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33章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超品相师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再看周遭的人对齐绅高的态度,都十分恭谨畏惧,好似他们呼吸稍微重一下就会有性命之忧。

    杨斐栝面目失色,感觉自己失言触了贵人的大霉头,忙点头哈腰给齐绅高行礼,转头就安排晏良将林如海的考课评为上等。

    晏良其实不太理解为什么大家都这样怕他。在他看来,齐绅高的本质并不是坏人,至少他活了近四十年并没有种下需要承担什么果报的因业。此人位居高位,还能做事遵循因果,已经实属难得。

    齐绅高没什么情绪的扫一眼杨斐栝,转而对晏良道:“别以为选拔侍卫是小事,这切身关系到各位王爷的人身安全,你务必办好。”

    晏良点头应了。

    齐绅高再没多说,转身便离去了。

    杨斐栝等人走了,就有点儿腿软站不住,忙伸手扶住了身边的桌子。

    大家都跟着缓了缓神儿,方松一口气。杨斐栝拍拍晏良的肩膀,嘱咐他一定要好生听从齐绅高的吩咐,否则下一个倒霉的只能是他。

    晏良听他话里这口气,似乎别有意味。意欲询问时,忽听人咳嗽了一声,便再没张嘴。

    等杨斐栝走了,才有人跑来跟晏良说,上一任吏部郎中曾经是杨斐栝最器重的属下,后来就因为齐绅高的一次吩咐,他办事失职,被直接贬黜到西北养马去了。

    很巧的是晏良就是从养马的活儿提拔上来的,所以杨斐栝待晏良跟别人总是有些不同,带着期许,也有盼其成才的严厉。杨斐栝这次因为林如海的事情训他,其实是怕晏良再失职,走前一任的老路,所以想让晏良避嫌。

    晏良知其爱品茶,事后叫人送了两罐过去,聊表谢意。

    杨斐栝第二日把晏良叫到跟前来,又嘱咐一通,叫他在齐绅高安排的事情上一定要上心。

    “就是不知道他这次是什么意思,他素来和安王爷交好,你给安王爷选侍卫的时候,要特别留点儿心。”杨斐栝提起齐绅高,脸色就很不好。

    晏良点头应了,其实心中早有数,不论什么安王康王,一视同仁便是。他尽管做好本职,不叫人挑出错来,即便是得罪了齐绅高,他也没办法找到证据来降自己的罪。更何况齐绅高这个人,并非大家想象的那样坏。

    晏良用了一整天的时间,把所有待选侍卫的档案都读了一遍。到了傍晚放值的时候,有风声从上面传了下来,说是皇帝有意从今年被评定为上等的京外官员们中,提拔一名来京补缺工部侍郎的位置。

    一般情况下,工部有两位侍郎。前年乌敏上任工部侍郎不久后,另一位工部侍郎就获罪徒刑福建。从这之后,工部侍郎的位置就空缺至今,一直没有找到有才德的能人担当此位。这次皇帝有意点选工部侍郎,自然引起吏部众人的纷纷议论。按照学识资历来说,当时探花郎林如海是最热门儿的人选。

    晏良听闻后也不觉得什么,如常归家,检查贾珍贾蓉父子的课业。

    贾珍现在是真老实了,不管做什么,都感觉自己背后有双眼睛在盯着。特别是

    当他遇到哪个丫鬟长得比较漂亮,禁不得住多瞅一眼,反应过来的时候就感觉自己的整个后背都在发麻。

    色字头上一把刀,贾珍现在切切实实感觉到这把刀的存在。他不敢随便对女人色了,实在忍不住,他就只找房里人发泄。他近来去尤氏房里的次数明显比往日增多,弄得尤氏这些天腿脚打转儿,有些管不住家事了。

