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52章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黛玉蹙眉,小声责怪宝玉:“你哭什么,好好说就是。”

    话音刚落,那厢贾母就注意到这边的情况,忙喊着问他们俩怎么了。宝玉听到贾母的呼唤,顿时哭声渐大,伸手就扯自己的衣裳,要脱掉。丫鬟们忙来回复贾母,告知其刚才宝玉和黛玉的对话。

    贾母看眼宝玉的衣裳,唤这孩子到自己怀里来,哄了几句,见宝玉哭声小了,才叹气骂他不该如此,叫人快些送他回去更衣。

    黛玉也没想到就这一句话便惹哭了宝玉,她眼圈有点发红,些许惊着了。贾敏拉住黛玉的小手,暗暗冲她使眼色,摇了摇头,要她明白这件事错不在她。黛玉机灵,很快就理解了,心下这才好一些,默默垂眸不语。

    贾母哄完了宝玉,才又来哄黛玉。

    “你宝二哥混惯了的,使性子的时候谁也拗不过他。乖孩子,错不在你。”贾母转即厉色去训宝玉的奶妈李嬷嬷,“宝玉年小不懂事,一时猴急有所疏忽也罢了,你们的眼睛都长哪儿去了,由着他这样没提醒一声?”

    李嬷嬷自认倒霉,连连赔不是。

    不大会儿,宝玉换了身素服过来,脸也洗过了,模样粉嫩白净,本就是一张精致俊逸的脸,此刻他桃花眼泛红,面颊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儿,更讨人喜欢了,叫人瞧了真忍不住心疼。贾母哎呦直叫,拉着宝玉入怀哄弄,好一顿稀罕爱抚。宝玉这才渐渐解开抑郁,情绪好转起来。

    “回头我定要去哥哥坟前多上几炷香赔罪。”宝玉一脸内疚的表示完,就慢慢转头看向黛玉那边。

    黛玉瞟他一眼,便没好气地扭头,不想搭理他。母亲刚示意过她,确定这并非是她的不是,她有母亲在这儿撑腰,怕什么?再说她又不在这里长住,待一会儿就走了,何必委曲求全,在乎那宝玉是什么态度,不过黛玉因此心里难受是肯定的了。宝玉一哭,跟他说话的自己看起来就像是坏人一样,没的叫人心烦。

    宝玉却是哭完就忘,趁着贾母跟姑妈聊天的工夫,就硬要邀请黛玉出去玩。黛玉不去,宝玉不依,便总用眼神儿刮着她。黛玉一恼儿,干脆拉着母亲的衣衫,说自己头疼不舒服。

    贾敏就剩下这么一个宝贝女儿了,自然十分心疼,忙把这孩子搂在怀里,“今日的药你吃了没有?”

    “早饭后就用过了。”黛玉答道。

    贾敏想起中午的药没有给黛玉拿,就要和贾母告辞归家。贾母正事儿还没说完,坚持要留人,便做主打发人去林府取。

    贾母:“要不多拿几颗来?保不齐今晚还要在这儿宿下。”

    “万使不得,老爷那里还要打点。”出嫁的女儿归宁本就该在黄昏前归家,不然犯忌讳。之前刚来京,一时没住所,她和夫君暂住荣府,属情况特殊没什么好说。但现在他们已经自立府邸,她若不顾家中夫君,几次三番回娘家住,便是林如海不去计较,恐怕也会被外人嚼舌根子。

    况且,听说近来御史台那边风头正盛,用了很多理由弹劾了很多官员。这男人做官,若不能齐家,便也可算是一种无能的表现。若她夫君因‘夫人归宁不回的消息’被御史听了去,被参本弹劾,最后不管真假都将会是一桩留人话柄的事。

    贾敏便以此为理由,坚决回绝贾母。

    “你啊,便是计较太多,才会愁丝万缕,操劳过度,毁了你的身体。”贾母责怪贾敏想得太多,“就在娘家住一宿罢了,谁会去真的计较。”

    “夫君刚被皇帝调任成京畿府尹,风头正盛,多少双眼睛盯着呢。纵然是宫里恩宠至极的贵妃娘娘,她归宁也不过是三两时辰的就要回宫。这样吧,我们午饭在这吃,赶在黄昏前回去。”贾敏也不问贾母的意见了,她就是这样决定了。

    “宫中的规矩大,不比我们平常人家,不过你说的也在理,罢了,就随你的意思。”贾母打发孩子们出去玩,她要和贾敏说正事儿。

    黛玉看眼母亲,便乖乖去了。她到了东厢房炕上,便有丫鬟上了各类干果茶点,宝玉也跳坐在黛玉对边,一边剥果子,一边递给黛玉,问她还要吃什么。

    迎春和探春互看一眼,问宝玉:“我们也有爱吃的东西呢?”

