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38章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宝瞳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韩娱之秘密讯息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再说尤老娘前些日子被晏良说教后,心情一直不好,总觉得羞臊没脸,心底免不了恨敬老爷不开脸,怨他太无情。但日子久了,她有时候又觉得敬老爷是好意,她该感激。特别是自从教养嬷嬷来她家之后,一直很用心地帮她教导两名女儿,女儿们也越发地对自己规矩孝敬。

    最近这两日,尤老娘见着举止仪态皆有大家风范的二女儿,渐渐有种养出名门闺秀的骄傲感,心里面也越发明白敬老爷当初那般对她是好意。再有外头人都说敬老爷手段狠辣嘴毒,对人从来不开面,尤老娘前段日子是切切实实信了,可到现在,她却有了别样的理解。老爷是正经的老爷,威严得很,但心地却是极好的,起码对她们娘们是‘别有用心’。

    尤老娘想到这些就心里乐滋滋地,甚至冒出来他会这样帮助她们娘们,就是对她心存别的心思的想法。敬老爷大概只是碍于世俗阻碍无法表达情意,他便通过暗中扶持她,帮她管教女儿,用实际行动来表达他的情愫。

    尤二姐过来陪老娘做针黹,瞧见她娘拿着针一会儿愁一会儿笑得,问她怎么了。

    尤老娘红了脸,犹豫了片刻,便高兴地拉尤二姐坐到自己身边来,“你说宁府老爷咋对咱们娘们这样好,还特意找这么好的教养嬷嬷教导你们。”

    “念着亲戚情分呗,想帮我们一把。”尤二姐回道。

    “你啊,还小,不懂这些。咱们家和他粘得那点亲戚算什么,他族里头姓贾的人都没见这般上心管。上次我们去,碰见黄大奶奶,听他还抱怨说金荣因为老爷不得机会去贾家学堂呢。”

    尤老娘觉得,敬老爷若真一点都不在意她们娘们,又何必这样费心地对她们娘们好?可见他那天对自己说的话,并非全出自真心。再说像他那样书读得多,身为地位又十分高的世家老爷,必定心气儿高傲,不善于表达儿女私情。他对人这种好,也就只有她这样善解人意一的女人能琢磨通透。

    尤老娘想想,禁不住翘着嘴,又乐了。

    “娘亲今儿个心情真好,给我绣个海棠样子瞧瞧。”尤二姐撒娇的把花绷子送进尤老娘的怀里。

    尤老娘可没这个心情,丢下那个花绷子,心里琢磨着找个什么理由再去一趟宁国府。这男女之间的事儿,若有一个人端着架子,另一人要主动些才好,如此方能修成正果。

    正巧两日后是蔷哥儿的生日。这孩子无父无母,尤老娘盘算着做一双鞋送给他,一则表现她对这个孤苦孩子的关怀之情,二则便有借口再去宁国府。

    想到此,尤老娘就拿起针线,埋头急急忙忙做起来。

    天气渐渐转暖了,吏部侍郎杨斐栝同工部侍郎乌敏便主张趁休沐之日,约几名要好的同僚一块去景色优美的京郊别苑小酌、畅聊。晏良也在邀请之列,当日便照着约定之处按时前往。

    这处别苑建在京郊以北的一处风景秀丽的半山腰上,山下有水,山上则满满地一片桃花林,而今这时节,正式桃花含苞待放之时。近看是粉嫩的花苞,远看就是满上星星点点的粉色,的确别有春意。马车到了山脚下,便上不去了,接下来需要徒步登山。上山的石阶刚清洗过,还有未干的痕迹,每一个石阶的边缘还刻着一长条精致的蝠纹,单这一点就可彰显其非凡的富贵了。

    晏良当即就生出怀疑,这种需要花巨资才能认为造就的意境之处,不像是杨斐栝所有的,也更不像是那个乌敏。晏良也查过乌敏的底细,没什么深厚的家世,他就算私下贪钱,也不敢这样明目张胆。

    晏良到半山腰的时候,便见通往别苑的小路上左右两侧立了两排翠衣丫鬟,共十二名。请安后,其中两名出列,引晏良前往别苑。

    晏良打量这些丫鬟的衣着,个个不俗,料子要比一般家的小姐还好。

    晏良心里越加确定这次‘小聚’并不小。

    到了地方后,晏良听见有人悄声提齐大人。果然不一会儿,齐绅高就带着乌敏和杨斐栝俩人现身。齐绅高乐呵呵地跟众人寒暄,还特意介绍了新上任的吏部郎中晏良给大家。

    晏良转瞬间成了所有人的注视焦点,却丝毫没有表现出受宠的荣幸,只是温温的微笑,略带拱手跟众人道好,一切出于礼节,也止于礼节。

    “他刚来,还有些生疏,”齐绅高像是特意帮晏良说话,便招呼大家先去赏春景,吟诗作对。

    晏良看出陪伴在齐绅高身边的杨斐栝表情有些不自然,猜测他应该是和自己一样,是被有心人的可以隐瞒给骗了。晏良故意放慢脚步,走在最后。杨斐栝不多时,就找借口脱身,来到晏良身边。

    杨斐栝质问:“他来的事儿你知道?”

    “邀请我的人是你,你不知情,我如何知道。”晏良微微蹙眉,有些反感杨斐栝不动脑子的质问。

    杨斐栝愣了下,有些无奈地叹口气,“我也是受乌敏所邀,以为就是几个聊得来的同僚凑一起放松一下,谁想到姓齐的碰巧听话所,也要来。这下大家都拘谨了。”

    “杨大人是觉得这处别苑,会是乌敏所有?”

