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35章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宝瞳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韩娱之秘密讯息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贾政本就沉浸在丧子的巨大悲痛之中,听晏良还诅咒他下一个儿子,气的无以复加,若非他是个斯文人,此刻恐怕真会上手痛打他一通。

    “话是好意,听不听在你。”晏良对贾政道。

    晏良见贾政还是死犟着脾气,就懒得再多说他。贾珠虽然前世种因,这世果报注定了,但好歹他的另一个儿子宝玉是个好的。晏良所谓的“好”,自然是指宝玉前世干净,他世过得如何全凭他自己的造化。

    晏良是不喜欢贾政,但他还不至于因为个人情绪,去耽误了一个无辜孩子将来要走的路。宝玉如果还是这样养下去,将来虽可能比贾珍强些,但到底好不了多少。晏良不住在荣国府,甚至来这里的次数都屈指可数,但就这样他也已经看出来了,宝玉爱在女孩子们中间厮混,且脾气极好,很受欢迎。而他在对待女孩子的时候,更加有十二分的耐心,能温柔到骨头里去。人小这样,上可以说是不拿架子,没有主子脾气,人稍微大一点再不懂拉开距离,就难保叫那些同龄女孩子们心存幻想。

    这种恶因,并非一定是要做恶事才算坏,感情债一样可以犯下恶业。

    宝玉虽小,但从他现在的脾性和生长环境来推敲,他将来很有可能成为风流多情种。正所谓多情者最为无情,多情的人最容易欠下感情债,看似喜欢每一个人,实则不爱其中任何一个。他便是个招惹了人,勾出人家相思,转头就跑的负心汉。

    有贾琏、宝玉这样儿子,贾赦、贾政这样的爹,再加上一个偏心二房的老太太,荣国府如此发展下去,其结果不言而喻。

    晏良都有些同情贾赦了,现在就算他一个改过自新,也是没能力撑起这个家。他肯定管不住这些人,早晚会被连累。晏良拿同情的眼神儿忘着贾赦,同时在心里琢磨着是否还有其它的办法。

    贾赦忽然张开鼻孔,一脸隐忍的表情,到底忍不住了,连打了两个喷嚏。这两下子声音不小,直接有点吓到了一边正在心里专注于诅咒晏良的贾政。

    贾政动了下身子,转头瞪贾赦。

    贾赦有点不好意思,抱歉地对他点了下头。贾政不开面,狠狠哼了一声,甩袖大迈步进屋。贾赦轻轻咳嗽一声,客气地伸手,请晏良跟他一块进去。

    王夫人听见贾政的脚步声,伏在床榻上,再一波痛哭。李纨早就哭肿了眼睛,身子摇摇欲坠了,但她担心婆婆伤心过度,硬挺着晕厥的身体去劝慰王夫人。王夫人一把推开李纨,失望的瞧她一眼,转头抓着贾珠的手仍旧是哭得痛不欲生。

    李纨知道婆婆瞅自己那一眼意味着什么,她在怪自己没有照顾好他她的儿子。可老爷的吩咐,还有贾珠的脾气,哪里是她能左右的,她每日尽心尽责照料贾珠,几乎是日夜不睡,反倒落下这样的埋怨,她心里委屈生气,却又无法辨说。

    她本就因为这些日子照顾贾珠没有休息好,在机上丧夫情绪激动,以及被王夫人误解,身子终挺不住,摇摇欲坠地倒下了。

    李纨的贴身大丫鬟素云等心里都倾注自家奶奶的身体情况,早料到她会如此,慌忙扑上前拖着。

    王夫人见状,眉头紧促,却也不好说什么难听的话苛责,只打发那些婆子丫鬟带着她们家的奶奶回去休息。

    王夫人抹了抹泪,红着眼睛对贾政道:“这丧事还要人主持,我看大儿媳妇那身子是没这个能耐了,便由我来操持,叫琏儿帮忙跑腿。”

    贾政点点头,一切都依从王夫人所言。他慢慢转过头去,望着床上那张熟悉的却已经变得冰冷苍白的脸,悲伤地叹口气,缓缓地闭上眼。

    晏良和贾赦也望过去。晏良死人见得多了,加之他本身对贾珠接触不多,没有太多别的感情,还算淡定。贾赦就有些忍不住了,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直叹这孩子死得可惜。

    不过他这话反而引起贾政的反感,贾他排斥的望一眼贾赦,一脸难受疼痛的表情。很明显的向贾赦昭示着,他不该乱说话戳他的痛处。

    贾赦果然噤声了,有些无辜的要解释,却引来贾政转身无视。

    “我们还是先告辞吧。”毕竟人家现在丧子,心情不好,没必要再较真。晏良转即就带着贾赦离开。

    王夫人擦干眼泪,情绪已然冷静下来,她目送晏良离开,转而不满地对贾政道:“我瞧他没半点伤心的意思。”

