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一抹三红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15章 一抹三红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权力巅峰我真是大明星宝瞳超品相师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晏良默然一笑,算是默认了贾赦的话。

    贾赦张了张嘴,还想问晏良这是几品官,不过想想这管马的活儿品级应该不会高,遂还是不开口了,怕给他难堪。

    “好歹是个有实职的官,总比我强。”

    贾赦有心劝慰了晏良几句,便准备告辞离开。

    晏良叫住他,晾出手里的契约,“明天一早来找我,有事吩咐你。”

    贾赦愣了愣,点头应允,方去了。

    晏良转即让吴秋茂去找了几名京城最好的大夫,打点好这些人之后,又找来府里比较牢靠的小厮婆子,吩咐他们明日按照自己的要求办事。

    “不许问原因,不许外传,否则……”

    否则以后的话晏良没有说,便先回房了。

    吴秋茂和两名管事婆子留了下来,当着这些人的面儿,将名册上所有画叉的人叫到跟前,一句话全都给打发了。

    这次打发的人数足有四十余名,说是只有这一个罪名,其实都是平时牙尖嘴利,偷懒不爱干活的。

    四十几个人都十分不忿,作势要闹。

    “老爷早说过,由不得下人口舌太长,谁叫你们都犯了忌讳。别以为人多没什么,说一两句就没关系,真当老爷不敢全罚你们?老爷不罚你们去庄子上吃苦,或是任意发卖你们,已经是莫大的恩典。现在自个儿领了苦果走吧,已是最好的下场了。”

    大家听到这话,都不敢闹了,老实地整理行李,排着队从后门走了。至于他们以后日子如何,便全看他们的过法。不过多数人仰仗着宁府家大业大,一直偷懒做蛀虫,出门后日子自然过不好,再后悔也没用。

    这次的打发下人,晏良已经极尽仁慈,只是打发出府,还他们的自由身。在别的人家,奴仆想求个自由身,都要自己攒银子来赎。所以谁敢在这方面非议宁府主人们苛责下人,肯定是理由不够。

    经历赖二风波之后,这次又弄走了这么多人,留下的仆从们个个心里打着警惕,不敢造次。不过也有抱怨说人走了,他们担下的活就多了,不划算。但转即老爷那边就传来消息,每人月钱涨了,多给一百文。各处暂时缺人手的地方,每人在此基础上还会再多给两百文,待人手补齐之后,再恢复原价。

    下人们都高兴钱多,不抱怨了。特别是那些多均摊了活计的下人们,稍微多干点就可以多拿三百文,这可是平时求都求不来的大好事。纷纷主动表示可以继续承担那些活儿,哀求管事不必再找人来。

    吴秋茂将这些情况一一转述给晏良。

    晏良本就嫌宁府人多口杂,他乐得如此,自然应允了。

    适逢贾珍带着儿子贾蓉来请安。

    晏良笑道:“考你们父子一道题,就以窗外梅花为题,一炷香内作一首诗,看谁意境更好。胜者我可答应你们一个请求,任何不违道德且我能做到的请求,我都会答应。”

    贾珍一听眼睛就亮了,他这些日子白天读书晚上练武,身心俱疲,早想歇息下来,而且心里一直念着男女那些事儿,只可惜天天太累没精力做。今儿这次可是个机会!

    贾蓉的想法则很简单,他羡慕贾珠手上的那把名家扇子。贾珠进学早,本就是众贾家子弟的榜样。他手上那扇自又是极为稀有,自然引人注目,叫众子弟们都羡慕。这些日子学堂子弟们都常谈论这个物件。贾蓉还是个孩子,当然会跟风,所以特别想有一把。

    父子二人都一心求胜。

    香刚刚燃起,二人就绞尽脑汁,伏案作诗。

    贾珍先做完的,一脸得意之色,他料定自己肯定会胜。这年头哪有儿子敢胜过老子的,而且作诗之前,他狠瞪了贾蓉几眼,就不信这小子敢忤逆他。再说,他好歹也是二十多岁的人了,读书总归比贾蓉多一些,才华上肯定胜过他。所以,今日定然是他圆心愿的日子。

    贾珍便开始纠结,一会儿该怎么提要求,是不学文还是不学武?学文耗精力,学武则耗体力,好难选。

    晏良看了贾珍做得诗,只道了句,“过得去”。转而接过贾蓉的诗,点了点头,直接判贾蓉赢。

    判决来得太快,贾珍有点猝不及防,表情还维持在喜悦的状态。

    “父亲,您就这么草草看一眼,就说他赢,未免太儿戏了!您难道只是想给儿子难堪么?”

