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典事作死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27章 典事作死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超品相师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每一位官员的考课都要经历述职、巡查、复议和评定四关。这次考核就是针对各官员的述职进行复议,先检校其述职内容的真实性,再行最后的考核,最后综合评定为上、中、下三等。

    武官的复议考核不同文官,可选择笔试回答,也可选择口述。后者会有文书记录在册,再由本人签字画押。

    因为多数武官不爱动笔杆子,所以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口述,这样回答比较轻松,也比较快。章典事、袁汉宰和马厂众官也都选择了口述。

    锣声响起,所有口述官员都要保持安静,等候主考出现。

    片刻后,脚步声传来,章典事虽垂着头,但用余光可见打头阵进门的人身穿绯色官袍,可知其是五品以上三品以下。在吏部的话,必然就是郎中了。

    章典事忽然想起晏良,心里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虽然他觉得绝不可能是他,但还是忍不住抬眼确认一下。刚好此人从他眼前走过,只看得到背影。

    瞧他身材颀长,身形竟和贾晏良有几分相似,章典事就更加觉得不好了。不会的,绝对不会是他!眼见着那人要转身,章典事眼瞪着,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好一张熟悉的脸!

    章典事翻个白眼,差点晕厥过去。跟他一样惊讶的还有马厂其它官员们,而最兴奋的要数袁汉宰,若非场合肃穆,他大概会扑上去抱住晏良。章典事见袁汉宰此状,心里就更加郁闷了。

    晏良扫视众人,目光从每一个人的身上淡淡地平静的划过,眉眼间只是一种淡漠,毫无情绪,似乎在场的人他都是第一次见一般。

    考使跟晏良恭敬地表示:“请问大人,先从谁开始?”

    “便按品级来,厩牧署马厂最后。”

    晏良话毕,便转身入了考场。

    接着官员们便被陆续叫走,回答考问。临近中午的时候,屋内终于只剩下章典事等人,因待考要保持安静,彼此不能说话,章典事和其他人只能用眼神儿交流。大冬天的,外面寒冬凛凛,屋内几个人却频频出汗,湿透了内衣。

    “袁汉宰。”考使叫完人,袁汉宰就带着笑颠颠去了。

    竟不按品级了,明明余下的人中章典事的品级最大,却先叫走了袁汉宰。众人都明白这贾晏良是打算公报私仇了,本来漫长等待给他们带来的忐忑本就已经吃不消了,这会儿他们更是吓破了胆,一个个身子有些哆嗦。

    章典事赶紧跟他们使眼色。

    大家都特意偏过头去,不看他,似是瞅他一眼会惹晦气一样。

    接着其他人陆陆续续都被叫走,只有章典事一人留道最后。

    章典事感觉到前所未有的紧张,更愤怒生气。他就不信了,他堂堂一名朝廷命官,贾晏良会吃了他!章典事受够了这种恐惧等候带给他的焦虑,他拼了,若贾晏良真敢对他不公,他就豁出命去告,大不了弄个鱼死网破。

    “您请吧。”考使来叫他。

    章典事被突然来的声音吓得一哆嗦,当即整理衣裳,正色迈步进了考场。

    屋子不大,四四方方,对门拜访一张漆黑的作案,主坐之上自然坐得是晏良。他左右两侧下手,坐了两名衣着绿官府的官员,正是是考功司的两名员外郎。左手边再往下,还有一张小桌,是文书记录之处。

    晏良正垂眸翻弄手里的册子,没有抬眼。

    章典事看眼晏良后,没有盼到期待而来的恶眼相向,反倒有些不适应了,他给三位大人见礼后,坐了下来。

    “是最后一位了,问个简单的,答完大家都可以去吃饭了。”坐在左边位置的员外郎发话后,看眼章典事,就低头瞅着自己手上的纸,照着念道,“请问厩牧署马厂中三甲马厩有白马、黑马、红枣马各多少匹?”

    章典事心里还在腹诽,时不时地瞄一眼晏良,忽听这问题懵了,不好意思的笑着请员外郎大人再问一遍。

    “请问厩牧署马厂中三甲马厩有白马、黑马、红枣马各多少匹?”

