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29章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我真是大明星权力巅峰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俩人到的时候,晏良见贾赦脸上十分不情愿,便知他该是因为什么缘故被迫而来。贾政神态就有点复杂了,板着一张脸,看人的眼神倒有几分柔和。

    晏良请他们兄弟落座,便饮着茶,等他们二人主动说明来意。

    贾赦先开口提示:“就过年那点儿破事儿!”

    贾政一听此言不服气了,“大哥,这怎么能叫破事儿,这可是母亲正经交代下咱俩过来商量的事。”

    贾赦哼了一声,眼珠子瞟向别处,懒得搭理贾政。什么老太太交代,分明是贾政他自己怕考课出事儿,才找个由头过来跟晏良拉关系。老太太知道了,还怕把事情搞僵了,才使唤他陪着。

    贾政转而对晏良说,“秉承母亲之意,我们兄弟来和你商量年终祭祀和年后走礼的事。她老人家还说,今年王两家的礼不能太薄,毕竟身份在那儿,而且先前我们还闹过人家。”

    “祭祀按往年的规矩办,可以盛大些,但王家和我有什么干系?我过年送些薄礼过去,只不过是看在两家祖上有过交情的份儿上。至于要顾念什么大官亲戚的面子心情,那是你们荣府的事。”

    晏良的话令贾政的脸色顿然变黑,他那么多嘴提示他,本是为了他好,省得他把王子腾真得罪了。贾政没想到晏良会对自己的善意这般不识好歹。

    “你真以为你区区五品的吏部郎中,可以对付得了经营节度使?上次的事你没给他面子,他现在还生你的气!真得罪了他对没你好处,我好心告诉你,你却这样,罢了,你就自己看着办吧。”

    贾政面子上挂不住,作势就要走甩。却没人拦着他,搞得他顿了几步之后,只能选择走出去。

    “哈哈,我就知道你有能耐,给他气跑。”贾赦乐得拍手,凑过来跟晏良讲贾政另一件坏事,“珠儿的病情又加重了,要经常卧床休息,二弟却只去看过他两回,每次只是嘱咐两句,叫他快点儿病好,不要耽误课业。”

    “他还说珠儿得个伤寒病能拖这么多天,也是不争气。你说这好笑不好笑,谁愿意生病?你说这病好不好取决于用药,跟争不争气有什么关系。”

    “看似仁义,实则是薄情寡义,”晏良最不喜贾政的性子,自以为有理,有些过于偏执刻板,且从不知悔改。在这一点上,贾赦反倒比他好很多。

    贾赦转眼珠子偷偷瞄了几眼晏良,又忍不住有些手痒了,便催着晏良跟他玩几盘。两盘儿厮杀下来,贾赦连输,开始露出他臭棋篓子的本性,第三局就耍赖让晏良让他十个子。

    晏良挑了挑眉,“让三子已是莫大的恩惠,你竟敢提十子,给我一个理由。”

    “嗯,咱兄弟情谊深。”贾赦嘿嘿笑道。

    晏良:“太牵强。”

    “你深明大义,宅心仁厚,心地善良,故而愿意帮助我。”贾赦再道。

    “我帮你是怕被连累,为自己好而已,这跟下棋让子没关系。”晏良毫不留情面道。

    贾赦有点儿伤心了,“别这么无情啊,那你让我三子也成。”

    “心情不好,不让。”

    贾赦无法,哭丧着脸求晏良,却还是没用,却还是想下,只好硬着头皮继续。但对弈的时候,他就忍不住哇哇发牢骚,一会儿悔棋懊恼的直抓头,一会儿耍赖不让晏良吃他的子,又一会儿就咋呼一声,故意引晏良分散注意,然后就悄悄偷晏良的白子。

    晏良回神儿,转过头来看棋局,笑了笑没说什么,依旧继续下。贾赦还挺高兴对方没发现,兴奋地往棋盘上添黑子。谁知片刻工夫,他就被晏良杀个片甲不留。可怜他的黑子最后竟无处落脚了。

    贾赦望着棋盘上的而一片雪白,郁闷的搓下巴,懊恼晏良下手太狠。

    “你你你,下手太毒。好歹给我留点输者的面子,瞧瞧我的子全被你吃了!”

    “你的面子都被你握在左手里了。”晏良说罢,就摆摆手走了。他估计自己若再留下去,肯定会被贾赦拖到晚上。

    “什么,什么,我可听不懂。”贾赦心虚地小声嘟囔,等晏良人走了,他才尴尬的把左手拳头里握着的几颗白子倒出来。

    嘴毒,眼还尖,以后绝对不找他玩棋了。

    贾赦郁闷了会儿,就愉快的决定去找自个儿女儿下棋去,把胜利讨回来!迎春那丫头手生,而且怕自己,肯定不敢赢他。

    晏良出了院,本要转路去宁府最东的桃花小苑见了杂耍班的老板,却发现贾政正站在一棵梅树下,仰首望梅嘴里嘟囔什么,像是在作诗。

    晏良偏头把杂耍班的事情交代给吴秋茂去安排,然后走向贾政。

    “还没走?”