    贾蓉则很雀跃,险些跳起来,不过见父亲贾珍这样,他不敢表现的太明显,默默地站在一边儿垂首不言语。

    晏良打发贾蓉先走,才跟贾珍说:“的确是你输了。”

    贾珍不服,拿起贾蓉的诗读了读,不觉得他做得好,气得歪嘴,还觉得不公平。

    晏良示意吴秋茂一下,便带着贾珍落座在屏风后。

    不一会儿,吴秋茂便引领贾政的三名清客过来做评判,问他们这两首无署名的诗哪一首更好。三人传阅完毕之后,一致认为贾蓉做的那首更好一些。

    答案出来之后,吴秋茂立刻引他们出门,去广源楼吃酒。

    此刻,贾珍的脸色万分难堪,已经无地自容了。

    “还觉得我难为你?”晏良顿了顿,“知道我为什么这样做?一旦署上你和贾蓉名字,大家一定都会说你作得好。你是个做爹的,也是宁府的大爷,大家要给你留面子。”

    贾珍头越来越低。

    “以前大家赞许你几声,无非是因为你的身份,你真以为自己有多能耐?殊不知你连个九岁的孩子都不如。”晏良口气越来越冷,“人最可悲的,不是没有才华,是没有自知之明。”

    贾珍头使劲儿往下低,身体已经勾成虾米状了,还微微有些颤动。

    “怪我给你难堪?”晏良嗤笑,忽然厉声问责,“你当我不知道你那天请假去玩,都干了什么?”

    贾珍本来是满心咒怨,忽听这话心头一抖。他那天跟父亲请了一天时间出去,保证过仅仅是会友,不沾女色。可实际上,他的那些好友们提前一天帮他弄了五个女人藏在酒楼。

    真没想到,父亲连这件事都给查清楚了。

    贾珍噗通跪地,老老实实地跟晏良赔错。他没有第二种选择,这个家父亲是最大长辈,他必须得听。

    “别觉得委屈,我会好好罚你的。或许以后,你还会有很多伴。”晏良笑呵呵地拍了下贾珍的脑袋,权算是安慰了。

    贾珍却不觉得这是安慰,身子跟着一哆嗦,只觉得父亲越来越可怕。只是,父亲除了管自己和贾蓉,还能管谁?

    “我离开这两年,一直是你做族长,可细看过咱们的族规?”晏良忽然问。

    族规?贾珍恍然摇了摇头,突然缓过劲儿来,又打了个哆嗦。难道父亲还想像管教他一样,将整个贾氏一族都约束起来?

    贾珍仔细想想,的确有这个可能。父亲是贾氏一族之尊长,在宁府他可以说一不二。在整个贾氏家族,他一样可以呼风唤雨。族长本就担负着总管全族事务,约束族人行为,主持监督宗规族约的人。细论起来,小到家中纠纷、婚丧喜庆,大到祭祖、祠庙事务等等,族长都有权管理。

    贾珍更怕了。

    “果然是个蠢物。”晏良笑了笑,只罚贾珍每天卯正在自己院中大声朗诵《礼记》十遍,方可用早饭,“需得吐字清楚,有腔有调。这惩罚不算重,但你若偷懒懈怠,被我发现,便是大事。”

    贾珍真没想到父亲这次竟然没有对自己动家法,如临大赦,忙感恩戴德跟父亲磕头,保证会守规矩,这才下去了。

    晏良饮茶片刻,便在案前坐下,提笔继续誊写大字族规。

    ……

    第二日,贾赦如约赶早来见晏良。

    今日有些奇怪,从开门的小厮开始,到引路的婆子,以及路上偶尔路过的下人们,瞧他的脸色都不对。

    贾赦正纳闷,就看见吴秋茂了,他忙跟其招呼。吴秋茂闪躲一下,才不得不客气地跟贾赦鞠躬,他看贾赦的脸色也不对。

    “你们今天都怎么了?”贾赦揪住这厮,忍不住问清楚。

    “赦老爷,您的脖子疼不疼?”吴秋茂惊悚地用手指按了按贾赦的后颈,然后后怕地缩回手。

    贾赦不解,摸了摸自己脖子,也不觉得什么。一把推开吴秋茂,跑去找晏良。

    晏良从今日开始,便要去太仆寺马厂当值。此刻已经穿好官服,等在堂中。

    贾赦一进门,就忍不住哈哈笑起来,他早打听过了,这个官儿是九品芝麻官。本来他还有一点点不信,今日见这身官服,就确认无疑了。真没想到他进士出身的敬兄弟,竟然真要做个九品管马的武官儿,偏偏还是圣人的意思,想拒绝都不行。

    “你脖子怎么了?”晏良忽略贾赦的嘲笑,一脸郑重地盯着他的脖颈。

    贾赦这才意识到吴秋茂的话并非玩笑,变了脸色,紧张地叫人拿镜子来。他一眼就看见自己脖颈左侧偏后的地方,有三处类似圆形的红印子,十分鲜红,看着的确有点惊人。

    “这这是什么?”贾赦用手蹭了蹭,红印子一点都没消,还把周围的皮肤给弄红了。

    “不要乱碰,我看是什么怪症。吴秋良,赶快把请几个好大夫来给他看看。”

    晏良还要去当值,就嘱咐贾赦先在这休息,一切事情等他从太仆寺回来再说。

    贾赦不安地点点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