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马厂风波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19章 马厂风波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超品相师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署令随口跟两名典事打听晏良的情况,两名典事都摇头表示晏良偷懒,不常见他在马厂。署令似乎料到会如此,哈哈笑了两声,叹了声“人家毕竟是老爷嘛”,就不提前话了,继续带着人巡视马厂。

    其它官员见风就转,立刻嘻嘻哈哈地跟上,保持之前的氛围,好像羞辱晏良的事根本就没发生过,但大家在心里对晏良却是越看越低了。

    马场众人唯章典事马首是瞻,他特意冷脸过来嘱咐晏良,叫他别再跟着他们走了。他怕晏良继续碍眼,惹署令不高兴。

    晏良本就懒得应对这些,便应了。

    袁汉宰义愤填膺,拉着晏良要去跟章典事解释。晏良却不肯,掸了掸官服上的灰尘,抓了些草料去喂马。

    “为什么不解释?你天天都在马厩里统计情况,只因不在处理公务之所歇息,才没被他们瞧见。这哪里是偷懒!”

    “解释了,又如何?”晏良反问袁汉宰。

    袁汉宰愣了愣,挠头仔细想想,那些人根本就瞧不上晏良。就算是把这件事说清楚来,只怕他们回头还会找别的由头笑话他,的确是解释了也没用。袁汉宰觉得晏良可怜,抬头要安慰他,却不见晏良的踪影。赶巧那边有同僚喊他,袁汉宰只好跟着去了。

    片刻后,晏良去了上三甲马厩附近。

    那位署令口口声声说要给安王爷和齐绅高安排上三甲的好马,但他却一直在中三甲和下三甲的马厩瞎转悠,似乎是故意引大家避开了上三甲的区域。

    他倒要看看,这里是不是有什么好戏。

    果然,晏良看到两个鬼鬼祟祟的身影,身穿着差役服。俩人在马厩前转转停停,贼头贼脑的四处探看。上三甲马厩的钥匙都由晏良亲自保管,喂马喂食是一直由他亲自监督,估计这俩人没有下手的机会,才挑这世间来做手脚。因离得远,晏良看不太清这俩人的脸。

    俩人正准备翻墙,忽然听到那边传来脚步声,吓得朝东边跑了。

    晏良叹口气,方从墙角现身出来,转头看见过来的人是袁汉宰。

    “总算找到你了,你刚才跑哪儿去了?”

    “什么事?”

    “他们要请署令去广源楼吃酒,点名你和我留守在马厂。”袁汉宰道。

    晏良朝俩差役消失的方向追了几步。

    袁汉宰还以为晏良又要清点马匹,不依不饶地紧跟着他,嘴上还发牢骚,说自己又一次因为晏良错过了广源楼的好酒好菜。

    晏良:“我请你喝十顿。”

    “什么?哈哈,你别开玩笑了,我也就是牢骚几句,没有怪你的意思。”

    袁汉宰等了半晌,见晏良没搭理自己,忽然发现自己无话可说,便甩袖子走了。

    放值后,晏良又查看了一下上三甲马厩的情况,他吩咐两名可靠的差役弄些黑碳粉抹在栅栏和墙头上,还在墙根几处地上撒了层薄薄的一层朱砂粉。

    “此事不许跟第二人提起。”晏良赏了二人一人一两银子,打发他们去,转头却见袁汉宰站在门口。

    晏良见他有意要追问,先开口问他:“你想不想升官?”

    袁汉宰愣了下,点点头,“升官这种好事谁不想。”

    袁汉宰这个人可以用,但晏良怕他性子冲动,知道太多兜不住事儿。

    “那就听我的,先不要多问,等时机成熟,我自会告诉你。”

    抓脏的事,晏良觉得以本尊之前在官场上的‘劣迹’来讲,恐怕一人之言难以服众,但拉上袁汉宰就不一样了。袁汉宰背景清白,头脑简单,什么事儿都表现在脸上。这种人叫人一眼就能看透,有他的证词就很容易叫人信服。

    袁汉宰还有些不信晏良的话。

    晏良就简单给他证明了自己可信。他转头就袁汉宰去了广源楼,走得是后门,进得是广源楼内最好的雅间。而且特意嘱咐广源楼掌柜,不管袁汉宰什么时候来,接下来的九顿酒菜都免单。

    袁汉宰吃到广源楼糖蒸酥酪、熏肉包的那一刻,下定决心以后就跟着晏良混了。人活一辈子,为的什么,除了精忠报国,就是嘴上这一口吃的。

    摆平了袁汉宰之后,晏良第二日仍如故去马厂当值。因昨日的变故,马厂众官对晏良的态度有很大的转变,以前背地里的非议嘲笑,而今都改为明面上了。而且昨日在广源楼的酒桌上,署令还给大家解惑,说事晏良的官只是齐大人在圣人跟前随口一求,故意戏弄晏良的。众官便愈发不把晏良放在眼里。

