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53章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超品相师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宝玉慢慢转头,忽然看见衣着紫色锦袍的敬大伯立身于门口,他面色无异,但疏冷地目光却一直落在自己的身上。

    宝玉忙给晏良问安,笑嘻嘻地道大伯好。

    晏良浅淡地嗯了一声,转眸朝下方看。这时候惜春已经扑过来了,晏良笑着抱起她,问惜春今天乖不乖。

    “乖,爹爹我是最乖的,今天奶娘教我识字,我学会了足足五个呢。现在哥哥姐姐们的名字我全都会写了!”惜春特别骄傲地说,十分欢喜的跟晏良邀功。

    晏良连连称赞惜春厉害,手里突然变出一个鲁班锁给她,“给你玩儿的,若能解出来,有大奖赏。”

    惜春高兴的把玩起来,他拆下来就装不上了,所以越玩越上瘾。黛玉等人早就玩儿过了,只凑过了看热闹。

    黛玉逗弄惜春道,“我算不算你姐姐?”

    惜春葡萄一样的眼珠子亮晶晶地,“您是我的林姐姐,自然算姐姐。”

    黛玉露出一副得逞的笑容,“那你说说你会不会写我的名儿?”

    惜春小脑袋俏皮地一歪,骄傲道:“自然会。”

    此言一出,黛玉和宝玉等都十分惊讶,问惜春怎么写。惜春一本正经的坐在桌边,就吩咐下人准备笔墨纸砚。而后提笔,在宣纸上歪七扭八地写下了黛玉的乳名。字虽丑了点,但一撇一捺写得极为认真,没有错处。

    惊得黛玉等人都拍手叫好。

    “你是怎么知道你林姐姐名字的?也是奶娘教你的?”宝玉笑问

    “对啊,是父亲很奶娘说的,要是教我习字,就先从身边人的名字学起,这样总叫总叫就容易记住。”惜春机灵道。

    宝玉从没有想过自己的这位小妹妹会这样的机敏聪慧,暗自赞叹不已。他望着敬大伯,倒是很好奇惜春的这位奶娘如何识字的。

    “小姐出身的,后来家道败落,识几个字罢了,没什么稀奇。”晏良回答道。

    “可不一般,我家的奶娘就没有这样儿聪慧的。”宝玉想到自己的奶娘李嬷嬷,粗俗不堪,还总爱管东管西的叫他不自在。

    “你家奶娘若真晓得督促你读书,只怕你要哭爹喊娘了。”晏良一语戳中宝玉的软肋,其他几个孩子都捂嘴偷笑。

    宝玉尴尬的挠挠头,也跟着傻笑。

    晏良暗中打量宝玉这孩子,此刻还真是俊俏娃娃好脾气,单凭长相就十分讨人喜欢。所谓的好性子宝二爷,就是如今这般怎么玩笑他都不生气。不过他这好脾气也只限于和年轻姑娘们如此。换个老点的说同样的话,便是又嫌麻烦又嫌糙,什么都不喜欢了。而且听说这孩子若犯糊涂混账的时候,谁都混不过他,连老太太都得对他哄着来。就这么一个孩子,可谓是好坏性情兼有,偏偏在荣府顶了个好名声。也不知道是因为老太太喜欢他,所以大家都阳奉阴违地去恭维,还是那些人都眼瞎了看不清。

    宝玉现在的个性明显有偏向性,只喜欢女人,这毛病再不纠正过来,等稍微长大定性了,必然是个麻烦。

    晏良眼看着宝玉跟他几个姊妹玩的不可开交,也没说什么。他就抱着惜春只顾着和黛玉聊天,问她进京以后身体如何,可有好转,是否再请大夫看了等等。

    黛玉便回说:“时好时坏,还是吃以前养身的药,在扬州看了多少大夫都不曾好,所以来京之后也便没怎么找人看过。”

    “这怎么行,扬州的大夫到底是比不过宫里的太医。回头我叫王君效去你们林府一趟,刚好给你瞧瞧。我看你衣服穿的此平常人多,不仅体虚,应该还有寒症,而今过了春就要入夏了,正适合调养身体。有病趁早治,拖得越久越容易落下病根。”

    黛玉早前就听父亲说过这位王太医,他是有名的神医圣手,诊脉准,擅除疑难杂症。黛玉被这身子骨拖累的每日难受,她早盼着能有普通人那样的身体。听说有希望,自是欢喜,忙跟敬大伯谢恩。

    “谢什么,你看惜丫头如此喜欢你,这便就是缘分了。以后常来这里,做惜丫头的小先生如何?府里就她一个年纪小的姑娘,孤单得慌,你们都是同龄人,若能常来陪陪她玩耍,教她一些东西,便是她的幸事了。”

