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49章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宝瞳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韩娱之秘密讯息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好一个‘铁证面前,何须三思’!”

    皇帝转而目光犀利地扫视众人,笑问左都御史范庆生、康王段高宇等人,可否有实质证据反驳,没有便无需多言,即刻下令将王子腾革职、抄家。王子腾处徒刑八年,明日即刻启程。至于王家的家眷,念其祖上蒙恩立过功勋,皇帝不做论处,但王家的府邸及家产都将被朝廷没收。

    堂堂二品大员,谁都没想到会因为一个贪污罪,眨眼几天间就物是人非。

    下朝后,段高宇面色不善,气冲冲带着两位大臣从晏良身边擦过,转而又站住脚,回头狠狠瞪了他一眼。当他发现晏良也看他的时候,段高宇戾气更重,冷哼了一声,方负手而去。

    乌敏和齐绅高二人站在晏良不远处的一东一西的位置,都瞧了这场景。

    乌敏闲来无事的凑到晏良耳边说风凉话:“你才刚升官,就一把火烧到了康王爷那里,可真够胆子大得。这王子腾什么样,其实满朝文武心里都清楚,只是碍于他背后这位,不敢得罪罢了,你倒是厉害。道观里那两年不会真把你呆傻了吧?”

    “乌敏,别胡说吧道。”齐绅高严厉道。

    乌敏耸了下肩,悻悻去了。

    齐绅高看一眼晏良,紧锁的眉头没有丝毫展平的意思。他也没说,一个人默默离开。

    晏良觉得这些人都有些神经,便回到吏部继续做自己的公务去。晏良能略微感觉到周围人待他的态度有了变化,更恭敬了,眼睛里却有着畏惧。一些不会收住情绪的小吏,见了他甚至有点胆战心惊。

    朝廷只是处理一个有贪污罪名的官员罢了,竟然会引起朝堂上下产生这么大的波澜。可见这个王子腾是有一些势力,在京很有震慑力。

    难怪皇帝要把王子腾拉下马,因为照这样下去,再留他,势必会产生撼动皇权的力量。

    晏良核查了王子腾属下柳石昌的档案,便叫人给大理寺送去。这个柳石昌作为王子腾的左膀右臂,帮过他做过不少坏事,只要严加审讯,定然会让其供述出王子腾的更多罪状来。

    “这人大理寺都用刑了,嘴巴很应,至今什么都没说。”吏部郎中史昀和晏良小心说明到。

    晏良抬眼看史昀。史昀吓了一跳,忙眼神规避,一副惴惴不安的样。

    “连你也一样,没出息。”晏良拍下手里的档案,冷冷道。

    史昀哆嗦了下,愣住,然后回过神儿来看着晏良,“谁说我怕了?我可不怕!以前我跟大人同为吏部郎中的时候,我就知道大人并非是池中物,它日必定高升。只是没想到这它日,竟然来得这么快,大人的德行端方,刚正不阿,是下官学习的典范。”

    史昀正经给晏良鞠一躬。

    晏良眯起眼,第一他嫌弃史昀啰嗦,第二他也不喜欢被人这么拍马屁。

    史昀见到晏良表情不对,忐忑问:“大人,下官可是说错话了?”

    晏良笑:“我有问你怕了么?”

    史昀一愣,尴尬地无地自容了。他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大人没问他就否认,显然是他心虚。

    “下官知错。”史昀再鞠一躬,人就该做到像贾侍郎大人这样,荣辱不惊,处惊不变。他什么时候有这样的气度了,或许还有指望再往上升。

    说来也奇怪,这贾侍郎升官的事儿要是搁到别人身上,他肯定会觉得不公平嫉妒到死。当初他们可是同任吏部郎中,自己还比他多干了七年,人家在吏部呆了没几天就一跃升迁成二品大员,怎不叫人嫉妒?可这事儿人偏偏在贾晏良身上,史昀他心服口服,心里一点泛酸的意思都没有。

    “吏部这些人中我很看好你,好好做事,尽职尽责即可。”

    史昀背景干净,为人善良淳厚,身上没有因业,在吏部众官员之中算是一道清流。这厮有些小心眼,爱计较,但人本性不坏,以后慢慢打磨就是。

    晏良有意收他做心腹,所以这两日在吏部,格外爱叫他去跑腿儿。

    “你把这东西交到大理寺去。”晏良将装有柳石昌档案的信封交给史昀。

    史昀行礼之后,乖乖亲自跑腿。

    晏良放值后,又碰见了林如海。这次林如海脸上还是一脸难色,他见了晏良后自己都有一些不好意思。他礼貌性的作揖,带着歉意的表情询问晏良是否有时间和他单独聊聊。

    晏良点了点头,直接带林如海去了广源楼。本来回家谈也是可以的,但考量荣府那边并不太平,晏良免强退而求其次。

    林如海尝了一块儿广源楼的糕点,笑着赞叹其味道极好。

    晏良有的是时间陪他,又让店小二多上了几味点心,笑着让他随便吃。

    “那我可不客气了,这些东西麻烦都包好,我要带回去和媳妇儿女一起儿吃。”别如海表情有些轻松了,笑着说道。

    晏良招呼人照做,然后便让林如海直奔主题。

    “别怪我多管闲事,王子腾的事情你打算怎么办?就这样继续下去?”

