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消除色因

【书名: 红楼之因果大师 第12章 消除色因 作者:七彩鱼

强烈推荐:我真是大明星天字号保镖都市无上仙医超品相师权力巅峰宝瞳韩娱之秘密讯息阴阳超市     头七八天,贾蓉还算老实本分,除了下学的时候,偶尔会同贾蓉一块去酒楼偷玩,倒没做什么出格的事。

    第九天,贾蓉一早儿就本本分分地去学堂上学,不大会儿,他叫了肚子疼。小厮们要带他回家,贾蓉不肯。贾蓉坚持让贾蔷带他去外头找大夫,另嘱咐小厮们等在学堂,不许去回府通报。

    傍晚,吴秋茂将贾蓉的异常报知给了晏良。

    “去了哪里?”晏良再次确认问。

    吴秋茂:“东街帽儿胡同尤家。哥儿在那里厮混了一天,要下学的时候才回学堂,跟小厮们汇合回府。”

    “呵,倒谨慎。”

    晏良冷笑两声,端着茶饮。他沉静了会儿,打发人去把贾蔷支开。

    片刻后,贾蓉来请安了。

    贾蓉一如往常,高高兴兴地进门,欢喜地给晏良行礼叫祖父后,便主动说起今日课堂上所学的东西。

    “就这些?”晏良问。

    贾蓉笑嘻嘻道:“对啊,就这些,今天我们习字比较久。”

    “哦,是这样啊。”晏良端起桌上一碟点心,亲自递给贾蓉。点心外皮莹莹发绿,小巧精致,做成了生肖的模样,有十一个,唯独少了猪。

    贾蓉挑一个自己的属相,咬一口,发现里面是甜甜的豆沙馅,第二口就全部吃完。

    晏良将碟子放了回去,接着说道:“可我有个疑惑。”

    “嗯?”贾蓉嚼着嘴里的东西,一慌就噎着了,使劲儿咳嗽。

    照常理,这会儿该有人过来问候他如何。可贾蓉用余光扫视屋子里那些下人,竟一个个都呆站在原处,没有任何表情,更别说指望他们递水给自己。

    “咱们家学堂什么时候搬到东街帽儿胡同去了?”晏良挑眉看贾蓉,脸上带着讽刺。

    贾蓉懵了下,第一反应就想老爷怎么知道,是谁告得状,明明他已经摆脱那些小厮……贾蓉望了眼祖父手边的摆放点心的碟子,起他吃的时候就少了一个生肖,本来他以为少的那个是祖父吃得,现在一想,少那个生肖就是贾蔷的!

    “祖父,我……”

    晏良:“不要解释,回答我,你到底是去还是没去?”

    贾蓉自知如何狡辩也逃不过了,干脆跪点头认了,跪地磕头赔错。

    晏良呵呵笑两声。

    贾蓉等了半晌,一直安静。祖父没骂他,也没有说罚他,他心里反而更加没底。贾蓉偷偷抬眼瞄了一下,发现祖父正冷眼狠狠地盯着日自己,吓得他魂儿都飞了。

    先前有贾珍的例子做参照,贾蓉担心祖父对自己的惩罚会比父亲更严重。贾蓉连连继续磕头赔错,干脆反咬一口贾蔷,说他之所以去尤家,全都是贾蔷蛊惑的缘故。

    晏良使了个眼色给吴秋茂,转而继续用茶盖拨着碗里的茶叶。沉默良久,晏良似乎才缓过神儿来,“你刚说什么?”

    贾蓉忙把他刚才的话重复了一遍。

    “这么说是贾蔷引诱你去的?”晏良确认问。

    贾蓉忙肯定的点点头,口气坚定道:“就是他!”

    门外,刚被吴秋茂引道屋外的贾蔷听到这些话,快气疯了。他本就是个无父无母的孤儿,寄住在宁府,处处要看人眼色行事。在珍大伯和叔祖父面前,他更是小心翼翼维持自己的乖巧样儿。

    今日万没想到,素来和他称兄道弟,要跟他好成一个人的贾蓉,竟然会这般在叔祖父面前抹黑他。

    贾蔷的眼泪立时就下来了,他受不得这样的委屈,冲进屋就跟贾蓉理论:“明明是你自己的主意,这边瞒着你祖父,那边跟先生装肚子疼,好去跟那尤家的姨娘玩。”

    贾蓉见着贾蔷,气得直瞪眼,“果然是——”

    啪!

    晏良摔了茶杯。

    贾蓉贾蔷俩人都吓得闭嘴,老实地冲晏良跪着。不过二人的余光还在交接,电闪雷鸣的,都恨不得用眼神把对方弄死。

    晏良见这俩孩子互相憎恶,忍不住想笑。这就是所谓的‘好到胜过亲兄弟’?彼此之间说怀疑就怀疑,背叛就背叛,俩人的兄弟情义未免也太廉价了些。

    晏良含笑端起手边的碟子,招呼贾蔷过来,“你还没吃过吧,尝一尝?”

    贾蓉闻言,顿时傻眼了,“什、什么,他还没吃过?那之前的十二生肖怎么会少一个?”

    “怎么,不许我也吃一个?”晏良讽刺的笑看他。

    贾蓉脸色有红转白,十分尴尬又带着懊悔的看向贾蔷。

    贾蔷似乎明白了点什么,可这些都已经不重要了,贾蓉的才刚的所作所为太过自私,完全不曾顾及过他一个寄人篱下的孩子的内心是如何艰难。

    贾蔷抖着手,从碟子里取了一块蛇形的点心,转而狠瞪了贾蓉一眼。

    蛇蝎心肠!