    晏良的话令杨斐栝突然怔住,他恍然大悟,“咱俩都被乌敏给骗了?”

    晏良看他一眼,这种显而易见的问题他已经没必要回答了。

    杨斐栝气呼呼地转身,这就去找乌敏问清楚。

    待众人吃酒瞧戏,喝到午后,都觉得乏了,互相扶持,各自告辞。杨斐栝全程脸色不好,终于熬到这会儿,立马撩袍子走了。乌敏见状似乎生怕得罪他,急急忙忙去搀扶,非厚着脸皮坚持要把杨斐栝亲自送回府。杨斐栝看乌敏的脸色这才好一些,由着他搀扶去了。

    晏良自然是盼着早走,却被齐绅高给硬留了下来。

    “你也没怎么喝酒,晚些回去无碍的。正好留下来陪我聊聊天,解解闷。”齐绅高眯着眼睛,身在歪在罗汉榻上,有些慵懒。

    晏良垂头喝着茶,完全不回应齐绅高的话,齐绅高也识趣儿的没再说话。两厢末了半晌,晏良抬眸冷冷地看他:“齐大人有什么话,直说。”

    “你什么意思?我因何要有话和你说?”齐绅高不服气的反驳。

    晏良笑了,忙起身作揖告辞。“既然无话可怜,请容下官告辞。”他说罢,就转身去。

    齐绅高没想到晏良敢在他面前这样造次,别说他只是区区五品小官,就是朝廷一二品大员在他面前,也都跟一只温顺听话的小绵羊似得乖巧听话。

    这一愣,突然地意外,令齐绅高一时没反应过来,晏良已经快步走出门,离开了。

    齐绅高端着面子,没法叫人去追,可心里却给晏良狠狠地记上一笔。第二天在上朝路上,他就一直盘算着自己今天该怎么教训这厮,让他晓得得罪自己的下场。

    “对于工部侍郎的人选,爱卿们可有话说?”皇帝在朝堂上发问。

    “郁州知府孙谦和兰台寺大夫林海皆政绩斐然,难分伯仲。不过非要比的话,臣觉得孙谦的能力更强一些,毕竟当年郁州府大喊轰动全国,都是由他一人办理,且处置得当,可见其能成大事,有逸群才华。”吏部侍郎杨斐栝第一个发表了意见。

    齐绅高听他举荐孙谦,冷冷地眨了下眼睛,在心里呵呵笑了几声。

    接着工部侍郎乌敏就站出来,建议林如海。此之后,纷纷有官员表示支持选林如海。理由也充分,世禄书香,探花出身,为人耿直,且还有如此斐然的政绩,当工部侍郎一职十分合适。

    皇帝觉得各有道理,很难下抉择,遂决定这件事稍后处理。

    下朝后,皇帝单独留下了齐绅高,问他谁更合适一些。齐绅高却回答圆滑,说哪一个都很好。皇帝怨齐绅高不能给他意见,但心里却很高兴,至少他宠幸的大臣没有拉帮结派之嫌。皇帝想了想,,正准备开口说“孙”,齐绅高忽然又开口了。

    “皇上何不试一试贾敬呢,臣可是听说他选人的眼力很准。”

    这话忽然勾起皇帝对晏良“看相”能耐的好奇。

    “这厮现在在朕的后宫名头很响亮,前两日他帮老太后选人,被老太后夸得天上地下。连朕自己都怀疑,给他一个区区吏部郎中的官是不是大材小用了。”

    “到底是不是材,多用一用才知道。”齐绅高建议道。

    皇帝当即吩咐齐绅高负责此事,让他准备五名候选官员,让晏良去挑。皇帝知道晏良在选侍卫挑宫女方面挺有能耐,倒要看看,他在大事上是否也能有作为。

    齐绅高得偿所愿,告退后立刻去找晏良的麻烦。

    “我可是好心在皇上面前,帮你揽下了一个挑人的活儿。不过我告诉你,皇上心里可有数,这五人之中你要是选错了人,保你吃不了兜着走。”

    晏良一点没受吓,反而只提了一个要求。要这五人,都务必到京城,到他面前来。

    这事很简单,齐绅高当即就叫人着手办理此时。

    两天后,齐绅高叫人进京的消息,还在传达的路上。

    林如海的回信已经到了。

    信先送的荣国府,送信人穿了两口气儿之后,便要去宁国府,被王夫人的人给拦下了。她挑唆贾母派周瑞家的过去,直接请晏良来荣国府看信。

    显然贾母等人对于林如海特意写信给晏良,十分好奇,想知道答案,她们自然就需要晏良当着她们的面儿拆信。

    贾母先迫不及待的打开贾敏写给自己的信,得知林如海某可能会高升调到京城,她非常高兴。但她高兴不过片刻,就从字里行间得知贾晏良早就给扬州去信问候过。

    贾母一想自己迟了一个月才去回信,除了一方面愧疚之外,更恨贾晏良多管闲事。

    林女婿要升入京城做大官了,那晏良在吏部可利用职务之便早得到消息,定然存着趁早巴结讨好她乖女婿的鬼心思。

    今儿个,她就好好教训晏良这个不知道天高地厚的蠢材。还想沾她们家出息女婿的光?没门!妄想!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