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族长之名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25章 族长之名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宝瞳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韩娱之秘密讯息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王夫人感觉自己脸上的肉都在跳,她抖着嗓子低声唤贾母:“母亲,这可如何是好,这回他风光了,转头会不会又为难咱们?”

    “怕什么,咱家的事儿还用不着他做主!”贾母面上底气十足的喊话,心里却有些含糊。但贾敬若真不识抬举,要将她小儿子从族谱除名,她发誓荣国府以后跟他势不两立。

    贾政这会儿正在工部当值,不在家。而今只好打发贾赦去宁府走一趟,探一探来龙去脉,先把消息确实了,再看看那边的态度,之后再想应对之策。

    贾母生怕贾赦心存侥幸,特意骂他道:“荣禧堂的事儿你甭想!好好地一家子,非有人存着歪心思,把这家搞得乌烟瘴气的。”

    贾赦想反驳,被贾母一个瞪眼的气势给吓回去了,反正自己就是跟她犟了,最后还是要挨一顿骂。

    贾赦干脆应了,去找晏良帮忙。

    晏良在福禄堂见了贾珍的先生。晏良问了贾珍平时的课业表现,觉得还尚可,便加赏了老先生一些钱,并安排贾珍从现在到年关的可以每天只上半天课。余下的时间,晏良叫他陪帮尤氏张罗过年以及祭祀等事宜。

    而今这帮家里干活的事儿对贾珍来说,都跟得了奖赏一样,赶紧高兴地应承,不过他心里难免还是有自己的小算计。

    待贾珍一走,晏良就嘱咐吴秋茂盯紧贾珍。

    “老爷还不放心大爷?这几月我看他真改了毛病,老爷叫他每日清晨朗诵礼记,他一日不曾落下。”吴秋茂觉得珍大爷改变真的很大,忍不住为其说好话。

    “他?呵,早着呢!”贾珍的毛病改没改,晏良一眼就看得出来。

    好在他这会儿年轻,因好色犯下的事儿都不算太过分了,也没闹死过人。多做善事,多补偿人家,再把他自个儿的毛病好好改改,或许还能得个善终。

    “城北施粥如何?”

    吴秋茂:“照老爷的吩咐,每三日一次,从没断过。”

    “年关了,多加些菜肉,过两天我带珍儿一块去。”

    恶因之中的身、口、意三业,除了意业只是在思想上动一些念头,可以通过改掉自身而化解。口业、身业所犯下的因业,是会对他人造成伤害的,所以仅仅只改掉自身恶习是无法免除其果报。真想要化解,就要在改变自身的同时,多做善事。曾经带来多少恶意,就要以其十倍的善意去回馈。

    反正本尊身上的恶因需要化解多做善事,晏良正好还要担着‘不教子孙’这一条,干脆就带着贾珍一起做。

    不过,病不是所有的恶因都能化解,有一些伤害过大的行为,例如无故杀人之类的暴行,是无论如何都无法化解。比如玄真观的贪污害人的管事王石,状元楼拐人作恶的王三胖子。除此之外还有一种情况,就是前世恶因带到今生来报的,这类人在这一世的果报是注定的,改变不了,比如贾珠。

    贾珠前世种得是抛妻弃子的恶因,尽管这一世他品行端正,为人老实,却一样难逃早死的报应。所以这段日子晏良一直叫贾珍等人善待贾珠,对濒死之人的关照,也是一种积德行善之举。

    “赦大老爷来了!”

    外面的传话打断了晏良的思绪。晏良抬头看,贾赦颠颠地带着贺礼来和他道喜了。

    “珠儿的病怎么样?”晏良问。

    贾赦愣了下,蹙眉道:“听说近几日咳嗽的厉害,还坚持上课。我看他老子是疯了,孩子病了还非逼着读书,也不知道关心关心。”

    “明天就要秋闱了,估摸你兄弟是望子成龙心切。”晏良嗤笑道。

    “不提这个,你升官儿是怎么回事儿?老太太好奇呢,让我来问你。”贾赦问。

    “前两天厩牧署出事故,她是知道的,我便因这事儿升得官。”

    贾赦仔细听了经过之后,禁不住感慨:“老太太还怕你因为这个事儿拖他的后腿,哼,我看是他们拖你后腿才对!”

