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43章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韩娱之秘密讯息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贾政听到消息后,第一时间骑着马过了西角门,急急忙忙来问贾母主意。此刻贾母已经穿戴好,见了贾政,神色总算淡定了些,“正派人去找你,昨天说送礼那事儿,你可跟你妹夫说了?”

    贾政一脸后悔,“说了,当然说了。他还有点不听劝,我好一顿讲道理给他,才勉强答应了。”

    贾母缓口气的同时合上了眼皮,缓了会儿方睁开,情绪比之前淡定多了。

    “那这礼还让不让他送?”贾政试探问贾母。

    贾母锁着眉头,仔细思量此事,断不敢贸然下决定。关键她现在实在是难了解东府那位主儿的性情。说他恶毒,他又会做好事善待一些人,说他仁善,偏偏发起狠来能要了人命。贾母不知道晏良在这件事上持着什么样的态度。若这会儿他们做错事招惹他不喜欢,只会是白白撞在了虎口上。

    “新官上任三把火,容易发威,再加上他本来就有手狠的毛病,此事到底该不该做,你我要仔细分析。”

    贾母话音刚落,那边就有丫鬟过来传话,“林姑爷把老太太的那些礼品都退回来了。他说他若拜见,会自己准备礼物,不好让老太太破费。”

    “瞧瞧我的好女婿,太懂事了。行了,我这边就遂他的意思,快去回你家主子吧。”贾母和善地笑着,等那丫鬟一走了,她便阴着脸露出一副不耐烦的神色。

    “我看是没门了,这是在婉言谢绝您呢。”贾政道。

    “他不敢。”贾母哼了一声,她好歹是长辈,管个女婿的能耐还是有的。

    王夫人刚进门,见状就凑过来劝慰贾母,转头就打发人去把退回来的那些瓶瓶罐罐都收了,送回后楼去。

    “本来他就心高气傲,不愿意就不去了,您老何苦为此伤了自己的身子,都是我们的不孝。”王夫人善解人意的自责着。

    “你这话不对,谁愿意做求人的事儿,但这不是为了他的仕途着想吗?”贾母忽然厉害道。

    王夫人不吭声,甘作受气的模样,心里却在为贾母所言的话叫好。

    “那咱们就再跟妹夫好好解释解释?”贾政安慰地看眼王夫人,转而跟着无奈地叹气。

    晏良被封为吏部侍郎,发愁地何止是他妹夫林如海升官这一件事。自己以后该怎么办,贾政更加愁。之前他身居区区五品吏部郎中的时候,贾政就很怕他考课的时候给自己穿小鞋。好在他幸运,今年工部内的京官们的考课不经他手。可谁料到短短三五个月过后,他又大大地高升了,从五品官一跃成了二品大员。一般人当官,苦苦熬了三年五载,才能从一个从五品升到正五品,这都是‘官运亨通’,算快的。瞧他,从五品做了近十年,都没挪动过。可事儿到了贾晏良身上,偏偏都不对了,全成都不能用正常标准去衡量。

    贾母连连叹气,也心烦得很,“也不知是我们荣府太倒霉了,还是那个贾晏良运气太好。”

    “儿子不明白,他到底有什么能耐?让皇上在短短不到一年的时间内,大肆提拔他两回!”贾政一脸不忿,觉得这件事太不符合常理了,那些大臣御史们都干什么吃得,竟然没能阻拦皇帝下这道旨!

    贾母叹:“自他从道观回来后,的确就很能走官运。莫不是他修道,会用了什么改运之法?”贾母本就信这些,而今瞧晏良升迁如此异常,便就更加怀疑晏良使用了什么独特的改运法子,改了他自己的命格了。

    贾政愣了愣,心想要是真有这种法子,那他回头倒可以试一试。和贾母告辞后,贾政和王夫人就叽咕一阵儿,暗中打发人去打探晏良当初在玄真观的所作所为,以图能找到他的改运*。

    “他可倒威风了,我们却被逼地要对他低三下四。若真有这种法子让咱们找到,倒是极好。”王夫人甚至已经开始幻想他夫君改运后,在朝中大升特升四处耍威风的场景。再让女儿元春在后宫混出些名堂来,加上自个儿娘家哥哥的势力,到那时候,荣国府就会在京城称霸,是满京城最牛的高门大户,谁也惹不起。至于贾晏良,想捏死他就跟弄死一直蚂蚱一样简单。

