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31章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贾珍瞪圆眼睛,惊悚的盯着那团火,连连退步,嗷的大叫一鬼啊”转身就跑。他一路跑回曼桃的住处,却发现小院里空无一人,而且廊下的灯火也都灭了,唯有正房亮着烛火,光亮一闪一闪的,看着竟有几分渗人。

    贾珍咽了一口唾沫,紧张的往后看,却远远的见那黑空中腾起的火焰正朝着自己的方向移过来。

    贾珍吓得三两步就蹿进屋里去。刚关上门缓口气,他就看见一名披头散发的白衣女子站在檀木圆桌上用剑指着自己。

    “你——负——我!”女声凄厉,尾音还带着让人心惊的颤抖。

    贾珍惊悚地一屁股坐在地上,“你什么人?来人啊!”

    “春泥!春泥!春泥……”

    女子不停地喊着忽然飞向贾珍,把贾珍吓得魂飞魄散,两手抓着往西边儿逃。

    贾珍惨白着脸躲在角落里,捂着眼睛不敢去看那女子。

    安静了好一会儿,贾珍哆嗦的把手指张开一条缝儿,望过去的时候,正看见白衣女子侧身,黑发遮挡的脸上只露出一张血红的嘴,此刻这张嘴正得的大大的,在吞剑。

    这哪是人能干出来的事儿,这分明是鬼!

    贾珍死死的闭上眼不敢看,捂着脸哇哇大叫,让那个女鬼不要来找他。

    他哭着喊了半天,喊得嗓子哑了才消停,屋子里又像刚才那样安静了。但是贾珍不敢去看,他怕自己看到比刚才更吓人的场面。所以他就一直捂着脸抖着身体。

    过了许久之后,他听到有开门声,更怕,俩腿已经不听使唤了。

    “大爷,你怎么了?”轻柔的女声带着无限的妩媚。

    贾珍吓得忙喊:“别找我!别找我!”

    “大爷,你说什么呢?”曼桃用手轻轻抚摸了贾珍的手一下。

    贾珍吓了一大跳,看清楚是曼桃,惨白的脸颊才微微缓和出一点血色。

    他在看屋里还有其他几名婆子,方安了心。再去看女鬼所在的地方,早就没了影踪。

    他真的一定是,遇见鬼了。

    贾珍在丫鬟婆子的搀扶下起身,后怕的跟曼桃说起他刚才的遭遇。

    曼桃俩眼瞪溜圆,“大爷,你这是撞见鬼吧!”

    “你们刚才都去哪儿啊?就是屋里一个人都没有,不然我怎么可能会撞见那种脏东西。”

    “大爷不在我这儿了,我闲来无趣,就跟几个婆子在隔壁厢房打牌。奇怪,爷来的时候还有小丫鬟在外边儿,竟然没有人通报。”

    “胡说八道,根本就没有人。什么厢房,灯都没亮著你们怎么打牌。”

    “大爷,我们刚才真的在玩儿牌,那么多人都可以作证的。”

    贾珍见那几个婆子点头,觉得这个事儿真邪门儿。或许真是自己倒霉,碰见鬼了吧。

    贾珍今晚是万不敢再出去了,就留在曼桃这里住。

    曼桃笑语绵绵地服侍贾珍歇下,她紧紧的靠在贾珍身边,偶尔动几下,终究是勾出了贾珍的兴致。贾珍虽前惊未消,但他需要分散注意,避免自己再想刚才的事。发泄未尝不是一个好的选择,俩人狠狠地翻云覆雨一番。

    第二日,贾珍出门特意请了术士来驱鬼,钱花了不少,打算一天之内做了六场法事。

    晏良听说后,便不同意,“你大年三十搞这些东西找晦气,叫人怎么过年?去赶紧都撤了。”

    贾珍不情愿,忙把自己撞鬼的经过说给老爷,美其名曰不光是为自己好,也是为了全府的人好。

    “我看是你装神弄鬼,瞎咋呼。非要在年三十过节的时候,搅得满府不得安宁。”晏良坚决不同意贾珍在这时候瞎闹腾。贾珍不得不从,只得听话。

    当晚,一家子人都守岁到半夜,唯独除了惜春,因她还年小,自然要早些睡。

    一家子其乐融融地拜了年后,晏良就抱着已经熟睡的惜春回房,尤氏上前主动接手,抱着惜春去了。晏良才和大家说早些散了,提醒贾珍早些注意,不可耽误明早进宫谢恩的事。

    贾珍忙应承,便在数个丫鬟婆子的引领下回房,前天晚上的受吓还让他还有些心惊胆寒,走在夜路上有些害怕,他就凑在众下人门中间走,左看看又看看,生怕发生什么。

    回房后,贾珍叫人不许熄灯,方一个人躺在床榻上歇下,不知过了多久,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时候,窗户突然开了,一阵寒风吹灭了屋里的火烛。贾珍回头看见了一抹白衣,抱头就叫,还是没人搭理他。渐渐的他就安静了,不吭声。也不知道是吓晕了,还是真睡着,等他再睁眼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

