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慢慢教调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18章 慢慢教调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超品相师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贾赦被硬叫醒的,还有些脾气,迷迷糊糊到了贾母屋内见晏良也在,才打起精神来。

    贾赦听了贾母的质问,望晏良一眼,慌忙摇头,“哪个嘴巴烂的说那棺材是他送得?不是,根本就不是!好好地,敬兄弟给我送棺材干嘛。”

    贾母瞪贾赦,“老大,有我给你做主,你放心说实话。”

    “大哥,你可不能撒谎啊!”贾政也急忙提醒道。

    贾赦立刻反驳贾政,“你这人,我怎么就撒谎了?我说的就是实话!”

    贾母见贾赦根本不开窍,气得直喘,胸脯一会儿高一会儿低。

    贾政也慌了,和王夫人对视一眼。王夫人忙去抚慰贾母。

    “没搞清楚自家的情况,就先诬赖了外人,真是少见。”晏良叹了一句,转身找了个位置,淡然坐下来。

    贾母犹若被当众打脸,脸火辣辣地,偏头不敢去看晏良。

    贾政站出来道:“我看这件事蹊跷,若不是敬兄弟送的棺材,那是谁送的?”

    贾政转即将目光转移到贾赦身上。

    贾母觉得此话有理,附和一声,也看向贾赦,把怒火都转嫁到贾赦身上,“你说!到底怎么回事?”

    贾赦拍拍手,一脸无赖样,“我哪知道是谁,东西送来的时候我吓个半死,那俩抬棺材的还得了花柳病,我巴不得快点打他们出去。难不成我还留他们审问几天,脏咱们荣府的地方?”

    这件事怎么都理论不清了,权当是贾赦以前去烟花巷时,得罪了什么流氓。总归没有证据,贾母等人是怪罪不到晏良的头上。贾母拉不下面子赔罪,就假装揉额头痛,怪贾赦让她操心。

    贾政心里是认定罪魁祸首就是晏良,只是苦于没有证据说理罢了,也不愿赔罪,打算借着关心贾母头疼的问题把这事儿混过去。

    贾赦突然站起身,客客气气的跟晏良作揖赔错,“我们家的事儿,叫你白跑一趟受了气,实属不该。敬兄弟,我给你赔错!”

    晏良嗤笑,“不敢当。”

    晏良扫视一眼上座的贾母,对方完全不敢看自己。那边贾政和王夫人眼睛也瞟向别处,一脸的尴尬相。贾母是长辈,晏良没法直接指责她什么,但他知道贾母的痛楚在哪里,贾政。戳中那个比直接说她还叫她难受。

    “本来要过几天说的,正好今天被你们叫来了,就这机会说吧。过些日子我会整肃族风,一切有章可循,就照着族规来。”

    “整肃族风?”贾政一本正经起来,蹙着眉毛琢磨了会儿,不明白晏良的意思为何。

    晏良接着道;“举个例子,比如政兄弟你今日对我的诬陷,便是犯下了‘辱宗亲’、‘构陷兄长’之罪,属大不悌,按族规可以除名。”

    贾政立时变了脸色,蹭地站起身,眼瞪着晏良,“你什么意思?”

    贾母也吓得面目失色,猛瞪向晏良。

    “你自诩是读书人,连这话都听不懂么?”晏良讽刺地反问。

    贾政脸色颓然变白,转而看向贾母。

    贾母就皱眉头,抖了抖唇。

    他们倒都忘了,这厮还是个族长,统管贾氏一族的事务。以前宁府老太爷在的时候,经常整肃过族风,十分严谨。但后来到了贾敬这里,他原本是撒手不管的,除了祭祀,便再没有张罗过什么。再后来他修道,换成他儿子贾珍当族长,更加不管事,只是在祭祀的时候主持一下而已。

    族规这种东西大家早就忘了,连自诩守规矩的贾政都不太记得。

    贾母到底是经历过世面的人,很快就反应过来,跟晏良道:“我们两府旗鼓相当,同有爵位承袭,互相敬重,按理说谁也不该找事儿为难彼此。今儿个的事儿的确是我们误会在先,婶子一把年纪了,在这先给你赔个不是。但有一事必须说清楚,这只是误会,不是构陷,更不是侮辱。再说,即便族中有人犯浑,坏了规矩,咱们也不可能真因一句族规就将其除名,对不对?”

    “老太太这话我听不懂,莫不是祖宗定的规矩您看不上了?”晏良冷漠的挑着眼眉反问。

    贾母忙称不敢,她憋得气无法发泄,直冲脑顶,晃了晃身子,真有些要晕了。

    王夫人惊呼不好,忙搀扶着贾母,趁机说她气急伤神,扶她去歇息了。

    贾政伸手指着晏良,“贾晏良,你欺人太甚!”

    “话说反了吧。”晏良轻轻一笑。

    “天地君亲师。我身上有皇帝恩典赐下的官爵,你别以为你拿一个族长的身份就可以压我。”

    晏良可不惧怕这个,一句反驳贾政:“如此你更该以身作则,不负圣望。若是圣人得知你是个大不悌之人,他会不会后悔赐官给你呢?”

    “你——”贾政气得就差一口血喷出来。

    晏良说的不无道理,如身为族长的他真死咬死自己的错处不放,的确会影响他的声誉,若是皇上不分青红皂白的听信了这些风言风语,对他绝对没有好处。

    贾赦眼巴巴的看着热闹,一点都不嫌事儿大。这会儿见着机会,便联合眼来个一起欺辱贾政,“你说你,还嘴硬什么,快给敬兄弟赔错啊,老太太都认了,你不认,还想白冤枉人家不成?”