    贾政见王夫人嘴角有笑意,还一直发愣,问她怎么了。

    王夫人眨眨眼回神儿,尴尬地说没什么,转头就去安排自己手下办事最麻利的周瑞夫妻去调查改运的事儿。

    再说尤二姐,昨夜哭过之后,今早儿的眼睛肿的跟桃似得。尤老娘和尤三姐见状,都问她怎么了。

    尤二姐晾出一副没事儿的样,对二人暖暖的笑:“昨晚我睡不着,开窗透气,不小心被风迷了眼睛,揉的。”尤二姐生怕二人不信,故意当场狠狠揉了揉眼睛。

    “快住手,眼珠子都快被你揉出来了。”尤老娘赶忙拦着,不许她在这么粗鲁。

    尤二姐嘻嘻笑,挽着尤老娘的手表示没事儿。尤三姐在一边看热闹,捂着嘴也笑话她。

    尤二姐陪着尤老娘和三妹妹一块儿人用过饭之后,就趁着别人午睡时候,一个人躲在屋里。她偷偷把一只匣子搬出来,起了火盆,就将匣子里的信,还有一些荷包物件都丢进火盆里烧。烧完了之后,尤二姐又从匣子里拿出一对玉镯,几块玉簪、玉佩。她随后抓起一把,高抬手,狠狠的摔在地上,将玉弄个粉碎。

    绝了这些后患之后,尤二姐心情好起来。这段日子她一直心事重重,纠结这些东西,有忏悔却又犹豫挂念人家待她的那份儿好。而今想想,自己的念头真是可耻。仔细回想起自己以前不要脸的收人东西,不珍爱自己,尤二姐就觉得自己太丢女人的脸,十分可耻可憎。她要改好,就从毁掉这些东西开始,洗心革面,从头做人。

    林如海迫于贾母和贾政的压力,毕竟他是晚辈,而且现今就住在荣国府。他身为客人,哪有面子去驳叱拒绝人的道理。贾母催得紧,他到底是要听话,也是遵从自己给他们的承诺,选择在今日去宁国府拜访。

    但林如海也不是个傻子,他这时候过去宁国府,很容易给人留下攀炎附势的印象。林如海就绕了个弯子,等晏良离府了,他才假装什么东不知道去拜见。略坐了会儿,他就跟管家说告辞,贺礼就送了一把他绘制的普通扇子。

    俞禄知道自家管家还算注重林如海,忙热情挽留他吃晚饭,林如海万万不肯,似是很怕这时候和他家老爷见面。俞禄识趣儿点头,回头就将经过转达给晏良。

    晏良知道林如海是被逼所致,心叹他不愧是官场老手,处事很有一套。林如海实则是故意避开不见他而这样来问候他,先避免了他可能讨嫌的危险,回去后还可以圆满的糊弄过贾母。不仅如此,整件事还可以让晏良看清楚他为人处事的风格:品性端方,机敏聪慧,却不巴结权贵。

    晏良对林如海的处事表现很欣慰,至少他这次真的没有举荐错人。晏良从没有怀疑过林如海是好人。林如海也的确是五名候选人之中,唯一一个没有犯下恶业的好官。

    晏良这段日子在吏部,已然了解清楚近四十年来京官升贬的规律。除了那些贪污犯罪的,余下那些被各种理由打发走的官儿,基本上全都是由于不懂迂回处事而引起的。有些官即便是有清廉的名声,受过皇帝器重,但终究是做不过其他人的“见缝插针”,结果肯定在京城干不久。天子脚下,皇亲国戚太多,随便出个门就有可能碰见。若为官不懂迂回应对这些人,只会横冲直撞的去得罪,定然得不偿失。

    晏良看了眼林如海留下的扇子,扇面上画这百花穿蝶,图案精致,工笔极为用心。不过这扇子样式和扇面图案都有些显女气,看来是给他的宝贝女儿惜春准备的。

    这林如海是真用心了解过他了。

    晏良心里很愉悦,把玩了会儿扇子,便高兴地去惜春那儿骚扰……

    林如海没等来宁府那边传消息来,反而松一口气,没有消息就是好消息。至少人家知道了自己的用心,没有气恼他添麻烦。而今麻烦事是解决了,但通过这次他也明白住在荣府的‘危险’,林如海隐约有种感觉,再住下去这老太太会给她们闹出更多麻烦。遂叫人暗中去找宅院,最好能找一处随便打扫就可以立即入住的地方,如此他就可以早点搬离荣府,离那个糊涂的老太太远一点。

    林如海因此跟贾敏打了个商量,毕竟贾母是她母亲,说辞自然尽量委婉。

    贾敏也同意,“这样也好,咱们带来的口数多,要真这么住下去,只怕人家也会吃不消。说起来,母亲很珍爱她那个衔玉而生的宝贝孙子,眼里第一必是他,别人只能退而求其次。这也罢了,老太太疼孙子是应该的,可你说宝玉那孩子都被惯成什么样?六岁也该懂事知礼了,偏偏就喜欢在脂粉堆里混,也往咱们孩子身上扑,手啊胳膊的乱摸一通,昨天被我瞧见,可没给面子,狠狠骂了他一通。这孩子打小就这样不学好,没人管教,长大这毛病养出习惯来了,还能改好?”

    林如海一听这样,当即黑脸,“且不管是否晋升成功,咱们都搬出去!”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