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47章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超品相师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众人乱做一团。

    贾母这边得了消息,亲自来看王夫人的状况。王夫人被大夫施针之后,好容易醒了,眼皮一张开,泪水就跟串了线的珠子似得奔涌而出。王夫人看见贾母再,眼睛里闪烁出激动,抓着贾母的手,不住的哭。

    “事情还没有定论,说不准是误会呢,你切莫太着急了。”贾母拍了拍王夫人的手背,禁不住心疼的叹气。

    王夫人哽噎了会儿,也知道自己不好表现的太过了,善解人意的对贾母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就是你娘家大哥真出了什么事儿,你放心,咱们荣府也不会做事不理的。你是我们我儿媳妇,以后家里该怎么样还是怎么样,谁也不会亏待你。”贾母知道王夫人这会子就想听这些话,便说给她听。

    王夫人这才稍稍心安,被大夫要求静心休息。

    贾母从贾政的院子出来之后,催人赶紧去把贾政请回来,才上了轿子往回走。她仅仅是过来瞧个人罢了,这一路折腾下来,贾母倒觉得真挺乏累的,遂操心起府东的翻修改建,得知的要到夏季才可完工,又催了才算了事。

    贾母盘算着自己身边儿得用的人不多,儿媳妇中也就只有王夫人办事响快,通晓大体。而且这些日子没她在身边伺候,她一直觉得不便利。至于老大媳妇儿,虽然这一段日子来得勤快了些,但在她跟前像个闷葫芦。但贾母知道她是有算计的,无非是自以为搬到了荣禧堂住,就可以替代二儿媳在她这里的位置。也不想想,她什么样的德行,哪配和人家比。到底是继室出身,管家不行,应酬不行,见不得世面,就是个没用的贪图便宜的小气鬼,终究是叫人看不进眼里去。

    二儿媳才是她最看重的。而且贾母觉得,凭她这么多年断事经验,王子腾不会就这样断了官路。他是正经正二品的经营节度使,在京和他私交的大官显贵颇多,而且他又不是没有靠山,后头还有一位王爷帮衬。所以说,这次八成就是虚惊一场,闹不出什么,倒是给她机会拢住二儿媳的心了。

    所谓家和才能万事兴,贾母觉得自己这样善待二儿媳妇,是慈爱,方能显出他老祖宗的位份。贾母偏偏没意识到,她的慈爱多数都给二房,大房这边瞧着就只能嫉妒了。

    贾赦本就是无才无德之人,以前老太爷做的时候,他还尚且能做个老实本分的长子。后来老太爷一死,老太太过于偏重二子,导致长幼失序,他这个做大的不服气,就想尽自己所能表达不满,偏他没能耐,就只能做个混混出来故意惹贾母心烦。

    所以贾赦听到贾母让账房再多添钱给贾政住所改建的消息,气得摔了杯子。不是他非计较钱花在自己弟弟身上,他计较的是不管二房做好事还是有坏事,老太太都是一副好脾气好态度的好心优待他们。而他们大房呢,一做点什么好的,在她嘴里就成了有目的,要是干了点什么坏事,便更惨了,非要被骂个狗血喷头才甘心。

    贾赦不甘心,他现在养成个习惯,一不甘心就往晏良跟前跑,吐苦水。虽然他每次都会被晏良骂,但他知道晏良对他的教训是好意。

    这次贾赦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对,开始从头唠叨他那点事儿。他无能、好色、好吃懒做等等这些坏名声,全都是从老太爷死之后宣扬出去的。至于怎么传出去的,贾赦不知道。但他只知道,自从老太爷死后,老太太就立刻认定他是这样的人。他的确是没什么本事,读书没有老二好,在亲族之间也不善应酬,可他年轻那会儿却真没混账到哪里去。那时候,贾母但凡稍微心疼他一下,了解一下真相,就该知道他并不是附中人哪背后乱传的那般差劲,可他没有。贾赦至今都还记得,他当时觉得委屈,稍稍跟贾母提了一嘴,反被骂个狗血喷头。老母亲一脸不屑骂他脸大,说他自己品行不端,就活该被外头那些人骂。

    贾赦觉得失望、委屈,便就此堕落了。反正他受不了自己什么都没干那就反被冤枉的气,干脆就一赌气,便就真做了,外面骂什么他就做什么。好歹名副其实后,他除了挨骂,还能享受些酒色快乐。

    晏良听贾赦说完这些,瞧他还一副挺委屈的样儿,不屑地笑笑问:“说完了?”

    “提起好色,是个正常男人谁不好女人?就许贾政房里有赵姨娘、周姨娘,许多个通房丫鬟。我房里有只有一两个小妾,没比他多,怎么我就成好色了,他就是仁厚?你说我屈不屈?”贾赦又嘟囔两句。

    “你自己不争气,就别赖到别人身上。是,就算你母亲当年对你刻薄了些,误会了你,你可以清者自清,日久见人心。后来呢,你什么样?你要是真不好色,谁会逼你跟那些女人上床!”

