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运气降临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14章 运气降临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韩娱之秘密讯息宝瞳权力巅峰都市无上仙医天字号保镖我真是大明星超品相师阴阳超市     “我生平最恨别人拖后腿,同样我也最讨厌自己连累别人。”晏良扯起嘴角,对贾母微微一笑,“若我真惹事连累了你们,的确该自省。只是先要麻烦你们先告诉我,我连累你们什么了?”

    “你得罪了齐绅高,害你兄弟不得机会晋升,这还不是连累么!”

    贾母有些怒,从来没有小辈敢这样跟她狡辩。纵然贾敬不是她生的孩子,但他毕竟小她一个辈分,理该敬着她。

    “他本来就因无法晋升,才求我找齐绅高帮忙。谁连累谁,还不知道呢。”晏良嗤笑。

    贾母听出他话外音,更生气的瞪着晏良,“你这话什么意思?”

    “我求你帮忙,你不帮就算了,还想把事情赖到我头上。”贾政不忿的插话。

    “你的话说反了吧,此刻找我来问责怪罪的可是你们!”晏良扫一眼贾母,目光冷冷定格在贾政身上,“若不是你莽撞开门,齐绅高会看见我?你贸贸然就让我求齐绅高,你可知我跟他什么干系?我看你是想升官想得魔怔了,一心为己,不顾别人感受。”

    晏良说罢,就坦率的对上贾母的眼睛,让她知道,整件事都是由他二儿子一手引起的。

    这厮竟然这样责怪侮辱他的小儿子!

    贾母知道自己不占理了,微微弯着嘴角,勉强保持慈和的样子。但胸口却生生地痛,如同被一记狠锤子砸了个血窟窿。

    见晏良当众笑话自己贪图权势,贾政非常抹不开面子,气得脸色发青。

    “母亲,我什么心思你最清楚,若非为了光宗耀祖,我早就归农隐逸。这次只觉得是个机会,便去问问敬兄弟意思。他不愿意,我也没怎么样。谁也没想到齐绅高会早来,赶巧就碰见了。”

    贾母直点头,柔声表示她都明白。

    贾赦见状不服气了,小声嘟囔着:“当时分明急得跟蹿上房梁的猴子似得,现在又归农隐逸了,真厉害。”

    贾母立即瞪贾赦:“你瞎嘟囔什么。”

    贾赦不敢吭声了。

    晏良面带讥笑,也不再说什么了。

    贾母沉吟片刻,跟晏良道:“看来是个误会,你兄弟他不知情况,但没有害你的意思。你跟齐大人的问题若早告诉他,也不会出这么多误会。”

    误会就误会了,还非要怪他没提前说清楚问题。

    晏良笑了笑,不打算争辩了。母亲总归是要偏心儿子的,别说他跟齐绅高的问题说不清楚,就是能说清楚,谁也不可能把自己的所有人情关系都理出来提前告诉贾政。

    “告辞。”晏良懒得在此处多留一刻,转身便走。

    贾赦慌忙追上来,安慰他不要介意。

    贾政随后出来了,赌气望着他二人,不屑与他们为伍。他立在原地打算沉默目送他二人离开,自己再走。

    “吴秋茂打发奴婢给您传信,说宫里来人了,此刻刚到荣国府门外。”荣府的一个老婆子跑过来跟晏良说道。

    贾政听闻这话,边想边快步上前,吩咐道:“还愣着做什么,去准备茶水、香案,速去迎宫里贵人。”

    婆子慌张望一眼贾政,点点头,赶紧去四处通报,叫人准备东西。

    贾政眉眼得意飞起,刻意跟贾敬道:“容我们兄弟先告辞,去换身正服。”

    说罢,贾政就硬拉着贾赦一块走。

    晏良知道吴秋茂向来是个有分寸的人,若是这次传话冲着荣府来得,他没道理求人特意来告知自己。

    晏良径直朝二仪门去,半路正好被吴秋茂拦个正着。

    “老爷,荣府人已将那位公公请入荣禧堂了。”吴秋茂引领晏往荣禧堂走。

    到了地方,就见传话的小公公已起身,冲晏良行了浅礼。

    ……

    贾政将朝服穿戴整齐后,立刻就现身荣禧堂,贾赦随后就到。贾政却嫌弃他慢,说了两句,完全不考虑贾赦住处偏远的问题。

    兄弟二人在荣禧堂内转了一圈,只见空空摆着的香案,哪有什么公公。

    “人呢?”贾政问。

    婆子回道:“走了有些时候了。”

    贾政十分恼,开口便斥,转头又怪贾赦慢。

    婆子委屈道:“二老爷,那位小公公见到敬老爷,说了两句话便坚持走,奴婢们也没办法。”

    贾政细问,方知那公公是奉命传口谕给贾敬的。

    贾赦憋了一肚子气,趁机嘲讽贾政:“瞧瞧,人家根本不是找你的。”

    那边贾母早接到贾政的消息,以为是喜事,接连派了俩人来问。

    贾政不得不亲自过来跟贾母解释了误会,嘴上还抱怨,“这叫什么,既是传旨给他的,来我们宁府说算怎么回事。”

    贾赦气得无以复加,指着贾政鼻尖就骂:“人家明明是传话给敬兄弟的,是你非叫人把他请进府,还拉着我换正服,备什么香案之类的,丢不丢人!”

