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针锋相对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21章 针锋相对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天字号保镖宝瞳我真是大明星韩娱之秘密讯息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王夫人还以为自己耳鸣了,屋内好像失音了一般,谁都没有说话,她才意识到自己没听错。王夫人定神片刻,看向贾母,见贾母的惊讶之色不亚于自己,她才稍稍稳住自己的心。再看贾政,早已经赭面瞪着贾敬。

    贾赦挺乐呵,万般赞同晏良的意见,“这主意不错啊,就是怕二弟和二弟妹不肯呢。”

    “他们如此真心地为老太太和小辈们着想,自然是肯让地方,”晏良目光扫视过王夫人,定格在贾政身上,“政兄弟,你说是不是?”

    贾政一脸难堪,他不好否认,不然王氏之前说的话就是自打脸,但他们夫妻是肯定不会让出荣禧堂的。那是他住的地方,凭什么要让。

    贾政遂只好求救似得看向贾母:“母亲,您看他们这不是无理取闹么?”

    “你们兄弟太放肆了!敬侄子,这是我们的家事,还轮不到你插手。”贾母这回真生气,两颊的肉阴沉地下垂,眼珠快崩出来了。

    他小儿子住在哪儿都要被管,凭什么!

    晏良不爽地冷笑,“我是被你们请来评理的,自认句句有理,请问哪里说错了?你们不谢就罢了,还这样凶人,有失礼节吧。不过仔细计较起来,即便是你们没请我,我身为族长,这事儿一样可以插手。”

    贾母惊讶地看着晏良,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

    “永敦孝友,不失诗书,力守基业,严训子孙,维持纲常,虔诚祭祀,整肃家规。这是我身为族长的责任,这事儿我自然管得!”晏良淡淡地陈述,声音没有昂扬顿挫,却让人感到有一种难以言说的冷漠逼仄。

    族规压他们!?上次还以为他只是顺口一提,没想到这回他来真格的,竟当面背诵起他族长的责任来。

    贾母气得胳膊有点发抖,抬手指着晏良。

    晏良对贾母温温地笑问:“婶子,我记得很好,对不对?”

    “你——”贾母捂着胸口咳嗽起来。

    贾政王夫人忙呼唤着“母亲”,上前侍奉。贾政转头愤怒的瞪晏良,好像他就是自己的杀母仇人一般。

    “罔顾纲常,长幼无序,纵容幼弟欺凌兄长……老太太,您非逼着我说出这些?”晏良和贾母对视片刻后,随便挑了个位置坐下来,接着说道,“今日事又是一个例子,政兄弟不敬兄长,还是犯下大不悌的毛病。您呢,疼爱幼子,连大儿子的体面都不顾,也的确有些过了。试问哪一家袭爵的长子,要住在府里最远最偏僻的院子,而且这院子还是从花园里隔出来的破地方。”

    贾母张了张嘴,有些翻白眼看着晏良。她急得粗喘着气,说不上来话。

    “这也罢了,你明知道赦兄弟的嫡子就只有琏儿一人,做儿子的该以孝敬父母为先,您却主张让他们小夫妻住在叔婶这边。我真忍不住问您,是什么样的道理让您做下这个决定?可别说是您指望着孙媳妇儿孝敬才会如此,孙媳妇儿住在她姑母那里能孝敬您,住在她公婆那里就不能孝敬了?那着孙媳妇儿夜未免太有趣了。”

    晏良连声的质问和讽刺,令贾母毫无喘息的机会。贾母气得胸脯一会儿高一会儿低,痛得很难受。

    而晏良对于贾母此状,早见识过了,也忍让过了,他知道深浅,料定贾母不会有事。何况现在时机成熟,他再让就是自己傻了。

    “你这话什么意思,说我不贤德了?不配做母亲了?”贾母终于憋出一句话来,她喘息急促,逼得屋里人都围着她转。贾政和王夫人都拿十分气恼的眼神瞅晏良,意警告他犯下了大错。

    晏良倒不怕贾母的身体会怎么样。她身上的因果晏良早看得清清楚楚,的确有几个恶因,但果报降临时间要很久以后,可知这老太太身体康健能活很长。她这会儿又头痛又喘不上气的,明显是做给他看的。

    “快去把大夫叫来。”晏良来的时候料想过贾母会头疼,当时已经嘱咐贾赦叫人去请大夫了。

    贾赦一开口,大夫就来了,搞得贾母和贾政等人俱是一愣。

    贾赦忙解释:“我今天也头疼,刚好请了一位大夫没走。”

