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40章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超品相师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晏良微微眯着眼睛,一直盯着她。

    尤老娘本打算再走几步,忽然被这种让人不寒而栗的注视给震住了。

    晏良鉴于尤老娘是个女人家,带着俩孩子不容易,不打算难为她。此刻她既然晓得察言观色,已经看出他的恼怒,且止步于此,晏良便打算放她最后一次。

    晏良想收拾尤老娘很容易,但却难以保消息不会外传出去。这种事儿若闹得被外人知晓,她自个儿丢脸便罢了,连累她女儿们的名声,却不划算。特别是尤氏,是她的继女,也是宁国府的儿媳妇儿,只怕到时候会被一遭连累。

    晏良遂一声未吭,就当没见过尤老娘一般,转身就要走。

    尤老娘愣愣地看着他,原地傻站了会儿,猛地上前几步追上,轻声唤:“亲家老爷!”

    尤老娘这一声喊出来忽,晏良转过头来看她的目光已经不是才刚让人寒颤的清冷了,仿佛在射出淬毒刀箭随时会置人于死一般。

    “亲家老爷,你……”尤老娘晃了晃身子,终于开始怀疑自己此前所想的全都是自作多情。他并不是拉不下面子,他是真的不喜欢自己,甚至带着厌恶。

    “亲家老爷?”晏良忽然嘴角含笑,语气讽刺的学着尤老娘念过的这四个字,“你就不怕再没理由踏进宁府?”

    晏良的语气不重,但态度已经说明一切,早把尤老娘震吓得有点发傻。他说罢,连看都不看尤老娘,径直拂袖去了。

    “这是……这是什么意思?”尤老娘缓了许久,哆哆嗦嗦开口问时,晏良早已经走远了。尤老娘捂着自己火辣辣的脸,眼珠子乱瞟,有些无所适从。她想不明白怎么回事儿,犹若失了魂一般,脚底飘忽的往回走。脑子一时不灵光,她倒忘了自己来的时候走得是‘林间小路’,就这么大大方方现身回去,倒叫守在林子外沿小路上的俩婆子瞧个正着。

    “阿弥陀佛,我的老祖宗哟,你是怎么过去的,快给我出来。”婆子吓得脸白了,赶忙囔囔拉着尤老娘过来。

    尤老娘打个激灵,这才意识到自己走的路不对。她慌张地支支吾吾,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就笑呵呵地挠头装糊涂。

    “我在你们大奶奶哪儿喝了几盅酒,觉着脸热,就出来走走,也不知道怎么就走这儿来了。”

    “那边是老爷的地界,可惹不得。幸好你运气好,没碰着他,不然我们几个望风的婆子都得倒大霉。”婆子没给尤老娘好脸色看,数落她一通后,求她以后不要再干这等没规矩鲁莽的事。

    尤老娘嘿嘿赔笑几声,算是应下了。

    婆子这几年见惯了尤老娘来宁府蹭吃蹭喝,晓得她几斤几两,自然不满意她这样的态度,拉着她说狠话,“别怪我没提醒你,咱们府现在可不比从前了,老爷严厉,最喜欢规矩的人。原来府里上百号不规矩的人,一个都没落下,全都被老爷打发走了。不说别的,就给你举一个例子。大总管赖二你知道吧?三辈子挣来的家生子,嘴儿巧,办事儿利索,说不留情就不留,纵然是荣府那边的老太太老爷求情,照样没门儿。”

    “好好好,我知道了。”尤老娘想起刚才自己的丢脸,有些不耐烦。

    婆子见状却更加不依不饶了,“我好心劝你,你却当耳旁风?就是我好心,敢说这样的话给你听,搁别人谁管你!快走吧!”

    婆子轻推了尤老娘一下,让她赶紧离开。搁在平时,尤老娘定然会好言宽解几句,至少不去得罪她们。可今儿个她心情不畅,没工夫管这些,失魂落魄的往回去。

    婆子见状很不爽,拉着另一人故意在尤老娘背后骂。

    “可不是!还在那儿耍老太太的派呢!殊不知知府里有多少人私下笑话他们母女呢,大奶奶也难做。就怕长此以往,老爷发狠了,连大奶奶都——”

    “你快闭嘴吧,被老爷知道了,有你好受。”

    尤老娘听到这些话,心里咯噔一下,整张脸都没了血色。她羞臊的颔首,赶紧快步往回走,越走越快,越走越心慌,她终于想清楚了之前敬老爷说得那句话的含义。尤家和宁府唯一的联系就是联姻,她能来宁府串门子,也就是因为继女尤氏在这个家做媳妇儿。才刚敬老爷说话的意思,分明就是威胁自己,他可以把这层仅有关系给断了!