    “好了。”

    贾母斥责地望一眼贾赦,嫌他碍眼,打发他快走。她专留下贾政,对其抚慰一通,让他一切从缓,切莫着急。

    贾政是要脸面的人,总觉得因这两件事别人看他的眼神都不同了。出了门,不管谁瞧他,脸都火辣辣的,脸颊火辣辣的,心里堵闷着。适逢长子贾珠下学回来,贾政便望子成龙,把光宗耀祖之事全都压在贾珠身上。遂从今日起,给他多留了三倍的课业,让他日日好好习书,不可怠慢。

    贾珠心中虽苦,但不敢忤逆父亲,乖乖受着,回去秉烛夜读。

    贾政到底好奇那太监传了什么话给晏良,虽私下里派人悄悄去打听,不知怎的,而今的宁府竟造出了一道不透风的墙,竟没半点消息传出来。

    还是贾赦比较直白,他好奇了,就干脆颠颠地直接去找晏良。

    晏良正清点宁府的家仆名单,偶尔用朱砂笔在名字后面画叉。

    贾赦进门后,等了一会儿,就不耐烦了,凑过来好奇看,“这什么意思啊?”

    “减人。”晏良将册子放在一边,抬头看贾赦,“你来回我话,还是问我问题?若是后者,好走不送。”

    贾赦原地傻愣了会儿,才想起来昨天在广源楼晏良对自己说的那些话,想想心又开始疼了。贾赦闷闷地捂着胸口,“哪壶不开提哪壶。我觉得我就是全身贴金了,我家老太太还是会向着小的,改不了。”

    贾赦遂把昨日贾赦丢脸的经过讲给晏良听,“明明是他犯错了,老太太却还是心疼他,偏袒他。而且人家还嫌我碍事,把我给骂走了,俩人单独说悄悄话。”

    “你在她眼里就是个没出息的混儿子,比起老二,你什么都不是,她为什么要在乎你?”晏良戳戳贾赦的肩膀,让他把这话装进心里,“你要先有个人样,才能让别人尊重你,这点我可以帮你。”

    “你让我想想。”贾赦沉下脸来,扭过身不去看晏良,一手托着下巴,另一手则直挠头。

    这厮这么大年纪了,还有这种动作。

    晏良觉得好笑,乐了两声,喝茶继续整理名单。这两天传言的事儿给他提了个醒,他之前对府里的下人还是太仁慈。

    不一会儿,吴秋茂又回来了,跟晏良说了几个名字。晏良细问情况之后,随手又在两个人的名字后划上了叉。

    贾赦还在挠头,等吴秋茂离开好半天了,他才转过身来,试着问晏良,“你真会帮我?你发誓?”

    “当然会帮,帮到你死。”晏良轻描淡写的一句,叫贾赦不禁打了个哆嗦。

    贾赦愣住,双臂环抱住自己,自我保护。

    晏良笑,“我会帮你找回你长房长子的地位,帮你重振荣府,让荣府所有人都敬着你,就是老太太也没法子再给你难堪。但前提,你必须要听我的吩咐做事。放心,我保证不会从中贪一点利,全部是出于友好的帮助。”

    贾赦眨眨眼,仍然有点懵傻的盯着晏良。

    “若不愿意就算了。”晏良本来也没指望贾赦肯定会答应。不可否认,从贾赦身上走捷径会给他省去很多麻烦,但如果他不答应也无所谓,他还有别的办法。

    贾赦感觉得到晏良语气里的失望,这种语气他从贾母的嘴里听到过太多次了。谁不想学好,他曾经也很上进的,可偏偏不是读书的那块料。母亲却总是一次又一次地拿他的课业跟二弟比较,一边骂他是不成器的蠢货,一边赞有蟾宫折桂之才。

    他能走到今日,跟当初自暴自弃有很大的关系。

    “好,我答应。”贾赦咬咬牙,一鼓作气,“只是……你为什么要这么帮我?”

    “你不值得帮么?”

    晏良望一眼贾赦,见他笑哈哈的点头。晏良便从名单册子下抽出一张契约,递给他。

    契约上面已经写明了条款。

    “算是一个约束。这上面有我的承诺,可保证你受益。也有你的,省得你今日答应,明日反悔。”晏良警告贾赦,“想好了,签下就是证据,糊弄我可不好玩,毕竟我是族长。”

    “不会的,”贾赦心一横,咬破了手指,按在契书上头。

    贾赦完事儿用嘴裹着手指,“好兄弟,你对我真好。那么,你现在可以告诉我那太监找你什么事儿了么?”

    说到后一句的时候,贾赦的眼泪已经快速收回去了,一脸好奇相。

    “圣人传了一句口谕,给我封了个官。”晏良冷淡道。

    “那这是好事儿啊,你有什么不好说的,你太谦虚了。对了,什么官儿?”贾赦激动问。

    晏良默了下,才勉强开口:“太仆寺马厂协领。”

    “管马的!?还是个武官!?”贾赦接连惊讶两声。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