    贾政回想一下,的确如此,冷笑愤恨,“也不知存了什么歹毒心思。”贾政转即就把之前晏良在贾母院情绪表现不正常的事,说给了王夫人听。

    王夫人比贾政更容易多想,听了这事儿后就十分上心。从料理贾珠的丧事开始,她一有空,就时不时地琢磨一下。想要弄明白晏良对贾珠到底存了什么心思,做了什么没有。等贾珠下葬之后,王夫人思子心切,更加介怀这件事,便从贾珠从前的日常饮药以及相关涉及的下人们开始盘查。一点一滴,她丝毫不放过。甚至查出厨房陈婆子的十年前认得干儿子是宁国府的小厮,凭此严刑逼供,差点把陈婆子审得尿了裤裆。到底什么坏事都没查出来,反而查出这段日子晏良使派贾珍经常过来关心贾珠的感人事。这其中捎带着还有贾赦,他对贾珠关心也有不少。

    王夫人认定其中有不符合常理的地方,就叫人将东府送来的药材补品等物,重新查验一番,看看是否有问题,结果依旧是正常。再一次正事晏良父子是‘真心’在关爱贾珠。

    王夫人不服气不甘心,却也无可奈何。回头贾政主动问起这事儿,她就酸着脸把事实经过讲给他。贾政也不信,奈何没有实证证明,便只能相信眼前的事实。

    晚饭后,贾政一个人端坐在书房喝茶,因丧子之痛,执笔做了两首诗。转即他忽然想起年前的时候,晏良曾今给自己的警告,他说过自己的毛病如果不该,报应很可能就会到自己的儿子身上。

    如今应验了。

    贾政起初觉得这很可能是巧合,忽然他又想起贾珠死之前他到贾母院的表情,顿然打了个激灵,总觉得晏良是知道了什么,才会提前去得,而且他很巧的随身带着那封贾珠求他捎给自己的信。

    整件事情,仔细思考,叫人觉得头皮发麻,极为惊恐。贾政不敢再想下去了,心里对晏良生出十二分的忌惮之意。

    贾珠丧事搬完之后,贾赦和邢夫人就跟贾母商量着要将贾琏婚事延期到明年的想法。

    “也只能如此了。”贾母点头叹气,转头叫来王夫人安慰。

    王夫人已然消瘦很多,听说贾琏的婚事延期,她更是伤心。本打算叫她内侄女早点进府,帮她打点府中杂事,便省得她每日每夜的操劳,谁知她的大儿子就这样死了。大儿媳本就是那样的闷性子,她有点看不得上,而今又在照顾贾珠的事情上失责,王夫人是连见她一眼都懒得见了,也更不可能叫一个寡妇帮她管家。

    贾母体谅王夫人的辛苦,安慰她再忍一年,等琏儿媳妇儿进门了,就叫她好好歇一歇。

    “没法子,家里总要有个人撑着。”王夫人憨厚地点头。

    贾赦见状,忙道:“何不让你大嫂帮忙?”

    王夫人吱呜起来,刚要拒绝,就听贾母说以后叫邢夫人帮她一块管家,并对手生的邢夫人说了许多嘱咐。王夫人见状,心里越来越觉得堵闷了,只能决定让自己快点好起来,以免被邢夫人替代。不过到底是邢夫人住在荣禧堂,走动起来比王夫人不知快了多少倍。所以每次贾母一有事,必定是邢夫人先到,其和颜悦色的安慰一通之后,王夫人才会姗姗来迟。所以贾母忍不住对邢夫人的印象越来越好了些,但在她心里,好儿媳的位置依旧是王夫人不动摇,几乎张口闭口都在念着他。

    邢夫人伺候久了见贾母还是这样的态度,便有些寒心,决计以后对待贾母再不会如当初那般真心。贾母还不清楚,依旧是念叨着王夫人。王夫人则早就心寒贾母启用别人,在心里跟其之间也多了一层隔阂。

    渐渐地,两房人因贾珠的死,搞得越来越彼此对立,甚至因为一点小事都要一较高下,彼此赌气。

    贾赦气不过,去晏良那里求办法。晏良只教给他一个字,忍。并保证只要他能忍到夏天过了,那他大房的地位在老太太那里会得到绝对的提升。贾赦虽不明白,但他知道晏良的话十分准,很少有失言的时候,遂一切照其吩咐做。

    头几日,贾母只觉得贾赦等大房在装,没怎么挂心。但日子渐渐长的时候,眼眼睛明净的看着二房不停斤斤计较,大房隐忍退让,便有些体谅贾赦,很不忍心了。但贾母还是一直端着,决定多观察两房孩子,并没有表现明显。

    晏良这段日子除了偶尔掺和下荣国府的丧事,其余的时间都扑在了吏部的公务上。各位王爷们的候选侍卫的名单晏良都整理出来了。每个人的背景他都进行了仔细的调查,且经过细密地梳理。但凡行迹又可以,涉嫌跟其他朝廷重臣来往的人员,晏良都做了标记,将他们列为下下选。

    顺利通过晏良背景筛查的侍卫一共还有八十八人。

    今天,晏良决定对这八十八人进行最后一步考核,很简单,就是‘面’考。

    晏良打算直接面对面,看清楚每一个人身上犯下的恶业,计较轻重,并凭此来作为评断的最后一关。至于此举对外人的解释,只能用一句不负责任的的解释:靠感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