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30章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韩娱之秘密讯息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晏良又扫视母女三人两眼,目光最终停留在尤二姐身上。小姑娘模样长得不错,看起来温柔老实,但晏良很清楚她已经因轻浮而种下恶因。应该只是被贾珍贾蓉父子勾得动了些意念,估计能改正过来。

    这孩子长好长坏全凭父母教导,瞧她们母亲媚眼风骚的模样。她此刻轻浮,的确有贾珍父子的问题,但更多半都是他母亲的责任。再不管教,只怕日后定了性,轻挑就会变成淫奔了。

    “你多大?”

    “十三。”尤二姐畏惧的望一眼晏良,老老实实的回答。

    晏良很清楚,错不在这个十三岁的小姑娘身上。

    “这么大的姑娘已经懂事了,该教她分辨好坏。”晏良别有意味地看一眼尤老娘。

    尤老娘忙笑着口称亲家老爷,扭腰给晏良谢恩。

    晏良听她讲话的语调有些别扭,难跟她再谈什么,立刻转身去了。

    尤老娘却迟迟未动,她慢慢地挺直腰板儿,双眼睛巴巴地望着敬老爷消失的方向。

    “娘?”尤三姐扯了扯尤老娘的衣襟。尤老娘这才回过味儿来,急忙拉着女儿往尤氏院里去。

    到了尤氏那里,尤老娘就赶紧让俩姑娘去给大姐问好。

    尤氏有几分意外,“这还没过年呢,你们怎么来了?”

    “知道你到年关了忙不过来,寻思来帮帮你,顺便叫你两个妹妹长长见识,省得他们将来嫁人的时候没见识,没的被人笑话。”尤老娘笑道。

    尤氏叫人在耳房摆了茶果点心,打发两名妹妹去屋里玩。她这才拉下脸来,跟尤老娘道:“而今宁府不比从前,我看你们母女还是少来为妙。”

    “大奶奶若是嫌我们娘们拖您的后腿,我这就带孩子走!”尤老娘说罢起身,就要去叫姑娘们。

    即便是继母,尤氏也要顶个孝名,哪有人刚来她就给打发走的道理。尤氏忙笑着拉着尤老娘坐下,软言劝慰她别动气。

    “我说这个,不是嫌弃你们什么。你也该知道,自打老爷从道观回来之后,就开始严正家风。你们娘们的事他早和我提过,特意给了你们百余亩地种,估摸就是嫌你们总来打秋风。我一个继室在这家本就无依无靠,十分难做,还经常夹在老爷和大爷中间受气,哪个伺候不好了都冲我发火。我容易么,你以为我日子多好过呢!我真恨不得不嫁,天天跟姊妹们一块,没愁事儿的玩。”尤氏说着就作伤心状,拿帕子抹起眼泪来。

    尤老娘忙拍着尤氏的胳膊,哄她别伤心,“好了,我们知道你不容易,以后听你的就是。只不过那亲家老爷哪像你说的那般可怕,我瞧着他人顶好的,才刚我们娘们来的时候半路还碰见他了呢。”

    “什么,你们还被他碰见了?”尤氏紧张地睁圆眼睛,吓得都忘了哭了。

    “瞧瞧你,怕什么呢,他也没跟我们说什么怪话。真是顶好的老爷,还关心二姐两句呢!”尤老娘本还想说他还多看自己两眼,又怕尤氏笑话,就给省了,遂只开心地说尤二姐的事儿。

    尤氏惊奇:“当真?”

    “有假,烂了我的嘴!”尤老娘得意地瞟一眼尤氏,端着茶杯抿一口,身心俱悦。

    尤氏半信半疑,却再不好说什么,便叫尤老娘先留府里吃顿饭,等天黑的时候再走。

    “你们的年货我早预备上了,痛快拿了就痛快去,可别再生枝节。”

    尤老娘本想着还在宁府住一宿再走,不过瞧尤氏这胆小的样子,估摸是没戏。尤老娘撇了下嘴,只得不情愿的应下。

    吃午饭的时候,贾珍来了。

    贾珍办完事回府就听说尤家姐妹来了,连口水都不曾喝,便直奔过来看人。多少日不见,贾珍发现尤二姐分外的好看,那标致温婉的小脸儿,瞧得他整颗心都跟着酥了。

    尤氏要和尤老娘母女三人一块用饭。贾珍点点头却也不走,说他正好没吃,大家一起用。

    尤氏瞧他那副色相,心里无奈又生气,却真拿丈夫没办法。

    五个人围桌坐下了,刚准备动筷子,那厢婆子就来传话,“老爷请大爷过去。”