    晏良笑了笑,“你不必着急回话,先留吃个午饭再走。”

    贾赦乐呵的应承,吃了饭才去回贾母。

    贾母和王夫人早就在屋内等得望眼欲穿。贾赦一回来自然就被贾母劈头质问。

    “我去跟人打听个事,总得慢慢问,人家硬要留我吃饭,我还能走么?”贾赦发牢骚道。

    “行了,别贫,赶紧给我们讲讲怎么回事。”

    贾母和王夫人听了经过后,简直不敢相信,晏良竟然就这么巧救了安王爷的一条命。别人八竿子都打不来的一件好事,偏偏就被他给遇见了。

    “他这是运气好。”贾母想了想,拉着脸歪在大靠垫上感慨。

    王夫人垂着眼眸,手搅着帕子,心情很是抑郁。人比人气死人,即便对方是靠运气,也叫人心堵得慌,觉得不公平。

    贾母又问贾赦:“你们还说什么别的没有?”

    “没说。”贾赦明白贾母的意思,她是想问人家是否提了荣禧堂的事儿。敬兄弟还真没说,贾赦也没问。因为他能感觉得出来,敬兄弟升了官之后肯定会帮自己。

    贾母想贾赦的回答定然不是真心的,遂不耐烦打发他走。傍晚等贾政回来,贾母忙将叫来商议此事。贾政僵着表情在凳子上缓了好一会儿,才算回了神儿。

    “前两日,我刚拿品级的事儿压过他。只怕这次他出头了,不会放过我。”

    贾政不止担心荣禧堂的事,还有晏良这个职位。吏部郎中,专管他们这些官员的政绩考核。只怕将来自己的升官的生杀大权,都会落在他手上。这太可怕了!

    “老太太,东府来人找二老爷。”小丫鬟回报。

    贾母、贾政一惊,俩人相视后皆预感不妙。

    贾政前脚刚进门,那边东府后脚就来传话,哪有这样巧合。只怕是被那边的人盯上了!

    宁府出传话的婆子先规矩的行礼,方道:“老爷请赦大老爷、政二老爷明日去祠堂议事。”

    贾母一听‘祠堂’,心抖了下,问那婆子:“你家老爷没说是什么事?”

    婆子谦卑地摇了摇头。

    贾母使眼色给丫鬟,令其塞了些银子给那婆子。婆子万不敢收,吓得慌忙告退。

    贾母见她这样,忽然想起国公爷在的时候,他身边有两个小厮也这副样。跟个没心的行尸走肉似得,主子说什么是什么。

    贾母焦躁了会儿,方沉下心来,对那边贾政道:“别太焦心,这到年关了,估计是商量祭祀的事。再说就算真有事,还有我顶着呢,他不敢对你怎么样。”

    “儿子别的倒不在乎,就怕他又拿什么族规压人,蛮不讲理。”贾政阴着脸道。

    贾母知道自贾政素来忠厚老实,遵守规则。若是贾敬真拿族规压他,只怕这孩子扛不住,所以这事儿还非得她亲自操劳不可。贾母召来王夫人,劝她是时候请她兄长王子腾出马了。

    ……

    次日,晏良就在贾家的祠堂里,见了贾赦、贾政,以及贾家宗族里几位还算有点名望的长老。

    晏良从年关祭祀之事,说到整顿宗学,再扯到整密族风。一切皆以秉承祖风,严训子孙为目的,理由正当,大家听后都没什么意见,唯独牵扯到宗学的时候,贾代儒略觉得害臊了些。

    “今日我召集大家特意说这些,权算是提前给个警告,你们要原封不动传达下去,好生约束族内子弟。从今以后若叫我发现族内有不孝子孙玷辱祖宗,歪了风气,我定会严厉惩戒,以儆效尤。你们千万别以为我会手下留情,纵然是荣国府犯了长幼无序之错,我说管就管得!”

    晏良的语调四平八稳,只有在最后一句的时候微微上扬,目光凛凛地扫向贾政所在的方向。

    在场人的目光都跟着看向了贾政。

    贾政感觉自己的脸被每个人的目光割得生疼。长这么大,他都是在同族人的追捧之下风光过活,何曾像今日这般,被当众蔑视折辱。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