子内心非同于平常孩子的苦闷。贾瑞自小无父无母,不曾体验过父慈母爱,而他又因为望孙成龙,一直严苛教养他,反倒让他感受不到一点慈爱和关心。这孩子近来灰心丧志,渐渐颓废,不知进取,恐怕也有这一层的原因。

    而对于贾瑞来说,他这一路对祖父的了解甚至超过了他之前的十几年的了解。自从听他悲从中来谈及自己父母去世的事情,贾瑞才意识到自己的祖父抚养自己有多么的不容易,他是肩负着九泉之下父母的期待,才会对自己此般严厉的。

    贾瑞变得很体谅祖父,对其越加规矩孝顺。而贾代儒则对贾瑞关爱有加,呵护备至,想把他童年时自己亏欠给他的那些慈爱都通通还给他。

    祖孙二人便如此其乐融融的赶到了金陵城。贾代儒安顿好之后,便带着孙子贾瑞按照晏良的吩咐做事。

    “你我祖孙二人虽因他而被赶到金陵,但却也是因他才有所顿悟,改过自新。我们自该诚心诚意的感谢他,好生地协助他管理族内事务,为贾家族人们出一份力。”贾代儒对贾瑞正经道。

    贾瑞附和点头,表示今后的一切会听从祖父的吩咐。

    二人在宁府金陵老宅住下之后,发现宅子里留下的仆从都有些年老,不经用。便舍了些银子买了两个小厮两个丫鬟,负责粗使打扫等事务。贾瑞正值阳刚气盛的年纪,一眼就瞧上了俩丫鬟之中那个更漂亮的。贾代儒看在眼里,有些恨其不争气,甚至在心中有了暴揍他一顿的冲动。转念又想起临走时敬大老爷的嘱咐,“凡事物极必反,切莫强求,你该顺势而为。”

    贾瑞这孩子自幼丧母,眼跟前儿从来没有一个女人好好照顾过他,而今他长成这样血气方刚的年纪,喜欢看女人倒是在情理之中。贾代儒遂冷静下来,忍下了胸口这堵气,努力去理解这件事,除了三五天之后,终于愿意叫你那个丫鬟进贾瑞的房里伺候。当然,他在答应,这件事情之前,给嘉瑞提了很多条件,让他切勿过度沉迷于淫逸,而耽误了正事。

    贾瑞高兴的答应,头几日他初涉人世的确实有些兴奋,有时候折腾到大半宿都不睡觉。大概小半个月的时候过去了,他对这种事儿的就跟正常男人一样,只是偶有需求,不会一直执迷于此。

    这时候,贾代儒祖孙俩已经在家家祖坟附近置办了几百余亩田产。贾代儒稍有成绩之后,便书信一封,将这边的情况据实表奏给晏良。并将贾瑞晓得上进读书的消息一并告知了他。

    而京城这边书信还未到,晏良便得到了皇帝的又一次赏识。皇帝突然提拔他为今年秋试的主考。这主考可是要负责统筹科举的一切事物,并把关最后确定考题。而最终判断结果的好坏,也皆是要以他的意思来执行。

    但凡是秋试考上来的举人,都可以称为是主考的门生。人才的选拔,出题的偏好,乃是全凭主考一人说得算。科举乃朝庭大事,从中出仕的人将来总会有几个人坐上关系朝廷社稷的重位。主考官正是占据了笼络人才的先机,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便是这个道理。自古以来,科举的主考官便是拉拢人才到身边的捷径。故而每到秋试之时,朝堂上便开始掀起一轮疯狂地争抢主考位置的战争。

    主考之位本是许多一品大员求都求不来的位置,而今却被晏良轻而易举的得到了。皇帝甚至都没有跟太多人商议,当时在上朝的时候,皇帝开口提出想法,转头就问了齐绅高的意思,便直接拍板定下了。其他人纵然不服,也无可辩驳,谁叫这位新晋朝堂的吏部尚书深得圣心,且还得到权臣齐绅高的庇佑,自然是没人敢当面叫板得罪。只是背地里,大家少不得议论纷纷,心生嫉妒,说他是个会耍手段蛊惑圣心的佞臣。

    齐绅高为此,还特意在广源楼宴请晏良,以图安慰他。

    “本来呢,是该在府里请你,叫你见见我的不孝子。只是最近风声紧,大家议论纷纷的,你在风口浪尖上,我就不便在外人眼前做得太显眼了。”齐绅高为晏良斟一杯茶,见他只是礼貌性的端这茶杯迎了一下,待茶杯接满茶之后,他就缓缓地淡然地将杯子放在了桌上,未动声色。

