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升官是好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24章 升官是好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其他几位官员连忙附和。

    “广源楼的酒菜特别好吃,就是位置太难定,但有章典事一句话定然好用!”

    晏良本是要走的,但听了这话后,他就改主意了,答应章典事等人他会去去广源楼。

    “多谢贾大人赏脸,这真是我等的荣幸,”章典事还想多说些好话,奈何他是个五官,不善美言,再说对方是进士出身,他说多了反而更容易出丑,不如来些实际的。

    章典事顿了下,颇有些暗示意味地看着晏良,“其实有件事早就想求您,一直难以启口。我家中有一本祖上传下张曦的孤本,讲什么道学,我这等俗人看不懂,贾大人您是高士,想来必定是懂这些的,还想请大人指点一二。”

    张曦是前朝大家,主张儒、法、道三家治国,其见解很有新意。晏良最近刚看过他的文章,从以德、以法治国讲起,再到循法而治、道法而治,可谓是集儒、法、道三种学问所长。

    晏良对张曦孤本的确很好奇,但他还不至于为一本书就丢了自己的底线。

    晏良只笑了笑,摇头表示他没这个能耐。

    “大人莫要推辞,您若也读不懂,那东西在我那里更是废纸一张了,留着有什么用。”

    章典事说罢,见晏良没回答,觉得这件事有门。他一下就乐了,更加给晏良献殷勤。虽说那孤本价值连城,舍下去肉疼,但他能保住当下才最紧要,不然官都没了要书何用。

    章典事转头就招呼家丁回去把他的孤本带过来。而其他官员见状,纷纷效仿,都将自己的看家宝贝拿出来,准备贿赂晏良。

    一众官员乘轿子到了广源楼门口。

    章典事先下了轿子,率先进广源楼找人安排地方。

    吴秋茂受也快步跟着章典事先进去了。

    随后,以晏良为首的一群官员都进了广源楼。

    “已经商量好了,天字一号房。”章典事恭敬地做请的手势,请晏良上二楼。

    晏良没动,而是看着向他走过来的吴秋茂。

    “是耗儿,收了十两银子。”吴秋茂道

    章典事心倏地一下,不解地望着晏良。他刚才正好给了广源楼的一个老相识十两银子,其小名正是耗儿,莫不是在说他?

    章典事有种不好的预感,心开始突突跳起来。

    众官还不明白怎么回事,还笑着凑热闹,你一言我一句的请晏良上楼。

    “打出去。”晏良声音轻轻地。

    吴秋茂当即招呼小厮往后面去,不大会儿广源楼后面就传来男生的吼叫。却只有一声,便就再没动静了,感觉好像之前的那一声是幻听一样。

    苟掌柜见到这幕,慌张跪倒老爷跟前赔罪。那犯错的耗儿是他妻弟,他怎么都没料到这厮竟然私下偷收客人贿赂,气得直打嘴巴。

    “老爷,小的管教无方,请您责罚!”

    苟掌柜了解老爷的脾性,认错就是认错,说太多推卸责任的废话反而不讨好。

    “别有下次。”晏良依旧只是轻轻言说,警告他一句就罢了,没有进一步责怪苟掌柜的意思。

    苟掌柜反而更觉得惶恐,他知道老爷一旦对人发出警告,便不会再有第二次机会。下次再出事儿,他就是哭爹喊娘断两条胳膊也挽救不回来。此刻,苟掌柜在心里真真是恨透了耗儿这孩子,生生给他拖后腿,这个妻弟他以后绝不会认了。

    这时候,包括章典事在内的马厂众官员才知道,这广源楼的真正主人是贾晏良。

    一个个都傻眼了。还有两名不顾仪态的,张开的嘴足足可以塞个鸡蛋。

    章典事的脸一会儿青一会儿白,他怎么都没料到广源楼的老板会是晏良。之前他跟同僚吹嘘自己在广源楼有门道的话,令他而今看起来如跳梁小丑一般。此刻进也不是,退又不甘心,章典事真恨不得立马找根绳子吊死。

    广源楼大堂内用饭的人中,刚好有几名小官认识章典事等人,都伸脖子瞧热闹。

    “家贼除了,还要多谢章典事赏脸帮我这个忙。”晏良冲众官拱了下手,笑着表示大家可以回去了。

    “那——”这饭不吃了?