    “等我先吃完饭。”

    贾珍说话的时候还眼盯着尤二姐,趁众人不备,他特意对其眨了下右眼。尤二姐被逗得脸红,用帕子掩嘴偷偷乐了一下。

    婆子:“老爷要大爷一定过去,不然——”

    “不然什么?”贾珍不满地瞪向婆子。

    “大爷心里该明白。”婆子不卑不亢地回道。

    贾珍无奈地深吸口气,对这个老爹,他真是有点怕有点恨。只好放下筷子,对尤家姐妹说去去就来,便快速倒腾步子走了。

    尤老娘见状,有几分想发笑,“瞧他真像是怕他老子。”

    “什么像,就是怕,而且怕极了。其实这满府的人都怕他!”尤氏小声对着尤老娘的耳朵嘟囔,“所以你该清楚,我之前那番话的好意了。”

    尤老娘听说这些,反而更加觉得到老爷待自己的态度与别人不同。是为什么?仔细琢磨着,也没什么其它别的理由。她虽被人叫着“老娘”,但她真不老,才三十出头,风韵犹存的年纪,年岁上算起来与那敬老爷还正想配呢。再者说这阅历多的聪明男人,见识女人多了,都懂什么样的女人最可口。比起那青涩愣头的黄花闺女们,还要数他们这些阅过男人的女人们更懂风情,晓得体谅人儿。

    尤老娘想到此,脸就红了。自己这副长相她是有信心的,她当年有能耐带着两个女儿改嫁到尤家去,靠的就是美貌,迷人的身段,和万般风情。而今她守寡过了丧期,年岁还可以,还是能再嫁的。不过人家老爷身份,他这样的可能是有些高攀,但他也是续弦,对方身份低一些也不怕的。便是没有名分,给她们娘们在后宅安排一处住所,让她以后有个依靠,她也愿意。

    尤老娘转转眼珠子,“问你个不该问的,你们老爷从道观回来后,沾女人没有?原来那些姨娘们还留着呢?”

    尤氏摇头,“早去观里的时候就打发没了,而今回来也没张罗过。我倒是觉得该弄两个进房里,不过我是做儿媳妇的,哪好管公公房里的事儿,再说我看他一般人也看不上,若找了不讨的,反倒会挨一顿骂。”

    “那倒是,不过这家里拿主意的女眷就你一人,再说做儿媳的也要孝敬,这事儿你还得上心,暗地里打探打探,看看他什么喜好。我瞧他也是一般人看不上的。”尤老娘越说越脸红,心中暗暗窃喜。

    尤氏还没察觉什么,打发人去问贾珍情况,听说其不能回来了,便带着姊妹一块吃饭。吃完午饭,尤氏就给尤老娘弄了好些年货,打发她尽快回去。尤老娘临走,还念念不忘交代尤氏该操心她公公的事儿。

    晏良午饭就是在惜春房里用。

    他上午来得时候,正赶上惜春玩累了,躺在贵妃榻的红狐皮毯子上睡觉。孩子小小的一团,白白嫩嫩的,十分可爱,晏良便禁不住摸了她脸蛋两下。脸虽肉嘟嘟的,但可辨其五官精致秀美,小小的样儿十分可爱。晏良还发现这丫头的眉眼有些冷艳,长得有几分像他。

    晏良前世有过儿子,但没有过女儿,这一世算是圆满了。有女儿的感觉挺新鲜的,想想将来这眉眼像自己的小姑娘会慢慢长大,乖巧地叫自己爹爹,晏良便觉得心情十分愉悦。

    这会儿晏良见她睡出汗了,就小心翼翼地拨弄着惜春额头上的碎发,微微松了下毯子,他用干帕子轻轻地给她擦拭额头上的细汗。

    屋里炭火比较足,晏良嘱咐四名奶妈定要注意开窗通风。

    奶妈们忙应承,这点事儿她们绝不敢怠慢。老爷的厉害府里人都是见识过的,连大总管赖二都说打就打走的人,她们这些身份更加低微的自然不敢造次。而且看老爷那般疼爱四姑娘,就是借她们十个胆,也不敢怠慢。