    这是他对贾蓉陷害他的行为的回应。

    贾蓉羞愧的抿着惨白的唇,垂下首去,再不敢面对贾蔷。

    “蓉儿疏于管教,做了伤害你的事,是他不对,我让他给你赔罪。”晏良客气地对贾蔷道。

    “多谢叔祖父关心,不过不必了,我知道他是情急之下才会如此,不是故意的。”贾蔷冷漠的扫一眼贾蓉,根本没有原谅他的意思,转而跟晏良赔罪请退。

    晏良点头应允,至于贾蓉,他也嫌烦,一并打发走了。

    贾蓉很惊讶祖父竟然没有惩罚自己,难道是祖父看他年小的缘故,放了他一马?此刻贾蓉也顾不得想太多,出门就去追贾蔷解释。

    贾蔷哪可能再理他,冷冷推开,一句话都懒得跟他多言。

    次日,贾家的学堂突然停课了。

    贾蓉起初得知这消息时还挺开心的,随后得知贾代儒以及贾家学堂的所有先生都被祖父请到了府里。贾蓉就莫名的恐慌起来。

    晏良先见了贾代儒。

    听说这老头儿是一位老儒,乃年高有德之人。可见了本人之后,晏良才发现这厮就是个迂腐性子的老古板,而且刻板到要人命的程度,真要人命的那种。

    很多人都知道‘养而不教’,是一种错误的行为。殊不知‘养且狠教’所种下的恶因,其实更严重。

    晏良顺嘴问了问他家里的情况,得知贾代儒已经丧子六年,就带着可怜孙子度日。

    晏良顺势提醒他,“你就剩贾瑞这一条根了,可得仔细疼他,小心后悔。”

    “便因只剩下他了,更要严加管教,方不算辜负了他九泉之下父母的期许。”贾代儒认死理儿道。

    “人都死了,化成一把灰,谈什么期许?一个孩子没爹没娘已经够惨了,还受你整日苛责,很容易剑走偏锋。以后多关心就些孩子,总没错的。”晏良觉得贾瑞能活到那么多年以后才死,都算是幸运的。

    贾代儒见贾敬突然插手他管孙子的事,觉得他此举非常失礼。他面色十分不好,口气也有些不善,“敬老爷特意叫我来,就为说这个?”

    “嗯,”晏良笑看他,“我今天找你们,其实没什么大事,就是为了说你‘不会教人’。”

    贾代儒脸色大变。他自诩老儒,担着管理贾家宗学的大任,最为擅长事的自该是教导子弟。敬老爷如此侮辱他,贾代儒怎能甘心,便不忿的欲何其理论。

    晏良抬手,示意他不要多言,又将学堂里的几位先生都请了过来。

    贾蓉随即也被请到。他不得不跟众先生们羞愧的复述,他昨日如何欺骗他们,如何犯下错事。

    几位先生你看,我看你,都明白敬老爷这是要发难了。

    晏良根本不打算讲理,虽说这件事主要责任在贾蓉撒谎,但晏良偏不说贾蓉有错,把孩子蒙骗成功最后逃出学堂的所有责任全都推在这些先生们身上。怪他们教育失败让孩子学会撒谎,怪他们疏于监察,让孩子能逃学成功,总之全是他们的不对。

    受训众人虽觉得委屈,却个个低着头,不敢作声。

    晏良接着背手在贾代儒面前晃了一圈,又扫视屋里其它的几位先生,“你们若教不好他,这学堂留不留也就没什么用了。再有类似事件,你们全都滚蛋!”

    “老爷,这可是贾家宗学,不是您一人说的算。”贾代儒怄气,忍不住反驳道。

    “我是贾家家主,这事儿还真就是我一个人说的算!不服?你就试试。”晏良凌厉的斜睨一眼贾代儒,便摆摆手,将他们挥之即去。

    贾代儒并着几位先生都委屈气愤。出了福禄堂,看见贾蓉立在那里,贾代儒就更没好气。狠瞪一眼贾蓉,甩手就走。

    贾蓉忙上前给贾大夫和几位先生们赔罪。

    大家都称不敢。

    贾代儒冷笑:“你真有福气,碰着好祖父疼你。他为了你,倒把我们痛批一顿,还说再有下次就把我们整个学堂给一窝端了。”

    “怎么会……”贾蓉讶异不已,忙跟几位先生们赔罪。大家都当贾蓉是瘟神一般,忙摆手远离,纷纷告辞了。

    贾蓉对此也是无可奈何。

    第二日,贾蓉如常上学,却发现一切却都变了。大家都知道了他祖父因他撒谎逃学要端掉整个学堂的消息,都以此由督促他,都劝他老实些。现在他就是去个茅房,都有先生跟着。总之他的一举一动关系到整个学堂的生死,这些靠贾家吃饭的先生们,靠学堂混日子的贾家子弟们,一个个都卯足了劲儿看紧他,叫他再没法子存什么歪心思。

    如此又过了二十天,已是入冬时节。

    贾蓉许久不见尤二姐,倒渐渐不怎么想了,甚至闭上眼连她的具体样子都想不起来。他书读多了,课业也重,便再没动‘亲近漂亮女孩’的念头。贾蓉与贾蔷也已经和好,但终究不如吵架之前那般亲密,彼此都各留一步,刚好止步于‘兄友弟恭’的程度。

    这一天,晏良惊喜地发现,贾蓉身上跟淫|色相关的恶因消失了。

    这就意味着,明天他将会有一个‘非官即财’的好运降临。 166小说阅读网

上一章推荐目 录书签下一章
红楼之因果大师相邻的书:暖婚有瘾之冷妻难逃[综]霸总是个什么鬼钻石宠婚之妙妻狂想娶红楼之贾政无材暖妻在上[红楼+清穿]幸孕生活神级千王红楼之老来子假婚真爱之老婆很迷人误入美男学院高升天下珍玩