    “怎么,因为那些流言蜚语,心情不好?”齐绅高歪头打量晏良,一脸意外,至少他没想到晏良一个大男人会计较这等小事。

    “别人说什么,与我何干。只是无聊罢了,想点别的事情。”晏良琢磨着这次皇帝提拔他做主考官的事,到底是不是因为“运气”。他这两个月,忙于公务,还真没什么是时间去□□业。应该是之前什么时候做的事,现在有了结果。

    “呵,我堂堂尚书和你说话,你竟然还觉得无聊,想别的?贾晏良,你不觉得你此举未免有些太无礼了么?”齐绅高脸色突然冷峻,盯着晏良的眼睛像是会射出刀子一样。

    晏良浅笑回应,似乎很不在乎,看得很淡。

    这让齐绅高更恼,他挑眉越加冰冷的注视他:“你真不怕我?”

    晏良垂眸喝茶。

    齐绅高默了会儿,突然深沉道,“那如果我威胁你,将你和顺王爷当年的事说出去,你还不怕?”

    晏良蓦地抬眼,对上齐绅高的眸子。

    齐绅高脸上终于露出满意的笑了,“看来你还是怕。好啊,你还晓得怕就好,免得哪一日你得志猖狂,忘了这码事儿了。”

    顺王爷是五年前因为谋反罪被皇帝圈禁,当时涉事的臣子基本上贬得贬,死得死,无一留京。如果本尊真如齐绅高所谓的跟顺王爷有那么鲜明的关系,那么他今日不可能坐在这里。纵然是他当初辞官回归道观,皇帝也不可能容忍这样一个人留京,更别说后来又容忍他回朝做官。对此事深恶痛绝的皇帝,尚且把不准这件事,晏良倒不认为齐绅高有什么本事,在手里握着确凿的证据。毕竟起初那些日子他和自己接触的时候,便有意无意的试探。既然是试探,就说不上确准,只是怀疑罢了。

    “难道吓得不敢说话了?”齐绅高见晏良有颓势,气焰更嚣张几分。他虽然是斯文人,表面看着挺温和,但那双眼可是充满了挑衅和居高临下。

    这次换晏良给齐绅高斟茶了,端茶的手稳稳当当,从壶嘴儿奔涌出来的水形成一道有弧度的小水柱,一滴不漏的落入齐绅高手边的茶碗内。

    晏良气定神闲的斜睨他,“冒昧了,刚刚是完全听不懂齐大人所言,便觉得没什么好说。”

    “贾晏良你还不认?你真以为我会相信你的话?”齐绅高既然挑破了问,便也不怕继续追问。

    “我无话可说。不过,你倒是可以继续问。”晏良一副无奈的神色,口气却平缓温柔,显得极有耐心。倒叫齐绅高觉得是自己在无理取闹,像个任性发疯的孩子了。

    齐绅高和晏良对视片刻,忽然哈哈大笑,故作亲昵的拍了拍晏良的肩膀,“你没牵涉最好,最好!我不瞒你,早前也和你透露过,其实皇帝当初对你,是有些怀疑地。我刚才那样问话,也只是为你好。”

    “下官领教了。”晏良冷笑两声,拱手便和齐绅高告辞。

    齐绅高知道当下正是尴尬地时候,如果这时候让晏良就走了,那以后他和晏良的关系很可能就越来越远。晏良这个人性子深沉,有什么仇怨应该都记在心里,不说出来,也不表现。这样的人虽性子沉稳,办事麻利妥帖,十分讨喜,但心死难以揣摩,有时就叫人颇为忌惮了。

    “好了好了,你看我这不也是担心你么,你也知道顺王爷那事儿,咱们做臣子的是沾边就危险。我看皇帝要重用你,而我也是一直看重你,便要谨慎些,再三确定一下,你瞧你,就经不起这玩笑。”

    齐绅高一边哄,一边按着晏良的肩膀,让他坐回去。好说歹说,晏良总算是听劝了。

    就在齐绅高以为晏良不会追究生气的时候,他忽然听到一记低冷的声音传来。

    “那你呢?”

    晏良可清楚的记得,那书橱里藏着的名单上,齐绅高的名字赫然在列。与齐绅高名字一同出现的其它人名,晏良都叫人仔细调查过了,而今没有了一个有好结果,唯独齐绅高不同。这又意味着什么?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