    话开头之后,硬没敢说出口。人家是广源楼的老板,估计早把广源楼的饭菜吃腻了,哪用得着他们请。

    余下的几名典事、主簿都知道没戏了,识趣儿地告辞。

    章典事心知肚明晏良这是在故意整他。但如果他此刻就走了,只怕这辈子都没法翻身,就算是把牙槽咬出血了,他也得硬挺下去。

    “贾大人,我们不知道您是这儿的主人,刚才在您跟前献丑了,给您赔罪!那个孤本——”章典事要冲晏良行大礼赔错。

    “章大人,请不要再自讨没趣儿。”晏良冷冷说罢,就转身上楼。

    广源楼外的众官员还在等章典事,见他一副狼狈样出来,都知道这是没机会了。大家便开始恨他,当初若非是章典事挑唆他们排挤晏良,他们今天也不会被连坐。众官都狠狠瞪了他几眼,谁都没跟他说话,各自上轿回家了。

    章典事一人在原处尴尬,他嘴唇蠕动了两下,甚至忘记自己身处在哪里,愣了半晌儿,方失魂落魄地冲进自己的轿子里。

    二楼三号雅间内,吴秋茂关上了窗,跟晏良道:“都走了。”

    “嗯。”晏良的目光还放在手头的书上,他决定看完再走。

    吴秋茂有点忍不住,低声对晏良道:“老爷,这个章典事当初对您可是够坏的,要不小的找人——”

    “恶人自有恶报,为这种出手而毁了自己的好运,不值。”

    ……

    次日,晏良照例要进宫谢恩。

    他在永安殿外等候约莫有两柱香的时间。窦芮过来传话说皇上今天不见他了。

    晏良谢恩后,跟便要告退。

    窦芮咳嗽一声,对晏良低声道:“贾大人,小心使得万年船。”

    晏良看了眼窦芮,琢磨了下窦芮话中的深意,只怕这次皇帝不愿见他是有什么缘故。遂冲其点点头,表示明白了。

    窦芮笑了笑,方转身去。

    贾珍是一早儿上请安的时候,见着老爷官服换样了,才从吴秋茂口里得知老爷高升的消息。

    此事很快在宁国府传了个遍,上下一片欢腾,就等着老爷回来庆贺。

    晏良一到家,贾珍就忙喊着小厮点鞭炮。他还备人敲锣打鼓,被晏良给阻止了。

    “点两挂鞭就算了,别太张扬。”其实连鞭炮声晏良都不喜欢,只是不好拂了贾珍的好意,毕竟儿子是在替他高兴。

    贾珍欢喜应承,打发人只点鞭炮。

    晏良又嘱咐他,以后要收敛,切勿张狂。

    贾珍嘿嘿笑,“您放心,儿子一定老老实实地,谦逊些。老爷这回真厉害,眨眼就能从九品协领升到五品吏部郎中,多少人一辈子都混不来的品级。这可是六部之首的吏部呢,估计以后会有许多官员来踏门槛,指望着巴结您呢。”

    晏良听这话,忽然明白皇帝封他为吏部郎中的目的了。窦芮之前提醒他的小心,只怕也是在说这件事。

    晏良警告贾珍少嘴贫,随即嘱咐宁府管家俞禄一定要守住宁府大门,以后任何人的任何贿赂都不许收。

    鞭炮燃响了,冒着青烟,噼里啪啦声十分震耳,荣国府那边听得清清楚楚。

    贾母正笑眯眯的半卧在贵妃榻上,一边看着孙女们玩耍,一边安慰王夫人宽心,叫她不要计较前几日贾敬的发疯。忽听有鞭炮声,贾母就随口叫人去看看怎么回事。

    “回老太太,是从东府那边传来的,估计是有喜事。”小丫鬟回道。

    “有什么喜事咱们会不知道的。”王夫人不以为然道。

    王嬷嬷多嘴道:“太太可能不清楚,而今宁府那边下人的口风很严,只要不是主子的吩咐,他们什么消息都不敢外传。”

    贾母虽一想到晏良就气,但也想知道是什么喜事,就打发人去问。

    不大会儿,周瑞家的脸色不好的跑进门。她先看一眼王夫人,才在贾母的催促下迟钝开口:“东府那边的老爷高升了,吏部郎中。”

    吏部郎中?

    这话犹若一道响雷霹进王夫人的耳朵里,她整个脑袋嗡嗡地几乎无法思考。

    那贾敬才回来当官多久,品级就一跃她丈夫之上!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