    老爷派人来催他,贾珍这才想起今天要进宫,急急忙忙换了衣裳,就去和晏良汇合。

    晏良打量贾珍这脸色,也没说什么,父子二人一齐上车,同百官一块面圣朝拜。

    回来的路上,贾珍熬不住,歪头靠在车内睡着了。过了会儿,等他再醒来,发现自己竟然躺在冰凉的地面,周围竟是一片荒郊野地的景致。

    “这是哪儿?”贾珍问了没人回答,他下了车,才发现就只有自己在这里,四周一片荒野,再远一些就有树林了,倒是有一条土路通向远方。

    贾珍气急败坏的乱骂一通,爬起身来,打算找人求救,转过身去却忽然发现一座坟,吓得数退几步。

    镇定片刻后,贾珍发现坟前立着一块墓碑,上面歪七扭八的写了春泥两个字。贾珍立刻就想起那女鬼了,吓得转身就跑。好容易走到大陆,允诺人钱,被送回了宁府。

    贾珍还没来得及找马车夫等人算账,就被晏良叫过去痛骂一顿。

    “大年初一,才从宫里头回来,你就跑出去瞎玩?成何体统!”

    “我——”

    “竟还和你的小厮们串通一气!”晏良放重音量道。

    “父亲,我真没有,我在车上睡着了……”

    “不用解释。”晏良打发贾珍在他母亲牌位前跪一个时辰思过。

    贾珍离开的时候,刚好看见他的车夫和另两个跟车的小厮从厢房里出来。

    小厮们忙到他跟前埋怨,贾珍这才知道叫他们完全不知情,自己一定是又撞鬼了。

    贾珍怕极了,惊慌的返回去找晏良说清楚。

    “春泥?是什么人?”晏良问。

    “我哪知道。”贾珍随口道一句,忽然睁大眼,嘴巴哆嗦起来,“春、春泥……难道是那个春泥?”

    “哪个?”晏良认真的看他。

    “这么多年老爷不记得也正常,连我都快忘了。她是太太身边的大丫鬟,那时年少,瞧着他好看就、就……”贾珍慌了慌,把他辜负第一个女人的经过说给晏良听。

    贾珍碎碎念了许多,晏良去中间听头尾,无非就是他哄骗睡了人家又不负责的事。

    “既然人已经被你母亲打发嫁人了,如何变成女鬼?”

    贾珍也不解,摇头表示不知道。

    宋婆子这时站出来,“奴婢听说过,春泥被打发远嫁不久后就死了。”

    贾珍大惊,片刻缓不过神儿来。

    晏良允诺贾珍:“若真如你所言,是遇见了鬼,便就随你把那些术士叫过来吧。”

    第二日,什么道士、和尚、半仙儿都来宁府了,请他们各自使出看家本领,只要是能把鬼除了,比什么都强。

    这之后两日,还真有效果,贾珍一直没碰倒怪事,以为事情就这样了了。到了大年初四,晏良便开始去吏部当值。贾珍白天上课的时候就开始耍滑头,临近午休的前半个时辰他就捂着肚子装疼。老先生见状,便不得不早放他去歇息。贾珍就这当空颠颠地跑去曼桃房里。

    彼此刚扒了衣裳,贾珍刚要上嘴亲,就听见原处有人悠悠的喊着。

    “你——负——我!”

    贾珍打个哆嗦,问曼桃:“你听什么没有?”

    曼桃摇头。

    贾珍没了兴致,提裤子去吃饭。

    又过了一日,平静如常。傍晚的时候,贾珍吃饱喝足,思淫|欲,又来到他心心念念的曼桃这里。

    二人刚打算颠鸾倒凤,窗户忽然被风吹开了,一团火从窗外飘了进来,直奔床头。

    贾珍吓得立时就软了,整个人所在床脚处,哆哆嗦嗦的双手捂着眼睛,不敢看那边。

    曼桃惊叫一声,捧着衣服下床逃出去了。

    贾珍更怕,嘴里喊着:“春泥我错了,别找我,别找我。”

    片刻后再抬眼,一切恢复如常。

    贾珍怕得不行,第二日召来那些术士很骂一通,又去叫人请更厉害的高人来。奈何驱鬼之后,每每当他欲行房事的时候,总归是又各种诡异的事情发生。一直到出正月,此次如此。

    贾珍要疯了,而今他是万万不敢再去想那方面的事,因为一想,他就会想起女鬼,便吓得屁滚尿流,什么兴致都提不起来。

    二月初二,晏良带来一位颇有仙风的道士回来,为贾珍引荐。贾珍听说他是驱鬼高人,忙拜见,求他想法子一定要除掉那只女鬼。道士在宁府转了一圈之后,最后停留在尤氏所在的院落。

