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遇齐绅高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20章 遇齐绅高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晌午刚过,数百名官兵将马厂围个水泄不通,马厂内任何人不许出入。

    章典事等瞧这架势,料知大祸临头,一个个腿软的无法站立,互相用眼神安慰着,坐在凳子上静候。

    午时刚过,齐绅高披着一件黑貂高领的斗篷进门,他走路生风,身后的斗篷都跟着飞起来。他身后左右两侧,跟着八名身着盔甲的护军参领。参领们个个手扶腰间跨刀,面目凶恶,似乎随时可以挥刀斩人。在他们之后,就是数十名持刀的侍卫。

    齐绅高没有进屋,突然止步于院中央。他横挑眉毛,目光犀利地扫视这些迎接他的马厂官员们。

    众官面色慌张,早已经被这气势吓得半死。

    “看来你们听到消息了,安王爷的马……”齐绅高冷冽的话说到一半,伸手从一名参领那里接过一张纸条,“谁写的?现在就站出来!”

    话音不及落下,晏良就已经走了出来。

    齐绅高看见晏良的那一刻,眼睛很意外的眯起来。他大迈步走进屋内,除了陪同的诸位护军参领,只点名叫了晏良进屋。

    片刻后,主簿袁汉宰也被叫了进去。

    章典事等人发现事情越来越奇怪,心都悬着,缩脖子站好不敢乱动。

    齐绅高听晏良有理有据阐述经过之后,还有袁汉宰佐证,冷笑两声。

    “你说你人微言轻,当时情况危急,才不得已将早备好的字条藏在马鞍?”

    晏良眨眼,认了。

    齐绅高更觉得好笑:“贾晏良,你当我没脑?你会人微言轻?”

    袁汉宰见状,动了下唇。他想帮忙晏良解释,却真有些很惧怕这位齐大人的气势。

    齐绅高早已经将袁汉宰的小动作看在眼里,点名质问:“袁汉宰,你有话说?”

    袁汉宰一听齐大人竟然记得自己的名字,颇感惶恐,忙老实地坦诚晏良这段时日在马厂的处境。

    “大人,贾协领真的每日都很用心的在马厂做事,奈何被很多人误解、嘲笑,甚至排挤。马厩出现异状,多亏贾协领观察细致才得以发现,今晨他发现情况不对时,已经事出紧急,难以阻拦了。下官和他在马场说话真没有分量,可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惨事发生,亏他能想出用匿名纸条提醒的办法。”

    “哼!”齐绅高打发走袁汉宰和诸位护军参领,单独留下了晏良。他起初沉默,过了一会儿,突然起身,指着晏良的鼻尖就骂,“你完全可以派人通知我,却偏搞出这么个法子来,你有什么目的,陷害我?引起安王的注意?”

    “齐大人的话,下官听不懂。”晏良是真听不懂。

    “你就装吧,算计我!”齐绅高狠瞪晏良。

    晏良:“下官不解,这仅是一张提醒骑马人小心的字条,如何能算计到大人您的身上?”

    “那是因为我——”齐绅高愣了下,忽然冷静下来,坐回上首位。他才刚到见晏良过于惊讶,倒一时丢了理智。这匹皎白是他临时起意建议七皇子骑来赏雪景的,以晏良的情况,他根本不可能知道当时提建议的人是自己。

    那会是谁?

    齐绅高当即要求晏良带他去现场。晏良向他展示了黑碳墙头和朱砂脚印的地方。

    齐绅高得知,袁汉宰在晏良的授意下已经搜查到两名可疑的差役,便要求晏良将人立即交给自己。晏良犹豫了下,狐疑的打量一番齐绅高,就在齐绅高几近崩溃的前夕,才点了头。

    齐绅高鼓着一肚子气,无奈地抖手指了指晏良,忽然间没什么话好说。随后,他打发人悄悄从马厂后门将这那两名差役带走,本人则威风凛凛地从马厂正门离开。

    袁汉宰后怕地问晏良:“他会不会就是幕后黑手?那我们就这么把人交给他,岂不是完蛋了?”

    “他不是。”晏良肯定道。

    袁汉宰见晏良如此笃定,挠挠头也不多问了。

    晏良回去的时候,章典事等人都好奇的望着他。起初没人敢吱声,后来两名主簿在章典事的示意下,好脾气地凑过去和晏良打听消息。晏良态度冷淡,根本不搭理。

    由此激起章典事的不满,他干脆直接过来质问晏良。偏偏不管他怎么吼,都换不来晏良正眼相看。

    章典事还在拍桌恫吓,晏良拿了两本书,起身直接走人了。

    明明还没到放值的时间,他竟然敢早退!