    “我也喜欢惜春妹妹,会常来。”黛玉欢喜的点头,再次跟敬大伯道谢。

    宝玉便跟着来凑热闹,说他也会通林妹妹一样,常来探望三妹妹。

    “什么三妹妹?哪儿来得三妹妹?”晏良很反感这声称呼,立刻反驳回去。

    对于宝玉,晏良一直权当他是个孩子,他毛病再多,自己虽看在眼里,但他却不愿多事去跟一个孩子计较,特别是这孩子的父母和祖母都是闹人精。晏良不是惹不起她们,而是他只要沾了这些人,就跟在街上踩到屎一样恶心。

    “我……我没别的意思,原本是这样排行的,我才会这么叫。”

    宝玉打了个哆嗦,突然感觉敬大伯很吓人。

    “原本排行?可笑!你惜妹妹她是正经的宁府大姑娘,可没有什么排行老三之说。”

    晏良早知道这“三姑娘”的称呼是荣府那边瞎叫出来的,当时是因为贾母存着让惜春去她那边住的想法,所以她擅自搞了一个大排行。就是连宁府的人也都因此受了影响,在晏良回宁府前,宁府的这些下人们也一直是张口闭口喊着惜春是三姑娘。但这件事宁府这边早已经改了,贾母那头晏良也早就纠正过。而今宝玉还是这样叫,显然是荣府那头对这件事不上心。

    宝玉有点怕晏良了,抿着嘴角不做声。其实最开始他本来是有点怕敬大伯的,在其面前处事十分小心,后来几次见面,他发现敬大伯只是在别人口中狠厉,实则本人很温柔平淡。比起见他就骂的父亲贾政,宝玉觉得敬大伯算是男性长辈中比较温和慈祥的了。

    而今回想起来,倒是自己蠢了,误以为敬大伯待他会和别人不同,之前竟然没心没肺的乱说话。

    “我看时候也不早了,你们早点回去,别叫老太太惦记。”晏良嫌有的人碍眼,干脆打发了。

    黛玉机灵通透,自然清楚敬大伯对宝玉的态度如何。心料这果然知人知面不知心,她爹娘嫌宝玉没规矩,可能只是一己之见,而身为贾家人族长的敬大伯而今也这么认为,可见宝玉身上的问题挺大的。

    到了下午,贾敏母女走后,宝玉才跑去补睡午觉。闹了噩梦,大喊大叫,发了一头汗才被人弄醒。

    此事惊动了贾母,问他:“什么三妹妹喜妹妹的,你做了什么梦?”

    宝玉也不记得梦是什么了,干脆就把今日在宁府的遭遇说了。

    贾母气的不行,怪晏良不找她说事,把怨气撒在孩子身上。不过人家官拜吏部侍郎,今时不同往日,这口气她们就只能干咽下。

    这件事却没完,贾敏回去后把贾母的恳求如实传达给林如海,看他是什么态度,顺便他又把今天宝玉乱穿衣的事情说给了林如海听。

    “前一件本来就不好办,我现在能自保就不错了,如何帮他?后一件听你说完,就是能帮也不想帮了。他连自个儿孩子的规矩都教不好,你叫我如何敢举荐他去做更大的官?回头他管理不力闹出了事情,便就会算在我的头上。”林如海满面忧虑,当真十分为难,他本不想这么直白的在妻子面前说她娘家兄长,实在是荣府的人得寸进尺,一而再,再而三地挑战他的耐心。

    次日,可巧晏良奉命来京畿府交代刺客一案的经过,虽然刺客皆死,案件线索看似断了,接下来林如海要接下这个烂摊子,自然是难做。皇帝考虑到晏良和林如海的渊源,再加上晏良是本次案件的受害者,皇帝便命晏良和林如海一同彻查此案。一个学识渊博,聪明盖世,一个沉稳敏锐,靠眼就能分辨善恶。如果说这个断了线索的悬案还有可能破的话,非他俩莫属。

    二人对坐闲聊完案情之后,林如海便笑着感谢晏良送给黛玉燕窝。俩位父亲说着说着就转到子女教育的事上,顺嘴提起了宝玉。

    “这孩子啊,唉,”林如海何等斯文的人,嫌少挑人错处,但提起宝玉他便牢骚满腹。从他擅自跳窗,说到其在兄长丧期的衣着问题

    “背人父母,擅自跳窗,是没规矩。刚死了大哥,却不知缅怀,穿艳福服,且整日嘻嘻哈哈泡在脂粉堆里不思进取,这是不念亲情,无德无义。”晏良嘴不留情道。

    “极是。”林如海听得很爽,因为晏良每一句都说到他心坎里了。

    晏良瞟眼林如海,“我看他很喜欢与你女儿一起。”

    林如海脸突然沉了,看晏良。

    “小错不纠,将来必定酿成大错。这俩孩子不能走太近,必须从现在起分开尽量不见。”晏良已经看出来了,宝玉和黛玉之间的苗头有些不对。俩孩子身上虽说都还没有出现因果恶业,但就看黛玉这经不住风霜的身子骨,和宝玉多情的性子,二人将来必定悲剧。

    林如海大骇,他自是相信晏良的看相能力,因为已有诸多事实佐证过。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