    贾政硬着头皮拱手,道了声错,就没脸的匆匆告辞。

    贾赦带着晏良去他那边,他憋了半天,到自个儿房里终于捂着肚子放声大笑。

    晏良趁机环顾一圈贾赦的住所,不得不说,这里跟荣禧堂的气派完全没法比,连那院子都是从花园里隔出来的,可见他在这个家是多不受待见。

    “小妾都打发了?”晏良问。

    贾赦闻言,忙给晏良作揖,“多亏你提醒,不然我真就……”贾赦忽然想起来,从怀里拿出一把小铜镜,对着照了照脖子。红点还在,但已经淡了少许。

    “不过我没想到,你这样的人也会撒谎,和她们说棺材不是你送的。”

    “本来就不是我送的,是我雇的人送的。”晏良观察完毕,就在贾赦的邀请下坐了下来。

    “哟,你耍小聪明。”贾赦嘿嘿笑。

    “不论手段,只要结果好,过程不伤人,便就是好事。”晏良是个懒人,他品性不恶,但也绝非是纯良之辈。只要能挖捷径,省力气,他绝不会绕远路。

    “真有道理。”贾赦佩服地点点头。

    晏良看贾赦:“你有点发虚汗?”

    “最近一直晚上做噩梦。”贾赦用帕子擦了擦额头的汗水,“一闭眼,我就想起那天在破庙里那个害花柳病满身溃烂的人,我是真怕死。”

    晏良:“怕死便好,把你的酒色戒了。”

    贾赦直点头。他举手发誓,保证他以后一定会遵从那大夫的嘱咐。

    晏良点点头,默了会儿,问他:“你看你珠儿如何?”

    “他?怎么问起他来?”贾赦嫉妒的咂咂嘴,“自然是好,十个琏儿都不比过他一个。孙子辈的数他最有出息,一家子人都看重他。我二弟他自己没机会科举出仕,有些遗憾,就巴望着他长子能在明年的秋试出彩。”

    晏良无奈地撇了下嘴角,还秋试,贾珠根本活不过明年夏天。

    “你得空常去看看那孩子,多关心两句,对你有好处。”

    “我关心他?我自己儿子还没顾上呢!”贾赦歪着嘴道。

    “说起这个,我更要问你了,你有工夫吃酒好色,却没工夫管教儿女?父母行子女肖,还嫌你儿子没出息,我看你比他还没出息。”晏良将一封信塞给贾赦,“每天照上面的做。”

    贾赦打开信,看着上面罗列了三条:第一,早晚定省;第二,每日问询儿女至少三次,考校儿子课业一次;第三,每隔五天要送儿女礼物一件,不论大小。

    贾赦不解刚要问,晏良已经起身打算走了,还特意撂下一句饱含叹息的话

    “瞧瞧你住的地方,你再不知改进……也罢,我们宁府下人房还有位置。”

    贾赦被戳到痛脚,顿然打个了激灵。赌气踹门一下,太痛了!贾赦抱着脚,冷吸口气,单腿蹦到椅子边坐下来。

    既然敬兄弟答应会帮自己,瞧他今天在老太太跟前那般威风,贾赦觉得自己听他话准没错。而且一想到二弟可能会被自己踩在脚下,贾赦就暗爽不已,决定按晏良的吩咐照做。

    今日事令贾母、贾政虽十分气愤,私下里撒火抱怨了很久,但最终还是备了些浅薄的礼品给宁府送去,权算是赔罪。

    荣府总算安静了下来,日子与往日没什么变化,唯有贾赦一日比一日不同。

    ……

    到了十一月,才下今冬的第一场雪,四野银装素裹,纯净的雪白掩盖了萧条的枯黄,让人突然有耳目一新之感。

    安王段高翰一时兴起,要去猎场骑马赏景。

    消息一传下来,厩牧署便活动起来了,上下全忙着为安王置办车马。晏良所在的马厂自然也忙碌起来。

    署令亲自到了马厂,查看马匹的情况。负责马厂的四名典事、主事等官员按品级排序,列位陪同。晏良只是个九品协领,自然跟在最后头,刚好可让他看清在场所有的人。

    署令的目光在几匹马上扫来扫去,扬着脖子开口道:“这次安王爷要和齐大人一起去猎场,陪同的官员在四品之上,位份尊贵,切记谨慎,不可有一丝一毫的怠慢。马匹要在上三等中挑选,要身体健壮,脾性温和。特别是王爷和齐大人的马,你们一定要倍加仔细地挑选,不可有半点疏忽,否则马惊了尊驾,尔等小命不保!”

    众官员忙点头称是。

    晏良却觉得这人跟跳梁小丑一般,十分好笑。这位署令身有‘谋人性命’的恶因,而且就其果报来看,这厮要谋害的人身份相当了得,再结合即将要发生的事,不难判断他要害谁。而今他却口口声声一再强调安全,嘱咐大家小心行事,就是心虚的表现。显然这厮还打算玩一招嫁祸,事前就先将责任推卸干净。

    署令发现人群最后有一位竟没点头,立刻不爽地点此人出来,“我看你面生,新来的?”

    晏良微微作揖,点头称是。

    署令瞧他有些做派,再估量他的年纪,哈哈笑起来,“我想起来了,你就是前些日子被圣人点名做协领的进士老爷!”

    武官之地,他口称一名九品属下为进士老爷,自然是讽刺。

    众人跟着哄笑起来。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