    讨嫌了,彻底讨嫌了。

    惹得敬老爷让珍大爷休了尤氏可怎么办?那她就真成了罪人了。

    她们娘几个就靠宁国府接济生活,就仗着尤氏嫁得好……尤老娘走到尤氏屋子跟前的时候,内心满满地愧疚,抬手就给自己一巴掌,骂自己太糊涂。

    丫鬟瞧见了,忙去转告尤氏。尤氏蹭地就出了门来,边拉着尤老娘进屋,边问她是不是做了什么亏心事。

    “没……没什么。”尤老娘像犯错的孩子,垂头小声否认。

    不大会儿,就有人来传话,说尤老娘误闯了老爷地界的事儿。

    尤氏看尤老娘害怕地样儿,俩眼珠子一动,就猜出个大概。

    “你这段日子没事儿就往我这跑,明里暗里打听我们老爷的事儿,不会真存了什么不要脸的心思?以前我当你没这个胆儿,便没有和你挑明说,没想到你竟真敢做了!”尤氏脸色黑成了碳,紧盯着尤老娘,“你见着老爷没?”

    “我见——”尤老娘本想说实话,可见尤氏的脸色越发不好,还像要杀人一般,她杆件改口,“我见他干嘛!我的奶奶哟,我是真犯糊涂走错路了。”

    尤氏不信,在尤老娘一再解释发誓的情况下,才半信半疑的绕过她。却要她发毒誓,千万别在做什么出格的事儿,不然大家都难做。

    尤老娘灰心丧气的举手,不得不起誓。

    “可你家老爷对我们娘几个是真好,又给我们田种,又费心派人去教养你两个妹妹,你说他图什么啊?”这点尤老娘始终不明白,尽管明面上她已经有好几次被敬老爷冷待了,但她心底总是忍不住因这些事儿有那么一丝丝幻想。

    “他是要你们自己能把门户立起来,如此你们脸上好看,我也好看,回头我在大爷那里也算能抬起点头来。不过这让你们有一百亩田种或是租,却不真给你,地契握在我手里管着呢,一则怕你们胡乱挥霍糟蹋了,二则你们若不知感恩,老爷随时可收回这份儿好。至于教育姊妹的事,也是为这个。你当为什么?老爷现在连府里的家仆都要求行止端正,更何况你们这些亲戚?”

    尤氏说到这些,便忍不住心酸哭起来,她这些年在宁府从来就没容易过。吃穿是不愁,但她在自己丈夫跟前就从来没有抬起头来,也没有正经说话的份儿。现在是渐渐往好了变,偏偏娘家一个继母来给她拖后腿。

    “好了,我的错,我的错,我以后绝不会再随便来宁府给你丢脸。”尤老娘听说尤氏这般不容易,心也酸。她嫁汉两次,最懂得这女人做媳妇儿的不容易。虽说尤氏不是她养大的,可到底有两年母女情分,况且尤氏对她们也算是够照顾的了。

    尤老娘这回彻底绝了心思,当着尤氏的面儿,再狠狠发一遍毒誓。她真是被猪油蒙了眼,心存妄想,这次丢了这么大的脸,以后绝不会再有了。

    尤氏打发走尤老娘,还不放心,趁着给贾珍端补汤的工夫,求他帮自己探一探口风。

    贾珍嗤笑:“你继母可真是心大胆子肥,我可不行,没这魄力。而今我能抱住自己这条小命就阿弥陀佛了,谁也管不了。”

    “你……”尤氏气得没话说,转身就走。

    贾珍瘪了下嘴,方意识到自己话说得有点绝了,忙拉着她哄着。见不行,才勉强答应去了福禄堂。

    恰逢晏良正在屋内和袁汉宰小酌聊天,见他来了,晏良便半开玩笑对袁汉宰道:“便正好,今儿个就当着你这位先生的面儿,我看看他进步多少。”

    袁汉宰极有自信道:“随你考,好好看看!”说罢就叫贾珍练一套他这个月教给他的拳法。

    贾珍无奈,颠颠跑去换了身衣服,就在福禄堂的前院握拳踢腿挥舞起来。

    “脚力不足,动作有些浮夸,更多时候是做做样子罢了,简单说,花拳绣腿。”晏良点评道。

    袁汉宰惊讶地对晏良竖大拇指:“厉害,一眼就看出问题了。哈哈哈……这个月教的复杂点,他学得是有点吃力,但上个月那个练得还算好。”