    怎么会问这种问题!章典事满脑子空白,他从来都没关系过什么三甲马厩里的马的颜色。整个马厂的马匹总数他倒是记着,至于其它的还真是……难道不该问他马匹驯化、选用,以及皇子用车章程以及等等的问题么。

    “中三甲马厩的马应该一共有三十三匹,其中白马好像是六匹,黑马和红枣吗……就……”章典事头上的汗珠冒的跟黄豆一般大,哗哗往下流。他支支吾吾半天,说个数就变。

    员外郎慕奇知道这人是以前郎中大人的上级,虽偷瞄看一眼晏良,也不知自己是该放过他重信问一个,还是该客观评判。

    “大人您看?”慕奇等了会儿,忍不住问晏良。

    晏良翻阅下一页,目光不离书,只淡淡道:“再问一个。”

    “好,”慕奇觉得这位章典事可能和郎中的关系好,既然他打不上来这种数量的事,那他就挑另一类的问题,“若遂王出宫,该如何用马用车?”

    章典事听到这问题就心下一喜,这才是简单的问题,遂干脆道:“自然是选择年轻壮实的上三甲马供驱。”

    慕奇暗看一眼晏良,发现他已经放下了手里的册子。

    “如实记录就好。”晏良对慕奇淡言道。

    慕奇恭敬接过晏良手里的太仆寺官员考绩册,在章典事的名字后面注明下等,并告知章典事可以走了。

    章典事最后心不安的望了晏良一眼,忐忑告退。

    到了下午,差遣院当众宣布了考核结果,自然是有人欢喜有人忧,但多数人还是都意料到自己的结果。包括章典事在内的共计八人,都被定为下等,最后结果是降级还是贬黜就要等通知了。

    厩牧署除章典事外等三人,其余人全部被评为中等,连袁汉宰也不例外。大家都脸色,牢骚不断,觉得这样的结果都是因为晏良公报私仇所致。

    “问的什么题,太偏门了。”

    “本来那问题我能答上来的,但一看到主考是他,我就怎么都想不起来了。”

    “唉,可不是么,今年真倒霉。”

    ……

    几个人私下嘟囔一会儿,又偷偷看眼那边面色惨白的章典事,互相使个眼色,看见有比他们更倒霉的人,这会儿倒不觉得有多难受了。

    马厂另外两个被评为下等的,早觉得没脸,闷声去了。

    章典事来上挂不住,怎么都不服,忍了半晌,随手抓了一名考使,请其带自己去找礼部侍郎。

    “你谁啊?侍郎大人为何要见你?”考使甩开章典事,他声音有点大,刚好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

    章典事咬牙道:“我对考试结果不服,主考官与我有私人恩怨,故意报复我,我想请侍郎大人主持公道!”

    “什么事?”慕奇出了门,见众人聚在一起。

    考使忙将经过告知慕奇,慕奇看眼章典事,叫他回去。章典事不服,反正就这么回去也落不得好,不如就把事情已经闹大了。他干脆跪下,表示一定要见侍郎大人。

    越来越多的人围过来看热闹。

    慕奇叹口气,不得不答应,叫他暂且在这等待。

    既然事情已经闹大,在场人都知晓,若不能当众处置,只怕会污了吏部的名声。侍郎杨斐栝当即就现身,叫章典事放心坦白自己的冤屈。

    “贾郎中在厩牧署马厂做九品协领的时候,便与我不和,却也只是性格相处上迥异,与公务毫无干系。这次考核,只问了我两个问题,便判我下等,分明就是公报私仇。众所周知,我前两年的小考都是上等,更曾受过令丞褒奖,如何突然就落成了下等。”

    章典事控诉的时候,晏良已经被请了过来。

    杨斐栝便反过来晏良的依据。

    晏良叫慕奇将考绩册呈给了杨斐栝,“评他为下,依据有三:第一不勤其职,吃懒做偷闲度日,带头并纵容属下在当值时间酒、色、赌。第二数有愆违,去年马厂五十匹马猝死之事,层次对遂王府用马推诿怠慢。第三,就是今日考校得出的结论,他事多疏漏。

    先要说明清楚,今日考核是高奇随意选题问的他,跟我毫无关系,故而并不存在我特意刁难他的情况。第一问只考校他中三甲马厩的马匹情况,他丝毫不知;第二问他如何安排遂王爷出行的马车,他却答用上三甲马。上三甲马的确是上等好马,瞟肥体壮,可日行千里,殊不知就因其奔走速度太快,会导致马车过于颠簸,给遂王爷的身体平添更多的不适。作为厩牧署马厂典事,专司王爷们用马之事,但却连遂王爷的身体问题都没有考虑周到,如何配吃这份俸禄?”

    杨斐栝捋着胡子点点头,先给晏良一个赞许的目光,转而瞥向眼前这位对他们吏部办事有异议的家伙,“这样的回答你可满意?”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