    朝廷里但凡是齐大人瞧不上的人,别说只是个没爵位的宁府老爷,就是领着将军实职的侯爷,也照样能被齐大人给弄死了。

    所以今日大家都壮着胆子,放肆嘲笑晏良,甚至排挤他去扫马厩。

    袁汉宰觉得这些人太过分了,要站起来为晏良说话,可不及他拍桌起身,晏良已经转身朝马厩去了。

    晏良昨天特意嘱咐的差役,今早先不要清扫马厩。果然,他在上三甲的其中一个马厩的墙根处,找到了几处脚印的痕迹,而墙头上的黑碳粉也被蹭过了。

    晏良还发现那匹通体雪白的皎白马,左肚皮上蹭到了一点黑。晏良去辨认了一下,果然是黑碳粉所致。

    袁汉宰有点懵,但知道应该是到墙头上的碳粉经由谁蹭到了皎白身上,紧张地问晏良:“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上面是不是有什么消息,你没告诉我?”晏良问。

    袁汉宰茫然摇头。

    这时候有几个差役跑过来道:“安王爷说今日要骑皎白走,我们来给皎白上马鞍,便立刻送到安王府去。”

    “皎白?那不是遂王的马?”

    差役点头,“就是皎白,听说是遂王答应借给安王了。”

    袁汉宰望一眼晏良。

    “我来上马鞍。”晏良接过马鞍,先检查了一遍,才将其安好,那边章典事等人跟着来了,催促快点。

    四人看见晏良亲自上手,都禁不住取笑晏良。

    “这厮还真听话,咱们马场可以少请个杂役干活儿了!”

    袁汉宰的目光则一直紧盯着那匹皎白。待马被领走了之后,晏良打发所有人都离开马厩,随即在门上上了锁,现场还要保留,只要出事,这些小可疑便都成了大证据。

    袁汉宰忍不住拉着晏良悄悄问会不会出事。

    “当然会。”晏良道。

    袁汉宰惊:“那你还叫他们带走那匹马?”

    “不然,你去拦着?”晏良看他道。

    袁汉宰瘪嘴,“我哪敢,我又说不清楚。”

    “那我的话,就会有人听?”晏良挑眉看他。

    袁汉宰噎住。以晏良现在的情况,恐怕他在马厂还不如自己说话有分量。

    “便是他们信了这话,这些只是小小的可疑之处,并不能跟谋害安王爷联系在一起。只要那匹马没事,凭你嘴多巧,证据不足一样没用。而且这件事提前说出来,只会让那些躲在暗处的人更加警惕。下一次出手,如何预料,如何阻止?”

    袁汉宰忙不迭地点头,拍自己脑袋瓜一下,“我果然头脑太简单了,你说得对!那接下来怎么办,咱们人微言轻的,怎么阻止?”

    晏良:“等。”

    袁汉宰虽不明白,可也没有第二种办法,只得乖乖听从晏良的吩咐。

    二人回到办公之所。四名典事和另外六名主簿就阴阳怪气,嬉笑着嘲讽起晏良进来。还有人故意的捂着鼻子,说太臭。

    “怎么会臭呢?啊,想起来了,是咱们贾协领刚打扫马厩回来,身上带着新鲜的马粪味儿呢!”

    章典事一句话,引得其他人又开始发笑。

    晏良见这些年纪三十好几的官员天天做这种幼稚之举,着实可怜。自然不会理会他们,屋子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看书,一页接着一页,不论他们笑声如何,并未不耽误他眼前的

    几个人见状,都渐渐熄了声。

    章典事越看晏良越不顺眼,啪一拍桌,就冲晏良喊,“够闲的啊你,去!把马厂所有的马厩都给清洗干净!”

    “不光是马厩,你还要把每一匹马的马屁股都擦干净。”另一位典事凑热闹,紧接着其他人都跟着起哄。

    “不去。”怪腔调的笑声中低沉的男音尤为入耳。

    笑声忽然就停了,章典事气瞪着眼指着晏良,“你说什么?”

    晏良放下手里的书,转而拿起另一本继续来看。

    “贾晏良,你好嚣张,你信不信我现在就打你出去!”

    晏良斜睨一眼章典事,道了声:“不信。”

    “你!”章典事咬牙,真要喊人把他打出去,可身边人拉了他一下,示意他还是要注意分寸。章典事这才意识到晏良毕竟是有身份在的,明面上欺负只怕会连累自己。“你等着,我定会禀告署令,让他参你一本,遂了你的愿望。”

    “嗯,出来了再说,别空口耍威风。”晏良甩章典事以及众人一个冷眼,嘲笑声渐长。

    这些人他从没放在眼里,现在更加不会放在眼里了。晏良分明看得清楚,他们对自己所犯下的欺凌之事,已化作了恶因种在自身,而且其果报来临的非常快,就在这几天。

    这种情况只能说明一个问题,就是被他们欺负的自己今天要转运了。也就是说,他刚刚藏在马鞍前桥的纸条已经被发现了。

    晏良私下叫袁汉宰带几个看门的杂役,去搜查差役的住所。“一定要细致,特别是衣服和鞋子,谁能搜到带有黑碳粉衣物和朱砂痕迹的鞋子,赏银五十两。”

    袁汉宰傻乎乎地点头应了,立刻动身去办。

    到晌午的时候,猎场那边传来消息,皎白发狂疾走,最后竟一头撞死在了树上。

    马厂的人一片哗然,典事们个个心惊胆战,担心小命不保。皎白那可是日行千里的极品好马,他跑起来的速度如风驰电掣,若真发狂,只怕速度还会快上一倍。安王爷骑在上头,就算不死,只怕也得摔个半残了。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