    贾赦还委屈,“我——”

    晏良挑眉看她,目光冷如冰霜,这一眼就吓得贾赦噤声了。俩人默了会儿,晏良端起茶碗饮了一口茶,忽然吐了出来,叹这茶不好喝。

    “这可是正经难弄的上品武夷大红袍,好喝着呢,怎么会不好喝。”贾赦喜欢往晏良这里跑的愿意之一就是喜欢这里的茶,品着必荣府的滋味好太多了。

    “这就是了,东西本是有他自己的好坏,不会因我一人的评价而改变。”晏良盯着贾赦,问他这回明不明白。

    贾赦愣了愣,敛住之前不正经的做派,垂下眼眸,脸上方有了愧疚之色。经晏良这么一说,还真是这么回事,他之前一直在怪母亲偏心对他不好,只觉得委屈不公,要作下去。可人生是自己的,该怎么活什么品性也是自己决定的,这跟别人有什么干系。

    “今天既然听你说了这么多,有件事我也该跟你坦白。”晏良端着手里的干茶碗,抬眼盯着贾赦。贾赦听他口气不大对,早就精神抖擞的带着好奇望着他。

    “你身上的病是假的,是我想让你改掉毛病骗你的。”晏良口气淡然,显然他没有太多愧疚,因为这件事不会对贾赦或别人造成什么伤害,对他来说只是个合乎规则下得手段罢了。

    “什么!”贾赦本来十分惊讶,想好好发火声讨晏良。不过晏良平淡的反应反倒给他一种错觉,好像这件事没什么大不了。贾赦站起来的身体又缓缓做了回去,有点细心地去观察晏良的表情,然后弱弱的问了一声,“你为什么要骗我?”

    晏良看他。

    问完之后,贾赦才反应过来,人家晏良已经解释过了,原因就是为了改掉他的毛病。那这么说,自己其实还应该谢谢他。

    “那……谢谢你了,让你费心了。”贾赦不好意思的挠头,忽然他惊了,问晏良,“可我吃的那个药——”

    晏良:“十全大补丸,不想吃可以扔了。现在事情都跟你坦白了,你以后想怎么吃怎么玩怎么色都可以,你想想吧,以后的路该怎么走。不过你要是还选择老路,以后就尽量别出现在我面前。”

    “为什么?”贾赦不解。

    “忍不住想收拾你。”晏良听人说袁汉宰求见,便很不友善地打发走贾赦,还特意嘱咐他,“跟你母亲说,那阵法的解释糊弄不了我,我以后恐怕不会跟你们家往来。”

    贾赦诧异的望着晏良,想问很多话,在晏良的摆摆手示意下,都咽了回去,只好乖乖告辞。

    袁汉宰把这些日子齐绅高的行程告之,“不愧是齐大人,这些天除了进宫就是去户部,再有就是因公务和几处衙门走动了,没什么特别,具体的行程都写在这里了。”

    袁汉宰递上一个信封。

    晏良接过后,打开大概扫一眼,问他跟踪有没有被发现了。袁汉宰摇了摇头。

    “知道了。从今天起你要开始教蓉哥儿了,那孩子有点调皮,鬼心眼也有些,烦劳你费心。”

    “老爷,政二老爷求见。”

    袁汉宰忙告退,出门的时候,和进院的贾政打了个照面。贾政认出袁汉宰来,见他不朝大门的那条路走,反而轻车熟路的朝东边去了,抓个院里的丫鬟问,方知道他成了贾珍的先生。

    这贾晏良还真是有些能耐,贾珍二十多岁了,还叫他习武。这也罢了,竟然能叫一名好好做官的人请辞,专门跑这儿来教人。

    贾政再想想学堂的事儿,眉头蹙得很深。他不得不承认,自从上次贾晏良整肃学堂,将学堂的先生管事都大换血之后,贾家族内的子弟们都老实了许多。以前偶尔还会听到那个混账子弟斗鸡走狗,跑去寻花问柳,现在想来,好一段时间他没有在听到这类消息了。

    到福禄堂前,贾政住了脚步。丫鬟现状要传话,贾政忙一声喝住,想了想,转身又回去了,没敢见晏良。

    晏良听下人汇报后,也无所谓,一笑置之。其实贾政这次来的目的晏良很清楚,还能为什么,自然是他妻子娘家大哥的那点事儿。

    贾政大概觉得他是吏部的,还上朝,应该会知道些消息,才会忍不住过来打探,殊不知这参本王子腾的人就是他。本来晏良还打算亲口告诉他,谁料他临阵逃脱走了。那就只能等他们回头打听到这个消息,再发了疯的跑过来质问他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