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事情真相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22章 事情真相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权力巅峰我真是大明星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晏良迈大步去了。

    贾赦忙不迭地跟上,问他事情怎么样。

    “成与不成,要看你家老太太的意思。不过她要敢不同意,我就真敢把你二弟从族谱除名。”晏良顿了顿,笑道,“你二弟没得选。”

    “那太好了!真没想到这一闹不仅能让琏儿回来住,我还能住进荣禧堂。”贾赦满脸雀跃感,就差陈臂高呼了。

    这么多年他长房都要受二房的眼色过日子,在外人跟前没地位就罢了,连家里这些奴仆都踩低逢高,一样瞧不上他们。这次他一定要翻身!

    “住了荣禧堂后,你一定要争气,别给人找理由赶你走。”晏良又嘱咐贾赦一定要有长子的样子。

    贾赦忙一一应承,并表示这几日他不怎么想酒色之事了,有了新的爱好。

    “什么?”晏良问。

    贾赦不大好意思的捋着胡子笑,“下棋。你之前叫我按照那纸上的做,关心孩子么。我忽然发现迎春这丫头挺喜欢下棋的,我陪她玩了会儿,自己对下棋也越来越喜欢了,想赢,特别想赢。”

    “既然喜欢,琢磨精了更是个好事儿。”晏良说罢,就摆摆手,兀自快步回宁府了。

    晏良到福禄堂的时候,看见小厮张望站廊下左顾右盼。才想起来,他大哥张锣前两日因偷画挨了板子,尚未处置。

    张望急忙扑过来跪下,“老爷,小的斗胆,求您别赶走大哥!”

    晏良:“他冤枉你,你还求情?”

    “我不怪他,他会把错怪我身上,是觉得我年纪小,求一求老爷能罚轻一点的,想我们兄弟还能留在府里。我大哥人不坏的,但我真的很好。以前我们兄弟挨打的时候,都是他在帮我扛着。那天老爷若是罚我板子,他肯定会替我挡着。”张望哽噎着,“老爷,求求您——”

    “不必说了,叫你兄弟来。”

    晏良知道这俩兄弟情义深,所以他之前才会留着张锣没有立即打发出去。晏良想给张锣一次机会,看他是否能悔改。若行,兄弟二人就都留下。若不行,也没要留一个丢一个。

    不一会儿,张锣在弟弟张望的带领下垂着脑袋进门,跪地痛哭流涕赔罪。

    “老爷素日待小的不薄,平日好吃好穿,还教小的读书识字,小的却狼心狗肺……”

    晏良可不爱听哭,瞅他一眼,发现其贪念的意业已经没了,看来他挨打之后,得到弟弟劝慰,已经醒悟了。晏良便立即表示他可以留下。

    张锣还有些没反应过来,愣了半晌,直劲儿的磕头谢恩。

    转头这消息不知怎么传到赖二的耳里。

    傍晚的时候,赖二光着上身,负荆跪在宁府后门请罪。

    晏良听说后,颇觉得可笑。这厮定然以为不管什么人只要跟他赔错,就可以得到原谅,可惜事实与他想的相差太远。

    像张锣张望这俩孩子,还算单纯,只是动了恶因中的一种意业——贪念,尚容易消除。但像赖二这样的身、口、意三处都已经恶因满贯了,根本不可能变好。

    人晏良肯定不见,还不走就打,打不走就泼了粪水出去。赖二这才死心了,屁股尿流的跑回家。

    第二日,晏良赶早去了马厂。

    上次由于张望恶因消除的缘故,他有一个好运,即是他发现安王坐骑被人动手脚的事件。这次张锣的恶因也消除了,他今天一定还会有好运。希望是官运,这样可以促进他尽快离开马厂。

    马厂一众人等现在都知道了,安王那天只是受惊,并没有受伤。大家多少安心了一些,虽不会像事发当天那样害怕,但还是对上面怎么处置他们很担心。齐绅高的人现在还是不时地出入马厂调查,偶尔就会带走两个人提审,搞得整个马厂都人心惶惶。

    大家还是都很想知道那天齐绅高跟晏良和袁汉宰谈了什么。袁汉宰因此很怕被同僚追问,这两天一直谎称病在家。

    晏良每天则依旧来报道,奈何他是个既高傲又冷漠且极为难啃的硬骨头。官员们软硬兼施都没用,最后以至于大家都不敢招惹他。

    章典事自然越来越看不上晏良。

    今早,章典事被齐绅高的人请去了,他就狠狠告了晏良一状。

    “大人,他是马厂的协领,上三甲的马厩的喂养情况都归他一人管理。如果那马真出了什么异常,下官觉得可能跟他脱不了干系。对了,那天王爷临时传消息说要皎白的时候,贾协领亲自接手上的马鞍,我们都亲眼见了,那天马厂的人只有他接触过皎白。”

    几位典事、主簿的口径都差不多,毫无信新鲜之处,这让齐绅高不得不怀疑,整个马厂能干活的人只有晏良。其他官员分明都在插科打诨,他们不做活不观察,除了告状一问三不知,自然不可能知道线索。

    章典事被送回马厂后,晏良又被齐绅高请去了。

    马厂的人见状都慌了,围到章典事那里求主意。

    章典事冷笑:“我看这件事是查不出什么来,不然这么多天也不会一直提审我们。且不管这件事是否是他做的,查不出来就得有个替死鬼!”