    贾母狠瞪贾赦一眼,不得不让大夫诊脉。

    “只说是一时气急所致,休息休息就好。”大夫尴尬地告退,连药都没开。

    说白了就是没病。

    “老太太既然不舒服,还是早些歇息去。琏儿的事儿也不用商量了,自然是跟他爹在荣禧堂住。”晏良干脆道。

    这话说得很溜,让听者开始错以为晏良是退步,维持原状了。可缓过神儿而来细琢磨,他不仅要贾琏跟着贾赦住,还要贾赦搬到荣禧堂了。

    贾母刚缓口气,忽然觉得不对,整个人精神地蹿起来。

    “哟,老太太可真精神。”晏良笑叹。

    “贾敬,你少说废话,你刚才胡说什么呢?行,就给你族长一个面子,按照你说的嫡子尽孝,让琏儿和她媳妇儿跟老大一块住。但我家老二老大住在哪儿,不归你管。”

    “归我管啊。”晏良眨下眼睛,眼神看似无辜地看贾母。

    贾母提高音量强调:“你做梦!这是荣府,不是你们宁府。”

    “永敦孝友,不失诗书,力守基业,严训子孙,维持纲常,虔诚祭祀,整肃家规。再说一遍,这是我身为贾家族长的责任。你们荣府现在长幼失序,有违纲常,我就有资格纠正过来。除非你们荣府换姓了,不认祖宗。”

    “你!”贾母深吸口气,几乎想用目光撕碎晏良,“我若就是不听,你能如何?”

    “也不能怎么样,几个贾家长老聚一聚,评说一下此事,看看该怎么处置。您老的面子肯定要给的,这些年您操持容府也十分不容易。只是政兄弟这回又犯了一次不悌之过,笼络琏儿夫妻住在他房内,分明不顾他兄长感受,有算计之嫌……”

    晏良话点到此,激得贾政握拳似要打人。他挑挑眉毛冲其微微一笑,还真希望他能打自己一拳。这样他连长老都不必找了,直接就可以把他踢出族谱。

    王夫人咬牙拉着贾政,暗示他不要冲动。

    贾政气得无以复加,感觉对方应该没理,偏偏自己却无法反驳。谁能想到他一个族长能翻出这么大的权力来,句句秉着族规说话,分明是强词夺理,故意刁难人。

    贾母身躯抖了抖,这回她脑子是真觉得迷糊,有点晕。她听懂晏良的意思了,若是自己不听劝,他没法对她这个长辈下手,就要对她宝贝儿子贾政下手了。老二若被族内除名不姓贾,按理是没资格在住在荣府。她就算坚持留他,他一样尴尬地没法再在贾家族人面前混,而且他这样住在荣禧堂更加名不正言不顺,更何况丑事若传到朝堂上,他这个官位只怕也不保了。

    贾母心跟滴血似得疼,她望一眼红木椅上坐着的晏良,身影修长,嘴角含笑,看似沉稳儒雅,竟不知此人原来是个笑里藏奸、心如蛇蝎的害人精。

    贾母缓了缓神儿,打发所有人出去,单独和晏良谈。

    “你这样搅和我们家,图的什么心!”贾母阴冷着脸质问。

    “尽族长之责。”晏良耐心的重复这句。

    贾母嗤笑:“你少诓我,什么族长之责,去修道前你也做族长,从不见你管过什么。这可倒好,从道观里回来,你就转了性,四处闹翻天!”

    “正是因为静了两年,我有很多醒悟,意识到自己不该撒手不管,不该放任族人胡作非为,所以我回来了,要纠正以前的错误。婶子,您也该好好想想。荣宁两府若想长立不倒,子孙延绵,就该以德为根,遵纲常,守本分。”

    “呵,你书读得多,自然满口都是道理。”贾母气哼着讽刺。

    “有理的才能说出道理。”晏良也笑了,转而坚定地跟贾母表示,贾赦搬入荣禧堂的事不能变,就这样定了。

    贾母狠狠地瞪着晏良,骂他快滚。

    晏良自然不会失了礼数,叫人挑理。他对贾母象征性地躬了下身子,方转身告辞。

    门外的贾政刚和王石嘀咕玩,趁机迎了过来,冲晏良发狠道:“我母亲若有个三长两短,唯你是问!我好歹官大你四品,你真以为你的话在那些官员们跟前多有分量?族长算什么,天地唯你独大?别忘了,我妻兄乃是经营节度使,品级远在你之上,真想收拾你,绰绰有余。

    贾晏良,你真敢和我撕破脸皮,我就叫你永世翻不了身。到时候你宁国府变成了茅草房,我倒要看看贾家人谁敢尊你为族长。”

    “且等着看。”

    晏良嗤笑,他早料到贾政会拿品级说事儿。以前这或许是个顾忌,但现在对他来说已经毫无威胁了。晏良真担心他过几天开始走官运的时候,惊呆了贾政那张脸。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