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37章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韩娱之秘密讯息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你想?”林如海反握住贾敏的手,紧紧地盯着她,“若真想回去,便养好你的身体。”

    贾敏抖着带泪珠儿的睫毛,垂眸点点头。她虽已三十多岁,却保养得极好,皮肤白皙还未长过皱纹,垂泪时犹若雨中摇曳的荷花,叫人忍不住心疼。

    林如海忽然想起当年初见贾敏的情景,把她的手拉得更紧。

    “我没能将哥儿养大,让林家延续香火,我便是林家的罪人,对不起林家的列祖列宗!”贾敏说罢,就扑到林如海的怀里痛哭。

    “命里无子莫强求,你就不要再多虑了。再说我们这年纪,虽大了些,也难保以后还有可能……”林如海拍着贾敏的后背,一边安慰她一边在心里松口气。她能把这些话说出来,痛快地哭出来,反而是件好事,不然一直憋在心里真不知会闹出什么灾病来。

    黛玉被奶娘抱在外间的等候,小小年纪的她听着屋里断断续续传来的哭声和谈话声,多少懂得一些缘故。她便锤头抓着奶妈的肩头,暗暗发誓,自己以后一定要更加孝顺父母。

    林如海以前是想过进京施展抱负的,不过后来一直留在扬州就渐渐打消了念头,再无心再去京城那等是非之地。可而今他刚好得到一个进京的机会,妻子又因丧子伤心过度十分需要娘家人抚慰。

    这一切或许真是天注定。

    林家在扬州是独户,没什么亲戚可往来,去京城倒可以和贾家互相扶持,这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林如海下定决心后,立刻追加一封回信,请晏良帮忙留意有关他升官调任的消息。林如海写着写着信,便内心彭拜起来。哪个男儿不想在朝堂上叱咤风云,一展拳脚?林如海年轻时就存着这样的心思,只不过这十几年来在扬州城呆久了,他快把自己曾经的志向给忘了。但这次若是能得机会争取,他一定争。

    至于贾母的信,林如海便交给了贾敏,任她处理,不会多嘴过问了。

    贾敏也知道母亲这次回信晚了些,不过到底是自个儿的母亲,她又刚死了孙子,老太太一时念不起来也在情理之中。贾敏只简略说了些这边的情况,又将林如海可能被恩典入京做官的事一并告知了贾母。

    两封信凑在一块儿,被送往京城荣宁两府。

    ……

    吏部考课基本快要结束了,晏良这两日终于清闲下来,却忽然被宋贵妃召进宫去。照理说,后宫妃子不被准许随便见外臣,不过这位宋贵妃已经得到了皇帝的特许,而且晏良觐见的时候,贵妃所生的七皇子安王爷也会陪同他一起前往。

    这次算是晏良第一次正式地和安王打照面,以前在城北胡同施粥的时候他们算是见过一次面,不过安王没有自报身份,而且是莫名其妙的发一通脾就气跑了。后来本是有两次可以得见的会面,却都被齐绅高所替代。这人起初是突然出现叫始料未及,后来他做好了准备面对他,这厮又遮头掩面不敢见他,还搞得越来越神秘,所以晏良倒真好奇这位安王爷到底耍什么把戏。

    今日在宫门口和安王汇合前,晏良便一路沉默,思量这位安王爷的种种怪异之处,琢磨其中的缘故。

    晏良的马车刚到汇合点,就听见车外有人语气略带不满地传话。

    “王爷已经等候多时了!”

    晏良是提前一个时辰出门的,他非常确定自己现在比约定的时间早到。

    晏良冷着脸下车,那小厮还不满晏良的态度,轻哼了一声,甩了下袖子,才引晏良去安王段高翰的马车前。

    安王府能调|教出这样的小厮,也算是一件稀奇事,可见其主子很可能只是空有一个外表厉害的壳子,实际办事能力还有待考究。

    晏良此刻抬眼,就见一抹杏黄闪到自己的面前。这位安王爷,的确是当初他在城北巷子里施粥时遇见的那位人物。不过相较于那一日的莽撞无力,今日的段高翰斯文高傲了许多,穿着一身贵气的蟒袍,扬着他年轻又白皙的下巴,似乎想张扬什么。