    “这里怨气最深,定然是你当初负她的地方。”

    贾珍愣了下,忙对道士点头,“大师神了。”

    待院内人全部规避之后,道士拿着罗盘在院里转了一圈,最后走入正房。贾珍本想着跟着一块进去,后来听说道士要逼迫女鬼现身,他吓得就只等在院中。

    道士一进门,哐地一声,门就合上了。接着,等待在院中的贾珍就看见屋内有火光闪烁,接着他就听见熟悉的女音在哭,哭完又叫喊。

    贾珍吓得直哆嗦。大约一炷香之后,道士满头大汗的出来,对贾珍道:“那女鬼是个极其厉害的,我也没办法。”

    贾珍对道士的话深信不疑,毕竟之前他请了多么京内有名的术士都无效。可好歹这个是说实话,比那些信誓旦旦承诺不靠谱的神棍们强多了。

    贾珍忙作揖,哀求道士一定要帮自己。

    “不过幸好我请来祖师爷出山,那女鬼震慑祖师爷的力量,才会答应和我谈条件。只要你虔诚赔罪,用心改过,用性命发誓以后再不会淫|色伤害女人,她会老实些,不找你麻烦。但她却是不肯走的,说要等着你一起投胎,她会一直用眼睛盯着你,一旦你违背承诺,她就会重新出现,提前带你走。”

    贾珍惊悚的哆嗦两下,问那道士有没有别的办法除掉。道士摇头,问贾珍愿不愿意答应,若不愿意,他也没办法,分文不收就走,但今晚女鬼立刻索命于他,道士表示绝对不帮忙。

    贾珍哪还有第二种选择,只得答应。在道士的安排下,割破手指,用血和着朱砂,在纸上写了一封承诺信,接着就折好放入写了春泥名字的信封,而后将信焚进火盆。

    晏良回府的时候,贾珍还在跟着先生学习。

    大概要到摆饭的时候,贾珍过来请安。

    “我看你不知适度,这段日子几乎日日宿在曼桃那里,不顾你媳妇儿的体面。再这样下去,便是要宠妾灭妻了,这等丑事万不该出在我们家。鉴于你这段日子表现极差,我打算收回奖赏,打发曼桃离开,你可有异议?”

    贾珍很喜欢曼桃的,人漂亮又温柔懂礼,而且和她做那方面的事儿特别舒服。但一想到那女鬼,贾珍也不敢求情了,只规定恳求晏良帮曼桃找个好归宿,千万不要亏待她。

    “这是自然。”晏良打发婆子去办此事,当晚就将曼桃安排出府了,至于是何去向,晏良以怕贾珍留情为名,拒绝告知。

    贾珍心揪了两下,便不多问了。

    这时,管家俞禄进门,一脸高兴地跟晏良回报几年各庄子春种的安排情况。

    “瞧你乐的,可是家中有喜事?”晏良问。

    “自然是,拖老爷的洪福,小的二女儿定亲了。说的是京西的一户农家,稍微点家底,家里还养了四五名下人,还算富裕。她嫁过去,估摸不会吃苦。”

    “是大好事儿,去账房领一百两银子给你女儿多添置些嫁妆。”

    俞禄感恩戴德去了。

    贾珍脸色却很是不好。那俞禄家的二姑娘他还没来得及出手,这就定亲了。真真是……不过一想到那女鬼,贾珍觉得俞禄的二女儿他也无福消受了。

    贾珍走后,晏良打发吴秋茂去告知杂耍班老板,可以领钱撤人了。整件事全部知情的只有杂耍班老板一人,其它人都是被吩咐做事,他们还都以为是自家老板的图谋,不明其中的道理。晏良让老板一人签了保密的文书之后,便任其离开。以后若有不当的消息传出,便拿此找他对簿公堂。杂耍班老板清楚其中利害,自然铭记在心,保证不敢多嘴自找麻烦去得罪宁国府,心满意足的领着银子去了。

    俞禄转而又来找自家老爷,百般磕头谢恩于晏良,他俞禄这回真是好命才逃过一劫。若说这主子若算计起下人的女儿,其身份在上,下人们怎么都是不好做。比如这珍大爷看上他女儿的事,纵然是老爷帮忙拦着,但若惹珍大爷面子挂不住,他不高兴记恨上了,谁也防不住他暗地里使坏。倒是而今这办法好,不挑明了说,让珍大爷自己悄悄的把念想给绝了。

    再说尤老娘,自从年前见到晏良之后,就一直对这位沉稳高雅的俊逸老爷念念不忘。她年后去宁府串门子的时候,听说尤氏还没有打听她公公是有意续弦的事,便委婉提了个醒儿。到了元宵节之后,她又来了一次,还是没得到消息,便催了一下。而今又大半个月过去了,尤老娘在家怎么都坐不住了,收拾收拾,就带着俩女儿上门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