    宝玉忙解释:“你们和她计较什么,要吃什么自个儿去取便好。她是客,我们自该招待地周到些。”

    “行行行,都是你有理。”探春笑着抓一把瓜子儿,拉着迎春去那边角落里吃。

    宝玉慌了,赶紧下地跟两位姊妹赔不是。

    黛玉瞧他左右逢源那样儿,便觉得不喜,更懒得看她。一个人垂头,剥着花生吃。她又见桌上芸豆糕做得精致,取一块放嘴里,咬了一口,怎么也吃不下第二口了,便放了下来。真不知为什么,这荣府厨子

    的手艺怎么还退步?

    宝玉见黛玉吃芸豆糕,自己也拿了一块放进嘴里,“要说还数林妹妹识货,老祖宗那里的厨子最擅做的一味点心就是这个,听说这厨子的师傅是从宫里学来的手艺,自是独一无二的。”

    黛玉一边往嘴里塞花生一边轻飘地瞟一眼宝玉,冷笑着不想说话。

    探春倒是附和宝玉,撺掇黛玉多吃点,“你身子骨不好,多吃点东西,壮实一些。”

    “不是我想吃,便能吃下的。”谁生病不想身子早一点好,可她的身体哪是多吃两口东西就解决的。黛回了这话,便垂眸不语了。

    探春当自己的话又戳得黛玉哪里不舒服,转头冲宝玉吐了下舌头,便闭嘴不言,悄悄地去嗑瓜子。

    这时候黛玉的奶妈王嬷嬷笑着进门,跟黛玉道:“东府珍大奶奶听说姑娘来荣府了,便派人过来问问,姑娘要不要去那边找他们大姑娘玩儿。珍大奶奶还说他们老爷刚好吩咐过,要给姑娘捎些上品燕窝过去,正巧咱们过来了,她就派人直接送到这里了。听说这些燕窝都是大老爷遇刺受惊时,皇上特意恩赏下来的。说是太多,吃不完就坏了。便惦念着姑娘身子不好,送来些给姑娘滋补用。”

    “燕窝吃着倒是有些效用,烦劳敬大伯如此费心关切我,咱们得好好道谢。”黛玉忙问王嬷嬷:“你可告诉母亲了?”

    王嬷嬷道:“老太太和太太正商量事儿呢,不许我们进去,我便想着先来问问姑娘的意思。”

    “我自该去谢礼。”黛玉道。

    王嬷嬷连声应承。

    宝玉忙转头跟黛玉商量,“林妹妹,不如我们同你一块去,就当是玩了。你说是不是,王嬷嬷?”

    王嬷嬷惊吓地瞄一眼宝玉,忙摇头表示不敢做主。上次宝玉跳窗的事儿害她连跪三天,还没了一年的月钱,那事儿她一辈子都不敢忘,今天万不敢擅自做主。

    王嬷嬷看向黛玉。

    宝玉便也看向了黛玉。

    黛玉不需思量,立刻便道:“且等一会儿,看母亲怎么说。”

    宝玉想想也是这个道理,便点了头。不消片刻,贾敏那边就传来消息,说是姊妹们都可以一遭儿去东府。宝玉高兴了,忙欢喜的跑到门口,亲自为黛玉掀帘子:“林妹妹请吧。”

    黛玉还没什么反应,探春和迎春这边反而先掩嘴笑出声儿来。

    四个孩子到了东府,几人方得知燕窝是尤氏听命送过去的。这会儿敬大伯正在吏部当值,他们自然见不到。她们便被尤氏请到她的院子里坐,尤氏少不得要把府里所有的好吃的好玩的都供上来。