    众官顿然明了,几人眼神交汇一圈,都窃笑起来。

    晏良并没有被送到府衙,马车反而停在了广源楼。

    到了雅间,晏良见一名锦袍华服的男子迎窗站着,虽背对着他,但这厮的身影纤瘦颀长,一看就知道是齐绅高。

    静了会儿,齐绅高才转身问晏良:“说说你对这件事的看法。”

    “我没有看法,真相是什么就是什么。”晏良道。

    齐绅高呵呵笑,“你倒比以前有趣了,不过真相岂是谁都能看清的。我查了这么多天,也只有皮毛。”

    晏良:“那两名差役呢?”

    “小喽啰,知情不多。指使他们的人是户部主簿郑年阳,此人事发之后就不知踪影,至今没有下落。”齐绅高话说至此,眉宇间流露出些许焦躁。

    户部主簿?如果晏良没记错的话,齐绅高正是户部尚书。指使那两名差役的人刚巧是齐绅高的手下,而那天建议王爷骑皎白的人也正是齐绅高。这么看来,齐绅高很像是这件事情的幕后主使。最有意思的还不止这个,是安王爷,他应该早就将齐绅高的可疑之处看得很清楚,却偏偏就用他来查此案。

    这安王爷如此安排的目的为何,倒叫人有些猜不透了。

    “看我身陷麻烦,你倒可以开心了。”齐绅高斜睨晏良。

    晏良没说话。

    齐绅高见晏良是这般冷淡做派,口气略带愤然,“别忘了,你在马鞍前桥上藏纸条的行为也很可疑!我仔细查看过了,你的纸条是用黑纸包卷,因此才与马鞍混为一种颜色,肉眼看不出来。你用银针将纸卷固定在前桥阴影处上,只有人上马时抓着马鞍前桥,才能感觉到这个纸条的存在。你做法如此周密,定然是经过细心考虑,同样纸条和银针也需要提前准备。”

    “下官前一天发现疑点,有些思虑,做些准备并不奇怪。我若是有意谋害王爷,根本没必要提醒。我承认我放纸条的做法有些冒失,但人都有身不由己的时候,我相信王爷会明白这点的。”晏良觉得齐绅高被逼急的样子有点有趣,礼貌性的报之以微笑。

    齐绅高被他的态度搞得愤怒又无奈,赌气背过身去,“行了,你滚吧。”

    “可查过厩牧署署令?”晏良问。

    齐绅高愣住,猛然回头看晏良:“你的意思是——”

    “下官并不知情,大人要查了才知道。”晏良微微行礼后,便快速告辞。

    齐绅高眼色复杂的望着晏良的背影,沉思片刻,就打发人去监视厩牧署署令,他则乘车直奔吏部侍郎府上。

    两天后,齐绅高从厩牧署署令身上顺藤捉到户部侍郎陈典霖。

    这厮联合署令在安王爷的坐骑上动手脚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逼齐绅高被黜,他好取而代之。对于厩牧署署令,他们早有交情,自然是一起许高官厚禄。

    至于他为什么会提前知晓安王爷会选皎白,是因为下雪那日,他刚巧拜访齐绅高,偶然听齐绅高与管家感慨说“雪天赏景若骑白马”之类的话。后来传消息说安王要赏雪景,陈典霖就有了这个计划。皎白是厩牧署上三甲马厩里唯一一匹白马,而安王爷与遂王爷的兄弟关系也很好,他推测安王定然会听从齐绅高的建议选此马。至于那个失踪的户部主簿,本就是陈典霖的属下,自然好差遣。事发之后,陈典霖已经将此人灭口,就地掩埋了。

    这件事齐绅高忍辱负重,查明真相,得到安王爷的大加赞赏。而他至此也方明白,晏良那厮应该是早就相信他是清白的,否则他不会从一开始就毫无保留的对自己交代,更不会在安王对他有信任危机的时候给他提示。

    所以,当安王问他要什么奖赏的时候,齐绅高毫不犹豫地向其举荐了晏良。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