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42章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林女婿清正耿直,久居扬州官场,未必懂得咱们京城里的这些弯弯子。你是她媳妇儿,记得要多帮着他一些。你二哥在京当官有些年头了,若有什么地方生疏不懂得,别叫他客气,尽管麻烦他二哥去。”贾母还没察觉出贾敏脸色有异,乐呵呵的继续说着。

    贾敏眉头越来越皱,渐渐垂着眸子,没之前那样兴奋了,口上却也应着。

    好容易告别贾母,贾敏赶忙去找林如海对质,想知道母亲和他之前所言到底哪一个是真。

    “这还用问么?我若真被定下来做工部侍郎,何必一会儿还得去吏部参选?他大大方方叫我直接去吏部,而不是他家,就已经说明问题了。”林如海在丫鬟的服侍下穿好官服,走到门口,忽然想起什么,转头嘱咐贾敏一定要管住嘴,千万别把贾母乱言的那些话传到东府去,不然丢脸的可是他们自己。

    贾敏点点头,自然懂这层道理。不过才刚她见丈夫听自己的所言后,面色毫无异样,心猜他可能早就预料到自己母亲会有此遭言论。

    贾敏心里有种说不出的堵闷,她看得见林如海眼中有些许失望,也感觉得到母亲现在跟以前不大一样了。以前她最宠她,看事情也比较通透,分得清主次。而今怎么会这样犯糊涂的自大,是非不分?还有这次自己回来,虽收到热烈地欢迎,但它总觉得哪里不对,还说不出来具体是什么,就是觉得不太对。可能是自己在外住的太久了,对于母亲来说,或许自己真的已经成了外人了。

    林如海到达吏部的时候,是最早的一名,之后其他四名待选官员才陆陆续续到达。四个人见着林如海,都很客气地互相见礼,还玩笑说大家都在等着见他的真容。林如海很歉疚地跟各位赔罪。

    郁州知府孙谦笑着让林如海不必如此客气,“你是远道,自然要晚些,用不着道歉。只是不知道今日的选拔是如何进行的,是问答,还是比试?”

    林如海摇头,表示并不清楚。

    孙谦哈哈笑了两声,冲其他三人眨眨眼,转头再问林如海,“你真不知道?”

    林如海觉得孙谦这人说话有点目的不善,却也不好不答,只道:“的确不知。”

    “这不应该吧,我听说你家有亲戚在吏部?”另一位官员半开玩笑的问,但看着林如海的眼神儿却很认真,而那边的孙谦真则乐呵地如此看热闹。

    林如海方意识到这些人有排挤他之意,皱眉不语。

    孙谦之后便和另外三人一直说笑,四个人在没有和林如海说话。

    不多时,传话的来报一声,晏良便同吏部侍郎杨斐栝一通进屋。杨斐栝受了众人问候之后,坐在上首。接下来就是些场面话,和他们表明圣人要从他们五人之中选拔工部侍郎之事。

    杨斐栝转头示意晏良,“你看看吧。”

    晏良对杨斐栝点头:“已经看完了。”说罢,他转身就在一张纸上写了什么,塞入信封后交给杨菲光。晏良便拱手告辞,留杨斐栝一人在这。

    林如海、孙谦等人见状皆很疑惑。

    接下来,杨斐栝便当众考校,问政绩,问德行,其中以孙谦和林如海的回答都十分突出。而其余那三人,说话磕磕巴巴,一提到政绩都有些傻眼,明显表现出他们只是来陪衬,来衬托人家俩人的优秀的。

    杨斐栝在心中已有定论,捏着晏良刚才给他的信封离开。

    孙谦十分看重这次的升迁机会,来京前托不少朋友帮忙送礼,或是疏通打探消息。他一进京就查清楚晏良和林如海有关系,本来听说这次考核的事情时有晏良主导,他还很担心不公平。不过瞧刚才那架势,应该是礼部侍郎主理此事,贾晏良不过是走个过场,倒叫人放心一些了。对于问考,孙谦十分有自信,他曾经在郁州破过一起大案子,劳苦功高,政绩上也不比林如海差,论做官的年头他也更胜林如海一筹。

    不过,他心里还是隐隐有别的担忧。有传闻说那个贾晏良会相面,这消息来头不真晰,孙谦也不太确定。但如果他的一句话真就能左右结果,孙谦就觉得悬了。

    五个人刚一离开,孙谦就在后面叫住了林如海。

    “现在已经考完了,你不必怕和我说实话。咱们能一块儿考核也算是缘分,今后不管是谁选上了,咱们依旧做朋友,你觉得如何?”

    林如海对他早起了防备之心,心料他有目的,岂会轻易答应。

    “孙大人还有什么事儿吗?家中女儿身体不适,我急着回去看她。”

    “没什么事儿,就是很好奇你家那个亲戚在做什么刚才?”