    惜春醒之后,晏良就抱着她一同吃饭。俩人用餐的速度特别慢。惜春要喝汤、吃粥,晏良就亲喂她吃。有她想要却不能下咽的菜,晏良就叫人先端回去弄碎些,再端给惜春吃。所以这一顿饭下来,几乎花费了小半个时辰。

    而贾珍被叫来之后,就一直站在门外默默候命,眼看着色香味俱全的菜端进来,又端出来。甚至看到残羹冷饭,他的眼睛都绿了。他今天在外跑了一上午,又累又饿,这会儿天还冷,他可谓是十分受煎熬。奈何老爷命他在外等着,他就得等着,而且他心里很清楚自己一定是做错了什么事才招老爷如此。

    “老爷,大爷还在外等着呢,奴婢先带四姑娘去里屋玩儿?”奶妈问。

    晏良蹙眉:“什么四姑娘,以后就叫她大姑娘。荣、宁两府只是同宗同祖,却不是真一家子,用不着跟着她们家的姑娘排序。”

    “奴婢明白,奴婢这就通知府里人以后改口。”

    晏良点了头,方叫贾珍进门。贾珍是心里觉得委屈的,可他不确定是不是自己有什么地方被抓了把柄,所以进了门他就哆哆嗦嗦地跪在了地上。他哆嗦是因为他来的时候忘记穿斗篷,在外面冻得太冷了。

    “近来你表现不错,是时候该奖赏你些什么。”晏良颇有意味的笑。

    贾珍一惊,真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父亲真不打算罚他?

    晏良接着道:“前儿个我出门,瞧见有个姑娘从伢子手里逃出来,撞我车上了。我瞅她可怜,就买下来了,便送你吧。”

    贾珍听老爷得个人这么随意,估计那姑娘不是什么好货色,八成是个丑女,特意买来吓他的。所以贾珍听说人进门的时候,他都懒得看,只是无所谓的瞟一眼。接着,他眼睛就移不开了,直勾勾地盯在那女人身上。女子身姿窈窕,□□,身材火辣至极。她身材该有的地方都有,该细的地方都细,特别是那一张瓜子儿脸,白嫩的都能掐出水来。贾珍俩眼放光,肚子里的馋虫瞬间就被勾了起来。

    “奴婢曼桃,见过大爷。”女子弯着盈盈一握的杨柳细腰,眼波流转,声音酥到贾珍的骨子里去了

    晏良打发这位叫曼桃的姑娘先下去,转而问贾珍:“怎么样,要么?”

    “要,要,多谢父亲!”贾珍兴奋地嘴都有点抖了,嘿嘿笑着直点头。

    晏良便叫贾珍即刻领她回房便可。

    贾珍从没想今天这样喜欢老爷,千恩万谢,还在读书上跟晏良做了保证,方欢欢喜喜的去了。

    尤氏那边,晏良叫人打了声招呼。果然以尤氏的个性,她没胆子来找自己问清楚。晏良便打发亲信宋婆子再去给尤氏传话,只叫她暂且人些时日,日后必有成效。

    尤氏本来心中很是堵闷,听了这话也十分疑惑,却多少明白老爷是另有算计,心方安了些。

    贾珍因得了新人,什么都不管不顾了,和那姑娘厮混了一下午。天大黑时,二人才想起来饿着肚子,吃了饭之后,又是一宿没睡。

    到了第二天,晏良接着打发贾珍出去办事。仍是一上午就回来了。贾珍本打算回房睡一觉,可巧曼桃身姿婀娜的进门,给他端了一碗补肾汤。贾珍一听这汤的效用,有些不服气,拉着曼桃进了寝房,又是一番折腾。

    到了晚间,曼桃吃过饭,还是赖着贾珍怀里索求。贾珍有点受不住了,却又不好说自己不行了,穿上鞋腿脚发虚的往外走,说是要找尤氏商量事情去。曼桃见留不住他,便轻轻抽泣,转身去了,口上说不哭不闹会懂事,反倒闹得贾珍临走前有些心软了。

    一婆子挑着灯笼在前领路,贾珍一脚深一脚浅地在后跟着。四下已经寂静了,除了远处廊下点明的红灯笼在冬风的吹拂下摇摇晃晃,周遭没有什么其它光亮。

    “啊——”挑灯笼的婆子忽然大叫一声,抱头就跑了。

    贾珍正打哈欠,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眨眨眼,定睛一看,发现前方小路的不远处的上空燃起一团火。

    那团火忽亮忽灭,一闪一闪,向自己逼近。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