    宝玉随手拿了一样东西塞进嘴里。

    “唔,这、这是芸豆糕?”宝玉话音还没落,就伸手拿了第二块往嘴里送。这点心不仅口味正好,不甜不腻,还清香软烂。他们荣府厨子做得跟这个比,简直就如糠一样难吃了。只怕老太太若用了,也会好这口。

    “这是广源楼的芸豆糕。”尤氏也不多解释,只要喊上名号,大多数人都该知道。

    宝玉在心里纳闷的合计着会儿,摇头觉得不对,“这广源楼的点心我又不是没吃过,上次敬大伯送了好些过去,味道是好,却没有这里的叫人觉得惊艳。”

    尤氏笑着不语,她自是不能跟宝玉解释,这广源楼的点心也分上中下三等。当初贾母可是讥讽了他们大老爷,大老爷送糕点过去的目的是反讽,根本不可能会选用上品点心给让他们占便宜,送去荣府的只是普通的中下等罢了。

    “吃就吃,还那么多话。”黛玉心思巧,一下就悟透了尤氏话里的意思。他见宝玉还要纠结,就骂了她一嘴,自己则拿了一块杏仁白玉糕放进嘴里。“这东西是杏仁、山药泥和栗子粉做成的,滋补养身,还容易克化,我最喜欢。”

    宝玉本来要追根究底的,听黛玉这么说,就把话岔开了,追着黛玉问她是什么味道。

    探春和迎春凑过来,都趁机笑话骂宝玉。

    “你若想吃,自己拿就是了,问林妹妹做什么。”

    宝玉也不恼,被姐妹们笑话了不算什么,只要见姊妹们笑得开心,他就开心,遂也傻傻地跟着笑。

    不大会儿,惜春就被领来了。脸蛋粉嫩的小姑娘晃荡着小短腿儿,挨个给哥哥姐姐们请安。

    “别瞧她年岁笑,该有的礼节一样不落下。”黛玉叹服不已,不禁欢喜的拉住惜春,逗她玩儿起来。

    宝玉跟着掺和,被黛玉一嘴骂了出去,“你可离她远点,别叫她被你给教坏了。”

    宝玉不服气分辩:“我哪里坏了?”

    “可说不清了,有太多处。”黛玉顶他道。

    宝玉一听黛玉这话是认真地,心里十分受伤,不解地追问黛玉到底什么意思。

    黛玉懒得搭理他。宝玉却犯起糊涂劲儿来,不依不饶了。偏黛玉就不理他,迎春和探春也以为宝玉没什么大事儿,都只顾着去照顾惜春玩。

    宝玉气得转过身去,一个人坐在窗前生闷气。他等了好久,只听那边传来姊妹们忽高忽低的细语声,也不见人理他,心就开始痒痒了。宝玉很快就把刚才的事儿抛到九霄云外,不气了,转脸就笑嘻嘻的凑热闹去。

    黛玉见状挑眉,示意三春,人来了。

    探春对宝玉道:“你快离远些,我们的话你听不得。”

    宝玉:“如何听不得,我偏要听。”

    “说你没规矩,最是个无情的种儿,你还听不听?”黛玉似真似假的反问宝玉。

    宝玉以为黛玉又针对自己,鼻子瞬间就开始发酸,又心痛又抱屈。他此刻脑子里嗡嗡的,什么都听不进去,只一心想改变林妹妹对自己的态度。他对黛玉郑重道:“林妹妹,你这话叫人好寒心。你说你打从进荣国府那天开始,我什么时候不是以你为先?有什么好东西不是第一个与你分享?我把你当亲妹妹一样爱护,不,甚至对待亲妹妹还要亲。我处处真心,发自肺腑,偏偏就不明白,这些事儿进了你眼里,怎么就成了没规矩,无情了?”

    黛玉:“……”

    她很无语。

    迎春则睁大眼睛。

    探春是一脸惊呆的神色。

    这时候惜春却乐了,欢喜的伸手朝着宝玉的方向,“抱抱!”

    宝玉缓了会儿情绪,忽然觉得还是小妹妹好,他作势刚要去抱惜春,就听见惜春嘴里又嘟囔了一句“爹爹”,接着就看见惜春快速地从他身边擦过,张着双臂往后面去。

    “宝二爷,我们大老爷来了。”屋里侍候的丫鬟忍不住了,再一次出声提醒。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