    章典事气得真想禀告上级,把晏良撤换出去。可偏偏在这个节骨眼上,安王的事儿他们能逃过去就是万幸了,他哪还敢再闹晏良这点小事,所以这些气他只能暂且忍下,先忐忑等待上面的处置。

    贾政听闻厩牧署出事了,回家第一个就告知了王夫人。王夫人这两日正忙着侄子贾琏的亲事。贾家已经和王家过了聘书,定准了这门亲上加亲的喜事。这会儿又来一桩,想想东府老爷落魄的样儿,王夫人就差直呼是“双喜临门”了。

    “妇人之见,若我那兄弟真犯下谋害皇子的罪名,你当我们荣府能安稳的逃脱干系?”贾政揪着眉头,十分忧愁道。

    王夫人讶异:“不能闹这么大吧,我看他八成就是个失职之罪。”

    “还是打发人去问问你兄长才好。”贾政道。

    王夫人想想也是,便打发周瑞去王子腾那里跑一趟。转念想又觉得不对,跟贾政商量:“这事儿不该问本人最清楚么?你怎不去找他?”

    贾政蹙眉:“我跟他而今什么样,你不清楚?我才懒得去!”

    说罢,贾政就去给贾母请安去了。王夫人随后而至,到底是不甘心那样,将这事儿跟贾母瞧瞧说了。贾母一听就来气性,要找晏良理论。可有先前那一桩事做例子,这次她不太敢轻易问责晏良。遂还是麻烦王夫人到娘家打听一遭,确认了消息后,再做决定。

    第二日,王子腾那边传来消息,说是安王爷从猎场回来只是受惊,本人安然无恙。

    贾母和王夫人等才双双松口气。

    “不过,舅老爷说马厂里的确有人暗中做了手脚,有谋害王爷之嫌。此事绝密,齐大人正着手调查,消息实在不好打探。”周瑞接着说道。

    贾母的心又提起来了,她和王夫人互看了两眼,知道这件事的关键还在宁府那位的身上。

    贾母沉住气,一直忍到傍晚,终于忍不住了。不过这次她换了路数,打发贾赦去宁府探消息。

    晏良刚从安王府回来,接受了王爷的审问,正觉得乏累,就见贾赦笑嘻嘻的站在福禄堂迎他。贾珍和贾蓉父子二人也在,一样的陪笑。

    晏良忽然觉得这个家似乎有点阳气太重了,看这几个爷们冲自己笑,他完全不会心情好。

    贾蓉背诵了刚学的文章,贾珍报了他今日的课业,晏良才叫他们父子依次退下。

    轮到贾赦了,他张口就不能停,“我跟你说,她叫琏儿娶的那位内侄女,可泼辣了。老太太是夸好,说什么说话爽快,做事干练,人聪明机灵,可我看就是泼辣,是个泼妇!偏偏她对王氏十分敬重有加,你说说,这不是叫我儿子娶个她王氏的眼线回来么。最要命的,他们还打算叫琏儿成婚后,住在他们荣禧堂那边,说是帮衬着王氏管家方便。”

    “儿媳孝顺公婆是本分,此事你不能让。他们若坚持,你便说请族长裁断。”晏良道。

    贾赦一想也是,乐颠颠地点头去了。至于贾母交代他问的话,他偏就不问,其实问了他也知道敬兄弟怎么回自己,何必给他找烦恼。贾赦就自己做主,编了个理由回绝了贾母。

    贾母、王夫人和贾政对此也没法子,这次他们虽然学聪明了,没有去质问晏良自找麻烦。可就这样生生的忍着,让他们每天猜疑,真是活受罪,搞得他们每日活得很不舒坦。

    官运贾琏婚后住所的事儿,贾赦胆小,不敢找贾母理论,就直接放话给贾琏,叫他必须跟自己住在一起。贾琏一心想要孝敬婶子,听这话自然不愿意,跑去跟王夫人告状。王夫人便说给贾母,贾母就找贾赦。

    贾赦无法,干脆就搬出来贾敬,执拗道:“这事儿我不服气,不行就请族长裁断!”

    一提贾敬,贾母就更气:“你当你有了靠山,我不敢叫他?他就是来了,我一样是这个道理。”

    傍晚,晏良就被请到荣府了。

    听明经过之后,晏良笑道:“儿媳孝敬公婆这是常理,哪有刚娶进门的儿媳住到姑母房里去的?至于不方便管家、路远之类,我看都是借口,年纪轻轻的每日多走几步能累死?耽搁得了什么!”

    贾母万没料到晏良连荣府家里的这点小事他都会计较,惊呆地瞪他,口里低声呢喃着“你……你……”,硬是气得说不出后续。因为晏良又把他族长的身份搬出来、

    王夫人这边,一个不孝的名头扣了上来,还哪敢辩白。王熙凤是王家的女儿,若是顶上不孝的罪名,连她自己脸上都不光彩。儿媳孝敬公婆的确是常理,这道理到了外面,在哪儿都讲不通。

    王夫人当即就捂着帕子作哭态,跟贾母哽噎道:“都怪我不好,当时只想着让那孩子住得离您近一点,方便尽孝,也方便他们小两口管家走动,却忘了大哥那头的感受了,实属不该。母亲,我给您好好赔不是!”

    “不怪你,我也想这俩孩子住得近一些,有什么错。你们这样拦着,对我也是不孝!”贾母气得抹眼泪。

    不孝的名头扣回去了。

    王夫人得意地用余光扫向贾赦和晏良,这回她到要看看这俩人怎么收场。

    “这好解决,干脆叫赦兄弟搬到荣禧堂住就是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