    这段时间晏良一直检查贾珍文方面的课业,今日兴起,便叫来教武的先生一起验收。可惜贾珍除了扎马步以外,什么都不会。

    晏良手端着茶没说什么,但沉默安静的气氛逼仄教武的先生上不得不认错。他承认他后期和贾珍熟识后,有些吃了贾珍的小恩小惠,在授课时对他宽松了许多。

    “难不得你近来精力这样旺盛了。”晏良轻瞄一眼贾珍,这厮赶紧知错的跪下了。那先生垂着头,也想跪,却被晏良给阻止了。

    “他是我儿子,我终究可以原谅。但你不是,下次教别人的时候记住尽好本职。”

    先生走了,贾珍还跪着。

    晏良自然不会叫他起身,“你也记住,我就算是原谅你,也是有条件的。”

    贾珍晚饭不得吃,一直跪到深夜,放被人搀扶着离开。

    次日,晏良正琢磨着该怎么给贾珍找一个负责任的先生,便在广源楼后口碰见了袁汉宰。

    晏良觉得他好像就是在等自己,看见他下马车,他人就立马飞奔过来。

    “来这吃饭?”晏良笑问。

    袁汉宰狠狠点头,然后笑嘻嘻的挠了挠头。晏良带他去雅间,给袁汉宰叫了一桌子的菜。袁汉宰看到如此丰盛,有些尴尬的不知道该怎么下筷。

    “怎么?”

    袁汉宰:“这些菜很贵吧?我就带了两贯钱,吃不起。”

    “还能让你请?吃吧。”晏良笑着让他,那厢掌柜过来回话,奉上上月的账本,又跟他说对面状元楼打算转手的事。

    “老爷,您老咱们广源楼一直位置不够,月初的预约就能排到月末去,若是扩大,再填一家店,盈利必然翻倍。我问过价格了,那么好的店面才要五千两银子。”

    “不买,他家门口死过人本就忌讳。再说广源楼的特色在厨艺上,客人多了,厨子忙不过来,饭菜无法保质保量,失去本来的味道,便是砸了自家的招牌。有时候难排上位置会是一个噱头,会吸引更多的人来。”

    再有一点,晏良没有说。店开太多,过快的增加财富,只会树大招风,惹人嫉妒。钱够用就好,太多反而容易招惹祸端。

    掌柜的点头称是,这就退下了。

    袁汉宰是武人,吃饭快,三五口就把桌上的饭菜席卷了一番,吃得肚子鼓鼓。

    他擦擦嘴,笑嘿嘿的冲晏良竖起大拇指,佩服他,。

    “你可厉害!官儿做得好,连做生意都有一套自己的章法,我是什么都不行,处处都不如你。”

    “你会武啊,便是我不会的东西。”晏良笑道,转而又问他在马厂干的怎么样。

    “别提了,我恨不得把那狗屁官给辞了!那些人从章管事被贬黜之后,天天乱嚼舌根子。因你以前在的时候跟我关系走的比较近,考课我得了个中等,他们就阴阳怪气的讽刺我,说我跟了个……罢了,不提了!”袁汉宰提起这个就气得面红耳赤。

    那些人嘴巴里会吐出什么,晏良并不好奇,只问袁汉宰辞官后打算怎么办。

    袁汉宰愣了下,放下筷子,他才知道愁,却坚持不想做官,他早就厌恶这样的生活。

    “反正我做官也没什么大出息,还得一辈子小心翼翼瞧人脸色。我心直口快,脑子笨,保不齐哪一天被什么案子连累了,我连向上人头都不保。”

    “既是这样,你若不嫌弃,就做我儿子的先生。”晏良见袁汉宰愿意,就叫吴秋茂来和他讲薪水。给的钱肯定不能超过他做官时的俸禄,不然传出去又该被外人说道了。一个教学先生得的钱如果超过了领俸禄的官员们,好听点的叫财大气粗,不好听的那就是越矩。

    但晏良先也不会就此苛待了袁汉宰,会另外给他三十石米,一年四头猪两头羊一头牛,另有锦缎数匹。满打满算下来,钱是他做官时候的两倍。

    袁汉宰脑袋再笨也算明白这个帐,咧着嘴十分高兴的应承下来。

    晏良转头就带袁汉宰回了宁国府。袁汉宰还是第一次来这地方,见府内亭台楼阁,四处气宇轩昂,不禁感叹那些马厂的官员都和自己一样见识浅薄。这样有深厚根基的大家,哪是说败就能败的。