    “不瞒你说,我昨日刚到京城还不曾正式见过他,今天这次见还是我来京后见他的第一面。具体是何情况,我也不清楚,况且这属吏部公务,我等也无权过问。”你如海认真的回答他。

    孙谦嗤笑一声,自然是不觉得他在说实话,鄙夷的打量一眼林如海,感慨还是他厉害,说罢就甩手离去

    杨斐栝与户部尚书齐绅高汇合之后,方一同去面圣。

    皇帝打开信,看了信封上的名字,略微有点惊讶,却也觉得这是在意料之中的事。他笑着问杨斐栝可否看了,杨斐栝点头。

    “考核前他看人后就便写下名字离开,之后的考核都是由我一人主持,这些人到底如何,政绩怎么样,他都不清楚。”

    “这后面还有说明,那三个凑数的小官个个说得准,无非是贪、色,他若是费心仔细查也能查到。但这个孙谦,说他有‘贪相’,这事儿朕还真觉得他厉害。昨儿个晚上,朕才得到暗卫调查的密报,说这个孙谦是个贪官。他这邪念在郁州,明面上的确像是一个清政廉明的好官,百姓们交口称赞,连朕也觉得他有才德。万没想到,他竟然在暗地里经营了一家赌坊,求他的人必须先以输钱的法子来换便利。哼,好一个聪明的贪官!”皇帝冷笑。

    齐绅高问皇帝是不是要立即处置此人。

    皇帝猛地拍下桌,带着怒火道:“这等败类,多留一天都在恶心朕!给朕拿下,严查严审。”

    齐绅高应下,转而又问皇帝工部侍郎的事儿。

    “就定林如海吧,不过着晏良的看相能耐似乎挺厉害。你说这奇不奇怪?”

    “奇,仔细想想,他修道两年,又觉得合理了些。”齐绅高回道。

    “人家修一辈子,也没见有他这本事的。”皇帝依旧疑惑。

    齐绅高笑,“他不一样,看有那个道士是进士出身的。”

    皇帝想想也在理,只能说他够聪明,学艺精湛。“改日朕必要问问他的相,到底是怎么看得。”

    提拔林如海的事儿就这样高一段落,具体拟旨传达下去,还需要再等几天。此消息知情者甚少,自然是对外保密,暂且无人知晓。

    当晚林如海归家后,贾母特意问询他去吏部的情况如何。林如海回答尚可。贾母还不甘心,又多关心了几句,最后忍不住唠叨他几句,要他一定要注意晏良那边的情况。

    “要是他真拉下脸来求你什么,或是要你记住他的‘恩情’帮他的忙,你断然不必给他什么脸,痛快拒绝就是。”贾母提到晏良的时候,表情不自觉的就变得有些不爽。

    林如海有些忍不住了,不理解的看着贾母:“实不敢污蔑人家攀附我,我沾他的光倒是事实。我而今之所以能进京来参加候选,便是多亏他当初坚持己见,不举贤避亲,坚持将我的考绩评为上等。再有,后来若没有他的有心告知,我根本不会有回京之意。而今一同候选的还有四人,是不是真的定下我,谁都说不准,一切都要看吏部考核评定,以及最终圣人的定夺。”

    “你说什么?你考绩是他做得?工部侍郎的候选竟然有五人……”贾母惊了惊,身子有点晃悠,她差点就一翻白眼晕过去了。

    贾母难平复自己的情绪,更觉得自己孤陋寡闻十分丢脸。原来整件事她从头到尾竟然都误会了,一直以为是自己的探花女婿凭自个儿的实力挣得机会,怎么也想不到那个先前对荣府百般苛责刁难的晏良,会好心举荐她的女婿。

    本以为人家是想攀附她们,而今真相却是她们受了人家的恩惠,而且要想真坐上那个官儿,保不齐还得她们去好好攀附晏良。

    她歪着身子休息一会儿,仔细冷静下来,这工部侍郎的职位的确是太风光,若再这时候赌气失了好时机,得不偿失。更何况林如海顶上去之后,对于同在工部的贾政会大有益处。贾母丢脸是觉得丢脸,但这次大好的机会不能放弃。

    他便召来贾政,让他去后楼的库房内准备几样贵重的礼物给林如海备着。

    “林女婿毕竟是外戚,你敬兄弟再凶,也不好意思对他怎样。再说他帮你妹夫成了工部侍郎,将来他自己也受益,不然他一个五品官没个靠山,在京如何混得开?我看他之前,就有这方面的意思。他官儿小,刚巧能帮上一把,将来林女婿官儿做大了,是给他些恩惠就是。没法子,只能叫他占便宜吧。明天你就让你妹夫带着礼物去求他,记得叫他自个儿去比较聊得来。不管他是拍马屁恭维也好,说咱们坏话也罢,只要他能谋得这此升官的机会,怎样都行。”

    第二日,皇帝却不知怎么抽疯,突然下旨,提拔了晏良为吏部侍郎。

    晏良还是个五品吏部郎中的时候,贾母让可能成为工部侍郎的林如海去求他,不算丢脸。至少可以认为是互相帮助,互惠互利的事儿。毕竟林如海将来做的官品级会压过晏良的吏部郎中好几级。双方之间交易是同等级的,甚至可以说是给晏良一次落好的机会。

    劲儿现在人还没求,晏良就先升了吏部侍郎。叫这要是求,就是真真正正要拜倒在人家跟前,热着一张脸皮低三下四的去好好恳求了。便是热脸贴人家冷屁股,人家或许还嫌你脸臭。林女婿一身傲骨,如何会做出这种事?再说他们之前那般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每升官是平级还好说,而今他一跃正二品大员,喘一口气都能吹死人,他们还怎么有脸去求?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