    袁汉宰转头狠狠瞪一眼贾珍,意思他必须努力了。

    贾珍抹了抹头上的汗,扎稳马步,又来一套。

    “不错,可见他不笨,你好好教。”晏良笑了下,转而对袁汉宰嘱咐。

    贾珍本来听前半句话有点高兴,到后半句彻底成了打蔫的茄子。他这个爹他算是看透了,自己得罪不起也玩不过,但想想下半辈子要在禁欲中度过,贾珍的心就在哭泣,悲伤至极。

    “对了,你来有什么事?”晏良问贾珍。

    贾珍看眼袁汉宰,知晓这时机不合适,嘻嘻赔笑,“您先和先生吃酒,儿子这等小事儿不提也罢。”

    晏良立刻在心里猜出是什么回事,对贾珍道:“和你媳妇儿说,今儿个守在竹林外的那两个婆子不中用。”

    贾珍心里咯噔一下,忙假笑着应承,热着脸匆匆告退,回去就把尤氏骂了一通。叫她什么也别打听了,知道的越多只怕他们夫妻‘死’得越快。

    又过了两日,晏良出门,碰见一老者在路边晕倒。晏良下车搀扶,叫人弄了茶水给老者喝。老者醒来说饿,晏良就带他去了广源楼用饭。晏良只是出于做善事的目的去帮老者,不图其它,完事儿就走了去办自己的事。结果傍晚的时候,广源楼掌柜打发人特意送来一本书,说事老者为了感恩特意给他留下的。

    晏良拿起书翻开两眼,一惊,忙问那传话的小厮可知老者的名字,小厮摇头。

    “去问你们掌柜。”

    片刻后,广源楼苟掌柜亲自到场,仔细说了经过。老者不过是吃完饭后就留书走人,至于名字却是一个字儿都没留下。

    “老爷,出了什么事儿么?”苟掌柜问。

    “这是张曦的孤本。”晏良端详手里的书,琢磨自己哪儿来的好运气。

    “张曦?”苟掌柜眼睛顿时亮了,乐呵呵地替老爷高兴,“那可是价值连城宝贝,恭喜老爷!这就叫好人有好报。”

    “我倒觉得是运气好。”对于那个老者,晏良并没有多么用心去照料,得到这个东西只能说是走了财运。

    晏良忽然想起前几日那个尤老娘,轻笑了下。这次的财运应该是那个性子烈的尤三姐给他的,小丫头年纪不大,还算容易被教导。

    半月后。

    晏良派去尤家的教养嬷嬷又来回报情况,成果喜人,说是尤二姐已经脱胎换骨彻底变了个人。后来尤氏来请安的时候,顺便提起自家妹妹,也是一副欣喜之色。晏良仍旧心中存疑,她若真的改了,便会有运气降临为证,却至今还没出现,不过再等等也无妨。

    算日子林如海大概就在这两日到,荣府那边便忙了起来。张罗院子,扯料子裁衣裳等等,一切皆由王夫人一手操办。

    贾赦以前跟贾敏的关系就不如二弟和她好,和妹夫林如海自然也是这样。对于林如海一家的到来,他是持着欢迎不讨厌,但也不觉得欣喜的态度。反而是王夫人那边太忙,彰显着刻意讨好的意思。贾赦眼见着烦,便不想在府里看着她们,干脆就借机带着女儿迎春要来战晏良。上次他和晏良对弈输得狗血喷头,连个子儿都没留下,这次他带帮手过来逆转战局。迎春这半年棋艺精进飞速,她和贾赦下棋每次都故意输,特备是最近,让步太明显了,搞得贾赦自己都看不下去。所以这次他决定他和自己女儿一伙,来战晏良,绝对会赢。

    晏良好歹是活过一辈子的人。他是富贵闲人,闲来无事自然是下棋看书。晏良单单看过的棋谱就不下千本,一个小丫头怎可能轻易打败他。

    父女俩和她对弈三局的下场,自然是惨败。

    “你太过分了,哄哄小丫头让她赢一回也好啊。”贾赦把眼含泪的女儿送走后,转头就来找晏良算账、抱怨

    “我哄了。”

    “哪里?哪里?难道我眼瞎。”

    “就是看迎丫头的面子上,我每次只输三子。”晏良认真说明道。

    贾赦被他弄的哭笑不得,拍桌痛叫:“三局每一局都刚好控制输三子,这本身就很可怕好么,比上次全吃了还可怕!”

    “哦,那下次全吃。”晏良边收棋子边随口回道。

    “……”

    贾赦噎得无语,干瞪眼。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