    晏良施礼后,便淡然退后两步,请段高翰在前走。

    段高翰紧蹙起眉头,脸色颇为恼火,好似他很不满意晏良的反应如此淡定。

    无声注视了他一会儿,段高翰见晏良仍是一副不卑不亢的模样,心里更加火大,兀自大迈步,带着一阵风儿朝宫门方向去。

    晏良自然希望今天的事能快点过去,同大迈步跟着。二人到了宋贵妃的寝殿双禧宫,一前一后进殿请安。

    宋贵妃仍旧把段高翰当成孩子,笑着唤他过来吃糖,转即才打量两眼晏良。她也没多说,只叫身边的总管太监负责带领晏良去看人。

    双禧宫上上下下所有的宫女太监都被唤到晏良跟前,当然除了此刻还在殿内陪侍贵妃的四名大宫女。

    “贵妃娘娘身边穿鹅黄裙的那位,还有她,他,以及她。”晏良接着干脆利落地指出人群中三个有问题的人。

    凡事无绝对,更何况宫里的事情只要沾惹上了就是个麻烦,晏良当然要给自己留后路,所以晏良对那位大太监道:“虽看相只靠肉眼,难免有所疏漏。这只起一个辅佐的作用,病不能保证将所有恶人剔除。但我说的这四个人是绝对有问题的,就看你们怎么查了。”

    总管太监李塘对于面前点名的这三命小人物,觉得还好,但对于屋里那位资历很老的大宫女,他还是很诧异的。他怎么都没想到这位从贵妃娘娘的娘家出来带来的人,会干出背叛她的勾当来。

    李塘请晏良去偏房歇息,他则急急忙忙去把这个结果告知了宋贵妃。宋贵妃自是不信自己身边最得宠信的第一大宫女会背叛她,不过鉴于近来她宫里总有些机密消息传出去的事实,又叫她不得不怀疑。

    宋贵妃先假装不知,只叫了外头那三个没身份的混账过来。有个胆子小的,拿刑具随意吓吓,便全都招供了。这名扫地的小宫女是被安嫔的小恩小惠打动,被授意伺机暗中监视她,传达一些小道消息。不算大问题,不过宋贵妃还是得了个警醒,知道以后对那个常拍自己马屁的安嫔防着些了。至于剩下那俩个嘴硬的,和自己身边的那个大宫女,宋贵妃决计慢慢观察处置。

    此刻,宋贵妃是有些相信晏良的能耐了。她再次召见晏良,问了他一些家中情况,又聊表关心一下其子孙如何。听说晏良的女儿年幼,孙子也才刚十岁,她忙叫人备了礼品,送与他的儿孙。

    晏良很合乎礼节的谢了恩。

    宋贵妃实何等伶俐的人物,最是眼尖心快。这么小会儿的功夫,她见晏良宠辱不惊,就清楚他是个人物,又见他提及儿孙时,说到女儿惜春的时候有微笑之态,宋贵妃便知道他是极为喜欢这个小女儿的。再看自己儿子那边,看似毫不在意,实则就在他人不注意的时候,很专注的盯着那个晏良,八成是想拉拢他。

    宋贵妃当然要儿子帮一把,笑着对晏良道:“本宫最喜欢小女孩子了,可惜这辈子就只得翰儿和他弟弟两个男孩。得空叫你媳妇儿带你女儿来宫里给本宫见见,给本宫解解闷。”

    晏良看得出宋贵妃这人是个八面玲珑的,不然也不会这么多年一直荣宠不衰。听说她去年刚刚诞下十五皇子,也便是安王爷同母的亲弟弟。在宫里,以她这样的年纪还能给皇帝生儿子,算是高龄了,十分稀有。

    晏良也清楚,眼前这位得宠得势的贵妃娘娘想为她儿子笼络自己。奈何她‘玲珑’是有,却不够聪明,竟然在不了解他丧妻的情况下,随口叫他亡故妻子带着女儿进宫。可见在此人心里,根本就没打算对他尊重,所以才会急于求成,盲目开口。纵然她是贵妃,这些话对一位丧妻的臣子说也十分失礼。

    不及晏良开口,段高翰赶紧低声纠正了宋贵妃的话,“母妃,他妻子已经去了三年多了。”

    宋贵妃尴尬了下,忙对晏良笑道:“叫你儿媳带她来也好。”

    晏良的儿媳尤氏是小门小户出身,怕只怕她进宫毛手毛脚,会惹出祸端。贵妃这样的‘恩赐’对于晏良来说,反而是个凭添麻烦的惩罚。所以对于宋贵妃这种不上心的随性笼络,晏良很难领情。