    晏良引袁汉宰去了福禄堂的一处厢房。

    “这是我的院,你晚上授课,若觉得乏了不便回家,便住在这里。还有,不许对外吹嘘什么,好好教他。”

    晏良紧接着为他引荐贾珍。贾珍正在书房里听先生讲课,有点昏昏欲睡的架势。听说老爷来了,他立刻就蹿起来,一板一眼的给晏良请安,转而给新先生请安。

    贾珍态度极好,有很明显的讨好之意。袁汉宰因此对他印象很不错,感觉到贾珍是个乖学生。

    晏良让袁汉宰检验了下贾珍的基础,转而问他,“到三月末,你能教到什么程度?”

    “至少能叫他会耍一个拳法。”袁汉宰拍胸脯,底气十足的保证。

    晏良微微一笑,拍了拍袁汉宰的肩膀。“我喜欢你的自信。不管你用什么方法,只要不弄死能残他,我都支持。”

    袁汉宰谦虚地大笑:“啊哈哈哈……哪有那么夸张,你儿子那么乖,肯定行的。”

    晏良眨了眨眼,最后目送袁汉宰告辞。这段日子贾赦没动静,晏良也一直没叫他,不过最近族里人是有很多不满和闲言碎语的,都在怪贾赦父子把学堂搞得乌烟瘴气。

    晏良稍微了解了下情况,无非是这父子俩打整肃学堂的时候办事不清楚,惹人不服气。不过贾琏好歹是能办点事的孩子,还算撑得住,所以这事儿一直还没闹到晏良跟前来。

    但开了春,就是贾琏和王熙凤的婚事,近几日他有些□□乏力。璜大奶奶为金荣的事儿,就趁机要找尤氏评理,被尤氏给挡了回去。她不服,就催自己丈夫去找贾敬说道说道。贾璜畏惧敬老爷的威严,这位可是连政老爷都敢收拾的主儿,他哪里敢得罪,遂拖拖拉拉不敢去。

    也就是因为贾琏的婚事,璜大奶奶被王夫人请来帮忙。王夫人见她有难言之隐,便主动打听情况。璜大奶奶恨自家爷们儿不争气,干脆就把这事儿跟王夫人说了,抱怨一二?。

    王夫人一听大房就气,再听贾敬心里就犯怵,心想要是她求自己,她断然拒绝,不会管这件事。偏偏璜大奶奶这时候说了句“我们也认命了,各该全族人都听他的话!”,根本没有求她的意思。刺激的王夫人意识到她们二房不被人瞧不起了,估计上次搬家的事闹出后,在全族人眼里她们荣府二房就是个孬种。

    王夫人气不过,将此事抱怨给贾政听。贾政恨得闷声不说话。王夫人又怕他太难做,忙说不要紧,这反而更加刺激了贾政。

    夫妻二人同仇敌忾,一同前往荣禧堂找贾母。

    屋还没有进,俩人就听见屋里面传来哭声,王夫人抓了个丫鬟问。

    琥珀一脸悲色,“扬州姑太太的小儿子去了。”

    贾政愣了下,蹙眉叹气。

    王夫人动了动眼珠子,问丫鬟老太太如何,便忙撩起帕子,一边作哭状一边进门。

    贾母见了她的好儿媳,便拉着她的手哭得更凶。王夫人一边抽鼻子一边抚慰贾母,自己的眼泪却一直没有真下来。

    晏良也来了,进门听见哭声他不诧异,但听说死的是林如海的儿子,他微微惊诧了下。

    贾母将他的表情看在眼里,“怎么,你不是因听到这个消息才来的?”

    晏良刚要张嘴,那边就有个婆子跌跌撞撞跑进来,几乎是一进门就趴在了地上。

    “老太太,各位老爷太太,大事不好了!珠、珠大爷他去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