    晏良:“一切公事公办。”

    林如海急道:“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你和荣府的那些亲戚不处了吗?”

    “所以?”

    “万事和为贵,我看这件事两家应该冷静的坐在一起,好好解释明白其中的误会。”林如海口气中流露出恳求之意,他望着彦良的眼神里面带着渴望。

    他一个外人要掺和贾家两府的矛盾实属不易,看来这贾母的女婿还挺难做。

    晏良挺同情林如海,“这主意应该不是你想的该是他家老太太求你,叫你跑腿儿?”

    “我自然是不躲过,这件事你们早晚要谈清楚,何不成趁现在时机摊开来讲明白。”

    晏良想和林如海说就算是谈也是白谈,再说这件事儿本身他都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不过为了避免林如海难做,晏良决定干脆就去会一会贾母他们,看他们到现在还有什么话好说。

    傍晚,贾家人齐聚一堂,三位老爷,算上贾母,还有王夫人、邢夫人,以及被家母硬拉进来的林如海。

    “族内的事儿,何必叫外人插手,叫他赶快回家去。”晏良今天在广源楼和林如海聊天儿的时候,偶然听说这两日黛玉的身体不是很好。他的目的自然是打发林如海早点儿回去陪老婆孩子,在这儿纯粹浪费时间,没有必要。

    贾母气不打一处来,本想就比反驳晏良,但见林如海已经迫不及待的拱手表示要告辞了。贾母望了林如海一眼,心里一阵失落,他本来还想今天的谈判让他压压阵,现在看来他并不情愿,如何能强求?遂也不大好说什么,便没敢开口。

    仅仅一天没见,贾政像是老了十年一样,面色颓废许多,眼圈发黑,似是久被精神么折磨而没有休息所致。贾母比贾政会强点,也更为威严些,但精气神儿看起来也不大好。

    林如海走后,屋内就剩下他们四人,以及几名在场待命伺候的心腹丫鬟。

    沉默率先袭来,接着第一个忍不住打破沉默的人,便是贾政。他气呼呼的拍桌,瞪着晏良,似乎有饿虎扑狼的架势。

    “你们让林如海费尽心机请我来,就为了让我看这个?那大可不必继续下去,浪费彼此时间,以后两府就如现在这般,各走各的路就是。”晏良起身,一脸冰冷,谁的面子也不给,便是要硬碰硬,谁怕谁。而今得势可以猖狂的是他,何苦留这些无名小卒子在眼前蹦跶。

    “老二!”贾母立刻出声直至贾政,无奈之下,然贾政对晏良赔了不是。贾政虽不愿意,可如何能忤逆母亲,只好听从其安排。

    “我承认,儿媳摆阵的事儿,的确是大疏忽,冒犯了你。你若是真计较,我老婆子现在跪下来给你赔错也可以,但你怎么忍心下得了手,让整个王家都在你的意气用事下毁于一旦?”提到王家的悲惨遭遇,贾母便想起嫉妒在自己跟前哭晕了的王夫人,这突然吵架发配的旨意,对王夫人的打击简直是致命的。

    “你们这一家人好有意思,有铁证不堪,不去反思王家是否是自己做错了,反倒把一切都怪在我头上。杀人还怪人卖刀的磨太锋利?事情至今已然发生,无可挽救。你们想提王家报不平,那就散尽家产,和王家同进退就是。这在我看来,倒还有几分可敬。你们自己什么力都不愿已出,就只晓得在这指责我,你们有又高尚哪儿去?还谈什么,有什么好谈?”

    晏良连番质问,叫贾母嗑巴的说不出话,一时没脸。

    “你们要是觉得你们有理,好啊,我愿意让你们着急族人,在族人面前评理。你若觉得这样还不公平,还想闹大点,那就干脆告到京畿衙门去。我随时奉陪到底!但你们现在胆小如鼠,就知道麻烦你们脸上挂不住的女婿做事儿,算什么能耐!我真一点都瞧不起你们!”晏良被贾母等这些令人生恶的算计举动彻底惹毛了,谁没有脾气,今儿个他们既然想说明白,那就把话说明白。

    “从今天开始,我做一天族长,你们荣府就得好好遵从族规,半点不可又越矩之错,否则休怪我干出比你们现在还要骚扰人的事情。再有,王子腾的事儿谁也不许在我跟前提,你们有种就去官府告我,或想别的法子扳倒我。但如果你们做不到,就别放肆,从今以后老实做贾家族人,乖乖听我的吩咐。”

    贾母和贾赦、贾政等都傻了眼,巴巴地看着发火的晏良。母子仨人皆不约而同的半张着嘴,坦露出十分受惊的模样。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