    段高翰又叹一声,使眼色给母妃,让她别说了。

    “行了,今天的事儿就这样吧,你先回。”段高翰打发走晏良,转头和宋贵妃叽咕一阵儿,方离开。

    三日后,宋贵妃查清余下那三名被晏良点过的宫女太监。还真是个个心存邪念,受人指使,有图谋不轨之意。不过可惜的是那位她重点彻查的大宫女突然畏罪自尽,迫使线索彻底断了。而剩下的那两名小喽啰,知道的并不多,也扯不到跟皇后有联系的证据,最终顶罪的只是个位份低的美人。

    宋贵妃觉得自己这次没有搬倒皇后,十分遗憾,但晏良‘眼力’的作用她可是切切实实地感觉到了厉害。宋贵妃百般高兴地和安王嘱咐,叫他一定要笼络住晏良。

    双禧宫先前闹出一些风波,皇帝本就知道,这次请晏良帮忙‘看相’处置人的事儿,皇帝也清楚。最后见这样的结果,再问宋贵妃,宋贵妃也不好隐瞒,全部如实告知了皇帝。

    皇帝还是觉得这事儿玄乎,不可信,不过转头康王那边也来消息。

    康王笑说:“儿臣起初也不信晏良的能耐,所以故意试探了他一下。儿臣曾叫三个死刑犯衣着跟府中的随从一样,来测验他,结果他果然将这三个作恶的犯人挑了出来。”

    “说起这看面相,也是怪,真不知他怎么看的。我府上有个小厮长得凶神恶煞,一瞧就是会拿刀捅人的样儿,搁一般人瞧了都该怕。偏偏竟他一看,什么事儿都没有。那三个死刑犯,我还特意挑选得面相慈善的,还是能被他给瞧准了!”康王乐得拍大腿道,表情就像孩子做游戏忽然发现了个大惊喜一样。

    “真有这么厉害?”皇帝边笑边动了心思。

    “就是这么厉害,儿子亲眼见证,外头那些什么半仙道士的,都不及他一半准。父皇,您把他安排到吏部,当真选贤任能,人尽其用!”康王冲皇帝竖大拇指道。

    “混球,多大了,说话还这般鲁莽胡闹。”皇帝口上这样说,但表情还是忍不住高兴,他蛮喜欢这样活泼的儿子。

    皇帝转即打发走儿子之后,便冷着脸手指敲着桌面,沉默良久。半晌,他才抬头。

    一边待命的太监窦芮忙微笑着上前,缓声询问:“圣人可有愁事?”

    “这个宁国府贾敬有些意思。朕真没想到他在道观傻住了两年,本领反而更大了。本是想先提拔他到吏部,回头寻个错再给他贬黜回去,万没想到这官儿他越做越周正,处处万全,不仅做事叫人挑不得毛病,还同时赢得了老七、老九和宋贵妃三人的同时欣赏。窦芮,你和他接触过,觉得这人如何?”

    窦芮忙摇头,皱着鼻梁跟皇帝道:“可不怎么样,他那双眼瞅得人心里直发毛!”

    “哈哈哈……”皇帝大笑,指了指窦芮,“数你猴精!不过听你这样说,朕反而觉得这厮可用。”

    ……

    再说晏良回府的时候,正好碰见两名准备告退的嬷嬷,她们是刚从尤氏那边出来的。晏良瞧着眼熟,才想起这二人是他安排给尤家姐妹的教养嬷嬷,便叫住问她们教导情况如何。

    俩嬷嬷据实回答,都是一致好评尤家姐妹的聪慧规矩。

    “二姐儿起初的时候,受过不少罪,挨过奴婢们的训骂,也挨过打,不过好在她聪慧,心地是善良的,知错能改。这孩子本性挺好的,错就错在没人叫她辨识好坏,没人好好叫她礼节规矩。而今有我们几个婆子在,帮她教她,已经活脱脱是个闺中淑女了。

    三姐儿性子厉害些,比她姐姐更有主意,好在年纪小好教导。现在学了规矩之后,认死理儿了,说是婚前死活不会再见外姓男,就是蓉哥儿此刻送她金镯子也不见,还主动督促她姐姐一起如此,是个顶好的孩子。”

    “好事。”晏良打赏了这俩嬷嬷,嘱咐她们切忌不可懈怠。

    至于这俩姐妹到底改没改好,只看这段时日是否有好运降临到他身上,便会知晓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