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有你好受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17章 有你好受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我真是大明星权力巅峰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晏良院里有两名小厮,大的十三岁叫张锣,小的十一岁叫张鼓。俩人是亲兄弟,原来是在前院打杂,负责扫地挑水。后来晏良瞧上了,便点这俩人到跟自己前做事。

    晏良之所以看中这俩孩子,不是因为他们够优秀,而是看中这二人俩身上都有看来是可除的恶因。

    俩兄弟都有贪念,这与贾蓉一样,动了恶因之中的口、心、意中的‘意’。俩人平时表现在贪吃,贪睡,爱偷懒,贪便宜,这点小毛病看起来和大多数人差不多,但这俩人心存不轨,一旦遇到机会,定然会偷盗贪财,随即引发恶报。

    晏良便打发这俩兄弟在他的书房内伺候。

    书房内有三个画缸,里面都放满了各类名家的画作。贾珍不好文雅,他以前在福禄堂住的时候,常年不走动书房。晏良搬回福禄堂之后,虽平时会在书房逗留,却也从不动那些书画。

    张锣、张鼓兄弟打扫的时候就发现这一点,便开始动了歪心思,时不时地琢磨着,若是从中拿一副不起眼的小画,老爷肯定不会发现。回头他们将画卖出去,少说能得几百银子。不过,俩孩子到底是有点胆小,只是私下计较,至今未敢动手。

    半月前,晏良得空就教这俩孩子认字,甚至让这二人在白天的时候陪着贾珍一块跟先生读书。俩孩子从朗诵三字经开始,渐渐习字读书,学会礼义廉耻。

    今日晏良休沐,就把这俩人叫出来,吩咐他们把画整理出来,清清灰,然后喊吴秋茂统计一下。

    二人眼看着以前盘算的事儿要飞了,本打算认命了,忽见老爷离开了书房……

    贾母派人来叫晏良的时候,晏良正在福禄堂喝茶,等待这俩小厮的动作。

    “没空。”

    晏良随口打发了周瑞家的,就跟回话的吴秋茂来一同往书房去。

    周瑞家一边觉得尴尬,一边变了脸色。她没有立即离开,反而是缓步跟了出去,想要看敬老爷到底要去干什么。

    书房内隐约传来小厮的哭声。

    晏良闻此心里便有些失望,觉得自己这次或许心急了,才导致失败。不过进屋的时候,虽然俩孩子都跪在地上哭红了眼,但晏良清楚可见弟弟张望身上原本有的恶因消失了。

    善恶,有时候就在一念之差。

    晏良总算有点欣慰了,至少不是两个都失败,还有一个成果。

    此刻,画卷就放在弟弟张望的手边,哥哥张锣哭得很凶,见老爷来了,就直劲儿磕头求饶。

    吴秋茂道:“我进屋的时候,俩人都慌了,画卷是从张望的袖子里掉出来的。”

    晏良仔见张望的左脸有些红肿,抬眼问吴秋茂:“你打得?”

    “不是小的,是他哥打得,”吴秋茂赞许的望一眼张锣,“当时张锣正在阻止弟弟做傻事。”

    “老爷,我弟弟他不懂事,求求您行行好,原谅他。”张锣跪爬上前几步,非常诚恳地跟晏良磕响头,一个接着一个。如果不是晏良早知张望的本性不坏,此刻真会误以为哥哥是个正直的好孩子。

    “是这样么?”晏良向张望确认。

    张望垂着脑袋,只顾着哭,什么都没说。

    张锣又忙给晏良磕头,转头推搡张望,拉着他再一起磕。

    晏良可受不了这个哥哥演的戏码,淡淡道:“把张锣拉出去,打二十板子。”

    吴秋茂还以为老爷说错了,愣了下,确认老爷的眼神儿真的是盯着张锣,这才叫人将其带出去。

    因打板子要扒裤子,院里女眷都规避出院。

    周瑞家的随着一种女眷们都被打发到门外,她凑热闹的站在门口听了两声,就缩着脖子急急忙忙会荣府禀告。

    “敬老爷一口就回绝了奴婢,也没说理由。奴婢心有不甘,就想看看他做什么。估摸是敬老爷知道我的心思了,进了书房后,不知道找那小厮什么麻烦,将那孩子打了一通。奴婢随后就被打发了出去,不好再细问什么,便就回来了。老太太,请容奴婢多嘴,不管那孩子是不是真犯了错,到底是件小事,哪能跟老太太这边的事儿比。奴婢觉得,敬老爷这是故意找理由,抹老太太的面子不来!”

    贾母本打算念着贾敬族长的身份,用好好地态度教训他。今听这话,更气在心头,一手拨掉了桌上的茶碗,怒喊赖大,叫他去请贾敬过来。

    不一会儿,赖大得了个跟周瑞家的一样的理由,跑来回话,“敬老爷说他没空。”

    贾政气道:“这太过分了!”