    贾政吓了一跳,转头看眼前的男人,他披着一件白狐领的玄色斗笠,声音很轻,并不凌厉,但却意外的让人觉得发冷寒。

    “我想想,还有事要跟你说。”贾政转了下眼珠子,表情窘迫,他真有点抹不开面子说这话。

    “去那边。”晏良带着他去了梅花林内的凉亭。

    前两日刚下过雪,绯色的梅花在雪中绽放,格外夺目。

    晏良背过身去看着景致,没去理会贾政。他有话要对自己说,自然是他先说。

    贾政踌躇半晌,见对方不主动问询,只好厚着脸皮道:“听闻你给太仆寺官员考课的时候,将章显飞判为了下等。”

    “章显飞?”晏良斜眸问。

    “就是你们厩牧署马厂的典事。”贾政继续尴尬着。

    晏良笑,“原来是他,你何意?”

    “没别的意思,好歹朋友一场,我就想知道他的考课结果如何。”贾政不是能说软话的人,此刻的表情复杂至极,扭曲地有点难看。

    “年后自有消息。”晏良转过身来,正经打量贾政,“我很好奇,你为何有工夫管你这些朋友、同僚或是内兄,却偏偏不去关照你自己儿子!”

    “他有什么,不过是得了小风寒,身子不争气,反反复复罢了,等年后天暖了,自然就好。”

    “若是严重呢?据我所知,风寒病也是会害死人。”

    “你胡说什么,他年纪轻轻的身体正好,怎么可能……”

    “呵,刚说他身子不争气,这会儿又觉得他身子好了。你这亲生父亲做得,真便宜。”

    “我的家事我自有分寸,用不着你管。”贾政气恼不已,先前挑他住处的毛病,现在又教他管儿子,还半点不给自己留面子,若非这厮在吏部,他这辈子都不想见他。

    晏良嗤笑,“那我为官做事,也自有分寸,用不着你多问。”

    “你——”贾政脸色铁青,几乎快被晏良的话给噎死。

    晏良见他还不走,考虑到贾珠时日不多,还是把该说的话说出来,“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礼记》里写得清清楚楚,你光读书不领悟,有个屁用!我看这官你也别做了,早晚出事,连累大家。”

    贾政紧张且惊讶的看着晏良,“你这话太过分了!我不过是问你句话,你不回就算了,用得着这样说我?”

    贾政气急,心里虽忐忑晏良会在吏部给自己下绊子,却还是拉不下脸来服软,甩手便走。

    “假正经。”晏良轻呵一声,便转过身去,依旧望着那凉亭外的梅花景,的确挺漂亮。

    贾政走得不远,正不偏不倚地听到这声叹。他气得停住脚,脸白如纸,暗暗握拳半晌,才猛地转头冲晏良喊。

    “你凭什么这样说我!”

    “怎么,你还不服?你不过是看似仁厚正的假正经罢了。你若真仁厚,会那样对待自己的儿子么?你若真正直,怎会将族内子弟的混账行径包容在眼里?你以为你在一群混账子弟中,吟诗作赋,猪立鸡群,就可以自诩清流了?不过是他们的坏,反衬你还不错罢了,实际上你这个人,”晏良顿了顿,好笑的看他,“还真不怎么样。”

    “贾晏良,你闭嘴!”贾政指着晏良的鼻尖,气得吼一声。

    晏良一点都不畏惧,大迈步走到贾政身边,缓缓言语,字字清晰:“贾存周,我也告诉你,你的毛病不改,早晚会遭报应。”

    贾政气得胸口一起一伏,恨恨地回视晏良。

    晏良从贾珍给身边擦肩而过,边走边说着,“而且时候,为父的,报应会在自己儿子身上。”

    贾政彻底被晏良气爆了,反正周围没人了,他一拳头砸在梅花树上。花枝乱颤,刮着了他的衣袖,贾政气得心乱,双手挥舞拼命折枝。片刻后,他忽然听见脚步声,忙停手整理衣襟,做出一副淡然模样。

    贾赦怕自个儿姑娘不愿意跟自己下棋,出门的时候见着福禄堂的小丫鬟折了一瓶梅花回来,瞅着比荣府的好看,贾赦就叫那小丫鬟帮自己也折一瓶,正好做礼物回去哄哄迎春。谁知他们刚到梅花林,就看见贾政了。

    贾赦纳闷地朝贾政的方向望去。

    贾政尴尬地看眼那棵被自己折烂的梅花树,他忙伸手抚摸了一根断掉的枝条,叹息道:“是哪个顽皮的小丫鬟,可惜,可惜啊!”

    “不管是谁,好好得花给弄成这样,真够混账的!”贾赦没多想,气呼呼的感慨一句,就让小丫鬟去收拾一下,若有折损能用的梅枝就干脆给他,也一样能看。

    贾珍被贾赦无意间骂了混账,心里不是滋味。忍了会儿,就黑着脸托辞先走了。

    正剪枝的小丫鬟看眼离开的贾政,小声嘟囔道:“这花枝一看就是新折的,瞧这断处多新鲜,而且什么丫鬟身子长得那般高大,连上面的枝条都给伤了。”

    贾赦抬头一瞧,还真是如此。贾赦乐呵地接了小丫鬟手里的花瓶说自己来,然后打发她赶紧把这事儿说给他主子听去。

    小丫鬟愣了下,点头便跑了。

    晏良正要去后院瞧惜春,半路碰见个三十多岁的女子,牵着两名女孩往东边走。

    前头引路的婆子们见着老爷,忙快步过来行礼,“尤家妈妈过来瞧大奶奶。”

    尤家母女三人随后也过来请安。

    尤家继母长得一张鹅蛋脸,五官精巧,颇有些风韵。

    她见了晏良,便有些羞涩,忙脸红的拉着自己的两名女儿尤二姐和尤三姐给他请安。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