    贾母脸色发青,深吸口气。

    赖大本来因为弟弟赖二的事儿,对宁府老爷有意见,这次领了这么个活儿,又被回绝,让他更加厌烦宁府那位老爷了。但赖大为人老练,素来遵从话少多做事少得罪人的处事原则,所以一般主动找麻烦的事儿他不会做。

    因今日见贾母怒火冲天,十分不满宁府那位,他方多一句嘴,“不过小的也没看他忙什么,估计是知道老太太您想教训他,不敢来了。”

    “什么不敢,我看他是根本没把我方在眼里!”贾母忽然种种拍桌,当即起身表示要亲自去找晏良。

    贾政哪敢让老母亲劳动,忙主动表示他去请人。适逢贾珠从学堂回来,到贾母这里请安。贾政就带上贾珠,一块去了。

    晏良用完午饭后,才想起荣府那边的事儿,起身整理衣袍就走,正好跟刚进二仪门的贾政撞个正着。

    “哼,你消息倒灵通,知道我来了,才晓得动身?”贾政背着手,挺胸仰头,看起来挺高傲的。

    贾珠不明所以,不过见父亲在敬大伯跟前敢这样,忍不住流露出敬羡的神情。

    “你多虑了。”晏良淡淡地笑过,便不理会贾敬如何,带着从他们父子身边走过。

    贾政慌忙追上来,一把拉住晏良,“你这是做什么,我们来了,你理都不理就走,不觉得失礼么?”

    “你母亲叫我过去,不紧着她来,还紧着你?那罢了,就不去了。”晏良嫌弃的甩开贾政的手,便站定不动了。

    “我不是这意思,我们派人几次三番请你,你不去,倒好大的架子。”

    晏良冷盯着贾政的眼睛,逼近道:“你当我是谁,你们府里的小厮么,随叫随到?拜会礼仪用我教你么!”

    贾政被逼退了一步,抽了抽嘴角,不知该说什么。

    贾珠觉得气氛不对,忙缓和道:“敬大伯才刚或许有事忙,您瞧他现在有空了,就打算过去呢。”

    贾政狠狠剜一眼贾珠,“不用你废话!”

    贾珠忙赔错,老实地垂头不言了。

    晏良转而看向这孩子,可惜的拍拍他的肩膀,“别担心孩子,我们没什么事。”

    贾珠觉得听感动的,冲晏良笑着表示没事儿。

    贾政很厌烦晏良跟自己儿子亲近,厉声打发他快回去读书,不必在这呆着。贾珠慌忙应承,跟二位长辈行礼告退了。

    晏良的眼珠子还盯在贾珠身上,忍不住叹了句:“可惜了。”

    “你什么意思?”贾政问。

    “这孩子不错,就是……”晏良转头又望一眼贾珠,眉头渐渐紧蹙。

    贾政听这半句话更为恼火,这厮一定是在感叹贾珠的优秀不该配他这样的父亲!

    “你少管着他一些,让他活得轻松点吧。”晏良叹道。

    贾政扭着眉毛,警告晏良:“那是我儿子,我想怎么管就怎么管。”

    “呵,早晚有你好受。”晏良无所谓的叹了句,也便不多说了。

    随即,俩人一前一后进了贾母院。

    院内早有丫鬟翘首企盼,见到人影,就慌忙喊着人来了去回报。

    贾母得了消息,就端坐在上首,酝酿着火气。

    晏良一进门,劈头就听见人喊。

    “贾敬你好大的胆子,敢往我儿的院里送棺材,你存的什么心思!”

    晏良缓了下神儿,慢慢抬眼看着而上首位面红耳赤的贾母,转而扫视屋里的人,没有贾赦,只是王夫人、贾政、赖大以及几个婆子在此。

    “这事儿您问他了么?”

    贾母拍桌,“老大被你吓得发了一宿的噩梦,此刻还迷迷糊糊睡着。”

    “哦,既然事情没查清楚,您乱冤枉人就不对了。”晏良坦率抬眼盯着贾母,“棺材不是我送的!不管您是从哪个人嘴里听到的闲话,总之不对。”

    “你……”贾母气得站起身,她料想了很多可能,但怎么都没料想到晏良竟打从根上就不承认这件事。

    王夫人在关键时候站出来,一边抚慰贾母,一边表示贾赦院里的几个人都这样传,并将这几个下人叫来对质。

    几个下人看见贾敬在,都支支吾吾起来。在贾母一再的恫吓之下,方坦白说出是敬老爷送棺材给的大老爷。

    “看你还有什么话说!”贾母狠瞪着晏良道。

    晏良却一点也不着急,反转过身来笑问这几人,“你们怎知道是我送的呢?是那些送棺材的下人你们认识,来自宁府?还是说亲耳听见我安排这些事儿了?”

    几个下人都傻眼了,仔细回想,送棺材的人之中的确没有宁府的下人。他们也没有亲眼见过或是听说宁府人说过,那棺材就是敬老爷送的。大家只是知道赦老爷跟敬老爷最近常走动,乍看之下赦老爷像是怕敬老爷。他们自然以为这次送棺材欺负赦老爷的人,就是敬老爷了。

    “没没……没有。”几个下人纷纷跟贾母求饶,自扇嘴巴,“小的们该死,不知道从哪儿听来的传言就信以为真了。”

    贾母本以为自己占上风,酝酿一肚子的火气正要撒在晏良身上,打算一次性把他骂得体无完肤,叫他以后再没脸见她、忤逆她,却万万没想到又来了一个这样的转折。

    “去,把老大给我叫过来!”贾母拖出了贾赦。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